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逍遥梦路逍遥梦路 正文卷 第二百九十九章 妖孽(为坏羽盟主贺!)

逍遥梦路 正文卷 第二百九十九章 妖孽(为坏羽盟主贺!)

    半个月之后,流沙岛。

    一个寨子被焚烧,黑烟直冲天穹,简直如同乌云一般。

    许廷望着麾下将流民整队,丁壮挑出,打散重编,一切都是熟极而流,眼中不由微孕满意之色。

    有着陆甲这个内鬼,许廷连连出动,带着官兵横扫了周围几个小岛,掠得金银数千,当然,最关键的,还是让原本黑关岛上的水匪与同伙见血,也算交了一份投名状。

    到了如今,已经聚拢流民两千,其中精壮足有三百之数。

    这些壮丁虽然气色不是太好,但敢打敢杀,只要供给米肉,严格训练,立即就是一支强兵!

    甚至,哪怕已经打散重编,杀了其中几个想要闹事的首领,副手与其它军官也是忧心忡忡。

    “大人……”

    郭奎星站在他身后,欲言又止:“大人不杀流民,乃是您的仁德,只是我们府内,可没有如此多的良田啊!”

    “我知道!”

    许廷点点头,明白此时已经到了某种极限。

    这数千张口人吃马嚼,哪怕对于金泽府而言,也是个不小的负担。

    再说,陆甲等几个投降的水匪首领的存货,其实也被掏得差不多了。

    老巢乃是重中之重,水匪又怎么会随意示人?

    更不用说,听到官兵进剿的消息之后,恐怕还会立即转移,这就十分麻烦。

    “这金庭湖剿匪,必然旷日持久,但对我而言,也是练兵!”

    许廷虽然疲惫,眸中的光芒却是变得越发火热起来:“大湖茫茫,只有我一人为主帅,大权在握,生杀予夺……等到剿匪结束,威信必然能更上一个台阶。”

    当然,此时,人与船都到了极限,必须回去修养了。

    因此就对副手道:“放心,我知晓轻重,现在就命令船只返航!”

    这些时日,缴获而来的船只也是不少,挤一挤空间很大,并且还可以分批转运,反正只是中短途,倒不算太过难熬。

    “……并且,我之前就得了父亲允诺,为我们准备了一批物资、宅子、还有土地,想必这一批人还是足够安置的!”

    看到属下还是有些担忧,就不由说道。

    果然,听到有府丞大人愿意兜底,哪怕是郭奎星,面色也一下和缓了不少。

    殊不知许廷的心里,也在冷笑:“将这些水匪家人安置,实际上也是人质!到时候,还怕桀骜不听调遣么?”

    这次出湖,他已经大致摸清楚情况,对水战也有了几分心得。

    到下次,必然追加投入,再向家族中请得支援,必要大刀阔斧,获得足够影响一时一地的实力!

    “时不我待啊……”

    许廷深吸口气,望着斜阳,不知道为何,徒然生出几分时不我待之感。

    ……

    大楚,皇都楚城之中。

    王府。

    此非亲王府邸,但门庭若市,庭园深深,又有甲士巡逻,气度俨然,赫然将所有王爵府邸都比了下去。

    整个楚国之中,有此气象的,也唯有一家,那便是当今丞相——王乔的府邸。

    这王乔出自世家大族,自幼天资聪颖,好出惊人之言,其后直接蒙荫为官,以正五品入仕,二十年就爬到了一品大员的位置上。

    前代灵帝昏聩,迷恋女色,早早驾崩,他便是托孤重臣。

    可惜,等到坐到丞相位置之后,此人便一扫之前的孤胆忠臣形象,大肆结党营私,又与宫中权监、后妃勾结,牢牢把持朝政。

    就在年初,朝廷下旨,赐王乔赞拜不名、入朝不趋、剑履上殿的殊荣,权势炙手可热,堪称一手遮天。

    “哈哈……美人再饮!”

    后花园中,丝竹管弦之声靡靡动人,一名美姬腰似柳枝,肤如明玉,正在踏歌而舞,明艳不可方物。

    她只披着薄纱,美好的身段若隐若现,眼波流转中,又带着万千风情,甚至就连几名侍女都是面色怔怔,露出痴迷之色来。

    在主座上,王乔穿着常服,举杯邀酒。

    他五十来岁模样,神态雍容,生有奇骨,此时望着美人,目中就放出精光。

    “谢家上赐酒!”

    这美姬一个轻盈的舞步,精灵般跳跃上前,蓦然伸出芊芊玉足,指甲上用凤仙花汁涂染的色彩十分惹眼,轻轻一夹,抄起酒杯饮尽,一道透明的酒液从樱唇边洒落下来,酒珠调皮地打了个圈滑落,**一片痕迹。

    王乔一动不动,忽然大笑:“有佘美人你相伴,老夫才知人生之乐啊!”

    正要再寻欢作乐,一名管家就匆匆进来:“见过老爷!”

    见到王乔面色一沉,立即跪下了:“非小人打扰老爷雅兴,只是确有大事!”

    说着,连忙呈上一份情报。

    王乔看了,面色阴晴不定,忽然一拳砸在桌案之上:“好个大胆的铁嘴御史!”

    御史者,有着监察之责,可直接上书皇帝,官品虽卑,权却不小,甚至有连升二级都不换的例子。

    这时,就是一名叫做海清的御史,直接上书,痛斥王乔的八大罪状,一字一句都是言之有物,竟然令王乔都有些冷汗渗出,旋即便是大怒。

    不过,这奏章当然到不了皇帝面前,直接就被拦了下来。

    王者一怒,流血漂橹。

    此时王乔虽然不是王者,但威势绝对不在其下,诸多乐师舞女纷纷跪伏,就连那佘美人都是簌簌发抖。

    “嘿嘿……海清是么?果然文笔动人,舌灿莲花!”

    王乔气过之后,不怒反笑:“来人,带我家兵,将他压入大牢,手筋挑了,舌头拔了……”

    “家上!”

    这管家一怔,宰相门前七品官,他能做到这心腹位子,真实才学起码比得上一个举人,连忙劝道:“自古以来,御史不因言获罪,家上想要整治那人,不如直接升迁调走,之后有得是法子!”

    “你说得有礼,但老夫还要听你吩咐不成?”

    王乔原本也是准备如此,刚才酒后失言,正想改正,听到管家如此说,还有地上佘美人的目光,不知道为啥,怒火就腾腾而起。

    “不敢!”

    这管家立即汗流浃背:“小的这就去传命!”

    ‘此人仗着老人身份,却是有些怠慢了……’

    见着这管家的背影,王乔默默想着:‘还有这次之事,正好试试风向,看看还有多少人敢跟本相做对!’

    方元前世有着赵高指鹿为马,历来掌权者智慧,都是相同,这王乔如此,也自有用意在内。

    出了这事,他也没有兴致继续歌舞,自去了书房。

    乐班散开,各自归去,这佘美人却是继续在花园中散步,转了几圈,就来到一片幽寂的竹林边上。

    这里有着一个小亭,通体以翠竹搭建,绝无一根铁钉,很是匠心独运,夏天至此,通体清凉。

    不过此时,就有一些寒意,人迹罕见。

    “你胆子……倒真大了,敢潜入这里……不怕人道气运反击么?”

    佘美人向着空气说道,美眸中就带着一丝诡秘。

    “嘿嘿……这王乔倒行逆施,气数衰败,我岂会怕他?”

    虚空中,一个细细的声音响起,有若鬼魅。

    而佘美人听了,却是娇笑一声:“死鸭子嘴硬,真要不惧,为何不直接现身见面,还要如此藏头露尾?”

    虚空中的人影沉默,旋即说道:“人道崛起,乃是大势所趋,我妖族中圣者也渐渐把握到了脉络……这才有着你们这一批妖族转世投胎,以修为尽废,寿元大折为代价,潜入人类国度中枢,就是要让其自衰,不能承载天命!”

    “之前灵帝之事,便做得很好,此时这王乔如何?”

    说到正事,佘美人也是面色一肃:“为我妖族大运,妾身纵然粉身碎骨又有何妨?这王乔日渐沉迷酒色,我看也与那灵帝一般,活不久了……可笑他有着我还不知足,居然勾搭上了太后姐姐……她族秘传的内媚之法,连我都要甘拜下风呢!”

    “很好,不过此人暂时还有用,要留他一条小命……”

    虚空中的人声说道:“换成其他人来当丞相,说不定忽而奋发,反为不美,现在就通过我们的人,多方影响,让王乔生出谋逆之心,再让这大楚打成一片,藩镇乱战,必要连绵数百年乱世,让人族死得十不存一!!!”

    “这个我自然省得!”

    佘美人肃穆点头,虚空中一震,接头者已然离开,不由幽幽一叹。

    近些年来,天意越发突显。

    妖族劫数增多,天雷越发厉害,而一批人道诸神,乃至原本的妖神反戈,更是有着一种大势倾颓的味道。

    族中圣者揣度天意,知道天命不可违,硬抗殊为不智,便出此计策,让人族内乱,气数自衰。

    妖族转世投胎,便可以做人,只是代价便是修为毁去大半,失去神通,连寿命都有减少,要做到她这步,甚至混进皇宫,更是与普通弱女子再无丝毫区别。

    甚至,为了达成此点,掩盖天机,避免被发现端倪,族中几位圣者也不得不搭上自己,纷纷修为大损或陨落,可谓下了血本。

    这才是妖族真正的谋划,不仅大楚,在大齐,大梁,同样也是如此!


同类推荐: 网游之深渊术士绰号:变形金刚武侠世界里的超级玩家战姬随我闯异世全能运动员QQ会员闯异界武侠世界逍遥行网游之逆天戒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