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天骄战纪正文 第七百八十四章 睚眦之怒

正文 第七百八十四章 睚眦之怒

    擂台上,战斗爆发。

    锵!

    程立雪身姿瘦削,手执三尺青锋,踏步上前,一瞬间,身上陡然多出一种凌厉冲霄之气,锋芒慑人。

    场中皆振奋,屏息凝神,紧紧盯着战局,唯恐错过任何细节。

    在所有修者看来,这绝对是一场属于年轻一辈的巅峰对决,毕竟,程立雪的强大早已深入人心。

    而宛如黑马般崛起的林寻,同样不是一个寻常角色。

    这样两位年轻强者于此刻展开角逐,自然吸引了全场关注。

    哧啦!

    虚空被一抹青色锋芒撕裂,夭矫若青色闪电,凌厉可怖,这是程立雪的剑,此刻他整个人就如同一柄出鞘的剑。

    林寻黑眸中闪过一抹亮泽,没有迟疑,身影飘曳,若一抹虚幻的光泽,拳头晶莹,与之硬撼。

    程立雪所展露出的实力,让林寻很欣喜。

    轰!

    两者之间激烈角逐,擂台上一片动荡。

    程立雪很强,他的剑锋如神虹,耀眼似匹练,纵横交错,斩破虚空,凌厉之气令天地为之色变,隐然有一种古剑仙的风采。

    而林寻则赤手空拳,气势空灵绝尘,身影飘曳,游走于擂台之上,指天打地,动作闲适自若,不带烟火气息。

    观众席上,一片轰动,一众修者皆大呼过瘾,喝彩连连,人声鼎沸,响彻全场。

    和之前那枯燥而没有悬念的对决相比,此刻这一场巅峰对决,无疑显得太精彩和震撼。

    “不愧是被青松剑门看中的程立雪,仅仅是这一手剑道修为,在年轻一辈中就堪称惊艳!”

    “那神秘少年也不差,赤手空拳和程立雪对抗,这可很难得罕见。”

    “这一战,最终究竟孰胜孰负?”

    “毋庸置疑,必然是程立雪!”

    “不,也可能是那神秘少年!”

    “别吵了,现在说这些,岂不是言之过早?拭目以待就行了!”

    观众席上,哗然声不断。

    轰!

    程立雪气势愈发凌厉了,青衣飘舞,青锋流窜,挥洒出足可以开山断流的耀眼剑气。

    那种剑道风采,令许许多修者都惊叹,瞠目结舌,无法想象,这样一个少年,怎会在剑道上有着如此精湛深厚的造诣。

    与之相比,林寻的气势则显得很平淡,或者说很随意,一举一动,有着一股拙朴自然之韵,看起来不惹眼,却自始至终不曾被程立雪压制。

    “一个锋芒毕露,一个藏拙于内,着实无法让人分辨出,究竟谁更强一些啊。”

    一些老辈修者感慨唏嘘,遥想当年,他们自己还是这般年龄时,可绝对没有这般实力。

    这让他们也不得不唏嘘,果然是江山代有人才出!

    “斩!”

    程立雪眉宇间都带上凌厉之意,身影灿灿,弥漫光辉,掌中一柄青锋剑喷薄出惊世之剑气,震烁乾坤,杀伐之气铺天盖地!

    只是,无论他的剑势有多凌厉和迅猛,总是被林寻游刃有余地化解,并且予以还击。

    砰!

    林寻一拳掠空,若白云出岫,不染烟火气,看起来很随意,可却令程立雪浑身一震。

    “好强!”

    他神色愈发认真和严肃,眼眸中尽是炽盛的光,凌厉得像剑芒在喷薄。

    和林寻对决,令程立雪心中也酣畅无比,这是一种棋逢对手的感觉,让他有一种和以往不同的昂扬斗志,热血如燃。

    “这样的战斗,才痛快!”

    程立雪气势愈发凌厉了,他的剑在清吟,气血在沸腾,一头黑发飘舞,整个人焕发出可怖的战意。

    “好!”

    远处,青松剑门的长老廖真也不禁欣喜。

    他已看出,对程立雪而言,林寻或许是一个极其强大的劲敌。

    可同时,和这样的对手战斗,却无形中激发了程立雪的潜能,让得他在战斗中得到磨炼。

    就好比一块璞玉,在经受考洗练和雕琢,其光彩和底蕴,会逐渐展露出来,最终释放出令世人侧目的绚烂光辉!

    显然,廖真认为,林寻就好比一块上佳的磨刀石,在淬炼和磨砺属于程立雪的锋芒!

    “程立雪气势越来越强了!”

    就连观众席上的修者也都发现,伴随着战斗进行,程立雪气势如虹,在节节攀升,令人动容而心惊。

    这无疑意味着,程立雪体内有着极其可怖的潜能,并且天资过人,正在战斗中实现自我提升。

    而反观林寻,依旧是那一副闲散若流云,平淡而自若的姿态,自始至终并不曾展露出什么特别抢眼的过人之处。

    “看这架势,那少年只怕要输啊……”

    许多修者做出如此判断。

    “啊,林寻哥哥真的要输吗?”

    夏小虫睁大了清澈的眼睛,盯着擂台,原本,她是很乐意看到林寻遭受到一些挫折,打击一下他那骄傲的气焰。

    只是,当这一刻真的有可能来临时,她反倒有些不忍,内心很纠结,暗自嘀咕道:“赢了也不好,败了也不好,我可真是太善良了……”

    若被林寻听到她的心声,只怕唇角又忍不住要抽搐了。

    不过,林寻此刻的确没有精力关注夏小虫。

    他的心神此刻完全沉浸在磨练武道中,体内气机呈现出一种和以往不同的状态。

    血气如沸!

    精气如怒!

    浑身有一种奇异的力量在震荡,汹涌于四肢百骸,犹如脱缰之野马,这让他肌肤都隐隐在颤粟,像极力在压制什么。

    他的呼吸呈现出一种奇特的节奏,若龙鲸吞水,似蛮牛反刍,有一种独特而强劲的律动。

    这就是劫龙九变第七变的秘法传承——“睚眦之怒”!

    这等秘法并非是战斗法门,而是一种激发潜能的秘术。

    修炼此法,会让修者陷入一种“狂怒”般的状态中,从而在战斗中释放出比自身实力强大一倍的威力!

    睚眦,乃上古凶兽之一,性情暴烈易怒,凶厉霸蛮,嗜杀好斗。

    其形若狮,却生有龙首,嘴衔宝剑,四蹄如擎天之柱,可踏破山河日月!

    在上古时候,就有“睚眦必报”的说法,说的就是一旦惹了睚眦,必将会受到它狂暴无比的报复。注,成语睚眦必报本意并非是这种解释,这里是化用

    可想而知,这种凶兽脾气何等之大。

    这部秘法以“睚眦之怒”为名,归根究底,就是一种令修者刺激己身,压榨潜能,从而令战斗力暴涨的秘术!

    轰隆隆

    战斗中,林寻体内沸血如怒,浑身潜能被激发刺激,呈现出一种恐怖的轰鸣状态。

    只不过,他一直在压制,并未动用此秘法,而是在潜心感悟这部秘法运转时的律动,以此来领悟其中的奥秘。

    从外表来看,根本看不出什么。

    可所有人都不知道的是,程立雪在战斗中不断磨砺自身,气势越来越强,实则林寻同样也在借程立雪的攻击,让得自己在战斗中,潜心体悟和推演睚眦之怒的奥秘!

    “古人曾言,匹夫一怒,流血五步,帝王一怒,流血漂橹,而睚眦一怒,那可就是山崩地裂,万物覆灭!”

    “这一部秘传的确太可怖,若修炼到极致,完全可以让我发挥出两倍战力!”

    “若用来对敌,只怕根本不必动用断刃,就足可以击杀衍轮境顶尖人物!”

    “只是,这等秘法却有弊端,会自损气血,对力量的消耗也太大,只能用来突围和绝境反击,无法长时间用来战斗。”

    一种种感悟如潮水般涌上心头,让得林寻对睚眦之怒的领悟也是愈发的深刻了。

    只是,没多久,这种感悟磨炼武道的状态就被中断,让得林寻顿时就清醒过来。

    就见对面,程立雪竟是收起青锋剑,端立在那,不再进行战斗,这让林寻不禁一怔。

    就连正在观战的一众修者也都一愣,一头雾水,他们正看得过瘾,激动无比,哪曾想,战斗却突兀就在此刻中止了!

    这是怎么了?

    所有的目光都齐刷刷看向程立雪。

    “不用再打了,我认输。”

    程立雪神色平静,浑身凌厉如剑的气势也如潮水般收敛起来,整个人又恢复了那一副若青松般沉凝苍劲的气质。

    他此话一出,顿时让全场愕然,差点不敢相信。

    之前的战斗中,程立雪明明占据着上风,气势节节攀升,为何却突然在此刻认输?

    这让人费解,感到不可思议。

    “现在的我不如你,可当大世之争来临时,就不一定了。”

    程立雪认真看了林寻一眼,并未流露出一丝情绪,显得很平静,也并没有一丝认输之后所应该有的负面情绪。

    说罢,他根本不理会全场愕然的目光,便转身飘然而去。

    仿佛胜败对他而言,早已算不得什么。

    因为他已经悟了!

    在刚才的战斗中,他对剑道的理解又有了新的突破,再战斗下去,已经没有意义。

    只是,让程立雪心中复杂的是,通过刚才对决,的确让他清楚意识到,和林寻相比,他还差了一些距离……

    因为无论他如何变强,气势如何攀升,自始至终,都根本无法撼动林寻一分!

    别人或许无法得知林寻的可怕,可作为对手,程立雪却深刻体会到了这一点。

    这是一个大敌,哪怕是大世之争来临时,想要击败他也注定会很难很难!

    可程立雪并不畏惧,他有属于他自己的底蕴和自信。

    “大世之争来临时,我会与你分出真正的胜负……”

    程立雪心中喃喃,他孤身一人,在无数疑惑、惊愕、费解的目光注视下,飘然而去。

    自始至终,神色平静如湖。

    ——

    ps:纠正个错误,闻玄剑斋圣女名字为纪星瑶,第一次写成了舞灵聪,前文已经修改。

    还有一个数字错误,林寻在银雉武道场第一天获得的是二十九连胜,错写为了三十连胜。

    以上都修改过了。


同类推荐: 不可思议的奇幻之旅西游之八戒全能系统天赋武神万界超神论坛最强神话帝皇诸天仙武我有无限装备栏狂魔战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