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逍遥梦路逍遥梦路 正文卷 第七百五十四章 意外

逍遥梦路 正文卷 第七百五十四章 意外

    能不面见天帝,实际上方元的心里也是暗松口气。

    他的遮掩虽然能够蒙骗古神,但帝君神通广大,说不定便可以看破。

    但此时见到这个天妃芸香,对上那一双笑意吟吟的眸子,仍旧令他有着一种浑身上下被看透的错觉。

    “散修方元,初次出现之时在奚国,与瀚海宗成非结交,入落神谷,取得明玉君神位……那三山五水的布局,之前都是明玉君暗中做下,最后却便宜了你!”

    天妃芸香以清澈而不带一丝杂质的声音说着,竟然对方元的来历如数家珍。

    “什么?”

    方元‘震惊’地退了一步,内心却是毫无波动。

    要是天庭连这种程度都查不出来,那也太让他失望了一点。

    “方元……你好大的胆子!”

    天妃芸香之前还笑意吟吟,下一刹那,却是凤目含煞,声音宛若万载寒冰:“窃据神位、整合山水、弑杀天仙、攻灭宗门……这数罪并罚之下,都足够去斩神台走一遭了,你知罪否?”

    “不知!”

    方元摇摇头:“我只知天帝以天旨召我上天,要量才录用,可未曾有丝毫加罪之言!”

    “嗯!?”

    天妃芸香显然有些惊讶,到了这个地步还死鸭子嘴硬的神祗,当真是少见。

    她妙目一转,忽然一笑,整个殿堂都仿佛春暖花开,阳光明媚。

    ‘这女神,当真百变无常,令人难以捉摸……’

    方元心里暗想,耳边又传来天妃的话语:“你很好……只是,你初入天庭,职司都是由我行人司主安排,难道你就不怕我送你去几个绝地,比如心魔战场?那里可是紧缺人手呢……”

    这当然就是方元所愿,但此时却不能表现出迫切,端是一言不发,又有些焦躁的味道。

    与此同时,心里还在暗暗疑惑:“这天妃芸香,给我的感觉,为何会有些诡异呢?”

    此神应当只有天仙级别,但身份尊贵,封号天妃,在天庭中地位恐怕不在古神王公之下。

    只是不知道为何,见到此女,方元的心中总有一些不对劲的感觉。

    这并非看穿了什么,纯粹只是一种先天灵觉,玄之又玄,乃是晋升源力之体后的独特感应。

    “怎么?你不信?”

    天妃芸香还在不断挑拨着:“你未曾飞升天庭之前,便得罪了监天使一系,他们的首领东林公,虽然是古神位阶,心性气量却不怎么样,必容不下你的……”

    她循循善诱,似乎想将方元拉到她的阵营,抛出橄榄枝。

    方元一翻白眼:“天妃这是在拉拢在下么?不知能给出什么好处?”

    很显然,对方这么连消带打,又虚张声势,目的只有一个,那便是拉拢方元!

    看透这一切之后,他自然懒得虚以委蛇,直接挑开天窗说亮话。

    “你这神,果然快人快语!”

    天妃芸香的眸子中闪过一缕诧异。

    显然,她之前利用各种形势,所制造的压力,并未给面前这神带来多少影响。

    “的确……我想拉拢你,因为你很有价值,神位潜力无限,并且有着根基……”她望着自己白玉般的手指:“如何?只要你投入我麾下,我保证你心魔战场无事,甚至,未尝不可以放你下界,继续做你的三山五水之主!”

    这个条件,无疑相当丰厚。

    对于真正的地祗而言,能回去做他的土霸王,甚至借助三山五水的权柄,悟通古神之道,那是比什么都要大的诱惑。

    “说不定……我还可以助你一臂之力,让你晋升古神!”

    天妃的话语说到最后,变得越来越诱惑,有着一种靡靡之音的味道。

    方元此时,却是陷入沉默。

    良久之后,才开口问着:“若我投靠天妃,能免了心魔战场的征召么?”

    “不可!”

    天妃轻轻摇首:“我之所以招揽于你,就是希望你能去心魔战场,为我做一件事。”

    “去心魔战场,做一件事?”

    方元有些惊讶:“不知是何事?”

    “到时候,你就会知道了!”

    天妃诡秘一笑:“那你的答复呢?”

    方元似是挣扎了片刻,终于摊手苦笑:“我还有着选择么?”

    “很好,这才是聪明人的做法!我也不用你以神位发誓,直接拿着这符便可!”

    天妃似乎很是满意,轻挥玉手,一张明黄色的符箓就落在方元手中:“此乃我行人司令符,在外可代表我部分权柄,有它在手,东林公必不敢动你!下去吧!”

    她望着方元,眸子里似乎有着几丝诡秘之色。

    令符到手,自然需要炼化。

    方元心念一动,黄色令符就到了识海中,神力涌入,大放光明。

    这本是寻常,但就在最后刹那间,一股难以言喻的诡秘黑气,似乎凭空而生,倏忽如烟,要潜伏进方元的识海。

    “心魔之力?!”

    “此天妃芸香,竟然是心魔界的大能伪装?又或者受到了心魔源力污染?”

    方元心里大震,与之前对比,终于证实了一个猜测!

    这天妃,赫然是心魔界之人!

    只是隐匿手段高妙无比,连天庭都发现不了,也唯有同出一源的源力之体,才能有着些许微妙的感应。

    “我心魔手段,最善蛊惑人心,操纵记忆神识,这符箓大体无二,都是要潜入我的内心深处,让我成为天妃的傀儡!”

    方元心念一动,一道源力扑出,宛若紫色蛟龙,将这道符箓一口吞下,旋即又吐了出来。

    ‘此符若毁,天妃必有感应,但我将它重炼化,权限更改,还能起着欺骗之用!’

    方元本身就是心魔界大能,天妃用这种手段对付他,自然只是肉包子打狗,有去无回。

    表面上,他神情一阵恍惚,旋即向着天妃行礼:“主人!”

    “很好!这夺心符连我都只有一张,虽然限制颇多,也不能对古神施展,但用在此神身上却是正好,他践踏规则,早有不少古神递话过来,必入心魔战场走上一遭!乃是天赐良机……我虽然是天妃,但不得诏令,一样入不了心魔战场呢……”

    天庭若是到了连天帝的妃子都得出战的时候,那绝对是到了生死存亡之际,不然说出去都得被仙道笑死。

    因此这天妃芸香虽然地位尊贵,但想上心魔战场走一遭,却是根本不可能,还容易受到怀疑。

    此时,她千挑万选,终于选中了一个不错的棋子,就是这山水君!

    “山水君,你听着!”

    确认对方中了夺心符之后,芸香的举动就随意了很多,有些颐指气使的味道:“我会立即送你入心魔战场,到时候,你手持此珠,去心魔战场中心,揭开一道封印!这是你的使命,即使拼了命也要完成!”

    “诺,为主人效命,万死不辞!”

    方元眼神狂热,一副狂信徒的模样。

    天妃芸香很是满意,一抬手,一枚黑色的珠子就落入方元手中。

    ‘原来心魔战场之上,还封印着一个强大存在,这天妃的目的,就是去释放它么?’

    方元看着手上的黑色圆珠:“而这珠子,就是钥匙?嗯?不好!”

    宝物到手,他还想周旋一二,套些情报,但出乎预料的事情发生了。

    那黑色圆珠到了他手上,立即发出一团光华,体内源力受此一刺激,顿时汹涌而上,竟然顷刻间就将珠子炼化。

    “什么?黑源珠竟然被炼化?不可能!除了我心魔界本源,没有任何力量能炼化它!”

    比方元更大吃一惊的是天妃芸香。

    她失态无比,嘴巴张成圆形,忽然间,面色森然:“你到底是谁?敢来戏我?”

    ‘原来这宝物,叫做黑源珠么?似乎对源力大有裨益的样子!’

    既然发生意外,方元也是飞快调整过来,负手而立:“本尊是谁,你不必知晓,你只需要知道,我只对心魔战场中的源力感兴趣就是了。”

    “果然是心魔界同道,你究竟是哪尊存在的分身?”

    天妃芸香忌惮地看着来人。

    心魔变幻万千,那些大能分出来的化身,只要故意隐藏,的确不是她能看穿的。

    方元笑而不语,一副高深莫测的模样。

    “罢了,道友可否将黑源珠归还?”

    天妃芸香的脸色难看,显然意识到自己之前被方元狠狠摆了一道。

    “既入我手,便是我之物了,也当作你之前无礼的赔罪!”

    入了自己手的东西,怎么可能还回去?

    方元顿时双眼一翻,不等这芸香鱼死网破,又继续道:“不过……对于你之前的提议,我倒是可以考虑下合作的,毕竟,放出那位同道,对我而言也有好处,不是么?”

    心魔战场内外绝锁,即使一切顺利,吞了源力,也跑不出去,又难得看到心魔界大能,方元还是很欣喜的。

    “合作!”

    天妃芸香也冷静下来,没有尝试动手或者叫人,变成两败俱伤的局面:“倒是可行,你潜入天庭,谋算心魔,也是所图非小,但心魔战场中的源力,我都可以让给你,只要你信守承诺!”

    “这个好说!”

    方元微微一笑,搓了搓手指:“只是在下还有一事相求,天妃的隐匿之法,显然高妙非常,我之前蒙混过关只有三成把握,不知可否赐教呢?”


同类推荐: 祥福客栈网游之深渊术士绰号:变形金刚武侠世界里的超级玩家战姬随我闯异世全能运动员QQ会员闯异界武侠世界逍遥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