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仙医高手在花都第二卷 第886章 小泉东流

第二卷 第886章 小泉东流

    看到这松柏之上的白衣男子,千颂依雪黛眉也不觉蹙起,因为这个白衣男子,正是双天才之一清河一剑。

    东洋第一武圣富士奈川的得意弟子,十五岁已经达到武尊实力,十八岁踏入武圣境,是东洋国最为瞩目天才之一。

    如今的清河一剑,已经二十三四岁,武功实力比之以前更大有精进,他武功实力究竟如何,在东洋国已经是一个谜。

    就如他的师父东洋第一武圣富士奈川一样,无人真正知道。

    “千颂小姐,数年不见,你过得可好?”松柏之上,清河一剑脸上现出一个俊朗笑容,向千颂依雪问候。

    千颂依雪对他问候,并没有现出多少热情,十分平淡说道:“多谢清河公子关心,我很好。既然你来了,可不可以麻烦你把你两位师兄弟给带走?”

    清河一剑连忙答道:“千颂小姐请放心,我一定会让他们离开,绝不会打扰你们。”

    大院里富士石松和松本二田听到这里,心里顿时暗叫不好,看来清河一剑,又中了美人计了。

    富士石松立刻向松柏树上的清河一剑说道:“六师弟,你千万不要听这女人的话,你忘了五年前你为了她,和小泉东流打了三天三夜,最后却被我父亲罚你禁足三个月,不许离开富士山,让你面壁思过事情了?”

    “大师兄,师父并没有责怪我和小泉东流比剑事情,他只是恼我和小泉东流打了三天三夜,却还是没有赢了小泉东流,所以才会责罚我面壁思过。”清河一剑向富士石松纠正道。

    富士石松不由哑口无言:……

    好不容易,富士石松才回过神来,向清河一剑说道:“可是清河,你的七师弟松本的父亲,可是被千颂河川害死,难道我们身为同门师兄弟,也不为松本报杀父之仇吗?”

    “你胡说!松本二田父亲根本就不是我父亲杀的,是他父亲想用下三滥手段刺杀我父亲,却刺杀失败,生了一场大病一命呜呼,我看他是气死的,根本就不关我父亲的事情。”千颂依雪脸寒如冰,向富士石松反驳道。

    富士石雄却极力争辩:“我师弟松本父亲,就是被你父亲重伤而死,今日无论如何,我都要你们千颂家付出代价。”

    唰,就在这时,屹立高高松柏树上的清河一剑,飞落在大院里。

    “大师兄,刚才我已经听清楚了,七师弟父亲是因为暗杀千颂小姐父亲,受了伤,因此受到打击一命呜呼,这么说来七师弟父亲有错在先,这似乎不能怪千颂小姐的父亲。”清河一剑看着富士石松说道。

    这让富士石雄再一次无话反驳。

    他想不到自己师弟,为了讨好和接近千颂依雪,竟然胳膊往外拐,不帮自己人,反而帮起千颂家的人。

    “清河你不要管这事,这是师父要我来帮七师弟处理此事,这里有我处理就可以,你先回去吧!”富士石雄只想自己这个师弟尽快离开,这样他就可以帮松本二田报仇。

    然而,清河一剑偏偏就是不离开,一副管定这事样子,向富士石松说道:“大师兄,我来的时候,已经跟师父说过,这事让我来处理,所以你们先回去,待我将这事处理好了之后,再告诉你们结果。”

    富士石松嘴角肌肉乱抖,他可不相信清河一剑会处置千颂依雪的家人。

    “

    <istyle=‘color:#4876FF‘>-----这是华丽的分割线--</i>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阅读请注意眼睛的休息。推荐阅读:

    <istyle=‘color:#4876FF‘>----这是华丽的分割线---</i>

    不行,就算你请示了我父亲,我和七师弟也要在这里看你处置她们,不然我绝不放心。”富士石松态度坚决说道。

    “大师兄,看来你还是不肯化解千颂家和七师弟家的仇恨,看来我只好对不住大师兄和七师弟了!”清河一剑脸上现出一丝无奈,向富士石松和松本二田说道。

    富士石松似乎察觉到什么,向清河一剑说道:“清河,你想干什么……”

    然而他的话还没有说完,清河一剑右手扣指一弹,嗤地一声,一束惊人气流破空飞出,击中富士石松身上某处穴道,立刻封住了他的穴道。

    富士石松一下子动弹不得。

    “清河,你封住我穴道干吗?快解开我的穴道!”富士石松向清河一剑叫道。

    “大师兄,所为冤家宜解不宜结,何况是七师弟父亲有错在先,我们不能不讲道理,否则我们只会败坏师父声誉,所以我只好封住你的穴道。”清河一剑脸上现出一丝笑容说道。

    富士石松知道清河一剑不会解开自己穴道,便向一旁的松本二田打眼色。

    松本二田明白他的意思,便要出手解开他被封穴道。

    嗤。

    又一股气流,破空射出,击在松本二田的穴道上,一下子封住了他的穴道,让他不能再动弹。

    扣指弹出气流,封住松本二田穴道之人,正是清河一剑。

    这样一来,富士石松也没有人可以帮他解开穴道。

    “清河,解开我的穴道,你……”富士石松又气又急向清河一剑说道。

    “大师兄,七师弟,我不能解开你们穴道,不然你们又胡来了。”清河一剑说完,便往千颂依雪父女走去。

    富士石松对清河一剑恼怒不已,又无可奈何,七个师兄弟中,武功实力就数排行第六清河一剑武功最高,富士石松根本不是清河一剑对手。

    所以,他才会被清河一剑封了穴道。

    清河一剑来到千颂依雪面前,说道:“千颂小姐,不好意思,我大师兄和七师弟打扰你们了,不过,我保证他们以后不会再来打扰你。”

    千颂依雪没有想到清河一剑,竟然这么通情达理,非但没有帮着富士石松和松本二田对付千颂家,而且还指责富士石松和松本二田有错在先。

    千颂依雪向清河一剑说道:“多谢清河公子能够仗义执言,挺身相助,我千颂家十分感激。”

    清河一剑笑道:“千颂小姐,这只不过是小事一桩不足挂齿。”

    然后,清河一剑看了看阳光灿烂天空,向千颂依雪说道:“千颂小姐,今天天气很好,京郊玉云山樱花都开了,风景极好,不如我们去赏樱花如何?”

    千颂依雪虽然感激清河一剑,公平处理千颂家和松本二田的事情,但是她并不想和清河一剑去玉云山赏樱花。

    因为在她心里只有林飞一人,她并不想和其他男子过多暧昧。

    “清河一剑,千颂小姐是不会和你去赏樱花的!”就在这时,一个充满揶揄声音传来。

    清河一剑循声看去,只见不知几时,一栋别墅琉璃瓦屋脊上,坐着一个年轻男子。

    看到这屋脊上年轻人,清河一剑顿时皱起眉头,眼中锋芒闪烁起来:“小泉东流,你来干什么?”


同类推荐: 超品相师三界微信群重生之我的神级抽奖系统海洋牧场重生之改天换地好莱坞之路韩警官都市超级医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