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山海画妖师白泉篇 第二百四十章 此处必有蹊跷

白泉篇 第二百四十章 此处必有蹊跷

    “你的意思说,那人只出了一招,而你就败了?”

    福田冈十郎来之前不是没想过徐馨雅手上的可能性,但他没想到竟然会是这样的:“你在逗我吗?”

    徐馨雅的实力,他再清楚不过了。

    两人同为逐日司,可在性格和理念上却有着极大的差异,徐馨雅奉行正义,想要做个公正的警察,而冈十郎则是命令主义,认为屁股决定脑袋,身为逐日司的领导人之一,冈十郎要给每一个加入其中的新人,开拓出通途大道。

    ‘应该是民众敬畏逐日司,而不是像你一样,低声下气的去多管闲事,你太丢人现眼了!’

    这就是徐馨雅和冈十郎之间的矛盾,以及之前的各种摩擦。

    “我骗你干什么?”徐馨雅:“就算我已经被开了,可以我和阿道夫姐姐的关系,我可能会骗你们吗?”

    徐馨雅所说的阿道夫姐姐,全名赛莉雅?阿道夫,是逐日司如今的部长,另外,听名字也知道,这人什么来路了。。。

    “啧。。。”

    冈十郎狠狠的咬着披萨,他虽然不认同徐馨雅,但也知道她不会在关键时刻意气用事,同样的,他也是如此:“可你说,对方能够吸收你的妖力,还凭空?”

    “对啊,”徐馨雅也是一头雾水:“我完全不知道是什么情况,体内的妖力就没了。”

    否则的话,徐馨雅至少能够使用空间妖术逃跑,可没了妖力,她就只能依靠山海兽了。

    “所以我当时就让眷属神具化,准备借用神具的力量战斗。”

    “但他把你的神具,又变回了眷属,并将她们弹回了画中天,”冈十郎:“同时,你的画中天被神秘的力量所封印,与自身的眷属们的联系,直接被切断。”

    这怎么听,怎么像是在讲神话故事啊。

    “按照你的说法,画妖师四大能力体系,御字略造,全废了?”

    画妖师的能力一共四项,御、字、略、造,其中御就是统御山海兽,但人家却把你的山海兽都封印了,字,即字印,也就是妖术,可画妖师妖力都没了,好搞毛线的妖术,略决孙无尘和云亦纵都使用过,类似于变相的炼体,但依旧需要妖力催动,没有妖力,略决就是个屁,造化类神具,但炁先帝却能强行让她们解除神具化,并将她们弹回画中天。

    “这世上,怎么可能会有这样的人?!”冈十郎:“如果真的有,岂非天下无敌了?”

    所有画妖师都要依靠这四大能力体系,而炁先帝却能全部克制,甚至让画妖师失去力量,这简直就是画妖师的克星啊。

    “不仅如此,”徐馨雅:“就连我的本命也。。。”

    “你的本命怎么了?”

    “你是知道,我本命的力量的,”徐馨雅:“可即便是她,面对那个人的时候,也只是一个照面,甚至连使用能力的机会都没有,就被封印了。”

    “本命与眷属,”徐馨雅摇头叹息道:“结果,好不到哪里去。”

    “嘶~~~”

    冈十郎放下了披萨,他苦思了一会儿,说道:“这人,不是你我能够对付的。”

    “那。。。”

    “他的实力,恐怕已经超越了这个时代的画妖师,也许只有部长那样的存在,才能跟他匹敌了吧。”冈十郎:“而且,你所遇到的这个人,疑似跟我最近接触的一个事件,有关。”

    “什么事件?”

    “你知道秦家吧。”

    冈十郎不知道秦道雪还有后裔,所以他的秦家,就是上京城的老秦家。

    “知道,”徐馨雅:“怎么了?”

    “别灭门了。”

    “啊?”徐馨雅惊呼道:“怎么可能?!那可是老秦家啊,我要不是有部长姐护着。。。”

    徐馨雅杀了上京城老秦家的嫡子,也是唯一血脉继承者,犯了众怒,几乎所有血脉画妖师都想要她的命,而由于逐日司部长是最老牌的部长之一,她靠着自己的能量,保下了徐馨雅的性命,而代价,就是让她永远远离钦天监的高层。

    而现在,这种可以凌驾于法律之上的古老贵族,竟然,说灭就灭了?

    “这件事是金烈言,我,还有妮萨雅,一起调查的。”

    “呵,”徐馨雅:“除了我,逐日司三大司长都齐了,不知道的还以为要围剿世界级通缉犯呢。”

    “秦家的地位,你应该很清楚。”

    “然后呢,”徐馨雅:“你们查到了什么?”

    “什么也没查到。”

    “开玩笑的吧,”徐馨雅嘲笑道:“你可是把妮萨雅都带上了,那个超级s,有人能在她的拷问下藏得住秘密?”

    冈十郎说:“妮萨雅让人开口的本事是不小,但对方是谁啊,是秦三公,如今上京总席,对他严刑拷打,站着说话不腰疼!”

    见徐馨雅有些不快,冈十郎不再废话:“秦三公,不肯说实话。”

    “什么意思?”

    “经过我们的调查,发现那个人的能力,与袭击你的人,十分相似,”冈十郎:“我本以为那些人疯了,但你也遇到了,这让我不得不信。”

    “你是说,”徐馨雅:“秦三公知道那个人是谁,但他不可能说?”

    “对。”

    逐日司都是很专业的刑警,有着自己的手段,但秦三公不肯开口,而他的身份,本身就不是罪犯,他们又没办法对他上刑,而且。。。

    “最奇怪的是,”冈十郎:“秦三公竟然要销案。”

    “销案?!”

    “是啊,销案,家族宗祠被人端了,传承万年的案牍也被一把火烧光,”冈十郎:“如果不是我们的人去的及时,恐怕那老家伙都要在塔上**了。”

    “被人打上门了,不想着报仇,反而要自杀?”徐馨雅先是不屑的说了句,但她很快就发现了问题所在:“不对,太不对了,以秦家的脾气,怎么可能算了,不奏上钦天监,让官方派人来解决,也至少要去找贵族世家帮忙才对啊。”

    “所以,情报局的人分析,认为这个人,必定与秦家有着很深的渊源。”

    这句话,着实说到了徐馨雅的心坎上,炁先帝来找她报仇,理由是‘太多管闲事’,这里用了一个‘太’字,说明徐馨雅已经不止一次招惹他们了,徐馨雅自己分析后,认为炁先帝一定与秦轩有关,而秦轩,说白了就是秦家人。

    ‘这水,是越来越深了啊。。。’

    徐馨雅感慨了一句,冈十郎问道:“你知道些什么吗?”

    “嗯?”徐馨雅耸了下肩:“我一个被开了的逐日司,我能知道什么?”

    “那个人为什么要杀你?”

    “我怎么知道啊!”徐馨雅:“难道你觉得,我跟他有关系?喂,福田胖,我可是差点就死了,我要是有内部消息,早就告诉你了。”

    徐馨雅发过誓,不背叛秦轩,如今老秦家已经覆灭,秦家血脉只留了两支,秦轩和他姐姐,而对于秦夕瑶那个女人,徐馨雅其实是有些畏惧的,相反,秦轩还是个傻白甜,一心想要天下太平,每个人都能安居乐业的徐馨雅,自然是要站在秦轩这边,不管秦家人在准备着什么,恐怕秦轩都是被放弃了的那个。

    既然如此,徐馨雅可就更要抱牢秦轩这条大腿了,没准通过秦轩,她真能实现心愿也不一定。

    “。。。。。。”

    冈十郎怎么可能轻信徐馨雅的话,但徐馨雅不肯说,冈十郎也没办法,他拿出了一叠照片,这是根据搜魂类妖术,投影出来的关于炁先帝的模样投影:“这是,我们问出来的关于那个人的模样,你对比一下看看。”

    他本来只是前来慰问徐馨雅的,顺便调查一下重伤了徐馨雅的究竟是何方神圣,却没想到,竟然能把老秦家的事情给联系到一起,这真是让人惊喜的展开啊。

    “咦?”

    “怎么了?”冈十郎咀嚼着披萨,瓮声问道。

    “这里,”徐馨雅拿出了自己的记忆投影,然后点着斗笠僧手中握着的暗金色古怪锡杖:“这个东西。”

    “嗯?”

    “这的确就是伤我的那个人,但有一点,跟你搜集到的那些记忆不同,”徐馨雅说:“这根锡杖,本来就是他的,还是。。。”

    徐馨雅刚听福田说了,这个人似乎是去老秦家抢什么东西的,可秦三公却死活不肯说,到底被他抢走了什么。

    “这的确是个线索。”

    冈十郎不是秋老爷子那种搞学问的,他虽然也很博学,但更多的是心理和犯罪方面的专业知识:“这根怪异的锡杖,看起来不像是神具化的产物,那就是实物了。”

    画妖师有神具化的能力,所以几乎不会带真正的物品,可如果带着。。。

    那一定是宝贝!

    “你说,”徐馨雅脑洞大开:“这根奇怪的锡杖,会不会就是老秦家被抢的宝物?”

    “咳咳咳咳。。。”

    福田冈十郎好险没被呛死:“你没当逐日司,脑子也坏了?”

    这根破锡杖,像是什么了不起的宝贝吗?

    秦三公会为了这么个东西,不敢让钦天监负责?

    “没准还就是呢!”

    当然,徐馨雅也是猜的,她跟冈十郎性格天生不和,又因为后者长得那满身肥漂肉,此时就是专门给他添堵:“我觉得,你还是去问问阿道夫姐姐吧,她从钦天监成立就当部长到现在,肯定比你我知道的多。”

    “啧。”

    冈十郎不爽的咬着披萨,然后看了眼炁先帝手中的锡杖,将这投影收了起来:“行了,我去问问。。。”

    话是这么说,但这么根黑不溜秋的锡杖,能是什么宝贝,反正冈十郎可不信,然而,徐馨雅并没有意识到,她对案件的敏感程度,显然比她想象中的要强的多,这根锡杖,就是一件值得秦三公闭口不谈的宝物,而且,涉及到了天监创始人之一,也是老秦家先祖,秦规玄的传说。

    当然,这一切,秦轩是什么都不知道,此时的秦轩,正跟红寒衣一起,前往活动举办的地点。。。

    时间为凌晨,正是一天中最黑暗的时刻。

    但因为活动,这里却是人山人海,而且每一人都兴致高涨,按照通知里说的,还有半小时便是活动开始时间,而到时候,封添仙的代表就会到来。

    封添仙,哪怕是在如今钦天监三十六部门,以及传说中的几十种山海官里,都是格外神秘和强大的一种,甚至有传言,说封添仙是钦天监最强山海官,只是因为每一位封添仙都深居简出,所以这样的传言,终究也只是传言,得不到任何人的证实。

    不过,这依旧无法掩饰活动参加者的好奇。

    毕竟封添仙,已经至少五十年,没有出现在人们眼前了。

    “红寒衣,”秦轩:“封添仙到底是什么人啊,听着好像很厉害的样子?”

    “封添仙,”原本正想解释一下的红寒衣,可就在她即将开口之时,一股极为特殊的力量,却是出现在了竹林村的村口,红寒衣猛地转过头,沉声道:“那群怪物,来了。。。。。。”

    (奇书吧 www.qishu8.net)


同类推荐: 不可思议的奇幻之旅西游之八戒全能系统天赋武神万界超神论坛最强神话帝皇诸天仙武我有无限装备栏狂魔战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