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逍遥梦路逍遥梦路 正文卷 第七百七十六章

逍遥梦路 正文卷 第七百七十六章

    “先生,有人偷听!”

    “又是那个放牛娃!”

    “是姜望啊!”

    几个学童立即七嘴八舌地议论起来,唯恐天下不乱。

    “肃静!”

    方元敲了敲戒尺,几个顽童顿时身上一激灵,不敢再乱说乱动。

    他捋了捋胡须,走到门外。

    只见一个麻衣小童狼狈倒在地上,显然是被吓得从窗户上摔了下来。

    这个小鬼方元也认识,名为姜望,家境贫寒,屋无立锥之地,父母都是靠给城内富户打短工过活。

    自从六岁开始,就帮着家里干活,或是出外帮别人放牧牛羊,因此就有了放牛娃的外号。

    跟这些能端坐学堂,识文认字的孩童,完全没法比。

    倒是这孩子从小聪明伶俐,哪怕交不出学费,也会利用闲暇时间,前来这里偷师。

    方元也懒得跟他计较,平时睁只眼,闭只眼就过去了。

    今日就纯粹是心血来潮。

    “先生有礼!”

    姜望眼泪汪汪地爬起来,又羞红脸庞,向方元一礼。

    “嗯,礼为书之本,你倒是将书读到骨子里了……”

    方元点点头,又摇摇头,望着此子气象之内的一丝丝青紫之气,同样有些怅然。

    实际上,也就是他这个魔主了。否则,换成普通的仙神面对面,也不一定能够发现这些七八岁孩童体内潜伏着的邪祟。

    ‘得了心魔邪力之助,也难怪从小可以耳聪目明,毕竟,心魔之力扶持傻子起来,也没用啊……’

    “礼不可废!”

    姜望咬着牙:“今日听先生授课,却未备束脩,来日必然补上!”

    “哦?倒是有志气!不过……少年就要有少年的模样,老成未必是好事!”

    方元端着戒尺上前,在姜望头上狠狠敲了三下:“去休!去休!”

    满堂顽童轰然大笑,唯有林守成看着这一幕,目中泛出若有所思之色。

    ……

    “心魔破界之法,已经完全被我融入梦师之中,神魂穿梭并无问题,应当尝试一下了……只是,还需要一些材料……”

    “虽然冥古的心魔正统,需要六芒星石,这是心魔界特产,灵界哪里有?不过我的梦师之道本来对材料也要求不高,完全可以替代……”

    蒙童之业,一天不过几个时辰。

    随意糊弄过去之后,方元驱走这些顽童,关闭草庐,盘膝而坐,目中就闪过一丝精光。

    “正要以梦师之道,助我直上魔神境界!”

    略微调息了下,方元就起身,慢慢踱步,来到一间道观之前。

    这道观不大,却能在县城中占据一席之地,供奉的也不是城隍与其它神祗,而是一尊金刚伏魔。

    此时虽然中门大开,却没有几个香客。

    在前面的庭院当中,还有一株巨大的松柏,枝节盘旋如龙,一蓬蓬松针悠悠洒落。

    “原来是方居士,我家师父正在行功,请先喝一杯清茶!”

    两个倚门打瞌睡的道童看见方元来了,眼睛一亮,一路小跑进去禀告。

    “无妨,我等一等青鹤道长便是!”

    方元自顾自来到后厅,喝着道童献上的茶水,显然也极是熟悉了。

    半盏茶之后,一名老道走进厅堂:“方居士,什么风将您吹来了?”

    他精神抖擞,满面红光,看起来只有四五十岁左右,步履稳健、大袖飘飘,颇有些英武之气。

    此就是这间道观的主人,青鹤道人了。

    “最近修炼,心有所得,想要炼几件法器……特来你这牛鼻子这里打打秋风了!”

    方元微微一笑道。

    这青鹤道人是个真修,虽然停留在修真阶段,却有着元神的修为,在凡间足以吃得开了。

    据方元所知,他原本还是某个大派的弟子,却因为犯事被逐出师门,却没有被废除修行,也算薄有福泽。

    他虽然中隐于此,但对于修行界仍旧有着一些兴趣,也就伪装了下,与这青鹤老道结成了朋友。

    “方先生你修行的是入世之道,文气盎然,我是远远比不了的!”

    青鹤老道却是肃然说着。

    这位在家修行的居士虽然看似只有元神修为,但眼光见识都是非同小可,甚至与对方论道说法,每每都令他有着醍醐灌顶之感,简直恨不得倒头拜为师父,老道自然不敢拿捏:“不知先生需要何物?”

    “也不是什么罕见的东西,一根三百年桃木心、赤火鼠的鼠毛、还有三两星尘砂……”

    方元淡然说着。

    “赤火鼠的鼠毛……有些困难,至于其它两样,老道这里却是正好就有,清风明月,你们去将材料取来!”

    青鹤道人捋了捋胡须。

    “多谢,我以灵晶结算!”

    方元装模作样地伸手入怀。

    “不必不必,老道昨日修炼,有两个问题疑惑不解,若是先生能为我指点一二,这两样,便送给先生了!”

    青鹤老道双手乱摇,眼中浮现出一缕狡黠之色。

    “也罢……你问吧!”

    见此,方元脸上顿时浮现出一丝笑意。

    这老道出了宗门,无处可以解惑,早就将他当成了救星一般。

    而方元也乐得如此,扶持这老道一下,偶尔也能听些修行界的消息。

    “第一件,老道最近修炼之时,总觉得气血不宁,元神方面……”

    一番探讨之后,老道顿时心满意足,主动说出了一个消息:“多谢先生答疑解惑,另外,松下县最近似乎不甚太平,还望先生多加注意!”

    “哦?出了何事?”

    方元饶有兴趣地盯着这个地头蛇。

    “应当是与神道有些牵连……不过,妙仙宗这次也是下了血本,连少宗主都派出来了,先生或许还听过她的名字,乃是知画!”

    青鹤老道恭敬地说着。

    “知画?那个新来的青楼头牌?”

    方元摸了摸下巴,脸上顿时浮现出一丝意味不明的笑容。

    ……

    月明星稀,乌鹊南飞。

    草庐之内,方元盘膝而坐,将一样样材料抛出,掐动手诀,最后炼化为一枚血红色的晶石。

    “我真正需要的,只有三两星辰砂与桃木心而已,其余的材料,从以前的积蓄中拼凑一下,倒也差不多了!”

    此时,伴随着他手指滑动,血色的晶石表面,顿时浮现出一个金色的六芒星符号。

    少顷,金色与血红色收敛,晶石化为一颗平平无奇的石头。

    “大功告成,接下来,就是实验一下了,这种事一开始完全可以派分神过去,我本体都不必冒险……”

    方元沉吟了一下,顿时做出决定。

    这时候,他看着草庐大门,嘴角又勾起一丝弧度。

    “守成……我们三更半夜来打扰先生,是不是不好?”

    一个稚嫩的声音传来,正是那个姜望。

    而与他在一起的青衫娃娃,不是今日被方元点名的林守成又是哪个?

    “你放心,我的想法没错的!”

    林守成手里拿着一串糖葫芦:“先生敲你后脑勺三下,显然大有深意,让你三更半夜前去找他,戏文里不都是这么演的么?许留遇仙,拜师不得其门,后来也是被师父敲了三下,半夜上门,才得了真传!”

    说到这里,他眼睛中又闪过一丝狡黠之色:“即使猜错了,也没有关系么,顶多就被先生骂一顿,但我觉得不会,你看草庐的灯还亮着呢,先生八成准备偷偷收你为弟子。”

    “我只求能够以后还到草堂听讲,就已经感激不尽了!”

    听到林守成的鼓动,姜望却是吐出一口长气。

    两个小屁孩你看看我,我看看你,最后还是姜望被林守成推了一把,跌跌撞撞地进入草庐当中:“拜……拜见先生。”

    “哦,是姜望与林守成啊,星夜前来,所为何事?”

    方元盘膝而坐,淡然问着。

    “这……”

    姜望呐呐不能语,不由狠狠瞪了林守成一眼,大体有着你害死我了之类的味道。

    “嘻嘻……先生何必吓唬我等!”

    反而是林守成,很有些从容不迫的大将风度:“让我等前来,岂不是您白日的授意么?”

    “即使是授意,也是姜望的机缘!”

    方元摇头晃脑地道:“你相貌、家世、才学……每一样都超乎众人,还要再占可怜人的便宜么?”

    ‘果然!’

    听到这里,林守成顿时手心发汗:‘我家老爹跟道观的青鹤要好,从他那里知道了,这位先生是个高人,才将我送到他名下读书……但我想学道!老道士碍于门规,不能教我,这个先生就是我唯一的机会了!’

    ‘为何……我事事恭敬,难道还比不上这个穷小子?’

    此时一股抑郁之气在胸中凝结,表面上却是恭恭敬敬,跪在地上磕了几个响头。

    这一幕,倒是让姜望有些呆了。

    呆滞之余,又有些感动,以为林守成是在为自己求着先生。

    “呵呵……”

    见着这一幕,方元不由微笑不语。

    两个邪力入体的家伙,倒是真的值得他一番造就。

    不过也并不是为了缘分什么,仅仅只是无聊罢了。

    反正他分神尝试心魔破界之法,本体还是要在灵界中的,不妨找点事情做做。

    呼呼!

    就在这时候,寒风乍起。

    一个元神仓惶逃入草庐,带着惊呼:“先生救我!”找本站搜索"CM" 或输入网址:


同类推荐: 祥福客栈网游之深渊术士绰号:变形金刚武侠世界里的超级玩家战姬随我闯异世全能运动员QQ会员闯异界武侠世界逍遥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