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崇祯聊天群正文卷 1170 水不要太凉了(加更)

正文卷 1170 水不要太凉了(加更)

    皇上以前驾临过一次,如今竟然又驾临了!

    这陈家,还真是风水宝地啊!难怪传说以前陈家的族长,一直想把这里占为己有呢!

    沾了老爷的光,没想到自己这辈子,竟然还能遇到当今天子。下次回乡下,估计全村人都能羡慕死了!不行,今天这身衣裳不能再穿了,沾了龙气,应该好好保存起来,以后让自己的子孙后代在科考之前闻闻,搞不好能中状元都不一定哦!

    等到门房回过神来时,发现皇帝一行人,已经由老爷夫妻领着进里院去了。而他的面前,有一名锦衣卫校尉站在那里,正吩咐他道:“去屋里坐,有些事情要交代给你!”

    夜深之后,从来没有再住过人的这个房子,又再次住上了人。不过,上一次是两人,这一次是三人了。

    崇祯皇帝看着环境布置,摇摇头笑道:“还真是和上次一模一样!”

    田贵妃一听也笑了,她看了海兰珠一眼,走近崇祯皇帝,忽然低声说道:“陛下,陈精忠好可爱啊!”

    “嗯?”崇祯皇帝一听,不知道她为什么突然说起这个,点点头道,”小孩子,都可爱的。“

    “陛下,妾身也想要一个自己的孩子!”

    听到田贵妃这话,崇祯皇帝稍微一愣,但他没想到,边上的海兰珠耳朵尖,也听到了,跟着要求道:“陛下,我也要一个。”

    崇祯皇帝一听,不由得无语,这几天和陈精忠玩多了的结果!

    好吧,有这要求也是很正常的!

    ……

    第二天将近午时,钱德贵一行人终于到了陈家门口。

    钱德贵下了马车,背着手,看着城府,摇摇头,对跟在身边的管事说道:“看,小门小户的,没一点格局。这和我们钱家,根本就不能比!”

    “老爷说得是!”管事一听,连忙恭维道,“陈家底蕴肯定不能和我们钱家比了,说不定还要老爷多指点下,陈友明一介草民,才懂得怎么享受!”

    这时,陈精忠刚好也下了车,听到说他爹,便立刻驳斥道:“我爹不是草民,我爹是官!”

    钱德贵一听,转头看了他一眼,露出一丝轻蔑,转回头,看都不看陈精忠道:“屁大的一点官,也好说是官?”

    “不是屁大的官,是八品官!”陈精忠有点不服气,马上又跟着说道,“很大了,比一品官都要大!”

    钱德贵听得有点愕然,又回头看了他一眼。

    陈精忠见了,很是自豪道:“你是个笨蛋,先生说过,八比一要大,知道了么?”

    钱德贵听得一愣,随后转回头,心中暗道一声小屁孩,懒得计较了。

    陈精忠边上的锦衣卫校尉就怕他再随便开口,连忙低声说道:“好吃的糕点哦!”

    一听这话,陈精忠立刻想起来了,连忙闭嘴不说话。

    另外一边,钱德贵点头一示意,他的管事便上前敲门,同时大声喊道:“常熟钱家来访,快快开门!”

    门房其实早已经在等了,听到这话中带着傲慢,就忍不住想喝斥一声,我替皇上都开过门,你算什么东西?

    不过他想起锦衣卫校尉的吩咐,便连忙上前开门,一看到小公子果然在,便连忙转头向里面喊道:“小公子回来了,小公子回来了!”

    剧本正常上演,没多久,钱德贵就被迎进了大堂,分宾主坐下。

    没有外人,钱德贵瞧着陈友明,果然是疲惫之极的脸色。

    见此情况,他心中一声冷笑,小人得志,自以为是,以为认识了皇帝,就觉得天下谁的面子都可以不给。如今,吃教训了吧!

    心中想着,脸上却带着一丝皮笑肉不笑的笑容,敲敲桌子道:“小公子已经给陈乡长送回来了,这茶都没有一杯?”

    陈友明按照刘兴祚的交代,就当没有皇上存在,想着自己遇到这事会怎么做。因此,他自然不会给钱德贵好脸色道:“这几天身心疲惫,家里什么都没有!”

    言外之意,是连杯水都不给了。

    钱德贵听了,也不以为意,他说这话,其实就不是为了喝茶。说句实在话,就陈友明家里的茶,他还看不上!

    有了开场白,钱德贵便继续说道:“陈乡长不用气恼,你应该感谢钱某。大家一起发财,何乐而不为呢!以后啊,你家里什么都会有的!”

    陈友明听了,阴沉着脸,冷声喝道:“如今我儿已经回来了,你信不信我将你拿下!”

    “哦?”钱德贵一听,神态轻松,根本无所谓的样子,就听他说道,”有第一回,那就有第二回。要是陈乡长不肯好好合作的话,你确信,你的妻儿老小,能一辈子都不会再丢么?“

    “你……”陈友明一听,立刻站了起来,额头上的青筋直冒,冷汗当即就下来了。

    这时候的他,还真是非常后怕,如果不是皇上刚好又撞到,自己独立面对这样的事情的话,还真不知道该如何应对了!

    钱德贵压根不在意陈友明的反应,因为这一切,都在他的预料之中,就听他又淡淡地说了:“再说了,你已经白纸黑字地签字画押。你要是敢不遵守约定的,你自己想想,以我常熟钱家的能力,后果如何不用说了吧?”

    常熟,就在隔壁府,因为钱谦益的名气,不要说只是邻近府了,就是江南这一带,在官场和读书人之中,又谁人不知,谁人不晓?

    可陈友明听了,似乎不甘示弱,反驳道:“钱老闻名满天下,乃是有名的清流。你做这等龌龊之事,敢说这是钱老授意的?“

    听到这话,大堂后面,坐着喝茶的崇祯皇帝和其他人,都静了静,显然是想听听怎么回答。

    “呵呵……”钱德贵听了,好像听到了很好笑的话,连续笑了好长一会后才说道,“你觉得呢?”

    陈友明听了不由得一愣,没想到这厮口风还很严。

    脑筋一动,他便又说道:“我就不信!钱老肯定能一样看出来,我是被你们逼的。”

    看到他这样,钱德贵终于皱了下眉头,似乎有点恼了。

    他盯着陈友明看了一会,忽然一拍桌子道:“陈友明,我告诉你,别敬酒不吃吃罚酒!老老实实地合作,那就一起发财,你好我好大家都好。否则的话,那份东西就会见光。到时候以我钱家的影响,江南官员都弹劾你贪赃枉法。三人成虎,你自己看着办吧!”

    说完之后,他想转身就走了。

    陈友明见此,立刻说道:“哼,皇上不会相信的!”

    听到这话,钱德贵停下脚步,看着他,冷笑一声道:“张口皇上闭口皇上,你以为皇上真是你家的?告诉你,你陈家到时候家破人亡,皇上都未必会知道这事!”

    说到这里,他似乎也看出了陈友明好像是不到黄河不死心,不见棺材不掉泪,就又继续冷声喝道:“不要说你一个小小八品乡长,就是县令知府,遇到我钱家的事情,都会顺着我钱家的意思来办。哼,你可知道,我钱家门生遍天下,各地巡抚到了常熟,都得上门来客客气气地拜访!”

    “实话告诉你,要是你不同意,钱某有的是法子办你!”钱德贵用手指着陈友明,气焰嚣张地继续威胁道,“南浔镇的好处,我钱家是要定了,皇上都阻止不了!”

    听到这话,陈友明忍不住看了下大堂后面,然后装成恍然大悟道:“原来如此,我算是明白了,听说你们钱家富甲天下,敢情这钱财是这样来的?”

    “呵呵,知道就好!”钱德贵听了,冷笑一声道,“只要我钱家看中的东西,就没有能逃掉的,老老实实地合作,自有你的好处,别再做梦,想着皇上会帮你!认清现实,在这江南,我钱家出手了,皇上都帮不了你!”

    后堂,当崇祯皇帝听到钱德贵那气焰嚣张的话后,就知道自己想错了。

    像这种老牌的豪门世家,想指望这样的人,到处乱说是钱谦益指示干的,那是不可能的。就算确认了,回头钱谦益只要没有真凭实据的,他也完全可以说是他的族人借着他的名头在外面胡作非为。

    既然没法继续玩了,那就掀桌子好了。至少,在这大门,自己可以掀别人的桌子,而别人,是掀不了自己的桌子。

    这么想着,他便站了起来,转身走出后堂,冷声回应钱德贵的话道:“看不出来,你们钱家的势力还真是大到天上去了,竟然连朕都阻止不了,也管不了了?”

    听到这话,看到有人从后面转出来,钱德贵一时之间,不由得愣住了。

    他自然不会第一时间想到,崇祯皇帝的自称是“朕”,他此时心中诧异地是,竟然有人在听他们的对话。

    稍微楞了下后,钱德贵回过神来,立刻显得非常地愤怒,用手指着崇祯皇帝,转头对陈友明厉声喝道:“他是什么人?为什么躲在后面听我们的谈话?看来你真是不见棺材不掉泪,一定要吃足了苦头才会知道我钱家的厉害是不是?”

    “说,这人是谁?”

    当他再次问的时候,他又愕然发现,后堂竟然还有人,陆续转出来,一个,两个,三个,竟然是一群人!

    隐隐地,不知道为什么,钱德贵忽然感觉有点不妙。

    “你们……你们是什么人?”钱德贵带着一点惊惧,气势也低落了不少问道,”我是常熟钱家的,钱谦益听说过么,是我族叔!“

    崇祯皇帝压根不接他这话,冷声喝道:“说,是不是钱谦益指示你做的事情?”

    钱德贵不说话了,只是看着出来的这群人,都簇拥着这个年轻人。此时的他,内心非常地惶恐。

    刘兴祚好歹也当了几年锦衣卫指挥使了,见他的情况,便向崇祯皇帝奏道:“陛下,此人就交给末将吧,镇抚司的手段,应该能撬开他的嘴巴!”

    他的话说完之后,崇祯皇帝还没有说话,钱德贵就往后退了几步,撞到了桌子上,才惊恐万分地说道:“陛……陛下?镇抚司?你……你是当今皇上?这……这怎么可能呢!不可能,这绝对不可能……”

    没理这个有点吓得自己不敢相信事实的人,崇祯皇帝对刘兴祚点点头道:“如此也成。不过要是没有真凭实据证明钱谦益指示的话,那钱谦益也会否认。不过……”

    说到这里,崇祯皇帝看了一眼钱德贵,没想到看到他竟然尿了裤子,不由得眉头微微一皱,而后又转头对刘兴祚吩咐道:“他倒是提醒了朕,卿立刻派人前往常熟,暗地调查钱家财富来源。朕相信,他钱谦益,还能精明过前朝的徐阶?”

    “末将领旨!”刘兴祚当即答应一声,而后转身一挥手,马上就有两名锦衣卫校尉大步走向钱德贵,很显然是要拿他下去拷问了。

    钱德贵见此,忽然疯了一般地跪在地上,一边连连磕头,一边急声说道:“请陛下开恩,草民愿招,草民什么都招……”

    此时的他,那还有半分嚣张气焰。

    不过崇祯皇帝都懒得理他,转身走了。

    没过多久,刘兴祚就回来禀告道:“陛下,钱谦益并没有直接参与,这种事情,他是不管的。都是他族里的人在管着敛财的事。不过,做这些事情,其实钱谦益都是默许的。另外,还招供了不少事情,都和这事类似,强取豪夺,为祸一方。”

    崇祯皇帝听了,稍微想了一会后,便冷声下旨道:“钱谦益享受着这些强取豪夺来的财富,无论如何,他的责任都是跑不了的。收集尽可能的钱家罪状,而后朕要公告天下,让全天下人看看,所谓的清流,到底是怎么样一个货色!钱家,呵呵,回头就让他们去教化西伯利亚的土著去!水太凉?水不要太凉了!”

    刘兴祚听到后来,有点听不懂了。不过他明白皇帝的意思,这钱家,撞到了皇帝的枪口上,自然是完蛋了!

    他正在想着,就听到崇祯皇帝又说道:“另外,山东那边的那个,也可以按照钱家之事办理,先派人去收集罪证!”


同类推荐: 夺舍之停不下来垂钓诸天无敌修仙升级系统穿越从山贼开始英雄联盟之无敌抽奖系统当烟云散去万界随心系统极品圣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