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逍遥梦路逍遥梦路 正文卷 第二百四十章 河伯

逍遥梦路 正文卷 第二百四十章 河伯

    两岸猿声啼不住,轻舟已过万重山。

    只是一日一夜,小舟周围的场景就发生了巨大的变化。

    原本连绵起伏的山峦越发低矮,最后彻底消失不见,变成一片平原。

    昌流河的水面也变得越发宽阔起来,或许此时已经不能叫河,而是江了。

    “这是何处?”

    方元看着两边景色,忽然问着。

    “此地乃是金阳城,我们所在的大江名为金龙,到了这里,距离金龙泽便不远了……”

    鱼大呵呵一笑。

    “你们这地界,似乎不怎么安宁啊……”

    方元看着江边,若有所指地道。

    “那是……”

    鱼大看向岸边一处,脸色顿时变化了。

    在那里,一群人围在江边,似在进行祭祀,偶尔还有哭声传来。

    一名花季少女,被盛装打扮,送上了一张由荆棘与枣木编成的筏子。

    这种筏子极不结实,到了江中心,被汹涌的水流一冲,必然散开,上面的少女自然也不能幸免,八成要成为鱼虾的果腹之食。

    当然,或许神魂会被收走,但下场会更惨。

    “河伯祭?”

    鱼大的面色一下雪白:“真是造孽啊……早知道,便不行这船了,若冒犯了龙王爷,可该如何是好?”

    他造孽两字说得极轻,若不是方元耳力惊人,还真听不清楚。

    “河伯祭?”

    方元做出一副愕然之色来:“这河伯不是一方正神么?为何还要血祭?还是最残忍的人牲?”

    “这河伯娶亲,乃是由来已久之事,只是今年的大典已经过了,看来是江面又出了什么急事,不得不如此……”

    鱼大叹息一声。

    此时无法,船只靠近,这献祭的一幕也看得越发清楚。

    岸边上,香火与燃烧的纸钱等物横飞,几个巫婆神棍正披头散发,念念有词。

    时辰到后,在几声女子凄厉的哭喊中,那木筏便被缓缓推入江流。

    “客人,我们等等吧,此时过去,未免对河伯不敬!”

    见到这一幕,鱼大是怎么也不肯走了。

    不仅如此,他还直接在船上向江面磕头:“龙王爷爷,小的无意冒犯,有怪莫怪!有怪莫怪!”

    “真是……”

    方元摇摇头,很是无语,此时再看江面,已经可以清晰见到那名少女的模样。

    她大概十八岁不到,纵然擦了胭脂,脸上也是犹带稚气,虽然没哭,但望着江边一对撕心裂肺的夫妇,眸子里也是蓄满了泪光。

    咔嚓!咔嚓!

    这木筏本来就经过特制,来到江中心,被水一泡,顿时开始散架。

    不仅如此,在江面之下,一波黑影已经汇聚,带着神秘的未知,令少女开始浑身颤抖起来。

    “这样的祭祀,每年都有一次?”

    方元看着这一幕,脸色却不是很好了。

    “每年一次,还算好的,一旦遇到什么天灾人祸,都免不了……后生仔,你做什么?”

    鱼大习惯性地解释了一句,旋即看到方元忽然跃下舟楫,不由目瞪口呆,脱口而出。

    “做什么?”

    方元轻笑一声。

    此时的他,两脚已经稳稳站在了江面上,在波涛的江水中巍峨不动:“自然是救人了!”

    虽然这次前来就已经打算找金龙君的麻烦,但能师出有名,替天行道,自然更好。

    “救……救……救人!”

    鱼大看到方元能踏水行走,已经知道他绝非常人,此时还是差点吓尿,连话都说不清楚了。

    他后悔啊!为了几个小钱就得罪水族,日后还能在这片水域混么?

    若是上天能再给他一个机会,肯定是打死都不接方元的生意的。

    可惜,这个世界上,并没有后悔药卖。

    在鱼大绝望的目光中,方元快步疾行,来到木筏边上:“小姑娘……你叫什么名字?”

    “我……”

    少女明显有些呆滞:“我叫灵儿!”

    此时,随着江水的不断冲刷,她的木筏已经支离破碎,仿佛下一刻就会散架一般。

    “来!抓着我的手!”

    方元伸出手掌:“还是你很想喂鱼?”

    哗啦!

    就在这时,一个浪花打来,整艘木筏立即支离破碎。

    在少女的尖叫声中,方元就感觉一只冰凉的手掌牢牢抓住了自己的手臂。

    “很好,看来你不想死!”

    方元没有将少女送回去。

    毕竟,从那岸边的愚行来看,此女纵然回去了,也免不了再被献祭一次的下场。

    并且,他这样的举动,已经彻底激怒了水下的精怪。

    哗啦!

    被半路劫走祭品,水下的黑影暴怒,掀起惊涛骇浪,江面中心,忽然浮现出一个漩涡,边缘不断扩张,向方元吞噬而来。

    “米粒之珠,也放光华?”

    方元冷笑一声,右手屈指一弹。

    嗤!

    一道赤红色的剑气浮现,笔直突入湖面。

    他这火行剑气,虽然被江水略微压制,但破坏力却是丝毫不减。

    咕噜!咕噜!

    江底下的黑影一阵骚动,旋即在大量的白色气泡中,一头体形足有八尺的巨大黑鱼露出水面,肚皮朝上,现出一个大洞,正在不断流淌着鲜血。

    “果然是精怪……不过在此界中人看来,应该是灵物?!”

    方元瞥了一眼船上的鱼大。

    若这人没有撒谎,他能开启修炼之途,就是炼化了一枚黑鱼精身上的鳞片?

    果然,见到这条大鱼之后,鱼大整个人都不好了。

    看他那模样,没有立即昏厥过去,就已经是神经足够强大了。

    “它……死了?这是……河伯?”

    倒是旁边的少女灵儿,虽然说话结结巴巴,但好歹还能表明意思。

    “河伯?姑娘……你想太多了!不过是虾兵蟹将而已!”

    方元翻了个白眼,又一挥手。

    嗤嗤!

    江面之上,顿时仿佛多了一轮赤色的太阳。

    源源不断的火行剑气,如万箭齐发一般,笔直刺入水面。

    大量的鲜血冒出,诸多不知名的鱼类与巨大虾蟹的尸体支离破碎地漂浮上来。

    “呕……”

    看到这一幕,灵儿顿时面色惨白,嘴里泛着酸水。

    岸边,那些原本的祭祀者目瞪口呆地看着这一幕,却是不敢置信。

    历来压迫他们到极点,逼得他们不得不破家血祭的巡河夜叉们,竟然如此轻易地就在一个人的手上覆灭了?

    “那人死定了,河伯不会放过他的!”

    巫婆神棍们身体仿佛抖糠一般,还在胡言乱语,对方元发出恶毒的诅咒。

    哗啦!

    果然,下一刹那,江面汹涌,一道强大的气息浮现出来。

    “是谁?”

    “敢冒犯我金龙江河伯的威严?”

    “是谁?”

    “敢杀我虾兵蟹将?”

    ……

    强大的精神波动扫过,似咆哮又似吟唱,漩涡一下炸开,一道金光浮现出来,化为一个金甲人形。

    “人类,你要违背当年烈国与我族签订的协约么?”

    这人形体虚幻,身披金甲,脸颊带着金色的鳞片,还有两条长长的胡须垂下,冠冕堂皇。

    一挥手,一股强大的压力顿时落下。

    特别是,在这气势当中,又融合了一股奇异的精神威压,仿佛源自血脉的高贵,威慑百兽。

    “你是这江的河伯?这就是传说中的……龙威么?”

    方元好奇地看着面前这人。

    “然也!”

    金甲河伯傲然的声音传来:“你打扰本伯大喜,又杀本伯的虾兵蟹将,本伯要将你剥皮抽筋,尸首熬油,点三年天灯!”

    “呵呵……”

    方元哑然失笑。

    他看向金甲河伯,眸子冷彻:“看来金龙泽的庇护实在太过,竟然连你都敢大大咧咧地跑到我面前?”

    “你是何意?”

    河伯感觉不对,一挥手,江面咆哮,万千水箭浮现,向方元飞刺而来。

    不仅如此,在它面前,更是一连浮现出数面水晶般的墙壁,层层防御。

    这种水行灵术与强度,恐怕就是比起初入门的灵士来,也丝毫不差了。

    但对方元而言,面对漫天水箭,他右手一动,一柄赤红色的长剑虚影就浮现在手心,向着天空轻轻一挥。

    哗啦!

    霎时间,漫天水箭一滞。

    红光闪烁中,天空仿佛下了一场大雨,原本的水箭蓦然消散,涓滴不存,似乎之前一切,不过是幻觉。

    一剑破万法!

    虽然方元的剑术不过涉猎,但梦元力加持,神兵剑气,还有自身武道结合,所造成的震撼,一点都不比这个传说中剑修的至高境界逊色。

    “之前的卓别山神,可不敢跟你一样自大,还在我面前展露真身!”

    方元低低说了一句,手上长剑一递。

    咻!

    红光一闪。

    一条红线仿佛闪电一般,顷刻间突破数层水膜晶壁防御,正中躲闪不及的金甲人胸口。

    “你竟敢……”

    金甲人低头,似是不可置信:“我父君会为我报仇的……”

    “白痴!”

    方元毫不客气地拔剑,就看到金甲人虚影消散,化为一条金色的鲤鱼。

    这鲤鱼只有三尺长,但通体鳞片都泛着金光,色泽纯正,最重要的是鱼唇边已经长了两条龙须,可见血统非凡。

    方元却不在意这个,就在河伯身死的一瞬间,他神念全开,梦元力尽数笼罩在金色鲤鱼身上。

    “气脉之力,究竟在哪里?”


同类推荐: 祥福客栈网游之深渊术士绰号:变形金刚武侠世界里的超级玩家战姬随我闯异世全能运动员QQ会员闯异界武侠世界逍遥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