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天骄战纪正文 第七百九十四章 祸国殃民之美

正文 第七百九十四章 祸国殃民之美

    师父?

    林寻一怔,忍不住抬头看去,顿时眼瞳微眯,被惊艳到了。

    那是一个堪称祸国殃民般的女子,她青丝如瀑,俏脸妩媚,黛眉如墨,一对丹凤眼秋波流转间,风情万种,就给人一种触电般的感觉。

    她的穿着很随意,荆钗布衣,装束朴素,可身躯却曼妙丰盈,肌肤晶莹光洁若羊脂美玉,闪烁着剔透的光泽。

    纵然她端坐时淑静淡雅,可她举手投足之间,却有一种别致而诱人的风情。

    什么叫绝世尤物?

    这就是了!

    美得像祸水,风华绝代,让人不自觉就想起一句话,当世有佳人,遗世而独立,一顾倾人城,再顾倾人国!

    纵然林寻修行至今见多了形形色色的美女,且每一个女子皆各有不同的风韵和芳华。

    可此刻依旧不免被惊艳到了,根本没想到,夏小虫的师父竟是这样一位风情绝代的女子。

    并且,林寻注意到,客栈内气氛很怪异,附近食客的目光皆不约而同地聚拢在那位妩媚多娇的女子身上,神色间皆有痴迷之色,不时有一阵的吞口水声音响起……

    而那女子则神色自若,举杯品茗,红润饱满的唇轻碰淡青色的光洁瓷杯,微微一抿,贝齿微露,那画面竟也说不出的惊艳和诱人。

    仿佛,任何一个再寻常的动作,被用在这女子身上,就多出一种格外的魅惑和风情。

    林寻实在无法想象,如此清纯而简单的夏小虫,其师父却竟是这样一个祸国殃民级的美人。

    差别太大了!

    就见原本正在和林寻搭话的方临寒,此刻也微微一笑,丢给林寻一个暧昧的眼神,道:“是不是感觉惊艳无比?”

    林寻深以为然地点了点头。

    “看我的。”

    方临寒原本还想和林寻聊什么,可此刻却忽然改变主意,一整衣衫,就大步来到那女人桌前。

    他很不客气,随意坐在一侧,邪魅而英俊的面庞露出一个迷人的笑容,用一种低沉的声音道:“一个人饮茶岂不是太无聊,不如在下陪姑娘共饮一番如何?”

    他目光很真诚,没有一点猥亵,大胆而从容,风度翩翩,配上他那一张邪魅的俊俏脸庞,着实有人让任何女人都很难狠心拒绝的傲人资本。

    林寻看得瞠目结舌,心中暗自佩服,起码他还是头一遭现,这狂傲而不羁的家伙,竟还如此不要脸!

    夏小虫也愣了一下,有些难以置信,她可一直很痴迷方临寒的容颜,可现在,这家伙却居然要打她师父的主意!

    这让她很生气,清纯的小脸上写满了愤怒,内心恼怒嘀咕,方临寒啊方临寒,没想到你竟是这种人!

    却见夏小虫的师父放下茶杯,红润的唇勾起一抹似嘲笑般的弧度,一对丹凤眼斜睨方临寒,道:“年轻人,论年龄,我做你老娘也绰绰有余,论姿容,像你这种小白脸我见多了,论实力,你看起来也只不过如此,你却居然有胆来勾引我,还真是色胆包天,无知无畏。”

    她声音带着一丝沙哑的味道,低沉而慵懒,明明是在嘲笑和警告,可偏偏却有一种勾魂般的韵味。

    林寻暗自冒汗,夏小虫的师父说话可真够直接的,换做是其他人,只怕早已羞愧地败下阵来。

    可偏偏地,方临寒却不为所动,笑容依旧灿烂而令人迷醉,眼神真挚地看着那女人,认真说道:“一无所有?不,我还有一颗与众不同,独一无二的爱美之心,天地有大美而不言,在我眼中,你就是这天地间最出彩的大美。”

    说到最后,他声音愈低沉和认真,带着一股虔诚的味道:“更何况,我心中爱你美丽,怎能嘴上装四大皆空?”

    “这样也行?”林寻瞪大眼睛,“也太不要脸了吧?”

    “呸!好一个无耻之徒,没想到你方临寒竟是这种人!”

    附近一些食客暗自鄙夷,心中实则很羡慕方临寒能够如此磊落大方地和那女人交谈。

    而一些自诩为花丛老手的修者则大开眼界,完全被方临寒的手段折服,什么叫情圣级的高手,这就是了!

    再肉麻虚伪的话语,也能被他用真挚而从容的语态说出来,偏偏还不娇柔做作,不落巢窠,令人惊叹。

    却见那女人微微一笑,鲜润的红唇泛起一抹弧度,道:“哦,是吗,你的心我可看不到,要不要挖出来让我看看?”

    她那一对水波盈盈的丹凤眸中,同样一片认真之色,不像是开玩笑,意有所指,有种不屑的味道。

    似乎在说,这种花样她见多了,偏偏小姑娘还行,在她面前,火候可真不够。

    可这根本没打击到方临寒,就见这家伙洒然一笑,道:“姑娘,这是心声,你若愿意,我可以留在你身边,让你听一辈子,把心掏出来的话,可就大煞风景了。”

    “你不敢?”女人很直接。

    方临寒面色不改,坦然笑道:“不敢。”

    众人顿时鄙夷和失望,这家伙再不要脸,也终究还是怂了。

    女人也笑了:“小家伙,你道行太浅,想勾搭我可真太嫩了些,回去再好好修炼修炼吧。”

    却见方临寒叹息道:“姑娘,你误会了,我之所以不敢,只是因为一旦这么做了,我还拿什么再去爱你?一想到我心不存,而缺失了爱你的本能,纵然是活着,和行尸走肉有什么区别?”

    说到最后,他又是一叹,喃喃道:“世上安有双全法,不负如来不负卿?”

    言辞诚恳,一副多情种子情深之极的样子。

    这一刻,就连林寻都肃然起敬,且不论这家伙的实力如何,光是这一份炉火纯青的不要脸功夫,都让他甘拜下风,自愧不如。

    “方临寒!你不要脸!”

    夏小虫再也忍不住了,气鼓鼓地大叫,而后生气地转身朝二楼房间走去。

    一句话,顿时破坏了原本被营造的暧昧气氛,让方临寒神色微微一滞,也有些措手不及,连忙端起一杯茶水狂饮来掩饰尴尬。

    林寻则差点笑出声,夏小虫不愧是夏小虫,寥寥一句话,简单粗暴,直击要害,管你什么花招和手段,我自一语破之,俨然有“一力降十会”的生猛架势!

    “瞧瞧,我这徒儿都让你招架不住,还来勾搭我?年轻人,你可有点好高骛远了。”

    女人微微一笑,悠然起身,曼妙的身影风情万种,踱步追随夏小虫的步伐而去。

    只是在半途上,她回看向林寻,星眸中秋波流转,明艳绝俗,轻声道:“让你等了多天,想必也等急了,我在房间等你。”

    说罢,转身而去。

    明明是一种很寻常的事情,可当从她那红唇的唇中说出,却带上一抹令人心神荡漾的味道,令人浮想联翩。

    林寻怔了怔,顿时敏锐注意到,附近一众修者的神色皆变得暧昧起来,看向他的目光中也带着惊诧、艳羡、嫉妒的光泽。

    而方临寒则一副重新认识林寻的模样,盯着他认真打量许久,这才喟叹一声,心悦诚服道:“林老弟,刚才老哥我献丑,让你看笑话了,没想到你才是最深藏不露的情场老手,老哥我实在是又惭愧又钦佩,无地自容啊。”

    林寻唇角不易察觉地抽搐了一下,显然,这混蛋想多了,并且对自己产生了误会!

    只是,还不等林寻解释,方临寒就拍了拍他肩膀,感慨道:“不必解释,老哥我都懂,花开堪折直须折,去吧,莫让美人儿久等,辜负了这大好时光。”

    林寻看着他那一副落寞唏嘘的样子,忽然有一种强烈的打人冲动,他这是想到哪里去了?

    他深吸一口气,决定不理会这混蛋,转身而去。

    却听方临寒怔怔立在那,悠悠感慨:“不观生灭与无常,用情太深损道行。绝顶聪明矜世智,叹我于此总茫茫……”

    林寻脚下一个趔趄,差点栽倒,强忍着回头的冲动,担心自己一旦回头,会忍不住去杀了这矫作之极的混蛋。

    而当林寻的背影消失在房间中,客栈中一修者忽然长身而起,抚掌赞叹道:“我今日方知何为情圣,不动声色,已抱得美人归,事了拂衣去,深藏功与名,恰似春风潜入夜,润物细无声矣。”

    顿时,在场修者皆深以为然。

    一个祸国殃民级的绝世尤物,却被一个少年不吭不声地请进了房间,这让人想不佩服都难。

    而与之相比,刚才方临寒的一番撩拨举动就显得刻意和造作,斧凿痕迹太重,落入下乘。

    什么叫情道圣手?这就是了!

    ……

    林寻刚进房间,就见那女子慵懒坐在桌前,一支雪白藕臂撑着脸庞,明亮而妩媚的丹凤眼打量着他,若有所思道:“让我猜猜,年轻人你只怕还是一个情场的雏儿,不曾真正动过情,爱过人。”

    一句话,就揭穿了林寻底细,这若被客栈大厅中那些修者听到,只怕非泪流满面不可。

    被他们高山仰止的情圣级角色,怎会是一个雏儿?

    太让人三观崩溃了!

    林寻也是一阵尴尬,他之前被方临寒误会,冲动的想杀人,而现在被这女人当面揭破老底,老脸顿时有些搁不住,又冲动的想摔门而去。

    果然是红颜祸水,祸国殃民!

    因为这女人,方临寒像变了一个人,神经兮兮的,也因为这个女人,让自己进退失守!

    ——

    ps:今天5更开始,下一章下午5点左右,童鞋们,有票票就使劲砸吧!


同类推荐: 西游之八戒全能系统万界超神论坛诸天仙武傲娇总裁,你好!一次性总裁,别嚣张!枕边尤物豪门养成之撩妻在上征战五千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