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逍遥梦路逍遥梦路 正文卷 第四百九十九章 家族

逍遥梦路 正文卷 第四百九十九章 家族

    紫眼世界。

    这是方元给这个世界所取的名字。

    因为是婴儿,哪怕再怎么天赋异禀,几个月大的时候也就是吃了睡,睡了吃,并且周围人没有多少警惕,令他暗中搜集到了很多的信息。

    这个世界的主流还是人类,并且似乎科技也十分发达,方元就曾经见到过电话、报纸一类的东西。

    只不过澹台一族,喜欢避世而居,生活在一处荒郊古宅当中。

    这个家族应当很富裕,还有仆人侍奉,但每个澹台家族的人都似乎不是很快乐,脸色苍白阴郁。

    并且,还有一点不对,那就是老人的数目很少很少。

    至少方元见过的,就只有澹台绝心的父亲,也是当代澹台家族的族长——澹台鬼镜!

    ‘这一族的人,似乎还会使用一些秘术!这或许是他们能够拥有如此多财富的原因。’

    在方元的记忆中,就有好几次,被抱到阵坛当中,举行一些血腥诡异的仪式,还被喂了许多奇奇怪怪的东西。

    身为婴儿的他,当然无法反抗,也就只能听之任之了。

    ‘唉……这开局,当真令人无语啊……’

    小小的婴儿心里叹息一声。

    按照方元的推测,他转世的位置,应该正好是这一块,并且巧合地遇到澹台家在举行‘仪式’!产生了某种关联召唤,再加上真灵的潜意识,主动选择最好的躯体,就变成了现在这幅模样。

    ‘相比较而言,我宁可转世成普通人啊!并且……这个世界……’

    方元瞥了眼自己的属性栏,神情阴郁:

    “姓名:方元(澹台灭明)

    精:0.5(100)

    气:0.5(100)

    神:2.0(100)

    职业:???

    修为:???

    技能:???

    专长:医术(封印)、种植术(封印)、火眼金睛(封印)”

    “不仅三围数据低到可怜,所有技能也被清洗了么?最重要的是……”

    方元看向专长一栏,代表着医术与种植术的符号,赫然变成了灰白色,简直如同当初遭遇心魔界那尊存在一般,被封印了。

    当然,在他的不懈努力之下,代表火眼金睛的那个符号,却又是一闪一闪,极不稳定,令他偶尔还能动用一些异能力量。

    “这个宅子,很不对劲!阴气太重了!可惜……此时的我,又偏偏失去了力量!”

    哪怕属性栏遭遇封印,方元也自信可以突破,恢复前世的修为,但这一切,都需要时间!

    偏偏这个古宅,给他的感觉,却是处处危险!

    这并不只是火眼金睛的观察,更是他的体质所感应!

    到了现在,方元越发确定,自己的体质异乎常人!神元也就罢了,但一个刚刚出生没多久的婴儿,怎么可能有着成年人一半的素质?

    除非……

    吱呀!

    这时候,婴儿房的门被打开,一个体态丰满,三十来岁的女人走了进来。

    方元认得,这是服侍他的女仆,叫做徐妈。

    似乎是因为在古宅中待久了,这些下人与女仆,也是一个个脸色惨白,好像很久没有晒到太阳一般,神情也十分阴郁,极少露出笑容。

    “不!不对!”

    方元眼睛一闪:“这个女人……表情太平静了。”

    砰!

    就在这时,徐妈双眼翻白,一下昏死过去。

    而在她身后,赫然出现了一个人影,一双怨毒的眸子死死盯着方元,举起了手里的剪刀。

    ‘这个女人……似乎是澹台绝心的弟媳,我的婶婶,七婶还是八婶,叫做秋凉来着……’

    秋凉面容姣好,很是漂亮,此时双手举着剪刀,尖端朝着方元的心窝,表情却是狰狞中带着一丝癫狂:“死……死吧!你不应该存在于这个世上,都是因为你!阿尚死了!你也给我去死!”

    剪刀一寸寸落下,方元却是非常无奈。

    ‘根本不关我的事啊……但既然你想要杀我……’

    他闭上眼睛,精神高度汇聚。

    “啊!”

    下一刹那,一个尖叫传来,旋即,一个铁盆落在地上,水洒了一地。

    “快来人啊,秋凉太太在……”

    一个女仆的尖叫传来,旋即又变成了惨叫。

    方元耳朵一动,听到了大量脚步声,却是散去了凝聚的精神力,暗松口气。

    到了这个世界,他也不知道自己这种技巧还有没有用,并且也无法解释,能被其它人救下却是最好。

    “秋凉,你在做什么?”

    澹台绝心赶到,又传来一个耳光声:“你疯了么?”

    “哈哈……我早就疯了!要不是他,阿尚怎么会死?”

    秋凉充满怨毒的声音传来,似乎还想反抗,又被打倒在地。

    “绝尚媳妇……这是怎么回事?”

    这时,一大波人赶到,为首者赫然是澹台鬼镜,面容冷硬,带着莫大的威严。

    “你们看不到么?我要杀了他啊!”

    秋凉被抓起来,神色癫狂,忽然又抽泣了起来:“阿尚,阿尚一定是他害死的!你们也看到他死得多惨,眼睛都被活活挖了出来啊,就因为他说过,这婴儿的眼睛不对!所以才遭到了厄运!”

    “胡说八道!绝尚明明是……”

    澹台鬼镜厉声呵斥,声音到了后面却又低沉下去。

    “算了,这个女人已经疯了,将她押到后面祠堂,关起来吧!”

    良久之后,一个声音再次响起。

    “你们……都会死!”

    方元此时被另外一个女仆抱起,可以看见秋凉的眼神。

    充满了怨毒与憎恨,将原本美丽的面孔扭曲得不成样子,甚至令抱着自己的这个女仆都簌簌发抖。

    “你们以为,他可以对抗诅咒么?不!没有可能的!我们澹台家,是被诅咒的家族,没有任何办法解救,冒然引入新的力量,只会让你们死得更惨啊!”

    秋凉疯狂尖叫着,仿佛蝮蛇吐出了剧毒的汁液,对在场每一个人进行了诅咒:“我恨你们!恨你们所有人!如果不是阿尚,我又怎么会嫁到你们家,遭到最深沉的绝望!”

    “不好!”

    看到她挣脱出来,又抓起那把红色的剪刀,澹台鬼镜大叫:“快阻止她,她要……”

    “去死吧!”

    在大叫声中,秋凉不知道哪里来的力气,一下冲到那女仆面前,一剪刀刺出。

    噗!

    血花飞溅!

    点点滚烫的鲜血飞散,宛若梅花,溅在方元脸上,带着铁锈的味道。

    “怎么……怎么会?”

    秋凉看着被扎透脖子的女仆,又看了看自己的胸口。

    在那里,一截刀尖突出,带着猩红的血迹。

    噗!

    女仆倒下,方元的襁褓落了下来,又被一双手臂牢牢接住。

    “都散了吧!叫人将尸体收拾了。”

    他看到了,在后面杀了秋凉的,赫然是这个身体的父亲,澹台绝心!正淡然地抽回匕首,冷冷吩咐道。

    “咯咯……”

    倒下的秋凉还在挣扎,喉咙滚动着,从嘴里溢出血来,看着在场的所有人,那种怨毒的表情,令很多人都难以忘怀。

    “我代表着……不祥么?”

    方元同样有些恍惚,心里更是一冷。

    不知道为什么,这个女人手上的红色剪刀,仿佛因为血的缘故,变得更加鲜艳了。

    “父亲大人,你觉得这处置怎么样?”

    澹台绝心处理完之后,又看向澹台鬼镜。

    “还可以,不过家族的守卫要加强了,居然会被她摸到这个‘东西’!”

    澹台鬼镜俯下身体,很是用力地将秋凉尸体的手指掰开,拿起红色的剪刀,又看向周围:“今天的事情,谁都不许外传,否则家法伺候,听到了没有。”

    “是!”

    围观的众人连连点头,只是眼里的恐惧怎么也消除不去,看向方元的目光,更是充满了某种难以言喻的情绪。

    这是真正的不祥之子!

    而方元则是在被抱走的最后一瞬间,又看了血泊中倒下的女人一眼。

    似乎是他的错觉,那个女人的手指,好像……又动弹了一下!

    ……

    春去秋来。

    方元院子里的腊梅树,也掉了五回叶子。

    此时的他,已经五岁了,在澹台家中,就仿佛一个隐形人。

    虽然一切吃住都是最好的,也没有什么人敢克扣,但更没有一个同龄人敢跟他一起玩耍。

    甚至,就连伺候他的仆人,都很怕他,即使他什么也没有做。

    还有他的生母,一个叫做素馨的女人,也刻意跟他保持了距离,幽居不出,感情很是淡薄。

    而在五年的生活中,方元也发现了很多诡异的事情。

    比如,这个家族的人,每隔一段时间,就会离奇地死掉一个,而其他人居然好像也习以为常的模样。

    但他看过一具尸体,那怎么都不像是自然死亡的。

    “诅咒么……”

    结合着这些年来的所见所闻,方元也大致猜出来了真相。

    “澹台家族背负着一个诅咒,所有的人都逃不掉……每隔一段时间,就会有人死亡!这样的家族,也难怪要避世隐居了,否则的话,绝对要惊世骇俗,吓死其它邻居了。”

    五年的生活,没有任何乐趣可言,对方元而言,却是不怎么难以忍耐。

    甚至,也不怕展露出早熟,多智等等的特征。

    即使平时表现得阴沉,好像个小大人一般,也从没有人觉得不对。

    毕竟他本身,就代表着最大的异常!

    浏览阅读地址:


同类推荐: 祥福客栈网游之深渊术士绰号:变形金刚武侠世界里的超级玩家战姬随我闯异世全能运动员QQ会员闯异界武侠世界逍遥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