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天骄战纪正文 第九百三十一章 踏上郑家

正文 第九百三十一章 踏上郑家

    噗通!

    说完事情缘由,老仆竟跪倒在地,老泪纵横:“公子,还请您出手,一定要救一救我家二少爷。”

    林寻连忙将其搀起,道:“老人家您放心,剑鸣是我过命的朋友,他的弟弟就是我弟弟!”

    说着,他黑眸中闪过一抹冷冽。

    在前来千湖城的路上,林寻就已了解过,那郑氏宗族乃是千湖城最大的宗族势力,如一座大山般,压迫在千湖城之上,无人能够撼动。

    只是在林寻看来,这郑家还真没有一点威胁力。

    郑家最强者也才不过是衍轮境修为,对城中居民而言,这或许已经是了不得的大人物。

    但可惜,在如今的林寻眼中,这种角色和土鸡瓦狗也没什么区别。

    这并非妄自尊大,而是一种多年征战养成的睥睨风采!

    要知道,从进入古荒域到现在,死在林寻手中的衍轮境强者不计其数,其中大多数都是名满西恒界的绝代天骄。

    那郑家所谓的衍轮境大修士,都不够资格给这些绝代天骄提鞋!

    更别提,死在林寻手中的半步王境,同样在不少数。

    在这等情况下,林寻若是再有所顾虑,那才叫笑话。

    “老人家,还请您为我带路。”

    “公子高义,老朽虽是一把没用的老骨头,但也愿为公子鞍前马后,在所不辞!”

    ……

    郑家。

    富丽堂皇的大殿中,气氛显得很微妙。

    郑家家主郑乾龙端坐主座上,神色漠然,一对眸子低垂,带着一丝俯视的味道,看向大殿中央处一名青年身上,目光中不含一丝情绪波动。

    青年衣衫整洁,面如冠玉,颇为俊雅,只是此刻却委屈地坐在地上,嘴里来回重复一句话:“我饿,我饿……”

    这就是岳剑飞。

    大厅两侧,端坐着许许多多郑家的高层人物,有男有女,有老有少,此刻皆毫不掩饰自己的鄙夷、厌憎、不屑和嘲弄。

    因为他们知道,眼前这衣冠楚楚,一表人才的家伙,实则就是一个天生的傻子。

    傻子而已,哪能分辨出什么好坏?

    就像他此时坐在大殿中央的地上,被一众目光俯视着,却一点受辱的自觉都没有,只会嚷嚷着饿了饿了,简直就是蠢到家了。

    “贤侄,想吃饱肚子也可以,将你的婚契拿出来,无条件接受退婚,我就赏你一碗饭吃。”

    郑乾龙开口了,神色淡漠,没有嘲讽,似他这等人物,去和一个傻子计较,那才叫有份。

    “郑伯伯,退婚是什么,能吃吗?”岳剑飞一脸惘然。

    郑乾龙脸色一沉,心中有些不耐烦,道:“这样吧,你把婚契交出来就行了。”

    “啥又叫婚契?这个应该可以吃吧?”岳剑飞继续问,一点都没听出郑乾龙声音中的不耐,显得很认真和好奇。

    众人皆一阵无语,还真是个大傻子!

    “大哥,跟一个傻子废话那么多做什么,直接杀了不就行了?”一个郑家高层很不耐烦。

    “杀一个傻子倒是没什么,但这傻子终究是岳剑鸣的弟弟,还是要注意一点影响才好。”郑乾龙面无表情道。

    “岳剑鸣?”

    一名中年妇人嗤地一声笑出来,言辞尖酸刻薄:“这位名满火灵州的天骄人物可是傲骨铮铮,为了一个杀戮成狂,凶名昭著的林魔神,把自己的命都豁出去了,死的可真够壮烈的。”

    “这岳剑鸣死的很及时,若是他活着,被人知道他和我们郑家的关系,那还了得?”

    一个白老者捋着胡须,说道,“他可是林魔神的朋友,而林魔神早已被西恒界诸多古老道统盯上,人人得而诛之,简直就是一个大祸患,谁沾上谁倒霉,若岳剑鸣没死,以后我们郑家只怕都得遭受牵累!”

    中年妇人呵呵笑起来:“不错,我听说千幻道宗已经慌了,都不敢替岳剑鸣报仇,反倒在跟岳剑鸣划分界限,向天下宣布,岳剑鸣是咎由自取,罪有应得,和他们千幻道宗无关。”

    “连千幻道宗都舍弃了岳剑鸣,我们郑家可决不能被这家伙牵累了,所以,今天必须解决了这个傻子!”

    大厅中,你一言我一语,谈笑自若,毫无掩饰,根本就不怕被岳剑飞听到。

    “我饿……我真的好饿啊……我想回家……”岳剑鸣一直在自说自话,脸上写满委屈。

    “来,剑飞,先吃饭。”一个身子窈窕,容颜艳丽的少女走进了大厅,端着热腾腾的饭菜。

    “云巧,你这是做什么!”郑乾龙皱眉。

    “父亲,让我来吧。”郑云巧温声说着,已蹲下身姿,将饭菜递给岳剑飞。

    岳剑飞捧着饭碗就狼吞虎咽起来,嘴中兀自含糊道:“还是巧巧对我好,等我哥回来了,一定要让他亲自帮咱们操办婚事。”

    大厅中响起一阵嗤笑,这傻子都到这时候了,还惦念着成婚,真是蠢到家了。

    郑云巧温柔道:“剑飞,既然你觉得我对你好,那你能不能告诉我,咱们的婚契究竟在哪里?”

    岳剑飞惘然道:“巧巧,婚契究竟是什么啊,怎么你们都想要?”

    郑云巧正待解释,却见岳剑飞已埋头大吃起来:“巧巧,等我吃饱了再说话好不好?”

    郑云巧脸上的温柔之色顿时消失,化作厌憎铁青之色,内心早已压抑许久的恼恨再也控制不住,一巴掌就打翻了岳剑飞手中的碗筷。

    喀嚓!

    饭碗破碎,迸溅的碎片像锋刃,擦过岳剑飞的脸颊,留下一道血痕。

    一下子,岳剑飞呆住了,睁大眼睛,嘴中还塞着饭菜,一副痴傻而懵的样子:“巧巧,我……我又做错什么了吗?”

    看到他这副样子,郑云巧气得浑身直哆嗦,尖声喝斥道:“吃吃吃,就知道吃,我早受够你这白痴了!这些年若不是因为你哥哥,你以为我会搭理你一个傻子?”

    岳剑飞怔怔道:“巧巧,你不是你最喜欢傻子吗?原来你一直都在骗我……”

    郑云巧气得脸颊涨红:“你给我住嘴!白痴才喜欢傻子,告诉你,你哥哥已经死了,你们岳家就剩下了你一个傻子,你觉得,就凭你这种废物也想和我成婚?痴心妄想!”

    岳剑飞僵硬在那,尽管神智有缺陷,可他也是有血有肉的人,也同样有感情,遭受到这般打击,同样也会伤心和难过。

    “你……你……你骗人,我哥不可能死的!”

    岳剑飞大叫,激动得身躯都在哆嗦,眼睛都红了,“巧巧,你是在骗我对吗?”

    “我有必要骗你一个傻子?”郑云巧嗤笑。

    “这……这不可能的,我哥说以后还要帮我治病,让我也可以和他一样修行的,他怎么可以骗人……”

    岳剑鸣眼眶含泪,蹲坐在地上,脸颊的伤痕在淌血,地上的饭菜汤汁散落,让他整个人显得异常无助和狼狈。

    只是,大厅中一众郑家族人皆冷漠,一个傻子罢了,根本不配他们理解和同情。

    “婚契在哪里,你究竟说不说?”

    郑云巧彻底不耐了,当得知岳剑鸣死讯那一刻,她内心压抑多年的怨恨和愤怒就再无法控制。

    苍天有眼,终于让她摆脱命运束缚,再不必跟一个傻子成婚了!

    岳剑飞浑若不觉,坐在地上,痴痴呆呆喃喃说道:“我哥不会死的,他从来不会骗我的……他肯定会回来找我的……”

    一下子,郑云巧的火气不可抑制地冲上脑海,右手抬起,一巴掌就要抽在岳剑鸣脸上。

    这个傻子!

    若不是为了那一纸婚契,她早已恨不得把他杀死千百遍!

    目睹郑云巧的举动,在座一众郑家大人物皆很理解,没有人阻止,他们的想法一样,一个傻子罢了,就是杀了又如何?

    “你敢动手,我让你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说时迟那时快,就在郑云巧扬起手掌的同时,一道冰冷的声音倏然在大厅中。

    就宛如一场刺骨寒冷的暴风雪席卷而至,空气温度都降,虚空哀鸣,整个大厅充斥上一股令人几欲窒息的威压!

    郑云巧浑身一僵,她感受更为强烈,像有一柄尖锥狠狠抵在心脏,只要她敢再动一丝,就会遭受到无法想象的后果。

    这一刹,她感觉就像被死神给盯上了!

    与此同时,郑家一众高层皆眼眸一缩,心脏颤粟了一下,脸色骤变,齐齐将目光看向大厅外。

    就见不知何时,一个身穿月白色衣衫的少年已立在那,满头长披落,露出一张清俊而冰冷的脸庞。

    尤其是他的眸,深邃若渊,涌动着令人灵魂都为之颤粟的寒芒。

    除了这少年,旁边还立着一名老仆,倒是被郑家一众高层一眼就认出,那是岳家唯一的老仆,奴才般的角色,不值一晒。

    可唯独那少年,却让他们看不透,这让他们惊疑,不过他们先不是忌惮,而是愤怒。

    一个岳家老仆,带着一个少年就敢直接闯入他们郑家,未免也太放肆!

    作为千湖城第一势力,郑家这些高层早已作威作福惯了,并且很多年也没有人敢招惹他们,也让得他们养成了一股霸道跋扈之气。

    就好比千湖城一直流传的一句俗语,宁得罪阎王身边一只鬼,莫招惹郑家一条狗!

    ——

    ps:今天金鱼凌晨就出参加一个朋友的婚礼,这是熬夜码出的更新,第二章中午12点。


同类推荐: 不可思议的奇幻之旅西游之八戒全能系统万界超神论坛最强神话帝皇诸天仙武我有无限装备栏傲娇总裁,你好!一次性总裁,别嚣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