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逍遥梦路 第九章 来客(求收藏)

第九章 来客(求收藏)

    嗞嗞!

    幽谷之内,一处空地中间,点着一个火堆,上面一只烤鸡,皮被烤得焦黄,点点的油脂溢出,落在火里炸开,带着鸡肉的香气。

    “咯咯!”

    在火堆旁边,一只巨大的白貂抓耳挠腮,似乎有些急不可耐。

    “不要着急!还早着呢!!”

    方元小心地转动着树枝,不时洒上一点盐粒与胡椒。

    话说自从上次交易之后,他跟这白貂倒是一回生,二回熟,渐渐熟络了起来。

    特别是,在饮用过坐忘茶道泡出的问心茶,又不信邪地吃了几片生叶之后,白貂顿时对问心茶树都没有多少兴趣,只求着方元每天给它泡茶喝。

    作为代价,那种灵肥自然少不了。

    而更多的,则是打几只山鸡野兔,过来讨好。

    方元也不是个吝啬的人,当即将肉烤熟,分给白貂一半。

    可怜这貂兄茹毛饮血,哪里吃过熟食?再加上调料与方元学自梦里的烧烤技术,顿时令白貂彻底迷恋进去。

    到了如今,方元每天开门,都可以见到门前摆放的小兽,肉食根本就不愁了。

    “来!烤好了!”

    方元将烧鸡撕了一半,递给白貂,貂儿顿时大喜,爪口并用,风卷残云一般,三两下就解决干净,又意犹未尽地舔着胡须。

    “吃得真快……”

    方元无语,咬了一口手里的鸡翅膀:“唔……味道真是不错!”

    这烤鸡不仅浓香扑鼻,鸡肉更是嫩滑无比,再加上产自深山,吃惯了松子,榛子之类,肉里自动带着一股草木的清香,纵然他这个半调子厨师来烹饪也是鲜美非常。

    “还想要?”

    他看了看旁边望眼欲穿的白貂,笑了笑,将一只鸡腿甩过,白貂顿时接住,美滋滋地啃了起来。

    “不要光吃肉,没营养的……”

    方元又端出玉晶米饭与小菜,大快朵颐,白貂看得眼热,又讨了一碗过去,也不知道它那比方元还小的肚子,是怎么装下这许多东西的。

    吃饱喝足之后,趁着白貂正在进食,方元蹑手蹑脚地上前,抚摸着白貂的脊背。

    这手感甚佳,柔顺的毛发简直比最好的丝绸还要顺滑,令他不自觉有些上瘾,心里更是开怀,知道这灵兽已经差不多接纳了他。

    “如此神勇凶猛的大貂,如果收服了,那就是护谷灵兽啊,我看哪个还敢来窥视!”

    方元可没有丝毫忘记,他在外界,还有着一个莫名其妙的敌人呢。

    “消食解腻,莫过于茶了……”

    烤鸡吃完,方元笑着说了一句,回屋拿出了茶壶。

    见到这,白貂的眼睛顿时亮起。

    对于它而言,烤鸡不过略微满足口腹之欲,而这灵茶,却是能令它思维大涨,安身立命的东西。

    滋滋!

    清澈透明的茶线冲入杯盏,荡漾出惊人的清香。

    一套工序下来,方元眸子清澈,俗念尽忘,甚至就连对面的白貂也是肃穆盘坐,若有所悟。

    “请!”

    方元分茶入盏,又递给白貂一杯。

    一人一兽就如此相对而坐,慢慢品茶,自得其乐。

    “嗯……貂儿的心思纯净,似乎对于师父的坐忘茶道也有着领悟……”

    方元见着这一幕,内心却是突然浮现出了喜悦的情绪。

    这感觉,就跟当年问心居士看到他竟然能领悟坐忘之道一般。

    “薪火相传!这就是文明传承的真意啊……”

    方元默默叹了一句,又似乎感受到了周围一个懵懂而好奇的情绪,转过头,顿时就对上了白貂懵懵懂懂的双眼。

    “我竟然能够感受到白貂的思绪?”

    他一下醒悟过来,却发现自己再也无法进入刚才那种玄奇的状态中了。

    “如果能经常保持这种状态的话,或许有一天,我就能跟你直接交谈了呢!”

    方元摸了摸白貂的头,感叹道。

    可惜,距离这近乎神通法术一般的境界,他还相差甚远。

    “走吧!去给茶树施肥!”

    思索片刻之后,方元起身,拍了拍手道:“也幸亏你送来了灵肥,否则以问心茶树的出产,可真不够我们两个如此消耗……”

    他来到茶树边上,打开一个布囊,将一粒粒灵肥洒落下去。

    貂儿在旁边用爪子配合着松土,一人一兽之间,竟然也配合得颇为协调默契。

    只是这一幕若是被其它外人看见,不知道要惊落下多少眼睛。

    “白貂啊,我给你取个名字好不好?”

    “咯咯?”

    “嗯,记得梦里世界,似乎也有着一只传说中的貂儿非常厉害,乃是《封神演义》中的神兽,据说形如白鼠,祭起神通,身似白象,胁生飞翅,张牙舞爪,风火无情,食尽世人。名为‘花狐貂’,就叫你怎么样?”

    方元无视了白貂一身柔顺光亮的白毛,直接说道。

    “咯咯?!”

    “嗯,你不反对,那我就当你同意了,花狐貂!哈哈!”

    方元得意非常,笑得十分灿烂。

    ……

    幽谷之外。

    “林叔,你说的高人,就在这里?”

    与方元有过一面之缘的周文馨兄妹,带着几个豪仆,与林员外在山林中艰难跋涉。

    特别是周文馨,乃是十指不沾阳春水的大家小姐,此时望着前后不见的路径,实在是有些欲哭无泪。

    “唉……我之前就劝过妹妹你,在家等消息就可以了,何必与我们一起跋山涉水?”

    周家二哥劝道。

    “人家只是想给爹爹尽一份孝心么……”

    周文馨心里已经在后悔,但撅着个小嘴,死不承认。

    “呵呵……两位贤侄贤侄女,幽谷就快到了!”

    林员外在旁边,却是面色红润,大气也不喘一口,笑呵呵地道:“至于问心居士,那可是一位真真正正的高人啊……奈何你们来得不巧,他早已驾鹤西去,只留下我那方贤侄,倒也继承了他医术的几分真传,纵然说不上妙手回春,但也颇为不错了……”

    实际上,对于方元的医术到底如何,林员外也没有多少自信。

    不过他知晓问心居士师徒的种植手艺都是不错,又居住在深山之中,一些上了年份的药材,应该储备不少,当中或许就有珍品。

    自己再舍下脸皮,应该能讨个一两株过来,与周家结下缘分。

    ‘蕾月刚刚拜入归灵宗,应当为她广结善缘才是!’

    在林员外心中,自然也有着自己的考量。

    否则的话,以他与方元现在的状态,见了面也是徒增尴尬,又怎么会眼巴巴地再次送上门来?

    “什么?只有一名弟子?”

    周文馨脸色涨红,顿时就要发作,立即被青年拉住:“这是林叔叔一番美意,他是怎样的人,我们难道还不清楚么?不要冲动!”

    又向林员外道歉:“舍妹失礼了。林叔莫怪!”

    “呵呵……令妹天真活泼,老夫也很是羡慕呢!”

    林员外笑呵呵地回应,在心里却暗自庆幸自己几个女儿没有像这周文馨一般,否则就真是要家宅不宁了。

    一行人说着来到幽谷之外。

    “贤侄!”

    林员外不愧是江湖上历练久了的,半点不好意思都没有,声音中气十足,远远传播开去。

    “咦?林员外?他怎么又来了?”

    正在红玉稻田中除草的方元抬起头,眸子里闪过一丝疑惑:“我去看看,花狐貂,你躲起来!记得,不许偷吃稻苗!”

    这花狐貂太过玄异,方元更打算将它秘藏起来当作底牌,自然不打算现于人前。

    “咯咯!”

    白貂抬起头,瞥了眼谷外,机灵的大眼睛中似闪过一丝不屑之意,懒洋洋地爬起身,转入种植园中消失不见。

    方元等到花狐貂彻底消失之后,这才整理了下衣服,来到谷外:“林叔!不知这次前来,所为何事?”

    “贤侄啊,这次林叔给你带来了两位客人,给你介绍下,这位是……”

    林员外笑得仿佛尊弥勒佛,但下一刹那,周文馨尖锐的声音就响了起来:“你这小贼!”

    “小贼?!”

    林员外与周二哥顿时惊呆了。

    “二哥,他!就是他……他就是那个欺辱我的人!”

    周文馨面色涨红,气得语无伦次。

    “这位姑娘!”

    方元眉头皱起,他自然认得这个刁蛮小姐。

    只是对方的用词,也实在太暧昧了点吧?天可怜见,自己连她的一根手指都没动过,怎么就算‘欺辱’了?

    “你们……还愣着做什么,赶快给我抓住他!”

    看到林员外与周二哥还在呆滞,周文馨再次爆发了。

    “遵命,小姐!”

    旁边几个豪仆,顿时面色不善地上前。

    “等一等!此中怕有误会?”

    林员外挡在几人中间,不动声色地道:“我这贤侄,差不多是老夫自小看着长大的,绝对非是那种登徒薄性之人!”

    “你是……那日卖红山参的小哥?”

    周二哥看了看方元,也认出来了。

    对于那日之事,他也是知情人之一,后来又去仔细调查了一次,结果却令人哭笑不得。

    不过平心而论,还真怪不到方元头上。

    “呵呵……这中间或许有着什么误会……”

    这时候,见到林员外如此说,当即忙不迭地道:“正是如此!正是如此!”

    作为一个胞兄,自然要对胞妹宽打几分,只是这次前来,也是有求于人,唯有混淆着对付过去了。


同类推荐: 祥福客栈网游之深渊术士绰号:变形金刚武侠世界里的超级玩家战姬随我闯异世全能运动员QQ会员闯异界武侠世界逍遥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