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天骄战纪天骄战纪 风起古荒域 第九百九十章 天意弄人

天骄战纪 风起古荒域 第九百九十章 天意弄人

    却见林寻叹息道:“看来真的要输了,不过,小僧心有不甘,还请让小僧观摩一下南宫道友所选陨石,看最终又能切出何等惊世的宝物出来。”

    “呵呵,这就叫不撞南墙不回头。”那些年轻人嗤笑。

    “我说了,这次绝对让你输一个心服口服!”南宫水流露出无尽的自信,显得很睥睨。

    很快,切石人贾正开始了行动,场中的气氛也随之变得寂静,所有目光都紧紧看了过去。

    他们也都好奇,南宫水所选的星骸陨石中,又能切出何等宝物了。

    包括林寻,也在注意这块陨石。

    只是谁也没有注意到,林寻看向这块陨石的目光中,带着一丝不易察觉的古怪。

    石屑纷飞,贾正显得极其认真和慎重,动作也是小心之极,因为他也同样看出,这块星骸陨石很不一般。

    咚!咚!

    陨石还没有被彻底剖解开,一阵奇异而富有节奏的律动声就从中传达出来。

    犹如强而有力的心脏跳动的声音,初开始低不可闻,但渐渐声音越来越大,如擂鼓般。

    那密集的声音,代表着一种极其沛然的生命之力,令不少修者都倒吸凉气,眼前发光。

    难道此石之中,孕育着一头奇异的生灵?

    不少人都口干舌燥,在以往岁月中,也曾有人从星骸陨石中切出独特的生灵。

    像两千多年前,一个来自西漠深处的僧人,就曾切出一尾“火龙鱼”,这可是被上古圣贤视作“神鱼”的奇异生灵,天生的祥瑞。

    像八千年前,一个名叫叶知秋的落拓青年,机缘巧合之下,切出了一缕“剑灵”,衍化作妙龄女子,掌控无上剑道,令得此青年当场三跪九叩,拜此剑灵为师。

    直至如今,这位叶知秋早已是名震古荒域的一位剑道圣人,坐镇东胜界大雪山之巅的御心剑亭,被世人尊称为“御心剑圣”!

    似这般传闻,不在少数。

    而现在,南宫水所挑选的星骸陨石中竟释放出惊人的生命律动声音,这自然令人们感到震惊。

    即便是南宫水,此刻都目光火热,心旌摇曳,他之前能鉴别出此石不凡,却没想到,竟如此之不凡!

    附近围观过来的修道者越来越多了,皆屏息凝神,目光齐齐落在那一块星骸陨石上,内心期待。

    不少修者都情不自禁紧张起来。

    切石人感受到了一种前所未有的压力,他动作愈发小心,唯恐不小心伤到此石内蕴藏的生灵。

    唯独林寻很平静,他早已知道结果。

    喀嚓!

    当陨石被彻底剖开,一片黑色神辉倏然迸射而出,令虚空都染上宛如永夜般的空灵之色。

    “老天!”

    “真是有奇异生灵孕育其中!”

    “是一只蚕蛹!”

    沉寂的气氛被打破,场中如炸开了锅,惊呼声四起。

    所有修道者都看到,在那剖开的陨石内部,黑光流转,道气蒸腾,一只拇指大小的黑色蚕茧静静躺在其中。

    那如擂鼓般澎湃的生命律动气息,正是从此蚕茧内释放出来。

    所有人都有一种恍惚的感觉,仿佛那蚕茧内的生灵,是来自魔渊深处的王,有一种令人心悸的力量。

    南宫水狂喜,几欲叫出声。

    此次他原本是打算狠狠宰林寻一刀,把那一株王药赢到手,哪曾想,机缘巧合之下,竟还切出了一个孕育奇异生命的茧蛹!

    这收获可堪称逆天了。

    其他修道者也都神色复杂,内心艳羡嫉妒无比,若论价值,这茧蛹绝对是无法估量的,千金不换!

    这南宫水赚大发了!

    与此同时,他们看向林寻的目光则带上深深的怜悯,这和尚的运气简直太不好了……

    “和尚,你现在是否死心?本公子……”南宫水激动,声音都变了,带上一抹亢奋,踌躇满志,意气风发。

    只是,还不等他说完,声音就戛然而止,脸色大变。

    就见那黑色的茧蛹上,黑色神辉骤然溃散,道气消弭,原本如擂鼓般的强劲生命律动声音,也随之骤然衰减。

    一下子,南宫水如遭雷击,整个人像丢失了魂魄,差点抓狂,他冲上前,颤抖着双手将那黑色茧蛹捧出,仔细审视。

    却发现,蚕蛹竟变成坚硬的石化物,冷冰冰的,死气沉沉,再无一丝生命波动。

    就仿佛,它已失去生命,只剩下了冰冷的死尸体!

    “这……”其他修道者也注意到这一幕,皆傻眼了,怎么会这样?

    这变故来的太突然,令人猝不及防。

    原本应该是一场天大的机缘,足可以令人人艳羡,哪曾想,转眼间就已发生逆转。

    死掉的奇异生灵,那可就一文不值了!

    场面寂静,鸦雀无声,都被这种变故惊呆了。

    唯有林寻喟然长叹:“唉,此茧蛹还不到蜕变的时候,本不该此时出世,谁曾想天意弄人,反倒令其胎死腹中,令人心痛。”

    这话语在这寂静氛围中很突兀,可对南宫水而言,这话语可不止是突兀,而是刺耳!

    恶毒!

    再看着林寻那一副悲天悯人的模样,南宫水猛地浑身一哆嗦,郁闷得几欲吐血。

    太可恶了,怎么会这样?

    南宫水抓狂了,七窍生烟,心头在淌血,有什么比刚获得一场天大机缘,就又从眼前无端端消失而更让人心痛?

    没有!

    南宫水感觉,这老天简直就像故意在玩弄自己。

    “南宫道友,这一局,你们原本已经稳赢了,可现在……哎,小僧却反倒莫名其妙的赢了,真是造化弄人啊。”

    林寻一阵唏嘘。

    众人神色变得怪异,确实,一只死掉的茧蛹,论及价值,可远远不如一株灵壶草。

    如此算来,这一场豪赌中,南宫水他们的确是输了。

    不止丢掉了一场天大的机缘,还要各自赔付四万颗上品灵髓,这打击可太沉重了!

    噗!

    此时,南宫水早已气得浑身发抖,额头青筋爆绽,他越想越恼,竟是再气得咳出一口血来。

    再看他身边的那些年轻男女,脸色阴晴不定,一副憋屈、不甘、懊恼、惘然的模样,快要憋出内伤。

    这反转的确太打击人,本以为一场天大的造化唾手可得,谁能想象,就在这最后时刻,一切都变了?

    “南宫道友,还请保重身体,依小僧看来,这就是天意,诸位可千万别太纠结,只是四万颗上品灵髓而已,诸位都是有头有脸的人物,相信肯定付得起。”

    林寻神色认真。

    众人心中却暗骂这和尚太无耻,得了天大的便宜还说风凉话,这是打算把南宫水他们活活气死吗?

    就见南宫水像受不住刺激般,牙齿咬得咯吱咯吱作响,看向林寻的目光如森冷的刀子似的,一副几欲杀人的模样。

    可最终,他还是忍住了,这里是鉴石大会,人多眼杂,修者众多,他若表示出输不起的姿态,那以后甭想再在古苍州抬起头了。

    啪!

    像宣泄似的,他将那冷冰冰茧蛹狠狠摔出去,而后深吸一口气,道:“和尚,你少得意,不就是四万颗上品灵髓?我南宫水还不至于输不起!”

    说着,他将一个储物袋丢了出去,而后扭头就走。

    再不走,他怕控制不住内心的愤怒去杀人!

    “佛曰:放下灵髓,回头是岸,南宫道友拿得起,放得下,不愧是我辈楷模,这四万颗上品灵髓小僧就笑纳了。”林寻笑吟吟开口。

    就见远处南宫水脚下一趔趄,差点栽倒,明显气得快疯了。

    众人心中则暗骂这和尚真不是东西,佛什么时候说过放下灵髓这种恶心人的话?

    “各位,你们可都是有头有脸的人物,怎么不交出灵髓就想走?这可是鉴宝大会,你们若溜走,是否会显得很丢脸?”

    蓦地,林寻神色庄肃开口,他发现那些年轻男女有偷偷溜走的迹象,当即出声制止。

    那些年轻男女欲哭无泪,原本是要一起参与宰杀肥羊的,可是,谁他妈能想到,这头肥羊在最后时刻竟逆袭了!

    众目睽睽之下,他们真无颜耍赖反悔,否则,早就一溜烟逃掉或者杀人灭口了。

    最终,他们只能捏鼻子认了。

    一些人没有带够灵髓,把全身家当都抵了出来。

    也有的即便把全身所有值钱的东西抵出来,也凑不够四万上品灵髓,原本以为,作为出家人,眼前这和尚决不会锱铢必较,会放过他们一马。

    谁曾想,这和尚直接要求,没钱也可以,签欠条!并且为期三个月不还,连本带息多番一倍!

    这他妈还是慈悲为怀的和尚吗?

    分明就是吃人不吐骨头的土匪!

    可最终,他们还是得签下这种丧尽天良,堪称奇耻大辱的欠条。

    围观的一众修道者将这一切看在眼底,皆不禁唏嘘感慨,这和尚对鉴石一窍不通,运气也时好时坏,偏偏在最后一刻一赌定乾坤,这也太邪门了!

    难道这真是天意不成?

    “咦,那块茧蛹哪去了?”有人忽然发现,场中那黑色蚕蛹不见了。

    “早被南宫水丢掉,那玩意都已经失去生命波动,没什么用了,惦念那个做什么?”有人晒笑。

    与此同时,林寻将掌心握紧,那块蚕蛹早已被他趁人不注意的时候收起来。

    只是,就在他准备离开时,却被人不着痕迹地拦住了去路。


同类推荐: 不可思议的奇幻之旅西游之八戒全能系统万界超神论坛最强神话帝皇诸天仙武我有无限装备栏傲娇总裁,你好!一次性总裁,别嚣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