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天骄战纪正文 第七百四十七章

正文 第七百四十七章

    “这就堵上门了?”

    林寻一怔,昨天的时候,他才刚拒绝来自青蛰的挑战书,可这才刚过一天时间而已,对方就主动前来,让林寻顿感意外。

    “不错,此人很从容,自备案牍和蒲团,坐在我们洗心峰山门前,饮酒品茗,看这情况,少爷您若不出现,他绝对会一直如此等待下去。”

    林忠皱眉,神色有些凝重。

    就在刚才,他曾亲眼看过那青蛰,这年轻人模样俊美,龙章凤姿,生着一对青灿灿的瞳孔,随意坐在那,仪姿出众,从容而而平静,绝对是个极其可怕的强者。

    而一想到,在前些天皇室宴会上,这青蛰曾轻而易举地击溃一个个帝国大人物,林忠心中愈发有些担忧了。

    以衍轮境初期的修为,便能够横推帝国老一辈衍轮境大修士,自始至终,不曾有人能够挡住他的三剑,这就太可怕了。

    这样一个来历、底蕴、修为、战力皆堪称可怖的年轻人,执意要挑战林寻,这对林忠而言,绝对不是一个好消息。

    “听说,在抵达紫禁城之后,还不曾有一人能够挡住此人三剑?”

    林寻若有所思。

    “确实如此。”

    林忠点头,担忧道,“少爷,来者不善,此人既执意如此做,只怕意图不会简单了。”

    “这是自然,他一个衍轮境修士,却主动跑来挑战于我,瞎子都能看出这件事不对劲。”

    林寻随口道,“我甚至怀疑,这青蛰是受了云庆白的指使。”

    云庆白!

    一提到这个名字,林忠眸子中也流露出刻骨的恨意,十多年前的林家嫡系族人,可都是被此人所害!

    “少爷,您打算怎么应对?”

    “只要他不闹事,随便他坐在那饮酒吃茶,我可没心思和一个意图不轨的家伙切磋对决。”

    林寻回答的很平淡。

    说着,他已拿出无字宝塔,老蛤从湮魂海回来时,就开始闭关,进行一次突破,可直至现在,也没有一点破关而出的迹象。

    林寻仔细感知了一番,发现老蛤气息流畅圆润,通达自若,顿时放下心来,这证明老蛤在闭关时,并没有碰到什么凶险。

    “按照老蛤的说法,少则一年,多则三年,他才能够完成此次突破,如此推算,那时候我只怕早已动身前往古荒域界了……”

    林寻在沉思。

    旁边的林忠这才终于确定,少爷刚才所言并非开玩笑,是真不打算和那找上门的青蛰对决。

    “如此也好,起码不必担心少爷出什么风险……”

    林忠领命而去。

    ……

    洗心峰山门外。

    原本宽敞平坦的道路上,多出一道身影,他纵然是盘膝坐在蒲团上,身姿依旧显得极其挺拔。

    他有着一头银色长发,如同灿烂的银辉,眼眸青灿灿的,开阖间流转出慑人的光泽。

    在他身前案牍上,有一壶酒、一壶茶,此刻他正惬意地自酌自饮,宛如在自家庭院似的,显得很惬意和自如。

    此人,就是青蛰,通天剑宗内门真传弟子!

    他很年轻,二十几岁的样子,额头饱满,肌肤若晶莹的玉石般,氤氲着灿灿光泽,气质十分超尘脱俗。

    在青蛰旁边,仆从晨风端立着,他尽管身为仆从,可模样俊秀,气度同样很出众,风采远超一般修者。

    这一主一仆就这般等候在那,显得有恃无恐,底气十足。

    青蛰的到来,这洗心峰山门外,彻底成为紫禁城各大势力所关注的焦点区域。

    此刻,在附近区域中,到处是密密麻麻的修者身影,皆在观望,紧紧关注着。

    “这青蛰太强势了,直接登门而来,就这么堂而皇之地堵在林家山门前,这是在逼宫啊!”

    有修者暗自心惊。

    “可想而知,若林寻不应战,这青蛰绝对不会罢休!”

    “不,林寻不应战的话,影响远不止于此,这会让所有人都以为,林寻是怕了,畏缩不出,这对林寻的威名而言绝对是一个沉重打击!”

    许多修者进行分析,最终得出一个一致结果,若就让青蛰如此堵在洗心峰大门前,时间拖的越久,就对林寻的威望越不利。

    现如今,林寻可有着“冠盖满京华”的头衔,是帝国年轻一代的绝世天骄,领袖般的人物。

    若是连他都不敢结下来自青蛰的挑战,岂不是意味着,帝国年轻一代的修者都已被这青蛰踏在了脚下?

    这影响可就有些严重了!

    “欺人太甚,他衍轮境初期的修为,却要和洞天境修为的林寻对战,这明显就是欺负人啊!”

    也有修者愤愤不平。

    “唉,这倒不算什么,前些天在皇室宴席上,比青蛰修为更强的衍轮境圆满修为的大人物,不也出手了吗?可最终结果……你们都知道了。在这等情况下,纵然是林寻结下这一场挑战,取胜的机会也是微乎其微啊!”

    有人喟叹。

    这一场挑战,还不曾开始,就已掀起紫禁城一场大波澜,引得全城瞩目。

    许多修者都巴不得林寻出手,狠狠教训教训这来自古荒域界的青蛰,挫一挫他的锐气,给帝国争一口气。

    可同样也有许多修者很不乐观,认为林寻几乎没有获胜的希望,毕竟,那青蛰的战力实在太过逆天了,连衍轮圆满境的大修士,都挡不住他的三剑,更何况是才拥有洞天境修为的林寻?

    “该来的终究还是来了……”

    远处,赵泰来竟也亲自到场,只是相较于其他修者的悲观,他此刻的神色却有些异样。

    “若这青蛰知道林寻这小子在弑血战场中的凶横表现,不知道他是否还敢如此堂而皇之地‘堵门’了……”

    赵泰来此刻的心境的确很奇妙,带着一丝幸灾乐祸。

    一些来自帝国军部的大人物也都神色异样,默不作声,一副憋着劲等着看热闹的架势。

    别人不清楚,他们可都知道,林寻在弑血战场这半年时间里,闹出了多大的动静。

    光是死在他手中的半步王者,都有四五个!

    在这等情况下,那青蛰却主动要挑战林寻,难道他真以为林寻这个洞天境少年是好欺负的?

    当然,他们可不会出声去提醒青蛰,都憋着劲等着看青蛰的好戏呢。

    只是,出乎所有人意料的是,没多久,洗心峰林家那边就走出一名侍从,说道:“我家家主现在有要事在身,无暇理会这些事情,若青蛰公子愿意,尽可以在此饮酒吃茶。”

    说罢,就扬长而去。

    全场愕然。

    很显然,林寻这是直接拒绝了挑战,并且把青蛰给晾在了这里,一副根本不打算理会他的架势。

    “怎么能这样……这岂不是……岂不是畏惧避战?林寻他以往可从不曾忌惮这些的。”

    许多修者很失望,认为林寻此举,无疑是在助长那青蛰的气焰,灭自己的威风。

    “哼,他青蛰算什么,他要挑战就必须得答应他?笑话!我倒是觉得林寻公子此举很英明,大快人心!”

    也有许多修者表示支持林寻的做法。

    “此人竟敢如此无礼!不敢应战倒也说一声,偏偏还要扯出这么多理由,令人不齿。”

    远处,晨风皱眉,对林寻的决定很不屑,认为他是胆小畏惧,不敢应战。

    青蛰倒是自若从容之极,举着茶杯品咂着茶水,淡然道:“无妨,我们就等下去,我有的是耐心,迟早也会让他不得不出来一战。”

    “主人,以您如今的身份和修为,何须如此?”

    晨风有些不解,他认为就凭林寻这种角色,是根本不够资格和青蛰对决的,可偏偏青蛰却执意要如此。

    “按照我了解的消息,此人应该踏上了传说中的绝巅最强道途,我很好奇,下界之中,大道残缺,而此人却能够做到这一步,你不觉得很有趣么?”

    青蛰悠悠开口,手中把玩着青翠的羊脂玉酒杯。

    只是,他还有一些话没说,那就是据他了解,这名叫林寻的少年,原本应该在十多年前就已经死掉,可却偏偏奇迹般活了下来,在这其中就有太多值得注意的地方!

    “绝巅最强道途……”

    晨风眼瞳骤然一缩,心中震动,他的确有些吃惊,要知道在古荒域界中,能够踏上这等道途的奇才,也并不多见!

    而在如此贫瘠的下界,却竟有一年轻人办到这一步,这的确显得有些匪夷所思!

    ……

    被林寻晾在那里的青蛰选择了等待,自始至终,不曾流露出任何一丝情绪,一副要一直等到林寻不得不应战的架势。

    这让远处关注这一切的修者们皆暗自惊心,愈发意识到,青蛰此次挑战林寻,目的和意图绝对不简单了。

    与此同时,林寻也得知了青蛰的态度,不禁挑了挑眉,道:“这家伙是要和我死磕到底啊……”

    “小子,你究竟怎么想的?被人堵在家门前,你不觉得耻辱吗?今天这事,可受到了整个紫禁城的关注,你若就这样让那青蛰堵在那,以后你林家还有什么颜面在紫禁城立足?”

    没多久,赵泰来竟主动前来,甫一见面,就直接问询林寻究竟要如何解决此事。

    林寻讶然道:“前辈,听您这语气,是巴不得我跟着青蛰战斗一场了?”

    却见赵泰来嘿嘿笑道:“若你有把握,就去战,若没把握,那就躲起来也无妨。不过话说回来,你难道就不想知道,这青蛰究竟是抱着什么目的来的?”

    林寻嗤笑道:“说来说去,还是巴不得我走出去和那家伙干一架。”

    赵泰来一本正经道:“我这是在为你着急啊,整个紫禁城的修者,可都期盼着你出面,能狠狠压一压这家伙的气焰,省得他再眼高于顶,欺我帝国无人!”

    “有什么好处?”林寻笑着问。

    赵泰来瞪着眼:“我是为你小子排忧解难而来,你倒是趁机敲诈起我来了?跟你说啊,你若真不愿应战,那我也不勉强你,不过,若我那景暄侄女知道,在这正当为帝国效力的时候,她看中的男人却像个缩头乌龟一样躲起来了,你猜……她会有多失望和伤心?”

    林寻顿时头大,这老狐狸太不要脸了,为了让自己应战,居然打起了赵景暄的招牌!


同类推荐: 不可思议的奇幻之旅西游之八戒全能系统万界超神论坛最强神话帝皇诸天仙武我有无限装备栏傲娇总裁,你好!一次性总裁,别嚣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