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天骄战纪正文 第九百三十二章 跪下!

正文 第九百三十二章 跪下!

    一句俗语,就可以看出郑家在千湖城何等跋扈。

    故而纵然察觉到那少年的气息很不凡时,大厅中一众郑家高层的第一反应不是忌惮,而是愤怒。

    “二少爷!”

    老仆发出一声悲呼,冲了过去。

    他根本没想到,岳剑飞竟会蹲坐在地上,且脸上有血痕,身前有散落的饭菜,明显曾遭受过诸多羞辱。

    “你们好狠的心啊!”老仆目眦欲裂。

    “文伯,他们说……说我哥再回不来了,他们是在骗人,是吗?”岳剑飞像抓到了救命稻草,紧紧攥住老仆的胳膊,面带希望。

    “什么?大少爷他回不来了?”老仆如遭雷击,浑身发僵,失声道,“不可能,这绝对不可能!大少爷可是千幻道宗的传人,焉可能会回不来?”

    “嘿,还不死心,老家伙,不怕告诉你,岳剑鸣已经死了,别指望他还能再回来替你们出头!”

    那中年妇人冷笑:“还有,千幻道宗也发出声明,岳剑鸣的死是咎由自取,和他们千幻道宗再无关系,这也就意味着,千幻道宗也不会管你们岳家这个白痴二少爷了。”

    她很自傲,无视了大厅外的林寻,毫不客气地趁此机会去打击老仆,言辞恶毒。

    老仆眼前发黑,感觉天都要塌了,快要崩溃。

    大少爷怎可能会死?

    他和岳剑飞一样,同样无法接受这个噩耗。

    大厅外,林寻心中一叹,看向岳剑飞的眸带上一抹复杂,后者和岳剑鸣是一胞双胎,容貌一模一样。

    看到他,就让林寻不自觉想起岳剑鸣,想起临死前他曾说的那句话——

    “你把我岳剑鸣当朋友,我自不会让你遭人威胁!”

    那一刻的岳剑鸣,决然而平静,临死脸上都带上歉然之色。

    一想到这,林寻心中就堵得慌,如胸腔中填充了块垒,他心中喃喃:“你视我林寻为朋友,我又怎能让你的弟弟遭人羞辱……”

    “老东西你来的正好,识相就说出那一份婚契在哪里,我们派人去岳家搜查过了,挖地三尺也没找到那一份婚契,而这傻子又什么也不懂,说,是不是你将婚契藏起来了!”

    中年妇人起身,眸光森然,喝斥老仆,“告诉你,就是带帮手来了也没用,这里是郑家!在千湖城,还没有人敢在我郑家造次!”

    “原来……你们是知道大少爷死了,才会如此羞辱我们岳家,我总算明白了,你们就是一帮忘恩负义的白眼狼!”

    老仆额头青筋爆绽,怒吼道,“我今天就是死了,也不会将婚契交出来,要让你们郑家一辈子都背负上忘恩负义的骂名!”

    “你找死!”

    中年妇人明显是一个横行惯了的主,当即就踏步上前,一掌抽出去,要给老仆点教训尝尝。

    几乎同时,林寻从愧疚的思绪中清醒,当看见这一幕时,眸子中登时迸射出一股骇人的冷芒。

    他都已展露出威压,对方竟不曾有所收敛,反而依旧如此跋扈和嚣张,可见在以前他们郑家在千湖城是何等霸道了。

    唰!

    他身影一闪,就出现在老仆身前,探手一抓,就攥住那中年妇人的手臂,甩手抛了出去。

    砰的一声,中年妇人跌得七荤八素,眼前直冒金星,发出愤怒的尖叫:“你这小家伙竟敢在我郑家动手?”“跪下!”林寻声音低沉而冰冷。

    “让我下跪?你好大的胆……”

    中年妇人愈发暴怒,在以往,她在千湖城作威作福惯了,可从不曾遭受过这般喝斥,当即怒火冲头,失去理智。

    可还不等她话音落下,她整个人如被神山压迫在身,噗通一声就跪在地上,浑身筋骨噼里啪啦作响,七窍溢血,差点晕厥过去。

    她骇然,张嘴欲求救,可却发不出一丝声音。

    与此同时,在座其他郑家大人物皆悚然,脸色骤变。

    从林寻进入大厅,再到中年妇人下跪,前后不过眨眼时间而已,可林寻所展露出的手段,已让他们感到惊惧。

    原本,他们还在想,一个少年而已,即便再强,也不敢贸然和他们郑家开战,最多就是来帮岳家说情的,故而即便惊疑,却并不多忌惮。

    可现在,他们顿时都坐不住了。

    “小友,不管你是谁,这里终究是我郑家的地盘,你就这么冲进来,是否有些过分了?”那名须发皆白的老者开口。

    “倚老卖老,你也跪下!”

    此时的林寻,眉峰如刀,黑眸冷冽如电,浑身散发着一股恐怖而慑人的气势。

    不像是一个外来者,反倒像是执掌此地生死的主宰!

    噗通!

    林寻话音落下,也不见他动作,那白发老者猛地发出惨叫,身躯塌陷,双膝跪倒,一张老脸憋得酱紫。

    一下子,全场噤若寒蝉,那些郑家高层并不傻,之前之所以有恃无恐,无非是依仗自家在千湖城的庞大势力,这给他们带来的极大的底气。

    并且,林寻只是一个人,且是一个少年,让得他们也根本没想到,对方威势竟如此恐怖!

    不曾动手,三言两语而已,就凭自身威势压迫他们郑家的两位高层下跪,这就太过吓人了。

    岳家那老仆究竟从哪里找来这样一位凶横人物?

    “这位公子,不知者无罪,之前若有得罪之处,还望多多包涵。”一名锦袍中年深吸一口气,脸上挂上一抹谦卑的笑容。

    “虚心假意,跪下!”

    林寻看也不看,一句话,让这锦袍中年噗通一声也跪下了,双膝都崩裂,发出惨叫,脸颊扭曲起来。

    大厅中愈发寂静,鸦雀无声。

    所有人心中都抑制不住地生出一抹惊恐,这少年究竟是谁,怎会有这般恐怖的威能?

    麻烦大了!

    郑乾龙的心坠入谷底,浑身发寒,意识到这次撞到了铁板。

    什么强龙不压地头蛇,那都是假的,在绝对的实力面前,一切都和纸糊没什么区别!

    “文伯,他们都怎么突然跪下了?是在变戏法吗?”

    岳剑飞惘然开口,在这死寂的气氛中异常响亮。

    这话明显很荒谬和可笑,若换做其他时候,在座那些郑家大人物必然会哄然大笑,毫不吝啬地羞辱一番。

    可现在,他们却笑不出来,一个个脸都僵硬无比,如丧考妣。

    那老仆早已被林寻那霸道而利落的手段惊到,并且他修为粗浅,同样看不出其中玄妙,自然无法回答这个问题。

    “不是在变戏法,是他们在赎罪。”林寻温声道。

    “赎罪。”岳剑飞惘然。

    “对,他们必须为今天所做出的事情付出代价!”

    林寻此话一出,简直犹如一记重锤,令在座郑家高层皆有些发懵,心中惶恐,这是不打算善罢甘休了?

    “公子,看得出你是为岳剑飞而来,既然如此,有什么不好商量的?何必打打杀杀?”

    郑乾龙最终还是坐不住了,站起身来,沉声开口,“我郑家这些年并无亏待岳剑飞,之所以发生今日之事,也是一场误会,若有做错之处,我郑家也愿给予足够的补偿,公子觉得如何?”

    “误会?”

    林寻黑眸中闪过一抹冷意,之前,他早已抵达郑家,神识覆盖这片区域,将郑乾龙他们之间的对话听得一清二楚,自然清楚,这家伙看似诚意十足,实则依旧是在撒谎!

    “跪下说话。”

    林寻黑眸望过去,宛如言出法随,一股威严扩散。

    “你!”

    郑乾龙震怒,措手不及之下,差点被这镇压跪地,他拼尽全力挣扎,内心真是又惊又怒。

    他堂堂郑家家主,在千湖城中绝对是一个主宰般的存在,这若是跪下,那以后还让他如何在千湖城立足?

    可让郑乾龙恐惧的是,任凭他挣扎,仅仅眨眼之间,他身躯就被一股恐怖到无法抵抗的力量硬生生压迫在地上。

    在这个过程中,他须发怒张,怒吼挣扎,绝对是拼了老命在抵抗,可最终,还是跪下了,浑身骨头都不知断裂多少根,惨烈之极。

    “一个灵海境圆满地步的修士而已,真以为躲在这偏远小城中就可以称王称霸了?”

    林寻声音淡漠。

    这真的是教山中无老虎,猴子称霸王,就好比在紫曜帝国绯云村中,一个真武境的连如峰都敢压迫整个村子的村民,作威作福,搞得天怒人怨,却无人敢去反抗。

    为何?

    因为绯云村无强者!

    这郑家明显也是类似情况,自以为在千湖城这种不起眼的小城中,就可以跋扈无忌,原因何在?

    因为此地没有足以威胁他们的强者!

    可惜,他们今天碰到了林寻。

    郑乾龙下跪,让大厅中其他郑家高层彻底傻眼,亡魂大冒,内心直冒寒气,吓得两股颤颤,六神无主。

    之前的他们,还很自负,底气十足,不曾真的忌惮林寻,可现在,他们就像霜打茄子一样蔫儿了。

    反差太大,让那岳家老仆都惊呆在那。

    林寻黑眸如电,扫视全场:“怎么不说话了?那就全都跪下听话吧!”

    声音刚落下,大厅中响起一阵噗通噗通的跪地声音,一时之间,场中除了林寻、岳家老仆和被搀扶起来的岳剑飞,其他人全都跪倒在地。

    而自始至终,林寻根本不曾动过一根手指头!

    这般恐怖威势,直接就让那些郑家高层感到绝望,意识到这次是踢到了一个大铁板。

    “你要杀就杀,为何要如此羞辱我们?归根到底,还不是仗着自己强大吗?既然这样,我们如此针对岳剑飞又有什么错?”

    可在这等时候,那同样跪倒在地的郑云巧却似极其不忿,尖声叫出来。

    不好!

    郑乾龙等人心中皆咯噔一声,这话的挑衅味道可太强了,若惹怒了这少年,非出大祸不可!

    ——

    ps:大家的保底月票别忘了投哈,月初很需要的。

    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同类推荐: 不可思议的奇幻之旅西游之八戒全能系统天赋武神万界超神论坛最强神话帝皇诸天仙武我有无限装备栏狂魔战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