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逍遥梦路逍遥梦路 正文卷 第三百八十五章 相助

逍遥梦路 正文卷 第三百八十五章 相助

    “欺人太甚!”

    看到对方竟然调戏自己小妹,韩惊飞怒喝一声,一掌打出,掌心通红,宛若火炉。

    这是他韩家秘传的‘大霹雳手’,也是一门上乘武道,修炼至武宗没有丝毫问题,甚至还有通脉的希望。

    当然,此人虽然莽撞,却并不是傻子,大声呼喝之中,已经暗暗使着眼色,让等候在门口的小厮回家族求救,这才放心地与这两个师兄弟纠缠。

    “霹雳者,雷火也!你这霹雳手,只得火劲,连雷劲都未曾练成,半瓶子醋晃荡,还敢出来献丑?”

    绿衣少年轻笑一声,同样伸出了右手:“还是看我玉玄功的厉害!”

    他这只手掌伸出,于半途中蓦然一变,肌肤晶莹如玉,宛若美玉雕刻而成,此时有意卖弄,让这韩惊飞吃个苦头,已经是运起了九成功力,恶风扑面。

    方元见着这幕,却是略微一皱眉。

    这少年出手狠辣,若是不管的话,韩惊飞恐怕要吃个大亏了。

    砰!

    两掌相交,劲气四溢。

    只听噶咧一声,一条人影就倒飞了出去,撞到墙壁上,大量酒菜洒落在身,狼狈不堪,惨叫连连。

    “嗯?”

    蓝衣人瞳孔一缩,握碎了手中的酒杯:“师弟?”

    他一个跨步,来到绿袍少年身边,就见到这师弟捂着右手惨叫,一截手臂骨都露在外面,鲜血淋漓,简直如同遭到了什么猛兽碾过一般。

    “师兄……”

    绿袍少年眼泪都下来了:“他……他掌力好怪!你要给我报仇啊!”

    “你放心!”

    蓝衣人双手闪电般抓住少年的臂骨,又是一接,清脆的正骨声响中,少年双眼翻白,干脆利落地昏了过去。

    蓝衣人手上动作不停,麻利至极地为少年敷上灵药,又开始包扎,十根手指如同幻影,熟极而流。

    片刻后,他站起身,看向韩惊飞,目光中带着前所未有的凝重:“在下玉玄宗兰飞宏,见过韩兄,我这师弟不过出言不逊,小小失礼,何必下如此重手?”

    此时的他,已经将韩惊飞当成某个隐藏起来的少年高手了,心中怒火熊熊。

    并且这敛息功夫,连他都发现不了异常,委实高明无比。

    “我……”

    韩惊飞还杵在那里,神色怔怔:“我什么都不知道啊……”

    ‘等一等,这两人或许没有我想象的那么厉害,抟木成粉什么的,说不定只是江湖把戏,故意来骗我的……’

    他脑海中闪过几个念头,顿时胆气一壮:“哼!你们两个不学无术,敢来四元城大言不惭,也不看看这是谁家的地盘,本少爷只是给你们个教训!”

    “好!”

    兰飞宏吐出一口长气,目中精光闪动:“那在下不才,也要向韩兄讨教几招了!”

    “哼!江湖骗子,还敢嚣张……”

    韩惊飞嗤笑一声,忽然双眼瞪圆,嘴巴张大,有如一只癞蛤蟆。

    因为在他面前,兰飞宏默运玄功,周身数尺之内,一道青色的光华闪烁,化为一柄玉尺的模样,被他郑重拿捏在手。

    与此同时,一股强绝浩瀚,与天地交接的威势,也在不断外放而出。

    “元力外放?离体化形?这是……武宗……”

    旁边的韩玲儿捂着嘴唇惊呼。

    不仅是这种表象,更因为从兰飞宏身上传来的可怕威压,她只在身为武宗的爷爷身上看到过。

    “假……假的吧……但江湖上,似乎没有一个骗子,能伪装成武宗的,难道之前他所说的,都是真话……”

    韩惊飞的嘴里很苦,仿佛喝了一杯又一杯最浓郁的苦酒一般,几乎说不出话来。

    他才刚刚突破四天门,凝练阴阳二气,连地元武者、凝练元力雏形的境界都未达到,又怎么可能是武宗的对手?

    “请!”

    但对面,兰飞宏显然不信这点,已经将韩惊飞当成了扮猪吃老虎的典型,目光凝重:‘此人竟然到现在还未让我察觉异常,这敛息功夫当真高明到了极点,不能大意!’

    一念至此,他一动手,就势若万钧,拿出了压箱底的功夫:“云尺八打!”

    疏忽间,韩惊飞就见到对面的武宗扑来,双手幻化,元力化为玉尺,打出漫天的影子。

    甚至,一种强绝的武道意念,已经狠狠入侵他的心扉,令他仿佛小白兔看到猛虎一般,再也动弹不得丝毫。

    “大哥!”

    漫天尺影当中,只有少女惶恐的喊声传出。

    噗!

    旋即,一声巨响传来,元气化形尽数溃散,韩惊飞站在原地,怔怔看着自己的手指。

    对面,兰飞宏望着自己胸口上的血洞,犹自不能置信。

    就在刚才,似是毫无还手之力的韩惊飞突然抬手,放出一道离体剑气,势如破竹地击破尺影,在他胸口留下了一个血洞。

    “好厉害的剑气,我甘拜下风!”

    他惨笑一声,又面露憎恨之色:“只是阁下行事,未免太不光明磊落……”

    “我……我做了什么?我怎么不知道……”

    韩惊飞也是一副快哭出来的表情。

    他刚才抬起双手,释放剑气,将自己都吓了一大跳。

    “哼!本人技不如人,还有什么好说的?”

    兰飞宏往楼下一看,只见大队人马已经赶了过来,为首者赫然是一个身材高大,长须飘飘的威武老者:“谁刚伤我孙儿?”

    “哼!”

    兰飞宏咬着牙,一提绿袍师弟,穿破一扇窗户,飞出酒楼,脚步几点,就如同一只大鹏般,倏忽远去。

    “好轻功,果然是武宗!”

    人影一闪,韩家老爷子就到了酒楼之上,拍拍韩惊飞的脸庞:“乖孙……没事了,有爷爷在,看谁敢伤你!”

    “爷爷!”

    韩玲儿扯了扯韩家老祖的衣袖:“不是别人欺负我们,是大哥在欺负别人!”

    “啊?”

    韩家老祖一下眼睛瞪大:“那人虽然年青,但武宗修为毫无疑问,你们欺负人?”

    “爷爷……的确是我!”

    韩惊飞挤出一个比哭还难看的笑容:“他们自称是玉玄宗门人,被我打伤,我……我给韩家惹祸了!”

    “玉玄宗?叶湖三大宗门之一,有着通脉武宗坐镇的玉玄宗?”

    韩老爷子差点噎死,旋即虎目一瞪,立即扫向周围。

    他人老成精,江湖经验可比这几个小年轻丰富不少,知道十个孙子绑在一起,也不够人家武宗一只手打的,能做到这点,必然是有着高人暗中相助。

    此时酒楼之中一片狼藉,诸多酒客害怕麻烦,早已跑得一干二净,只剩下掌柜与小二缩在一边。

    与这个相比,还有一桌安然无恙,甚至酒客还大马金刀地坐着喝酒,就显得很突兀了。

    “这位朋友请了!”

    韩老爷子上前,抱拳为礼,又打量着这个年青人。

    嗯,对方年纪看起来只有二十岁,十分年轻,但剑眉星目,气度沉凝,很是不凡,一副普通江湖中人的打扮,此时略微抬头,就露出一个灿烂的笑容:“老爷子既来,不如坐下喝上一杯!”

    “也好!”

    几次试探,都发现不了这年轻人的修为,韩老爷子心里打鼓,还是从善如流地坐下,端起酒盏:“老夫韩啸天,敬阁下一杯,不知阁下高姓大名?”

    “同是天涯沦落人,相逢何必曾相识……”

    方元微微一笑:“本人外号狂刀,之前不过看那两个小辈有些嚣张,略微教训一二,老爷子莫怪!”

    “果然是阁下!”

    韩啸天一副果然如此的神色。

    倒是旁边恭立的韩惊飞与韩玲儿两人,现在才知道帮了他们一把的恩人就在此处,好奇的目光不由在方元身上来回打量。

    特别是韩玲儿,脸上就带着一丝晕红。

    ‘靠!看来小白脸果然占便宜!’

    见着这一幕的方元却很是无语,摸了摸自己的脸颊。

    他经过改头换面,略微以这个世界的审美,做了一点改进,此时这张脸自然胜出原本的自己不少,堪称美男子了。

    “另外,这对兄妹我看着也比较顺眼,算是有些缘分,这才路见不平,拔刀相助!”

    “多谢……”

    韩老爷子十分无语。

    本来这只是小事,小字辈吃个亏,服个软也就完了,现在却是一路杠到底,彻底惹上了玉玄宗,真是闭门家中坐,祸从天上来啊。

    ‘拔刀相助你妹啊!’

    想必此时他的心里,也是十分抓狂的。

    但此时已经狠狠得罪了玉玄宗,自然不能再得罪另外一个,还是地强颜欢笑地应付。

    “好了,既然是本人惹下的麻烦,本人自会解决的!”

    表演到现在,方元的目的也达成了大半,当即豪气至极地一挥手:“我刚刚自深山苦修出来,正要刀试天下,这玉玄宗若还敢来,自然是本人一肩挑了!”

    ‘就等你这句了!’

    韩老爷子眼中精光一闪,老脸上却是笑成了菊花,连道不敢,又十分殷勤地邀请方元去韩家小住。

    “这……怎么好意思呢?”

    方元装模作样地推辞了一下,急得韩老爷子差点连撒泼打诨的手段都使出,这才勉为其难地答应下来,被恭敬地请入韩家。


同类推荐: 祥福客栈网游之深渊术士绰号:变形金刚武侠世界里的超级玩家战姬随我闯异世全能运动员QQ会员闯异界武侠世界逍遥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