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天骄战纪正文 第七百九十七章 黑魇灵骑【第四更】

正文 第七百九十七章 黑魇灵骑【第四更】

    “是!”

    最终,莫风艰难点头答应下来,师命难违,他内心尽管很抗拒,却不得不如此。

    有时候,人生就这样,不如意者十之八\九!

    只是,当莫风起身时,猛地注意到,那斜对面的客栈门口,走出一道熟悉的身影,赫然正是那少年!

    在他身边,还跟随着一个少女,那是夏小虫,莫风熟悉之极。

    已是深夜,他们又要去哪里?

    莫风怔然。

    “看起来,他们这是要离开啊。”

    旁边,韩言缺也站起了身躯,银白色的面具在茶肆昏黄的灯光照耀下,泛着一股诡异的味道。

    “没你的事了,你就留在这里等消息吧。”

    说着,韩言缺已踱步离开了茶肆,沿着街道,悄然缀在了那一对少年少女身后。

    噗通!

    见此,莫风有气无力地坐在那,神色颓然,他心绪很复杂,说不出是该高兴,还是该悲哀。

    或许,这就是自己要面临的人生?

    ……

    夜很深,灯火未央。

    匆匆行走在街道上,林寻心情有些沉重,想起临别前,蔺文君那含笑而立的静谧模样,他心中就一阵叹息。

    “林寻哥哥,我说的没错吧,我师父肯定是不会爽约的。”

    夏小虫笑嘻嘻开口,清纯的小脸上一片灿烂,在这夜色中显得尤其醒目。

    这少女依旧无忧无虑的样子,浑然不知道,她这一走,可能会再无法见到其师父了……

    这让林寻心中泛起一抹说不出的怜惜。

    他本身就是林家遗孤,是被鹿先生亲手带大,当初也曾经历过和鹿先生离别的事情,故而分外能够体会到这种可能是永别的痛楚。

    “小虫,我带你一起去个好玩的地方好不好?”林寻温声说道。

    夏小虫狐疑地看了林寻一眼,皱着小巧的鼻子,道:“林寻哥哥,我怎么感觉你有些怪怪的,该不会是受到什么打击了吧?难道还是在担心摸了母老虎屁股的事情?”

    林寻怔了怔,哑然失笑,抬手敲了一下夏小虫脑门,没好气道:“我怕她?哼,你可太小瞧我了,下次若再见到她,你看我怎么收拾她!”

    说到最后,一副豪气冲天的架势。

    夏小虫笑嘻嘻道:“行啊,那我就等着你把她的屁股打开花,打得她嗷嗷叫!”

    林寻大笑。

    两人并肩行走于夜色中的街道上,渐行渐远,两侧是阑珊灯火,远处是寥落星辰,鳞次栉比的古老建筑蜿蜒而开,一路上,洒下了少女一连串风铃般的清脆笑声。

    少年则一直微笑着看向远方,一对黑眸却如这夜色般幽邃深沉。

    ……

    炎都城郊外,群山莽莽,在夜色中宛如一头头蛰伏而眠的凶兽,绵延无尽头。

    不止是炎都城,火灵州,乃至西恒界中的各大城池外部,几乎都是广袤无垠的古山老林,还有许许多多不曾被探测的原始蛮荒地域。

    青衣老妪看着孤零零立在那怔然不语的小姐,心中升起一抹不好的预感,小姐站在那一动不动,已经一刻钟时间了。

    “小姐,时辰不早了,我们该离开了。”她忍不住出声提醒。

    黑裙少女恍如未闻。

    她身姿纤秀,肌体曲线堪称完美,莹白若凝脂,随意站着,就有一种遗世独立,清冷脱俗之气韵,带着的银白色面具,为她平添一份神秘的色彩。

    青衣老妪心中担忧,难道小姐在今日的对决中出了什么意外?可这可能吗?

    放眼整个西恒界年轻一代,能够做小姐对手的,屈指可数,而能够打击到她的更是少之又少,几乎是没有!

    青衣老妪可不相信,今日这一场虎头蛇尾的对决,真的会打击到小姐了。

    难道……是因为最后那一击?

    青衣老妪脑海中回想起林寻背脊如大龙般弓起,狠狠撞在小姐臀部上的一幕,神色顿时变得微微有些异样。

    黑裙少女心中涌动着强烈的不甘。

    今日发生的事情,对她冲击太大,让她当时差点就懵了,脑海出现短暂的空白。

    这对她而言,无疑是一个无法原谅的疏忽和错误,最可气的是,这一击……太过羞耻了!

    一想到这,她心中就蹭蹭直冒火气,根本就抑制不住,恨不得现在扭头回去,继续去寻找那该死的混蛋。

    竟敢在万众瞩目之下,用这等下流无耻的方式来亵渎自己,这绝对是奇耻大辱!

    她今天在战斗结束之后,一直疯了一样在整个炎都城寻觅林寻的踪迹,却最终一无所获,而今就要离去,心中终究太不甘了。

    “别让我逮住你!”黑裙少女心中发狠,一字一顿。

    而后,她深吸一口气,重新恢复了往日的从容和自信,那个宛如不食人间烟火的仙子,仿佛再度回来。

    “查一下,那少年究竟是谁,无论他有多神秘,也要不惜一切代价,把他给我找出来!”

    黑裙少女淡然出声,很平静和空灵,声音若天籁般在这夜色中回荡。

    “是。”青衣老妪不敢迟疑。

    她意识到,这次小姐是真的怒了,恨上了那少年。

    毕竟,小姐从小到大,可从不曾被人如此亵渎过,万一被人知道,那绝对会对小姐的威名造成不可预估的影响。

    “一定要第一时间告诉我。”黑裙少女道。

    青衣老妪心中凛然。

    其实,纵然小姐不吩咐,她也会这么做,一个连王者都没有的火灵州境内,却冒出一个能够和小姐进行抗衡的少年,耀眼而逆天。

    可他之前却一直默默无名,不曾被人所熟知,连炎都城本地修者都不清楚,显得太神秘,就凭这一点,就值得不计一切代价去查出其底细!

    “嗯?”

    青衣老妪似察觉到什么,猛地脸色微变,身影一闪,就带着黑裙少女倏然凭空消失不见。

    仅仅片刻,远处那茫茫山峦之上,忽然无声无息地浮现出一支队伍,在夜色之下的虚空中朝炎都城这边掠来。

    仔细看去,队伍中,一道又一道身影沐浴在黑色的火焰中,诡异而森然。他们胯下乘坐一种模样可怖的巨型黑马。

    黑马四蹄如铁柱,眼瞳猩红若铜铃,躯体像小山似的,蒸腾着滚滚黑色雾霭,犹如来自地狱幽冥中的鬼马似的。

    而在队伍中央,则拱卫着一抬黑色宝辇,那宝辇由八位黑衣人抬着,无声无息地在虚空中穿梭,显得很特别,宛如其中乘坐,是来自地狱幽冥的鬼王。

    自始至终,一切都无声无息的,就好像传说中的百鬼夜行!

    这一幕太具有冲击力,在夜色中显得很渗人,任谁看见,只怕都会头皮发麻,心生恐惧。

    “黑魇灵骑!这是一支来自黑魇天狗族的队伍!”

    暗中,青衣老妪眼眸中涌动神芒,似有些动容,“而那一顶轿子似乎是‘黑厄宝辇’!这可是黑魇天狗族的祖器之一,虽不如圣宝那般强大,也称得上恐怖无边,能够乘坐这等祖器的,身份必然非同小可!”

    “黑魇天狗族吗……”黑裙少女若星辰般明净的清眸中闪过一丝不易察觉的厌憎。

    在她印象中,这个族群一直以阴森、血腥和杀戮著称,宛如魔族般,令世间修者谈而色变。

    最令人忌惮和恐惧的是,这个族群手段极其之残暴和血腥,在古荒域界不知做出了多少天怒人怨的事情,可谓是臭名昭著,流毒四海。

    可无奈的是,这一族底蕴极其强大雄厚,势力庞大,遍布古荒域四大界,想要将其连根拔除,几乎是不可能的事情,故而纵然是一些古老道统,都轻易不愿和这一族产生什么交集。

    直至那一支黑魇灵骑队伍消失不见,青衣老妪和黑裙少女这才从暗中走出,目光皆齐齐看向夜色笼罩下的炎都城。

    “黑魇天狗族高出如此大仗势,并且还出动了乘坐‘黑厄宝辇’而来的一位大人物,这炎都城只怕又要掀起一场不可预知的风波了……”

    青衣老妪轻叹,“大世之争即将来临,这世道也开始变得动荡起来,只怕用不了多久,整个西恒界,乃至整个古荒域都会变得越来越混乱,产生不可预估的祸端和战事。”

    “我更好奇的是,那黑魇天狗族此次为何前来炎都。”

    黑裙少女星眸涌动异样的光泽,“小小火灵州,却有一个神秘的上古怪胎蛰伏于星坠峰圣阵之内,如今又引来黑魇天狗族的注意,这可有些不寻常。”

    同时,她内心又补充了一句,还有那卑劣、下流、无耻的混蛋,尽管人品恶劣无比,可不管如何,终究也算是一个堪称绝世的少年天骄。

    “小姐,我们该走了。”青衣老妪一眼就看穿了少女的心思,知道她是想留下来,继续去找那少年算账。

    黑裙少女怔了怔,半响才叹息道:“罢了,离开就离开,以后迟早是会再见到的,不过到那时……”

    她清眸中闪过一抹恼恨,“我非阉了这混蛋不可!”

    青衣老妪莞尔,道:“不出意外,似那少年这般人物,注定是会参加到‘论道灯会’中的,到那时,小姐或许就可以一雪前耻了。”

    黑裙少女嗯了一声,便踱步虚空而去。

    与此同时,在相反的出城方向上,林寻带着夏小虫眺望着远方的黑色旷野,说道:“小虫,接下来的路上可能会有些不太平,你可要做好准备。”

    夏小虫噢了一声,道:“林寻哥哥,我听你的,只要你别把我拐骗掉就好。”

    林寻暗自磨牙,我……像那种诱骗无知少女的人吗!

    ——

    ps:第五更在凌晨12点前!


同类推荐: 不可思议的奇幻之旅西游之八戒全能系统天赋武神万界超神论坛最强神话帝皇诸天仙武我有无限装备栏狂魔战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