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绝色女房客第二卷 第一千一百二十七章 逆天转命

第二卷 第一千一百二十七章 逆天转命

    绝色女房客第一卷第1128章逆天转命默默地看着天边的一群黑影飘来,一盏茶工夫后,十二个人飘然而来,除了当先的战圣之外,其他的竟然全是战尊境界的高手。

    这刻,手持破邪镇魂刀的北落师门正将司马保国杀的左右支拙,举起破邪镇魂刀就对着他的前胸劈去。

    而刚到的那名战圣,看出司马保国无力自保,当即就出手对着北落师门袭去。

    而北落师门明知旁边有人偷袭,却是毫不理会,一刀劈入了司马保国的胸膛。

    而那名战圣的一拳,凝聚出一股烈罡,眼见就要砸在北落师门的后背。

    就在间不容发之际,徐向北正要出手,突然看见一直在不远处的帕斯龙城奋身扑上,竟然视死如归地用自己的**,帮北落师门挡了下来这一拳。

    而帕斯龙城在喷出一口血以后,终是扛不住了,失去了重心,摔倒在地上,连说话的气息都没有了。

    战圣强者正要趁机干掉北落师门,徐向北一个鬼步,挡在了北落师门的身前。

    那战圣十成功力的一掌,打在了徐向北的胸膛上。

    “师傅。”北落师门惊呼一声,拔刀就想猛冲上去,但是定睛一看,他发呆了。

    就看见那名战圣强者被反震得后退了七八步,踉跄着躺在地面上,重伤昏迷。

    再看徐向北,如若什么都没发生,向大伙道:“大伙都看见了,我根本没出手,他自己找死,这可不能怪我。”

    可叹那名战圣强者,刚到这里连名字都没报上,便碰见了徐向北这煞星。

    对方最厉害的人,竟然就这么草草收场,丢人现眼,令人不敢相信。

    徐向北一出手,城上和城下厮杀成一片的众人,都忘记了攻城,还打什么?战圣强者在人家身前都这般不堪一击,他们这些小鸡小猫何必再吵吵闹闹,自取其辱呢?

    一切都是这么顺利,本以为惊天动地的攻城战,因为徐向北的出手,瞬间定下胜利的基调。

    而那杀气腾腾赶来助阵的十一名战尊,赶紧背负上那个战圣强者,灰溜溜的逃窜而去。

    而徐向北也没去追赶,他可不想去持强凌弱。

    见战局完毕,北落师门连忙跑到了帕斯龙城的身前,搂着这位忠仆的尸体放声嚎啕。

    徐向北百般无奈地长叹一声,在他们眼中看来,帕斯龙城的确已经气息断绝,可是徐向北可以感受到,帕斯龙城依然有一些微不可查的气息。

    “行了,不用哭,老头子还没断气。”

    听见徐向北开口,北落师门如黑夜中看到了黎明曙光一样,跪在徐向北身前道:“师傅,快救救龙城将军,他是我父亲最忠诚的部下。”

    徐向北缓步走过去,一把紧紧的抓住帕斯龙城的手臂,按在他内关穴上,磅礴的生命力量灌注到他的身体中。

    帕斯龙城的气息,渐渐的变得沉稳,可是,却还是没醒过来。

    徐向北心头大惊,开口说道:“他似乎还有中毒的迹象。”

    帕斯龙城体内的病症很奇怪,内息虽然稳定,但是经脉和血液中流淌着一种不明的毒质。

    徐向北试着调动罗汉逆乾坤内功心法,想将其化解,可是毒质已然深入脏腑,如果自己运气强来,只怕龙城这老迈的躯体会承受不住,经脉被冲断,从此成为废人。

    反复尝试了半小时,徐向北尝试了各种各样办法,也没效果。

    “没法了。”徐向北无奈地长叹一声。

    这刻,帕斯家族的军士们,也依次驻扎到了郡王府内,本来司马保国的那些叛党,也因为走投无路,选择了投降。

    这刻,在西厢的密室之内,北落师门守在帕斯龙城旁边,双目垂泪。

    帕斯龙城在徐向北的精纯内功帮助下终于回醒,可是依然气若游丝,精气神都枯竭。

    帕斯龙城攥着北落师门的手道:“少主,郡王府拿下来没?”

    北落师门点了点头:“我们报仇了,司马保国被我当众斩首,他们的援军也被师傅打成重伤逃走了。”

    帕斯龙城布满皱纹的面颊上,露出欣慰的笑意:“那就好,终于得偿所愿了,我便可以含笑九泉,去侍奉郡王岳父了。”

    北落师门用力的摇着头:“我不准,我不准您死,我还需要您的辅佐。”

    帕斯龙城惨然一笑:“我自家人知道自己事,老头子本已经风烛残年,朽木凋零,我苟活残喘,只为了复国报仇,如今心愿已了,我无憾了。”

    北落师门放开帕斯龙城的手,走到了徐向北身前:“师傅,您还有办法救他的,是不是?”

    这刻的北落师门,六神无主,就像个无助的少年,只想留住帕斯龙城的生命。

    徐向北当然理解他现在的心情,只不过是有些事情命中注定,命运既然如此安排,他也无能为力。

    如果要徐向北强行救活帕斯龙城,也不是不可能,可是需要倾注的生命力量,将是难以负荷的。

    他也曾为了救朱艳茹,错杀了数十万无辜的百姓,当时虽然是无心,也是他一辈子的心魔,他怎么可能再重蹈覆辙,铸下弥天大错?

    并且,凭徐向北对蝎斯瓦赫族的深入了解,他也明白,帕斯龙城所中的毒素,早已深入脏腑,根本是大罗金仙也难以救助,纵然找到那个战圣强者,他大概没没有解药。

    徐向北坐在旁边,检索脑海中的知识和阅历,搜肠刮肚也没有什么好主意。

    不甘心,他将自己时空纳戒中所有的卷轴都翻出来,快速检索。

    “难道真的要顺从命运的安排?”

    徐向北不认命,他想改变时空,终于在连篇累牍的卷轴中,找到了一线希望。

    翻开从英魂阁取出的黑垩纪草本纲目,徐向北找到了一种大陆上被誉为生命之花的异卉,可遇而不可求的鸿翎雪芝。

    这种仙参世间罕见,可是功效神奇无比。

    不但可以驱除万毒,万年生成熟的鸿翎雪芝,还可以令人起死回生。

    如果可以找到鸿翎雪芝的话,便一定能将帕斯龙城救下。

    只不过是,这鸿翎雪芝太罕见了,特别是万年生的更是可遇而不可求,这悠悠飞洲大陆,他怎么知道哪儿可以找到呢?

    徐向北在这人生地不熟,郡王府的人战斗力低微,并且人数有限,就算发动他们全出去搜寻,也是大海捞针。

    “还有什么办法,可以聘请大量人手呢。”

    徐向北头脑风暴运转,手里随意地把玩着一块玉牌。

    “雪烟派的势力虽然大,可是我跟思嘉丽的关系一般,就算找到她救助,她大概也不愿帮忙。”

    密室外的窗台射进来一束阳光,正巧落在了徐向北手里的玉符上。

    徐向北皱起眉头,对手里的玉牌看去,刹时一脸大喜。

    “还真是聪明一世,糊涂一时,怎么把它给忘记啦。”

    他这刻拿着的玉符,正是当初在星舟城时,从黑市竞技场赢取的,上面篆刻着战尊百胜傲视王,徐向北。

    徐向北在战尊境界时,就连续历练了百场不败,因此获得了这战尊境界中的最高荣誉奖励。

    而战尊,也正是这大陆上庸人与好手的分界线,如果可以发动几百个战尊为自己去寻宝,无疑是最好的人选。

    而黑市竞技场这种组织,虽然看起来游走在律法的边缘地带,可是却是王国暗中支持注资的,因此在任何一个城市中,都有这一种势力的存在,包括这落瀑城。

    把地面上撒乱的卷轴收起,徐向北看向北落师门,开口问道:“你知不知道,落瀑城的黑市竞技场在哪个地方?”

    北落师门点了点头:“我当然知道,可是落瀑城只是座三线小城市,没什么强者会久留在此地。”

    “没事。”徐向北笑了起来,“带路吧。”

    北落师门没问具体的原因,他这刻对徐向北马首是瞻,知道他做什么事都是有自己原因的。

    在出发前,徐向北又为帕斯龙城灌输了一道生命力量,纵然不可驱除毒质,也足够让他再坚持一个月不死。

    ……

    一切打算好后,在北落师门的引领下,徐向北来到了落瀑城的黑市竞技场。

    这刻的竞技场内依旧人气很旺,各种体格等级的壮汉正在切磋比武,不时传来嘶吼和惨嚎声。

    没在这里多做逗留,徐向北迅速来到了贵宾间,让下人去禀告这里的负责人来见他。

    而下人见徐向北年纪轻轻,卓尔不凡,,自然看出了此人的不凡,不敢怠慢,赶紧去禀告。

    没过多长时间,一个醉醺醺的大汉大步走进来,经过自我介绍,正是这黑市竞技场的金主。

    徐向北意念探查探测他的气息,发现他也只位战尊境界的武修士而已。

    大汉看见徐向北,并没有多大尊重,大马金刀的在居中的位置坐下,开口问道:“远道而来,所为何事?”

    以他的低微本领,在这三线城市的落瀑城里也算是不错了,话说回来,也养出了这种井底之蛙的气概。

    徐向北脸色一暗:“我想召集这里的所有战尊,为我去办一件事。”

    大汉听见这话,刹时唇边一撇,往地面上吐了一口口水道:“就凭你小子一句话,便想聘请所有的战尊强者?你以为你是谁啊?”

    徐向北冷眉一横,举起手里的玉牌,莫测高深的会心一笑:“我叫,徐向北。”

    大汉其实对徐向北很是看不惯,因为他最喜欢装出这种莫测高深的态度,却最反感别人也和自己一样,可是当他看见徐向北手里的玉符之时,立马从板凳上摔落,重重地坐在地面上。

    大汉连忙爬起,把玉符抓在手里非常认真检查起来。


同类推荐: 夺舍之停不下来垂钓诸天无敌修仙升级系统穿越从山贼开始英雄联盟之无敌抽奖系统当烟云散去万界随心系统极品圣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