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天骄战纪正文 第七百六十八章 师说

正文 第七百六十八章 师说

    “岳师兄,之前您为何要对那少年如此客气?”

    在莫风等人心绪起伏的同时,一众千幻道宗的传人也很困惑,对岳剑鸣的做法不理解。

    岳剑鸣双手负背,衣袂飘舞,脚踏金虹,说不出的飘逸潇洒。

    闻言,他有些无奈似的轻叹了一声,道:“我跟你们说过很多次,这世上能人辈出,天骄之辈多如星斗,就像那名叫林寻的少年,就是一个极其强大的角色。”

    说到这,他眸子中闪过一抹异色:“你们也知道,我天生拥有慧觉之灵天赋,修炼的又是宗门的古老秘典御灵羽光术,此功配合我的天赋,能够感知到别人无法感知到的东西。”

    众人皆点头,他们的确知晓这一点。

    “而我从那林寻身上,就看到了一些恐怖的潜质和堪称惊世的力量,虽无法具体窥伺其深浅,但可以确定的是,论及战斗实力,纵然是我,都没有把握能稳赢他!”

    当岳剑鸣这一番话说出时,其他人皆被震动,倒吸凉气不止,终于意识到岳剑鸣为何会那般客气地对待林寻。

    原来,这少年竟是一个深藏不露的狠角色!

    岳剑鸣也不知想起了什么,感慨道:“这就叫天外有天,人外有人,这古荒域界太过浩瀚和广袤,涵盖四大界,和数以万计的州界,有着太多惊采绝艳,堪称旷世的奇才和天骄,若你们以为,一个火灵州就能代表整个天下,那可就真的和井底之蛙没什么区别了。”

    若是莫风听到这一番感慨,必然会产生共鸣,因为在之前,他同样在感慨天外有天之语。

    “师兄,说句不中听的话,纵然那林寻真的战力群又如何?这可是火灵州,是我们千幻道宗的地盘,岂容他如此嚣张?”

    杨云渡开口了,他脸颊淤肿未消,兀自残留掌痕,心中也是颇为不甘和恼火。

    “你若再说此话,立刻就给我消失。”

    岳剑鸣眼眸冰冷地扫了杨云渡一眼,让得后者浑身都是一哆嗦,脸色变幻不已,不敢再吭声。

    “我已经邀请他一起参加半年后即将在苍梧山拉开帷幕的论道灯会,在这之前,我希望你们都明白,起码在这火灵州,在我们千幻道宗,不准有任何人再去针对林寻!”

    岳剑鸣神色肃然,眸中迸射出一抹慑人的光泽,扫视众人,这是一种提醒,也是一种警告。

    众人心中凛然,颇不平静。

    论道灯会!

    那可是西恒界万众瞩目的一场盛会!

    想要参加这一场盛会,可是有着极其苛刻的要求,别说一般的修者,就连一些不成气候的天才人物,都没有资格参与其中!

    原本,在千幻道宗内,许多年轻一辈的子弟都还希冀着能够跟随岳剑鸣一起参与此次盛会。

    可现在看来,明显是不可能了。

    岳剑鸣已经挑选好了陪同者,一个连来历都还不清楚的少年!

    这个事实让千幻道宗那些传人都禁不住暗暗嫉妒,无法想象,才初次见面而已,那林寻就会受到岳师兄如此重视。

    岳剑鸣并未解释,林寻其实还没有答应是否参与论道灯会。

    可这都不重要。

    岳剑鸣确信,若林寻有志于在快要来临的大世之争中崛起,必然不会错过“论道灯会”!

    因此此次盛会,真的和以往太不一样了。

    ……

    夕阳残照,苍翠的山峦镀上一层瑰丽的红色。

    “原来岳剑鸣师兄不止长得好看,人也很好,和传闻中光芒万丈的形象相比,我更喜欢刚才的他。”

    前往紫牛山深处的路上,夏小虫显得很活泼,叽叽喳喳说个不停,清纯可人的小脸上全是花痴之色。

    “呀,我想起来了,他就像……就像一个鲜嫩可口的果子,让人都不忍心吃掉。”

    夏小虫语不惊人死不休,这个比喻一出,让林寻都愣了一下,脚下一个趔趄差点栽倒。

    岳剑鸣?

    鲜嫩可口的果子?

    这若被岳剑鸣知晓,只怕会有一种五雷轰顶的感觉吧?

    林寻想到这,忽然好奇:“你觉得,我和岳剑鸣相比又如何?”

    他感觉夏小虫心思很单纯和干净,和其他人不一样,想听听她对自己的看法和感观。

    “你?”

    夏小虫清澈的大眼睛眨了眨,而后皱起了精致的小眉毛,老气横秋道:“师父说的果然不错,你们男人总喜欢比出个高低,肤浅之极,无聊之极。”

    林寻额头直冒黑线,唇角抽搐不已,他终于敢确定,夏小虫的师父肯定也是个女人,否则,怎会说出这等话?

    啪!

    林寻抬手敲了夏小虫脑壳一下:“赶紧做好准备,若完不成不了试练,看到最后谁会哭!”

    夏小虫龇牙咧嘴,恼道:“林寻哥哥,我师父还说过,男人老羞成怒的时候,只有两种情况,一者是被拆穿了谎言,二者则是感觉自己很窝囊,不如别人,我猜你肯定属于后者。”

    林寻一口气差点没憋死,脸色阴晴不定,他不无恶意地揣测和怀疑,夏小虫的师父不止是个女人,还是一个曾受过男人伤害的幽怨之妇!

    ……

    危峰突兀,怪石嶙峋。

    这是紫牛山深处的一座险峻孤峰,山峰脚下,乱石横陈,杂草丛生,一头头雪翼雕正在虚空中飞舞逡巡。

    它们有着雪白锋利的羽翼,尖锐可以洞穿岩石的鸟喙,以及一对可以生撕虎豹的利爪。

    而此时,它们金灿灿的眼瞳则盯上了一个清纯美丽的少女,悍然动了最为狠戾暴烈的攻击。

    嗖嗖嗖!

    雪翼雕飞遁时,双翼收敛如刀,身躯若一道道雪白的神虹,快而凶猛,将岩石都拍碎,将虚空都撕裂,凶厉之气贯冲云霄。

    少女狼狈闪避,哇哇大叫,险象环生。

    “林寻哥哥,你这是在报复我!”

    少女自然是夏小虫。

    她很气愤,就因为说了一些师父曾说过的话语,就被林寻带到这片区域,丢下她一个人不管了,说属于她自己的试练开始了……

    “师父说的不错,男人一旦老羞成怒,就会变得小心眼和坏脾气,报复起来比女人都狠!”

    夏小虫一边闪避攻击,一边大叫,清脆的声音响彻这片区域。

    极远处的山峰之巅,正自饮酒的林寻差点一口喷出来,他还是头一遭被人这般指责。

    “这死丫头,怎么就突然变得气人了?”

    林寻很无语,认为罪魁祸肯定就是夏小虫的师父!

    夏小虫多单纯透明的一个少女,却被她师父经常灌输这些愤世嫉俗、离经叛道、仇视男人的话语,简直就是作孽啊!

    林寻觉得有必要改变一下夏小虫的想法,所以他决定继续袖手旁观,充耳不闻。

    原本就是夏小虫自己说的,她要自己完成此次试练,既然这样,那就如她所愿好了。

    恰好可以趁此机会,让她清醒认识认识,和自己相比,那“鲜嫩可口的果子”才是中看不中用!

    如此一想,林寻顿时有一种心安理得的满足感,只是很快他就感觉有些不对劲,自己这是怎么了,会如此在意一个小丫头的看法,难道真如她所言,自己老羞成怒了?

    不应该啊……

    我以前可从不小心眼和坏脾气的……

    林寻陷入深深的自我认知中。

    而在险峰底部,夏小虫已经无法分心再去嚷嚷了,她被一群雪翼雕围攻,处境狼狈而凶险,不得不集中全部精力去对抗。

    数个时辰后。

    十多头雪翼雕被夏小虫击杀,剩余一些雪翼雕见势不妙,已被吓得振翅而逃。

    地上血渍遍布,腥气扑鼻。

    夏小虫用凝神珠抽取了自己所需要的雪翼雕灵魄之后,就很没形象地一屁股坐在地上,大口喘息起来,一副精疲力尽的样子。

    可她嘴中兀自碎碎念:“报复,这就是男人的报复,果然就像师父说的,男人没有一个好东西,老羞成怒之后,连林寻哥哥这样的人,都会变得这般丧心病狂,真不敢想象,若是当时我若说他不如岳剑鸣师兄那般好看,他又会变成什么样了……”

    说到最后,她还激灵灵打了个寒颤,一副吓死本宝宝了的样子,似乎是脑海中想象出了一些关于林寻的极其恶劣凶残的画面。

    远处,林寻将这一幕全都看在眼中,脸色顿时变得异常之精彩。

    “咦,林寻哥哥你什么时候来了?”

    夏小虫抬头,就看见了林寻那一张黑如锅底的臭脸。

    “我若不来,还不知道你怎么编排我呢!”林寻没好气道,“休息够了吧,那就换地方继续试练!”

    夏小虫顿时出一声惨嚎,双手环抱住林寻大腿,眸含泪光,可怜兮兮道:“林寻哥哥,小虫错了,你就饶了我吧,小虫再也不敢了。”

    林寻见这丫头认怂,顿时出了一口恶气,嘴上却硬邦邦道:“哦,你错了?错在哪里了?说来听听。”

    夏小虫清澈的大眼睛满含泪水:“小虫错在不该说实话,师父早说过,男人都很虚伪,喜欢听不三不四的女人的谎话……”

    说到这,她忽然一皱眉,止住泪水,疑惑道:“不对呀,这样一来,小虫岂不是就成了不三不四的女人?不行,我不能承认错了,师父都说过了,好女人从来都不会有错,错的是这世界和这世界中的男人!”

    “……”

    林寻唇角蠕动了一下,身躯僵,感觉整个人都不好了。

    也就在此时,远处响起一道充满不屑的大喝:“呸!堂堂大男儿,光天化日之下,竟欺负一个娇弱兮兮的小娘子,羞也不羞!本王自修行以来,可从未见过像你这般寡廉鲜耻之徒!”

    ps:补的第二章送上!大家看的过瘾,就投点月票鼓励鼓励吧,说起来,从过年到现在就没有这么有一点点底气地求过票票了……


同类推荐: 西游之八戒全能系统万界超神论坛诸天仙武傲娇总裁,你好!一次性总裁,别嚣张!枕边尤物豪门养成之撩妻在上征战五千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