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逍遥梦路逍遥梦路 正文卷 第二百二十五章 巧遇

逍遥梦路 正文卷 第二百二十五章 巧遇

    东夷郡,秦家大宅。

    徐夫人相貌温婉,珠翠环佩,雍容大方,与杨凡那位大母王夫人完全是两种风格。

    但论起对于家族大房,后宅的操纵,却是春兰秋菊,各擅胜场。

    看着正在闭目诵经的徐夫人,各个大丫鬟、大管事,都是眼睛盯着脚尖,大气都不敢出。

    自从嫡系的公子死后,夫人大哭了几场,从此心灰意冷,每日只是诵经,为亡灵祈福,看似两耳不闻窗外事。

    但实际上,唯有徐夫人几位心腹才知晓,秦家当中,各房的一举一动,仍旧被这位夫人牢牢掌握在手。

    半个时辰之后,一部已经念完。

    徐夫人站起身来,面容带着一丝悲戚,又有一丝慈悲,这是长久浸淫在经典之中,读透之后,才会有着的梵性。

    “老太爷最近用膳变少,入寝也晚了,厨房现炖的雪蛤莲子鸡,此时已经到了火候,清荷!给老太爷送过去吧!”

    “诺!”

    旁边一名大丫鬟答应一声,躬身退下。

    “还有……我房内的几个小少爷、小姐,都要照顾好了,每日派人去看一遍,有短少之物立即补上……”

    “诺!夫人真是宅心仁厚!”

    一个管事的躬身,又飞快退出。

    走出宅门之后,这管事却是摸了摸胡须:“老爷早去,几位嫡子身死,夫人膝下已经无出,必须要选出一位嗣子,非此即彼,既然不愿秦云姐弟上位,也唯有从几位更小的庶子里面选了,此时只能拉拢!”

    嗖!

    就在这时,一个黑衣人快步走过,带起的劲风,竟然令这管事冷冷地打了个寒颤。

    ‘这人……’

    管事后背发冷,却知道自家夫人有着不少隐秘之事,当即低头帖耳,当成什么都没看到。

    “见过夫人!”

    这黑衣人见到徐夫人,立即单膝跪下,神色肃穆。

    原本慈眉善目的徐夫人放下经卷,又挥挥手,打发丫鬟与仆役出去:“我那对儿女如何了?”

    她低垂眼睑,声音温婉,听着却有一种刺骨的寒意。

    “秦卿、秦云姐弟的行踪不明,怀疑已经穿越了三界山,但我们布置在十绝关中的暗子,却没有收到任何消息……”

    那暗子也是秦家人,之前做出姿态,似是偏帮秦卿姐弟,实际上,却是徐夫人准备的一记杀招。

    只要这对姐弟敢联系那人,立即就会被出卖,从而发动十绝关兵将,直接以罪民论处,格杀勿论,一劳永逸地解决后患。

    但现在,竟然消息全无?

    “三界山危险,一个老周根本无法护卫周全,或许是尽数身死了……又或许,秦家姐弟已经远走蛮荒,再无半点回到大乾之心……”

    黑衣人猜测地说着。

    “不行,我总觉得心里不安!”

    徐夫人摇了摇头,慢慢捻着一串佛珠。

    “本月十五,便是秦家宗族大会,我意,过继秦雷为嗣子……到时,只要老太爷点头,过了族谱,便没有丝毫问题,即使秦家姐弟到来,也无法扭转乾坤!”

    “夫人高明,有何需要小的做的?”

    黑衣人跪地问道。

    “你回老家一趟,去将老祖宗请来!”

    徐夫人咬了咬牙齿,有些坚毅之色:“虽然还要劳动他老人家动手,实在不孝,但只要撑过这次,便好了,待我掌秦家之后,必然有所厚报!”

    徐家老祖,乃是一位阵法师,手段高超。

    “诺!”

    黑衣人却是一个激灵,有了不好的预感。

    “很好,到时候,我要你如此如此……”

    徐夫人声音低微,有若蚊鸣。

    “遵命!”

    黑衣人一颤,眸子如火,这便是要孤注一掷了。

    ……

    “本月十五,乃是秦家宗族大会,但凡选定嗣子,更改族籍,都必须经过这一庆典,族人公推,至少是名义上的……”

    东夷郡内,某处客栈内,秦卿放下窗户,也是面色凝重地陈述。

    “秦云弟弟不仅排位最前,体内血脉之力,更是小辈中最为浓厚者,只要他一出现,必然能扭转乾坤!”

    秦卿似胸有成竹地道。

    “血脉浓度?!”

    方元有些诧异:“你们就准备凭借此翻盘?”

    他在这秦云身上,还真没有发现多少力量。

    “等一等,你过来!”

    叫过来秦云,方元指甲一划,他手臂上顿时浮现出一道红线。

    血液涌出,在半空中汇聚为一团。

    “敕!”

    方元一掐法诀,一面银色的镜子浮现,血球蔓延其上,一下摊开,赤色浓郁,当中又有一丝金色流转,蜿蜒不定。

    “嗯?倒还真有一点力量……只是,这股血脉力量,似乎并非来自人族!”

    方元心里一惊。

    “想必大人也看出来了!”

    秦卿苦笑一声:“我秦家的血脉之力,并非来自人族!说起来,更与传闻中的梦师有着渊源!”

    她说到这里,又挺起胸膛,似有些与有荣焉的模样。

    “哦?愿闻其详!”

    方元做出一副感兴趣的神色来。

    “大人或许不知,在大乾帝国中,很多的珍奇异兽,来源并非我们这个世界,大乾本土的灵兽,也无法提取血脉之力。”

    秦卿缓缓道:“但梦师中的大能,可沟通诸多世界,甚至凭空造物,创造出一个活生生的种族来。”

    “我秦家所流传的阳玄血脉,就是从一名梦师的眷属身上,传承下来,虽然此时已经稀薄,但好歹还能提供一些火属抗性,在修习火行之道上也有一定的加成。”

    “梦师……”

    方元听了,却是目中精光一闪:“你们秦家,可与那位梦师还有联系?”

    “这个,小女子实在不知。”

    秦卿摇了摇头:“梦师寿元悠长,特别是那些大能,集天地之气,聚万物精华,长久存世,活到现在也有可能,只是秦家与他的联系,我就实在不知了。”

    ‘看样子,梦师在大乾中的地位,似乎还要超出我的想象……’

    方元心里想着,转了一个话题:“只凭秦云身上的血脉,要定下嗣子之位,恐怕还力有不殆,关键便是徐家,以及秦家几个老顽固,我可以为你去‘说服’他们,但你能给我什么呢?”

    “一切!”

    秦卿咬着牙,蓦然拉着秦云,跪了下来:“大人既然还是灵士,想必也有拘魂之法,只要此事成功,秦云登上家主之位,小女子情缘奉上神魂,一辈子为奴为婢,除此之外,我秦家也是予取予求!”

    “姐……”

    这条件,顿时连秦云就吓住了,眼睛暴突,不敢说话。

    “还不够!”

    方元摇摇头:“再加上你弟弟的神魂,让我种下禁制,倒还勉强可以商量。”

    “不可能!”

    秦卿断然拒绝:“我弟弟将来是一家之主,要继承爵位的,若被动了手脚,你以为家族中的老祖宗不会发现么?”

    “所以我并不要求拘拿他的神魂,而只是要种下一个禁制而已。”

    方元一本正经地道。

    “好,我答应!”

    秦云咬着牙,一口答应下来。

    “你做什么?”

    秦卿大急。

    “我是家主,我说了算!”

    秦云面上放出一种前所未见的神采来:“一直都是姐姐你为我付出,现在,也到了我来付出的时候了。”

    ‘我明明是不计生死地在帮助秦家姐弟报仇,此时怎么看起来有些像反派!’

    有些忍受不了这对姐弟凄惨的气氛,方元走出房门,在郡城中闲逛起来。

    作为一郡之首,这郡城很是热闹,比他的幽国国都还要繁华几分。

    ‘说起来,大乾势力,我也并不真正了解,其中的梦师情报更是隐秘……’

    方元不由回忆起上次入梦,在杨凡真实梦境中见到的那个青鬼尊者。

    他似乎就是一个邪派的梦师巨擘,后面还有一个巨大的宗派。

    当然,在现实世界中,杨凡可没有成就梦师,直接将青鬼尊者的一个分身击溃。

    正相反,当年的杨凡,恐怕是被青鬼尊者收为弟子,甚至还为他斩断俗缘,灭了杨家全家。

    不过,后来杨凡修为大成,有没有师徒反目,大打出手,可就不好说了。

    “梦师入门要求太高,哪怕在大乾也是珍惜职业,并且神通超凡,不是哪里都能见到的……”

    方元上了一间茶楼,随意点了几道茶点。

    没有多久,茶汤上来,清香扑鼻,都是灵茶,糕点也用灵料制作,极尽巧思。

    “咦?”

    此时,一支商队缓缓入城,其中一辆马车上,玉手掀开车帘,现出一双星辰般的眸子,似无意打量周围。

    蓦然间,两道视线对上,互相都是一震。

    “此种感觉……梦师!”

    方元抿了一口灵茶:“如此巧合?莫非是为了秦家宗族大会而来?若是如此,倒是一个与大乾梦师界搭上关系的机会……”

    ……

    “小姐?”

    马车前,赶车的老者手一顿,有些疑惑地问着。

    他手掌粗大,稳健无比,乃是一位武宗,但此时对待这位小姐,却仿佛对着侍奉的神祗一般。

    “没什么,走吧!”

    一个飘渺的声音,从车厢中传出。

    马车继续前行,里面眸子的主人也有些疑惑:“梦师?莫非是秦家请来的帮手?想不到一次随手接取的无聊任务,竟然还有意外收获!”


同类推荐: 祥福客栈网游之深渊术士绰号:变形金刚武侠世界里的超级玩家战姬随我闯异世全能运动员QQ会员闯异界武侠世界逍遥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