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逍遥梦路逍遥梦路 正文卷 第七百九十一章 看破

逍遥梦路 正文卷 第七百九十一章 看破

    断江桥头,剑气森寒。

    两道人影兔起鹘落,纵掠如飞,剑动雷音,仿佛上古的雷公电神,正在持九天雷霆对拼。

    叮叮!

    细密的剑鸣声不断响起,一道道破碎的剑气四溢,令巨石垒砌成的桥身上都多了蜂窝一般密密麻麻的孔洞。

    原本围观的武者早已退避三舍,心里却有着不虚此行之感。

    “古七星不愧是魔门最天资横溢的剑子,竟然能与浣花神剑江老前辈斗剑至今……”

    “剑若蛟龙,一出雷惊……直到今日,我方知道什么是剑道的至高境界!以往种种狂言,实在可笑……唉,自当回去,再闭关苦修二十年,不成宗师,绝不出关!”

    “古七星此子,只要不中途夭折,未来必可晋升一品大宗师,甚至天象境界……但此时,他还是要逊色江老前辈一筹!”

    ……

    呛!

    蓦然间,两剑相交,人影分开。

    “……”

    古七星默默无语,举起了手中的七星剑。

    只见在这柄名刃之上,诸多缺口浮现,越来越大,最终炸为无数碎片。

    他的七星剑即使不是神兵魔刃,但也是一等一的名器,但此时,终究还是不堪重负。

    古七星不由望着对面江离手中的剑器。

    这个市侩老头手中的长剑质朴无华,长三尺三寸,剑柄用粗麻丝缠绕,剑鞘也只是普通的乌木,但此时,剑身却是光亮如新,丝毫未损。

    孰胜孰负,一目了然!

    现场一静,旋即炸开一阵欢呼。

    “你用的……是什么剑?”

    古七星甩掉剑柄,声音冰冷。

    “此剑无名,是老夫少年之时,托家门口的铁匠老李打造,用铁三斤三两,费银五两五钱!”

    江离抚摸着手上普通的长剑,宛若自己的情人:“老夫一生中,也把玩过不少名剑,但真正趁手的,还是这一把!少年人,与其去追寻神兵利器,不如专注眼前……”

    他意有所指,令古七星心里一惊,有着几分被窥破心思的不妙预感,此时却强自镇定,冷笑道:“你内功深湛,我佩服无比,但若我手上所持是天帝剑,你还敢说这话么?”

    “是是……老朽失言了!”

    江离身上高手的气场消失不见,又回复市侩老头的模样,仿佛他才是输的那个,连连作揖讨饶。

    遇到这老无赖,饶是古七星,也是毫无办法,心里却出乎预料的没有多少恨意。

    轰隆!

    就在这时,远方的天空蓦然暗沉下来,似有闷雷滚过。

    “莫非是要下雨?”

    普通武者看着这一幕,已经下意识地寻找雨具,但三品以上的武道宗师,却是面色凝重:“这是……天象?有天象境武者正在交手?”

    江离诧异地望了古七星一眼,有些诧异。

    金风细雨楼楼主亲自到来,连本地分部都被蒙在鼓里,但他却十分清楚。

    原本,按照那位陈天象的情报,魔门当中,应当只有一位一品大宗师压阵才对。

    布下此局,根本是狮子搏兔,亦用全力的意思。

    但想不到,似乎歪打正着,钓到了一条大鱼?

    只是,江家家底太薄,希望这些高手交手,可不要将他的这点家当砸个稀碎才好。

    “竟然有天象境武者交手?此等高手,已经超凡入圣,不是凡俗了!”

    宗师也有亲朋好友,诸多弟子。

    顷刻间,消息传开,周围看热闹的武人立即轰动了:“能亲眼见到此等陆地神仙出手,死而无憾啊!”

    人群仿佛潮水一样,向天象处飞奔而去,简直是一团乱麻,多得是武者为了争抢一匹坐骑拔刀相向,甚至有的人嫌这样赶路太慢,直接施展轻功,天空中黑影接连,宛若赶集一般热闹。

    “这似乎是……总楼主啊!”

    敖战也在先头部队当中,来到江家老宅之外,神色就有些不对:“魔门古七星挑战江家老祖,旋即江家就爆发此等大战,楼主亲至,应当是江湖正道一起筹谋的张网捕鱼之计!嘿嘿……难怪之前我郡内分楼的情报一下失灵,多有疏漏之处,原来如此!”

    可惜,心知肚明这是总楼主的决定,哪怕再给他三个胆子,也不敢发作,只能遥望这一幕。

    江家老宅上空,两团天象互相纠缠消耗。

    一者云如漏斗,虚室生白,乃是陈杞游。

    另外一个,却是血云滚滚,霸道狂嚣,带着明显的魔道风格。

    噗!

    蓦然间,一道刀光炸开,细碎的刀气呼啸,宛若丝丝缕缕的细雨一般,播撒向周围。

    那些武者顿时倒了血霉,身体被洞穿,无数血液离地飞起,没入云团当中,更加显得妖异非常。

    “这是……魔兵第十饮血刀!”

    江离老祖一眼辨认了出来:“是南宫无望到了!”

    “饮血刀主?”

    “竟然是此枭!”

    “我明白了……魔门邀战,乃是声东击西之计啊!”

    大量的武林人士恍然大悟,纷纷用怜悯的目光注视着江离老头,有性子急的,已经在找古七星,准备将其乱刀分尸了。

    不过这个魔道剑子又怎么可能如此授人以柄?自然是早早不见了踪影,令有心者徒呼奈何。

    轰隆!

    就在这时,高空中一雷滚过,声势惊人。

    血云之内,方元眉头皱起:“有点麻烦啊……”

    对面的陈杞游无疑比恨天侯难缠多了。

    其对于战机以及功法的把握,简直到了一个匪夷所思的地步。

    开始的一招,直接以血魔刀破血魔刀,若不是他中途变招极快,说不定会被一击惨败。

    三才望气镜看破天地人之气机,可以说,每次方元出招的瞬间,陈杞游就已经知道他接下来的动作,甚至看到了破绽,有了拆解之策。

    遇到这样的敌手,无疑是非常痛苦的。

    ‘喂……血魔!你的大血魔功已经被破成筛子了,难道你就没什么想法?’

    方元一刀劈出,中途连变九次,最终还是被陈杞游一指印在刀身上,不得不后撤。

    实际上,若不是顾忌他手里饮血刀犀利,恐怕方元的处境还要更加不堪一点。

    ‘……若论功力,此人与之前的恨天侯也不过伯仲之间……’血魔元神传念道:‘当然,有着三才望气镜之助,他一分力抵你十分力,能坚持到现在,已经算你应变神速了。’

    ‘废话少说!’方元眼眸一冷,实际上,他还有源力的底牌没有动用。

    不过此招一出,就是生死胜负手,如果再被破,那就真的只有落荒而逃一条路好走了。

    ‘三才望气镜,真的可破源力么?’

    方元有些迟疑。

    若是在低维世界,这完全就是个笑话。

    但在此世界中,又有着世界规则之助,还当真不好说的。

    此世界的武者,修炼到了巅峰,绝对与魔神无异,否则也镇压不下血魔。

    ‘这神兵的确有些麻烦,无法可破,唯一有用的,还是你自身!’血魔继续道:‘三才望气镜能窥破气机,但若你体内气机圆润无暇,毫无破绽,又或者破绽稍纵即逝,令他无法抓住,便也可奏功!’

    ‘这道理我当然知晓,只是世间又怎么可能拥有完美无瑕之物,人如是、武功如是、万物如是!’

    方元骤然举刀,嘴角带起一丝狞笑:‘实际上,还有第三种方法!’

    轰隆!

    饮血刀轰鸣不断,一刀斩上天空,分开寰宇。

    ‘三才望气镜并无丝毫战斗力,看破终究只是看破,但我若比他强十倍百倍!即使看到破绽又有何用?’

    紫色的精芒,直接在他瞳孔中绽放。

    上空,原本智珠在握的陈杞游不由面色大变:“怎么突然气机暴涨如此之强?到底是何等秘法?!”

    咻!

    但下一刹那,他已经无暇再想。

    方元身形宛若武破虚空,移形换影一般,来到他的面前,顺手就是一抽刀。

    嗤嗤!

    血芒爆闪。

    在弹指刹那间,方元就连出九九八十一刀,刀刀致命。

    陈杞游飞快倒退,双手宛若穿花蝴蝶一般,将血色刀气捏碎。

    但方元清啸一声,饮血刀光芒连闪,又是九九八十一刀。

    陈杞游眉心光芒大放,一退再退。

    身周,诸多血红色的刀气破碎,零零散散,数目惊人无比。

    “吃我一刀!”

    这时,方元再次迈步,一刀斩落。

    此刀既出,周围的细碎刀气顿时仿佛有着主心骨一般,蜂拥而来,汇聚为一式铺天盖地的刀罡。

    这一套急攻,宛若长江三叠浪,特别是最后的聚合一刀,哪怕恨天侯复生,方元也有强烈的自信让其饮恨!

    轰隆!

    刀罡冲天而起,冲散云层,天地间一片混沌。

    刀罡之下的陈杞游,面色转为凝重,双手宛若拍打胡笳一般,不断在刀罡侧面来回流转。

    他手掌化为漫天幻影,一瞬间也不知道出了多少招。

    只是那巨大的血红色刀罡,蓦然凝滞在半空中,忽然间化为碎片。

    “南宫无望,认输吧!你自身的一切气机,都在我天眼之下!”

    陈杞游负手而立,面色傲然。

    “是么?”

    方元杵着饮血刀,脸上同样带着笑意。

    轰隆!

    突然间,天地变色,乌云汹涌,一道铺天盖地的可怕刀芒,悍然从天空中落下!


同类推荐: 祥福客栈网游之深渊术士绰号:变形金刚武侠世界里的超级玩家战姬随我闯异世全能运动员QQ会员闯异界武侠世界逍遥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