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天骄战纪正文 第九百三十六章 通天一剑【补】

正文 第九百三十六章 通天一剑【补】

    这是一枚黄金消息树叶子,是来自百风流的馈赠。

    当听说林寻前往东胜界,是要打探关于云庆白的消息时,百风流初开始很震惊,但最终并未多问什么,而是花费了一天的时间返回了风语族栖居之地一趟。

    当返回时,就将这一枚黄金消息树叶子交给了林寻。

    上边记载着一场关于云庆白的战斗情景,是风语族密探偶然见得到,但因为云庆白在古荒域的影响力太大,让得这则消息都没来得及传播,就被风语族的高层慎重地封存了起来。

    这一次,也多亏是百风流出面,才将这一枚黄金消息树叶子给求了出来,否则,只要云庆白还活着,记载其上的消息只怕再无重见天日的机会。

    嗡~

    伴随一阵奇异的波动,黄金叶子舒展开来,流淌出瑰丽的光泽,最终化作了一道光幕。

    光幕上,一名白袍男子伫足一片血海之畔,衣衫猎猎,一头黑随风飞扬,露出一张平静、淡漠之极的脸庞。

    他身姿峻拔,如剑刺空,脸庞俊美无匹,随意立在那,就有一种睥睨九天十地的大气魄,风采绝世无双。

    血海汹涌,妖异而慑人,在一阵轰鸣声中,一头巨大的血色蛟龙冲霄而起,掀起万千血浪。

    它躯体粗大如房屋,长有上千丈,其上覆盖着冰冷细密的血色龙鳞,一对血眸如湖泊般,倒映诸天万物。

    哞~

    它昂龙吟,躯体盘踞虚空,一股难以言喻的恐怖气息在天地间弥漫而来,让整片血海都轰鸣激荡,万里虚空寸寸崩塌,威势恐怖之极。

    仅仅只是看着,就让林寻感到一种扑面而来的压迫气息。

    一头踏足半步王境的血色蛟龙!

    并且,由于其血脉中蕴含龙息,其战力之强要比其他半步王者要更恐怖和强大!

    白袍男子动了,踏步虚空,笔直前行,浑身散出冲霄的凌厉剑意,犹如大放光明的一轮太阳,耀眼无匹。

    轰!

    血龙摆尾,施展恐怖秘法,掀起一道道血色道纹符号,朝白袍男子覆盖而去。

    只是,这些攻击还不曾靠近,就像撞在一堵无形墙壁上,轰然溃散,竟是根本无法造成任何伤害。

    林寻眼瞳骤然一缩,这是无形的剑道威势力量,只是却宛如实质,守护白袍男子四周,让其宛如“万法不侵”!

    血龙似震怒,晶莹璀璨的血色躯体上光,浮现出一圈犹如道纹般的涟漪,在虚空中扩散而开。

    轰!

    天摇地晃,那血色道纹晦涩而玄奥,充斥属于龙族的大道气息,令天地昏沉,万物崩殂,恐怖之极。

    依照林寻自己推算,若不借助无字宝塔、无谛灵弓这些大杀器的情况下,他想要化解这一击,也得费很大劲才能办到。

    可对于那白袍男子而言,他只是随手一划,一道近若虚幻的剑意斩出,就轻而易举破灭了这一切!

    锵!

    而后,在白袍男子眼瞳中,陡然迸射出一对炽盛的神虹,交错融合在一起,化作了一柄道剑。

    剑长三尺三寸,宽四指,通体覆盖密集的晦涩纹理,甫一出现,天地一颤,虚空紊乱,一股难以言喻的通天剑意涌现世间,似能够惊艳古今岁月!

    林寻眼前一阵刺痛,什么也看不到了。

    也就在同时,那一道光幕骤然消失,突兀地结束了,没人知道,在那无比惊艳的通天一剑下,那头血龙是否还有活命的机会。

    房间中,一片沉寂,林寻在脑海中回忆那一剑,越揣摩就越心悸,其上的大道气息太过浓烈和浩瀚,凌厉到了极致,也恐怖到了极致。

    不知觉间,林寻背上衣襟已被一层冷汗浸透。

    云庆白!

    那白袍男子就是那个被誉为古荒域当世第一剑修的传奇人物,一个号称王境以下无敌的存在!

    可对林寻而言,此人只有一个身份,那就是灭杀他林家嫡系一众亲友的元凶。

    “五年前,他已经如此强大了……”

    林寻喃喃,心中有些沉重,亲眼目睹了云庆白的一场战斗,虽只是一个短暂的场景,可却让林寻意识到了这个仇敌有多可怕。

    这还是五年前的一场战斗,对云庆白这等卓绝之极的盖世人物而言,五年的时间,足够他的实力再度产生极大的蜕变了!

    连林寻都有些吃不透,今日之云庆白究竟已经强大到了何等程度。

    “他的力量很精纯,根基雄浑之极,对于大道力量的掌控更已臻至化境,若现在和他对决,我只有两成击败他的把握,而想杀死他的话,一成把握也没有。”

    旁边,夏至轻声开口,声音清冽悦耳如天籁。

    可她此话一出,却让林寻神色愈凝重。

    刚才那一战,云庆白只是衍轮上境修为,可却让夏至都承认击杀不了他,可想而知云庆白战力何等强横。

    要知道,当初在论道灯会上,夏至在击杀沐剑霆、李清欢那些绝代人物时,也才只不过用了一招,就摧枯拉朽般将对方一一抹除!

    “不过,他想击杀我,同样不可能。”

    夏至认真点评道,美丽到足以令天地黯然失色的小脸上,尽是思忖之色,“你若和他为敌,目前来看,若只较量自身战力,胜算很渺茫。”

    “这是五年前的一场战斗。”林寻提醒道。

    “那就更没希望了。”夏至随口道,这就是夏至,从来不会欺骗林寻,说话也从来都不会婉转,倒并非是为了打击林寻故意为之。

    林寻一阵沉默,敌人的强大,完全出乎他意料,也是在这一刻,他才深刻明白,即便此时找到云庆白,报仇也注定无望。

    “不过,我更看好你。”夏至忽然道。

    “什么时候,我都已沦落到让你来安慰我的地步了?”林寻苦笑道。

    “我是认真的。”夏至说道,“你觉得我会看错你吗?”

    “呃……”林寻有些不知该如何回答了,心中却挺受用,刚才目睹了云庆白的绝世威势,的确给他造成了不小的冲击。

    “相信我,你只是比他起步晚了一些罢了,以后的你注定会凌驾于他之上。”

    夏至言辞平静,却透着一种理所当然,必当如此的味道,无疑,这是一种对林寻的绝对自信。

    然后,她就去睡觉了。

    云庆白或许很强大,但却让她一点都不感兴趣,也无法给她造成任何影响。

    她的世界里,或许除了修行,就只能容下林寻一人了。

    ……

    接下来的时间,林寻将这一枚黄金叶子上记录的一幕幕战斗情景反复观摩了一次又一次。

    只是和之前不同,他的心态已经变了,变得平静和坚定,在观摩敌人之强大,以印证自我之强弱。

    击败敌人的最好办法,就是先彻底全面地了解敌人!

    云庆白的强大,让林寻遭受冲击之余,也被激起了前所未有的斗志,他从来不是一个轻言放弃的人,否则,也不可能从一座偏远的牢狱中走出之后,拥有今日之成就。

    正如夏至所言,云庆白所拥有的优势,就在于他比林寻更早踏上了修行之路。

    在林寻还不曾出生时,云庆白就已经是通天剑宗一位久负盛名的绝代人物。

    并且,云庆白今日之强大,来的并不光彩,动用的也并非他自身所拥有的力量!

    起码,若无他当年从林寻身上挖走的本源灵脉,注定不可能会有今日之威名!

    与之对比,林寻目前唯一所欠缺的,或许就是时间了。

    “你在变强,我何尝不也如此?终有一日,我会变得比你更强!”

    许久,林寻深吸一口气,心境愈坚定了,整个人犹如产生蜕变般,有一种明净而出尘的气韵。

    ……

    半个月后。

    载着林寻一行人的宝船终于抵达目的地。

    汶水城,位于西恒界极东之地附近,毗邻界河。

    和以往相比,最近一段时间里,汶水城变得异常热闹,有许许多多来自四面八方的修者汇聚而来。

    原因很简单,界河生惊变,正在逐渐消退,极可能是预兆着四大界统一的一种迹象!

    为了探究这一场惊变的本源,西恒界许多强者都被吸引而来。

    并且,近段时间中,有许多前往界河中探险的强者,或多或少皆获得了一些机缘。

    有前所未见的古老奇珍、也有稀奇而古怪的灵材、更不乏一些只存在于上古时代的一些遗迹和残碎古董。

    这些物品在以往也偶尔会被现,却不像近段时间被现得那般频繁。

    浪潮退去时,就会露出沙滩上遗留的贝壳和珍珠。

    同样,若界河真的在逐渐消退,那么掩藏在其中的一些秘密和机缘也必将浮现于世间!

    不管如何,这一切的征兆,无疑预示着,界河之中的确有着某种堪称惊天的变故在生着。

    “大消息!一位银电紫貂族的强者冒死进入界河中的一座上古遗迹中,现了一杆残碎的染血战矛,虽斑驳而腐朽,但其上的血渍却弥漫着一丝真正的圣人气息。”

    “不出意外,这一杆残碎的古老战矛曾饮过圣人之血!”

    当林寻他们一行人进入汶水城时,恰好就听说了这一则在今日才刚刚传回来的轰动大消息。

    ——

    ps:这一章是补昨天欠下的。


同类推荐: 不可思议的奇幻之旅西游之八戒全能系统万界超神论坛最强神话帝皇诸天仙武我有无限装备栏傲娇总裁,你好!一次性总裁,别嚣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