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天骄战纪正文 第八百四十一章 打半步王境的脸

正文 第八百四十一章 打半步王境的脸

    哧啦!

    鲜血迸溅,蔺太真尖叫,这一击让她遭受到重创,整个人惊吓过度,差点一头栽倒地上。

    一击而已,就差点将她镇杀,这让她无法难以相信,更无法接受。

    一个衍轮境的少年,哪可能拥有这般恐怖的实力?

    “小杂碎!”

    蔺太真发出尖啸,白发飞扬,浑身气血蒸腾,断掉的右臂竟是瞬息重生出来,连身上那深可见骨的伤痕也在眨眼间恢复如初。

    “我杀了你!”

    她愤怒,认为刚才是自己大意,才差点遭难,故而再次出击。

    轰!

    蔺太真浑身发光,气冲九霄,探手一抓,一道紫色灵剑乍现,泼洒出凌厉璀璨的剑雨。

    这片虚空都被撕裂,发出刺耳无比的啸音。

    不得不说,蔺太真纵然是在半步王境中,都堪称是极其强悍的存在,掌握古老秘法,实力强横无匹。

    这一击扩散,天地乾坤乱颤,附近千里的山岳被凌厉的剑芒劈得崩裂倾塌,场景慑人。

    只是,林寻既然已经出击,自然不可能再留手了!

    “采星!”

    他浑身澎湃清色神辉,一道断刃轻灵若流光,于虚空中一闪,刹那间,宛如有一颗颗星辰被斩落,永夜垂临。

    轰!

    惊天动地的碰撞声响起,犹如火山对撞。

    刹那间,蔺太真被劈飞,口中咳血,一头白发披散,形象看起来异常之狼狈。

    “不可能,这绝对不可能!”

    她尖叫连连,愈发不敢相信,什么时候,衍轮境的修者拥有如此恐怖的威势了?

    第一击,断了她一臂,令她遭受重创。

    这第二击,竟又将她撼退,狼狈不堪。

    这就显得太不可思议!

    轰!

    蔺太真再度出击了,她浑身如若燃烧,兀自不相信自己竟会在一个衍轮境少年面前,会显得如此不堪。

    漫天紫色剑雨飞舞,如暴雨狂风,席卷青冥上下,凌厉之气铺天盖地,恐怖无比。

    纵然换做真正的半步王者对手,面对这等杀伐,只怕都不敢撄其锋芒了。

    蔺太真这一生也算身经百战,更曾亲手屠戮过真正的半步王者,她很自信,这一击,足可以斩掉当世绝大多数衍轮境存在!

    然而,面对这等攻击,林寻不曾闪避,断刃横空,轻轻一划。

    “揽月!”

    那一瞬,宛如一轮满月从碧海之上升起,银灿灿的清辉圣洁而空灵,充盈天地间。

    轰隆!

    那漫天紫色剑雨,骤然溃散,化作暗淡的光雨,被淹没在圣洁的月光清辉之下。

    与此同时,蔺太真再度咳血,她浑身刺痛,一头白发都不知被斩落多少根,差点变成秃子。

    这让她差点疯掉,目眦欲裂。

    之前的她,一直视林寻为砧板之肉,生杀予夺,高傲而淡漠,不曾放在眼中。

    却哪能想到,眨眼间,反倒是她被连连挫败,且根本就没有招架的力量!

    实力悬殊太大吗?

    最不可思议的就在这里,半步王境,却被一个衍轮境少年轻松击溃,连抵挡的力量都没有,这就太恐怖了。

    若不知道的,都还以为她是衍轮境,而那少年才是一位半步王者!

    “老妖婆,你不是要恩将仇报,来啊?”

    远处,林寻神色陈冷冽,他内心积攒的怒火可不曾彻底宣泄,这老婆娘太可恶,不止恩将仇报,还要将他杀人灭口,这是他绝对无法隐忍的。

    “小杂碎,休要猖獗!”

    蔺太真快要疯了,她发出厉啸,娇媚的脸庞变得狰狞而铁青,再度出击。

    “焚阳!”

    林寻身影璀璨,背后隐隐有一道神轮虚影浮现,而断刃则在这一瞬,宛如化作一**日,骤然爆炸燃烧。

    轰隆!

    恐怖刺目的光明火焰,扩散十方,所过之处,虚空焚烧,山岳融化,连河流都被瞬间蒸发!

    那威势煌煌而浩瀚,宛如无量,要焚天灭地!

    “啊——!”

    蔺太真发出惨叫,她遭受到重创,肌肤龟裂焦黑,白发被燃,原本是一个千娇百媚的美妇人,可现在却像一截烧焦的木炭似的。

    太惨了!

    若被外界修者看见,非不敢相信不可。

    毕竟,一位半步王境,此刻却如以卵击石,蚍蜉撼树,竟连对抗和挣扎都办不到,被一个洞天境少年连连挫败,这谁敢相信?

    锵!

    林寻收起断刃,踱步虚空而下,浑身清辉弥漫,身后一道璀璨神轮演绎诸般妙相,映衬得他宛如神祗临世。

    这是他晋级渡过“三灾大劫”,成为衍轮境大修士之后的第一战,所施展出的威能自然和以往不同!

    搁在以前,若是对付半步王境存在,在不借助无谛灵弓和碧落之箭的情况下,拼尽全力差不多才能办到。

    可现在,半步王境已根本无法再威胁到林寻,这就是迈入衍轮境绝巅道途的威能!

    绝巅,犹如一境之王者,可以俯瞰同境一切敌!

    而林寻的绝巅道途,所积蓄的底蕴和力量,早已达到了极尽空前之地步,故而所拥有的力量,同样可以称得上与世不同,独步古今!

    “你要做什么?”

    蔺太真发出尖叫,她此刻模样凄惨无比,之前是急怒攻心,而现在则彻底清醒了,感到了惊恐。

    毕竟,被如此连番打击,若还意识不到自身处境,那可就真是蠢不可言了。

    故而此刻当看见林寻走来,蔺太真心中也发颤,宛如看见一尊魔神靠近过来。

    “我好心好意把你们一族的圣女送回,本无其他意图,却被你视作心怀不轨,肆意羞辱于我,这倒也算了,毕竟,无知者无罪。”

    林寻走上前,黑眸如电,慑人无比,“可你不止是要恩将仇报,还要杀人灭口,你不觉得自己很无耻和下作?”

    “我这皆是为了我族的安危考虑!”

    蔺太真兀自梗着脖子,极其愤懑而不甘,进行辩解。

    “自己无耻,还拿宗族安危的大义为幌子,看来你是真不要脸了!”

    林寻怒极而笑,也不废话,抡起巴掌就抽在这老妖婆脸上,耳光清脆响亮,打得她惨叫连连,原本就焦黑的脸庞一下子红肿起来,口鼻喷血,牙齿不知剥落多少颗。

    直至后来,蔺太真嘴巴都肿的说不出话,林寻这才罢手,将其一把丢在地上,道:“若不是看在你是小虫长辈的份儿上,像你这种人,我早一杀了之!”

    蔺太真目光怨毒,内心充满了屈辱感,她堂堂半步王境,却被一个后生晚辈如此暴打和教训,这让她恨不得找条地缝钻进去。

    林寻皱了皱眉,他看出了蔺太真内心的怨气,心中猛地生出一股杀机,差点抑制不住。

    可最终,他还是忍住,随手拿出蔺太真之前所“施舍”的那一方玉盒,丢在了地上:“这玩意你还是自己收着,赶紧滚吧!”

    说罢,林寻转身而去。

    他担心再留下来,会忍不住杀了这老妖婆,修行至今,他还从没见过如此无耻的老家伙。

    “小杂碎,你给我等着!”

    目送林寻远去的身影,蔺太真并没有生出任何一丝感激,反倒愈发怨恨了。

    可惜,如今的林寻,可根本不惧任何人的威胁,纵然此次没有杀她,以后也根本不惧她前来报复!

    大世之争,修行之途,不可避免会结下许多仇人,若是担心报复而让自己成为滥杀无忌的屠夫,彻底变成了一个连自己都讨厌的人,那还修什么大道,求什么长生?

    敌人以后或许会变强,进行报复,可是以后的自己,只要坚守自强不息之心,只会变得比敌人更强!

    这就是真正强者的自信!

    任你魑魅魍魉、妖魔鬼怪有多少伎俩,若敢来,我自一刀斩之!

    ……

    暮色十分。

    青丘之山,蔺太真返回来了,她模样已恢复如初,只是元气大伤,脸庞苍白无比,眉宇间尽是虚弱。

    一群年轻男女兴高采烈拥簇上来。

    “长老,我们已经听圣女说了,原来刚才送圣女回来的少年,就是如今名震西恒界的林魔神!”

    “是啊,他可是我族的大恩人,若不是有他一路相护,圣女只怕早就遭遇不测了。”

    “想一想那林魔神的赫赫战绩,不知斩了多少黑狗杂碎,这可等于帮我们一族出了一口恶气。”

    那些年轻男女叽叽喳喳地兴奋开口,浑然没有注意到,蔺太真的脸色已是僵硬无比。

    “前阵子,那些黑狗杂碎在云蛮山的栖居地,被一位拥有通天威能的神秘女子连根拔除,杀得他们片甲不留,如今西恒界都在盛传,那位林公子和神秘女子关系匪浅。”

    “若真如此,林公子绝对是我们一族的大恩人!”

    当听到这时,蔺太真眼前一阵发黑,感觉就像被人从背后敲了一记闷棍,整个人都不好了。

    “林魔神……他居然就是那林魔神……”她心中喃喃,有一种说不出的崩溃感。

    她若早知这些,哪会做出那些事情?

    一想到自己恩将仇报不成,反倒被对方暴揍和训斥了一顿,蔺太真简直想死的心都有了。

    “不管你是谁,仇恨都已结下了,或许你对我族有大恩,可是……我绝对不认!总有一天,我会将所遭受的屈辱和仇恨十倍讨回来!”

    最终,蔺太真一咬牙,内心做出决断。

    “太真,那位林公子人呢?”

    蓦地,一道苍老的声音响起,让蔺太真一下子惊醒,看见远处一位老者出现,一派仙风道骨的超然风范。

    这是他们青丘天狐一脉的族老,名蔺渡,掌握宗族大权。

    刹那间,蔺太真脸色一变,强忍着内心翻滚的情绪,上前惭愧说道:“林公子身有要事要办,我苦苦挽留,也不曾将其留下做客,心中着实惭愧……”

    ——

    ps:昨天没有断更,只是在章节末尾说了些题外话,就被一些童鞋视作借口什么的进行抨击。

    我也是无语了,以后汲取教训,若无必要,不会再说这些题外话了。


同类推荐: 西游之八戒全能系统万界超神论坛诸天仙武傲娇总裁,你好!一次性总裁,别嚣张!枕边尤物豪门养成之撩妻在上征战五千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