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逍遥梦路 第二十九章 灵地

第二十九章 灵地

    青山莽莽,白雾升腾。

    密林之中,方元与花狐貂化为两道黑影,以近乎凡人肉眼难辨的速度,飞快奔行。

    这次出来寻找灵肥,实在关系到他武道发展,由不得他不急迫。

    一人一兽半天之后,就到了清灵山深处。

    “来,吃吧!”

    方元抬头望了望天空,在诸多密林的遮挡下,光斑也显得不再耀眼,隐约可以见到一轮当空的烈日。

    红玉灵米耗竭,他自然重新啃上了珍珠玉晶米制成的饭团,奈何对于早已被养刁了嘴的一人一兽而言,这完全就是煎熬啊。

    好比花狐貂,顿时不屑地拨开饭团,跳入荆棘丛中,没有多久就拖了一只尾羽鲜艳斑斓的山鸡出来。

    “果然是个小馋嘴!”

    方元笑骂一句,却还是熟练地将山鸡开膛破肚,找了溪水洗尽,加点随身带的粗盐,再裹上青叶,外面涂上泥巴,放在火堆里烘烤。

    没有多久,一道叫花鸡就新鲜出炉。

    当他砸开泥封,剥开青叶的时候,一股惊人的香气更是四溢。

    “唔……入口即化,肥而不腻,当真是鲜得人眉毛都要掉下来了……”

    这在他梦中记忆里面,也是一道名菜,方元随手复制出来,顿时令花狐貂吃得眉飞色舞,恨不得再去打一头山鸡回来。

    “梦中世界,也是真实不虚啊……”

    方元早就有着发觉,自己的梦中记忆,实在太过真实,就如同真的存在那个世界,而自己也在那边生活了如此多年一般。

    “或者说……按照那边世界流行的说法,也是另外一种形式的‘穿越’,所不同的是,现在的我,是两份真实记忆的融合,没有谁高谁低的区别……”

    他眼神清澈,更是带着一种明悟:“现在的我,就是方元!”

    ……

    “走吧!”

    吃饱喝足之后,方元带着花狐貂继续上路。

    这清灵山纵深不知几许,当中珍禽异兽、豺狼虎豹颇多,纵然老猎人与采药人也不敢太过深入。

    但对方元与花狐貂而言,不论一路上的深沟藤蔓,还是凶猛恶兽,都不过随手打发的东西,不知不觉中,就超越了方元以往探测的最远范围,并且还在不断深入。

    “吼吼!”

    就在方元不断前进的时候,前方蓦然传来一声巨吼,林木倒伏,旋即跳出一头吊睛白额的巨虎。

    “深山老林中,果然猛兽最多啊!”

    方元眼都不眨一下,右掌轻飘飘印了上去:“黑沙掌!”

    这黑沙掌到了第五层,返璞归真,纵然运功到极致,双掌与手臂也与平常别无两样,只是掌心略微带着一圈黑色。

    砰!

    闷响当中,方元这一掌结结实实地劈到了老虎额头,将它打得滚倒在地。

    只是虎性最凶,这巨虎皮糙肉厚,翻了个身又是一扑,来到方元身后,钢鞭似的尾巴竖起,仿佛电光火石一般,甩在了他的背上。

    呲啦!

    方元背后,衣衫爆裂,化为片片蝴蝶漫天飞舞。

    “嗯?这虎不比寻常,纵然不是灵兽,与之前的变异珠尾蛇也相差不远了……”

    纵然头盖骨最为坚固,但能硬吃他一招黑沙掌,还是令方元有些诧异。

    至于尾鞭?

    有着铁布衫防身,这老虎又在强弩之末,方元还真不怎么看得上眼。

    他此时摸了摸自己脊背,没有感觉多少痛楚,若是从花狐貂的视线看去,就可以见到他背上浮现出一道红印,又飞快消散下去。

    “吼吼!”

    倒是那巨虎,见到方元如斯恐怖,顿时一转身,夹着尾巴掉头就跑。

    奈何没有跑出几步,就犹如喝醉酒的壮汉一般,摇摇晃晃地倒在地上,没有多久,黑血就流了出来。

    “这变异珠尾蛇之毒,配合黑沙掌,简直就是无往不利啊!”

    方元见此,倒是略微有些感慨:“特别是这黑沙掌,看着光明正大,实际上还是以毒为主,干脆叫毒砂掌岂不更妙?”

    “只是可惜了这虎骨……”

    此时这头巨虎毒发无救,一身血肉皮毛都糟蹋了,令方元看着,都感觉到了一丝惋惜。

    “咯咯!”

    花狐貂趾高气昂地经过,拟人化的脸上却是浮现出一个不屑的表情。

    在它而言,除了灵米灵茶之外,不能吃的肉,还能叫肉么?

    “不过……此山之中,的确有着异常!”

    方元继续前行,面色却是变得肃穆起来。

    从之前的花狐貂,再到变异珠尾蛇,还有如今的巨虎,都说明了一个问题。

    这清灵山,不简单!

    或许,就是受到了某个神秘存在的影响。

    而此时花狐貂带他所去之处,与这个影响未必没有关系,甚至有可能机缘巧合地找到正主!

    “咯咯!”

    伴随着方元不断深入,花狐貂却是显得越发兴奋,又有些隐约的警惕,伸出爪子比划着什么。

    “这就是快到了的意思?”

    方元打起精神,又看了看天色,夕阳的最后一点余辉即将没入群山,黑暗笼罩大地。

    “趁着这最后一点时间,先去看一眼!”

    方元咬着牙,带着花狐貂,拨开了茂密如林的草丛。

    呼呼!

    周围不知道何时,雾气渐浓,凝聚成云,遮蔽视线。

    “这雾……不对劲!”

    山上一年四季笼罩雾气都正常,但此处的白雾,未免就太过浓郁了一点。

    再深入几步之后,几乎伸手不见五指,隐隐约约中,更是有着一股巨大的倦意袭击上来,令方元眼皮厚重,不自觉地就要阖上双目,进入沉睡。

    “睡吧……睡吧……”

    耳边,似乎有着一个轻柔的声音呢喃,销魂蚀骨,深入心扉。

    “等等……不能在这里睡,如果真的睡下了,一切就都完了……”

    超出普通人近半的神元,在此时终于有着作用,令方元勉强能保持一丝清明,但也就这样了。

    纵然意识还有一丝清醒,手脚却如同灌了铅一般,动弹不得,甚至连倒退回去都成了奢望。

    “见鬼,如果我都要中招的话,花狐貂当初是怎么进来的?”

    方元心里充满了差异,耳边似乎传来花狐貂急切的声音,只是又越来越远,渐渐模糊。

    “睡吧!睡吧……睡过去之后,一切都好了……”

    倦意越发浓烈,方元眼皮一合,又蓦然睁开,摇了摇头,咬着牙齿:“该死的……这白雾有问题!”

    他勉强撑着自己盘膝坐下,运起内息抗衡。

    只是平时小腹中滚烫无比的火炉,这次在此种伟力面前,却是丝毫作用都没有。

    “睡吧……睡吧……”

    耳边,若有若无的声音变得更加迷离。

    而方元却是突然浑身一个激灵,面前浮现出一幕。

    那是一个白衣白发、白须白眉的老者,安然端坐在泉水边上,品茶论道:“我这坐忘茶道,以信敬、断缘、收心,简事为基,四根去尽,方可真观,至于泰定,而求得道!”

    “夫心者,一身之主,百神之帅。静则生慧,动则成昏。欣迷幻境之中,唯言实是;甘宴有为之内,谁悟虚非?当为大梦,方知人生百态,万事轮回,不过心之演变,大梦一场,谁能自知……”

    ……

    “师父!”

    伴随着一幕幕回忆浮现,方元顿时发现自己的睡意早已一扫而空,神情更是怔怔。

    他现在已经可以肯定,问心居士绝非常人!

    甚至,他也并非什么都没有传给自己。

    这坐忘茶道,就是自己所收到的最珍贵之礼物。

    “咯咯!”

    “咯咯!”

    心神既收,此时方元再看白雾,感觉又与普通山雾没有多少区别,倒是旁边的花狐貂,已经等得急了,甚至拖了一个长长的芭蕉叶过来,里面是一蓬清澈见底,散发寒气的泉水。

    “你没事?”

    方元眸子一转,顿时就明白了过来:“是此处的异力只针对人类?还是野兽心思纯净,因此根本不受影响?”

    很显然,花狐貂之前几次经过这里之时,并没有受到如同他一样的待遇,否则根本不会将方元带来。

    “辛苦你了!”

    想清楚这点之后,方元也没有怎么为难花狐貂,直接就着芭蕉叶饮用泉水。

    “这水……”

    泉水清澈甘甜,更带着一股幽寒之气,直入肺腑。

    方元只是喝了一口,就浑身一个激灵,感觉一股凉意冲击天灵,整个人都精神百倍起来。

    “好泉!好水!”

    纵然是他,也不由开口称赞。

    山泉水方元自是喝得多了,但这种品质的,还当真少见。

    “不,这已经不是普通泉水了,而是灵泉!灵水!”

    方元目光炯炯,看向花狐貂:“这泉水……哪里来的?”

    “咯咯!”

    花狐貂人立而起,小爪子指着前方。

    “又是那里!”

    方元神色肃穆起来。

    他隐约有着猜测,这片迷雾的深处,恐怕就是整个清灵山异变的源头,不论灵肥、灵兽、乃至灵泉,都是受到那里的影响!

    “如此一来,还真的不能不去了……”

    方元起身,面色坚毅:“灵地么?”

    灵地乃天意所钟、地气汇聚之处,充满了不可思议,各种奇花异草,珍禽异兽层出不穷,乃是上佳的福地,仙地,更是一个巨大的宝藏!


同类推荐: 网游之深渊术士绰号:变形金刚武侠世界里的超级玩家战姬随我闯异世全能运动员QQ会员闯异界武侠世界逍遥行网游之逆天戒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