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逍遥梦路逍遥梦路 正文卷 第七百八十四章 图穷

逍遥梦路 正文卷 第七百八十四章 图穷

    千夫所指,无疾而终是什么感觉,方元顿时体会到了。

    铁证如山之下,诸多武林人士纷纷色变,乃至抽出兵刃,与山庄护卫对峙。

    而此时,南宫问天面色木然,一副泰山崩于前而不改色之相。

    南宫秀神色惊惶,南宫青则面带冷笑,又有些哀伤,南宫符却是悄悄靠近了南宫问天一点。

    这一切的一切,宛若一幕幕舞台剧,让方元看得很有意思。

    “南宫庄主!”

    同席之上,万老爷子与松鹤真人等人勃然色变,拉开一段距离:“我等与你相交多年,此时只问一句,这些事情可真?”

    “哼……不过成王败寇罢了!”

    南宫问天长叹一声,负手而立:“但仅凭你们这些三脚猫货色,又怎么可能发现我的手段?……魔门,想不到你们还是找到了这里!”

    “嘿嘿……南宫庄主,你可让我们找得好苦!”

    沙哑的声音宛若夜枭,一个灰袍人从酒席中站起。

    “什么?”

    “魔门?”

    万老爷子等人顿时色变,这可是江湖邪道势力之首,传闻里面的魔头一个个杀人如麻,凶名能止小儿夜啼。

    只是他们骇然同时,又有些不解。

    如果这一切都是魔门阴谋,这个灰袍人为何还要出来承认,这不相当于在杀局当中主动制造破绽么?

    “同是乌鸦,又何必笑话一般黑?”

    灰袍人摇了摇头:“我还未曾向你们介绍,这位南宫庄主,哦!他之前也不叫这个名字,可同样也是我魔门的一位执事呢,并且一手用毒之术,深得当年五毒法王的真传!”

    砰砰!

    话音刚落,最外面的酒席之上,一个个江湖好汉就愕然倒地,四肢发麻,半点内力都凝聚不起了。

    唰!

    仿佛割麦子一样,一波又一波人倒下,转眼间在场除了寥寥几人之外,尽皆软倒在地。

    这南宫问天,赫然早就在酒席中下了毒手!

    ‘难道南宫问天事先得到了情报?或者早就下定决心,要将这波人一网打尽……又或者是刚才临时下的毒?如果是最后一种,又能区分敌我,这手段却是不差了!’

    方元看了看周围。

    只见除了神兵山庄的自己人之外,就只有万老爷子等几个内功深湛的高手,还有那个灰袍人,尚能勉强站立。

    “为什么……你们为什么要逼我呢?”

    南宫问天负手长叹:“原本我只想安安静静地退隐江湖,潜修武道,为什么你们总要来逼我?”

    “啧啧……酒食之内,以天香胡椒调味,此物无毒,但若与另外一种海底刺鲸油燃烧的香气混合,却能令人筋骨松软,三日不起……你是早有防人之心啊!”

    灰袍人摇头晃脑地叹息,却不如何吃惊,显然也是有着自己的依仗。

    “现在的魔门后辈,都是这么猖狂的么?”

    南宫问天一挥手,福伯带领大批甲士浮现,长刀硬弩对准了灰袍人:“也罢,今日就杀光你们,血祭魔兵,必能大成!动手!”

    他显然也知道事不宜迟的道理,更不想等到魔门的暗手出动,悍然下命。

    “遵命!”

    福伯笑嘻嘻地回了一句,身形鬼魅般一闪,一掌轰出!

    砰!

    他全力一击,狠狠打在猝不及防的南宫问天胸口,骨裂声顿时响起,旋即飘然后撤,宛若一只穿花蝴蝶,躲开了南宫问天凌厉的反击。

    “你……不是阿福!”

    南宫问天捂着胸口,嘴角溢血,盯着福伯,目光中似有火焰。

    “嘻嘻……奴家伺候得庄主不美么?”

    一个娇滴滴的声音,从福伯口里传出,令人不由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

    “魔门六道,其中的无形道专司暗杀,易容之术天下无双……你既然杀了阿福而剥皮易容,看来这些铁甲兵卫,也被你渗透了不少!”南宫问天虽然狼狈,但身形仍旧如同标枪一般挺直。

    刷拉拉!

    话音刚落,铁甲士中就爆发一阵骚乱,不少甲士挥刀砍杀向自己的同僚,竟然是毫不犹豫。

    仅仅过了片刻,这些甲士就死伤过半,剩下的却是将武器对准了曾经的庄主。

    “庄主大人果然聪慧,可惜……只是马后炮而已……”易容女子并未改回之前的妆容,依旧顶着福伯的皮相:“不过……这也是庄主这一月来醉心魔兵,大半时间都在地洞之中,否则当可早早发现端倪!但现在,你的三大供奉已经被奴家杀了两个,收买了一个,此时的你,已经是真真正正的孤家寡人了呢!”

    “是啊!”

    南宫问天看看周围。

    众叛亲离,身败名裂,就是他此时最好的写照。

    甚至,本身还受到重创,又被围攻,简直是十死无生。

    “爹爹……这……这不是真的!”

    南宫秀面色苍白,不断后退,抓着丈夫徐如玉的手。

    可惜,此时这个青年高手同样面色惨白。

    “果然……”南宫青却是叹息一声:“这一日终究到来,爹爹你可有后悔?”

    “后悔?我后悔什么?”

    南宫问天眼睛中似有血丝,看向方元:“无望,你过来!”

    方元顿时浑身一紧。

    ‘不对劲!’

    ‘看魔门这手段,明明可以快刀斩乱麻,一刀定乾坤,却故意拖延至今,就是为了将南宫问天逼入绝境!显然图谋极大!’

    ‘而南宫问天虽然看似山穷水尽,却依旧有着翻盘的希望,那就是魔兵!按照他所言,魔兵已经几乎培育大成,只要再经历一场血祭……此时取出,绝对可以大杀四方!’

    ‘终于要图穷匕见了么?’

    只是,虽然明知如此,他还是移步上前,毕竟,这个身体的一些因缘,尚需要解决。

    “阿弟快走!老贼!!!”

    南宫青眼睛一红:“动手!”

    呛!

    飞羽剑出鞘。

    常昆毫不犹豫,一剑刺向南宫问天。

    啪!

    一道鞭影飞来,赫然是南宫符。

    这个南宫无望的三姐,此时却是展露出不凡的武道修为,竟然能够与常昆有来有往。

    “三妹,你莫非还要为虎作伥?你知不知道,老贼这些年来一直在拿阿弟做刀鞘,以他本身精元祭祀魔兵?若非如此,阿弟又怎么可能体弱至今?”

    南宫青双目血红。

    南宫符不言不语,但手中没有丝毫放松。

    外面,魔门的人却是笑嘻嘻地望着南宫家内讧,没有一点出手的意思。

    灰袍人望着这幕,若有所思:‘当年南宫问天卷走魔兵潜逃,好不容易最近才被发现,但深入查探,却发现那柄原本几乎报废的魔兵,竟然被他祭炼得几乎大成,重见天日,因此才留他到现在,等着他完成最后一手!’

    至于对方取得魔兵,武功大进什么的,灰袍人根本无所畏惧。

    神兵再好,也要看持有的人!

    再说,这次为了万无一失,魔门已经秘密派了另外一位执兵长老前来,确保万无一失。

    到时候,只要带回南宫问天的头颅,以及祭炼大成的魔兵,就是盖世奇功!

    想到这里,他眼眸中不由带着一点火热,又戏谑地望着方元:‘这南宫无望显然也有隐藏,接下来会怎么样呢?父子相残?’

    ……

    “无望……”

    看着面前的这个儿子,南宫问天神色复杂。

    他得到上古兵器谱残页,其中就有着一道炼兵之法,专能恢复神兵锋芒,令其重见天日。

    当初,见到那柄锈迹斑斑的魔刀之后,他顿时邪念大起,叛逃魔门,又改名换姓,从此变成南宫问天。

    又用兵器谱中的炼兵之法,苦心栽培。

    此时,若是催动六极御兵诀,就可以将南宫无望炼制成‘刀鞘’,以其精元魂魄献祭魔兵,入主成为刀灵!

    这也是最重要的一步!

    魔兵桀骜,如何能够控制?必须得牺牲血亲,以其为刀灵,再用血脉中那点天然的亲近气息抑制反噬!

    兵器谱中就曾有言,此邪门功法,最好是祭品自愿牺牲,方能获得最大威力。

    南宫无望将手放在南宫无望的头顶上,默然无语。

    “老贼!弟弟快跑,他要杀了你炼兵!”

    南宫青目眦欲裂。

    “大姐!”

    南宫符却是双目一红,摇了摇头:“你一直看错爹爹了,他……他不是这样的人!他……他准备牺牲的,是自己啊!”

    “什么?”

    南宫青愕然,连常昆都不由自主地停手。

    “无望……你相信爹爹么?”

    南宫问天盯着自己的儿子,忽然问了句。

    “信!”

    方元言简意赅,实际上却是有恃无恐。

    “哈哈……好!”

    南宫问天大笑:“记得……好好活下去!”

    轰隆!

    霎时间,一道汹涌澎湃的内力,宛若长江大河一般,从他的手掌中涌出,没入方元的体内。

    这种变化,顿时令魔门之人大吃一惊。

    ‘原来……这老鬼做这一切,只是想成全儿子?’

    魔门灰袍人望着这一幕,顿时有些愕然,旋即摇头:“如果御兵主是南宫问天,或许还有一分逃出生天的可能,但换成南宫无望,嘿嘿……这是天赐的功劳!”

    ‘这南宫问天,最后居然是这种人设?有些麻烦了……’

    方元此时,却是心中无语。

    如果南宫问天要杀子炼刀,他倒是正好一刀两断,彻底决裂,这样子反而有些麻烦。

    很快,他就无暇去想这些。

    因为伴随着南宫问天逆行六极御兵诀真气的进入,他体内立即发生了玄异的变化!


同类推荐: 网游之深渊术士绰号:变形金刚武侠世界里的超级玩家战姬随我闯异世全能运动员QQ会员闯异界武侠世界逍遥行网游之逆天戒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