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仙医高手在花都正文 第361章 合壁之作(三更)

正文 第361章 合壁之作(三更)

    林飞心情不是很好,完全进入了低落状态。

    原本以为和师姐分开几个月,再次重逢,会有说不完的话。

    可结果……

    想到这里,林飞便发出一声轻叹。

    就在这时,一阵熟悉的茉莉花香飘来。

    这让他精神不觉为之提振。

    他想起自己的师姐,最爱茉莉花,昆仑山还种有一片茉莉花树呢。

    “一个大男人叹什么气呢?”就在这时,师姐那清冷又柔软好听声音传来。

    林飞一下子抬起了头,他看到不知几时,师姐千颂依雪已经站在他的面前。

    “师姐……”林飞不敢相信看着师姐。

    千颂依雪什么解释都没有,伸出手,抓住他的手,拉着他往前走去。

    馆长岳云岭,孔老等老画家,脸上也现出不敢相信:难道林飞,就是千颂依雪说的昆仑飞雪的另一个人?

    周围的人都惊讶看着千颂依雪拉着林飞,走到大厅中间,他们认出这个林飞,就是刚才喊千颂依雪师姐的人,陈宫南还拿他取笑来着。

    所以大家印象特别深刻。

    啪地一声!

    陈宫南看到千颂依雪走到林飞面前,拉着他回到大厅中间,立刻想到了林飞,就是千颂依雪说的昆仑飞雪的另一个人。

    惊慌错乱之下,手中握着的大狼毫,一下子从手中滑落,掉在一盆墨汁里。

    那狼毫头部落入墨汁里,但一米多长,儿臂来粗的笔杆,却砸向其他颜料。

    陈宫南大惊,这狼毫笔杆,如果打翻其他盛着颜料盆子那还得了?

    所以,陈宫南急忙弯身去抓狼毫往颜料盆子砸去的笔杆。

    可是,万万没有想到,就在这时,陈宫南不小心脚下一滑,然后悲剧发生了。

    噼里啪啦一阵乱响,陈宫南整个人倒在了数个颜料盆上,打翻了颜料,五彩缤纷的颜料,染得他青脸绿毛,形同妖魔,全身衣服花花绿绿,唱大戏一样。

    全场惊呆!

    然后,大家不知怎么回事,觉得莫名喜感,从眼里,从嘴角开始出现笑意,只是极力忍着。

    陈宫南从一堆颜料中爬起来,看到大家都用惊诧眼神看着他,而且极力忍着笑意。

    再看向千颂依雪,他发现她依然牵着林飞的手,却脸无表情的看着他。

    这时,她螓首靠近林飞,轻声说道:“林飞,刚才他不是取笑你吗?想不到,这么快他自己就成了笑话。”

    林飞一下子明白了,为何师姐要给陈宫南墨镜,还要他执笔蘸墨,敢情是要把他当笑话?

    看来师姐还是他的好师姐。

    陈宫南听到这话,心里又羞又怒,他这才知道千颂依雪先前不理会林飞是故意的,而给自己墨镜,让自己执笔蘸墨,仅仅只是把他当笑话。

    因为执笔蘸墨,也是为千颂依雪和林飞执的笔蘸的墨。

    这不是要让他成为笑话吗?

    “快,快,快,把地面颜料清理一下,还有带陈副馆长去清洗一下。”馆长岳云岭对陈宫南打翻颜料,十分郁闷,当即指挥工作人员清理。

    几个工作人员立刻清理颜料,而全身花花绿绿的陈宫南,也在一名工作人员的引领下离开了。

    而憋得脸红得像猴子屁股的全场观众,终于笑声响彻大厅:“哈哈……”

    刚刚走进洗手间的陈宫南,听到外面传来大笑,气得咬牙切齿,看着镜子里红红绿绿怪物一样自己,他暗下决心:林飞,千颂依雪,今天所受的耻辱,我一定会加倍讨还。

    一楼大厅,打翻的颜料,弄脏的地面都已经清理干净,所幸的是颜料,距离那张作画白纸有些距离,所以没有事。

    工作人员重新换上新的颜料。

    这时,大家目光再次落在千颂依雪和林飞身上。

    千颂依雪拿起话筒说道:“刚才因为有人出了点意外,所以打断了我要向大家说的话。

    现在我接着说,没错,就如大家看到的,昆仑飞雪另外一个人,就是我身边这个人,他叫林飞,是我的师弟。

    这几年来,我在华夏大红大火的画作,都是林飞画出一半,我再画另一半的合璧之作,这也是我艺名取昆仑飞雪原因。

    它分别取了我千颂依雪的雪和林飞的飞,合而为一。

    今天,我就和林飞,昆仑飞雪再次合璧,为大家画一幅画!”

    全场观众,楼上楼下立刻想起雷鸣般掌声。

    林飞听了千颂依雪的话,这才明白自己昨晚在电脑上,搜出昆仑飞雪的画作图片,为何很像自己画的画。

    原来他画了一半的画,他师姐再画另一半,而且再以两人名字所取昆仑飞雪面世,想到师姐将她名字和自己名字取在一起。

    林飞心里便暖流阵阵。

    “师姐,谢谢你。”林飞很开心。

    “别说废话了,那个陈宫南不在,这执笔蘸墨事情,只有你自己干了,就像我们在昆仑山一样,你先画一半,我再画另一半。”千颂依雪说道。

    林飞点点头。

    然后林飞走向放在水桶里的大狼毫,一手握住笔杆,在水桶里轻轻一甩,取出迅速落入盛满墨汁盆子里。

    狼毫不多一分不少一分,蘸墨三分。

    然后,林飞脱去鞋子,双脚白袜,飞跃而起,手握狼毫,落在那大厅中间,宽二米,长六米的巨大白色宣纸上,开始挥毫泼墨。

    只见数十斤重狼毫在林飞手上,轻如鸿毛,挥洒自如,在白纸上钩、皴(擦)、染、点。

    林飞身影行云流水,轻如飞燕,数次出入白纸蘸墨,尽情挥洒。

    只见他挥豪似狂刀乱剑,又如急风骤雨,其势如虹,随心所欲。

    所有人都看得心驰神醉,这真是一场视觉上和艺术上的盛宴。

    一个小时后,林飞从白纸上飞起,落在已经填了几次墨汁,都被林飞狼豪蘸干的盆子前。

    经过林飞一个小时的挥豪泼黑,白纸之上,已经出现了壮丽河山的画卷。

    而这时,千颂依雪手中飞出一条白如匹练的丝带,一下子缠住那支小狼豪。

    千颂依雪玉手轻挥,小狼豪蘸入颜料,随即飞向白纸上河山画卷。

    小狼豪所到之处,出现河流,树木,小桥,人家,烟雾雨雪,河山好像活了过来。

    如果说林飞画的壮丽河山是骨,那么千颂依雪不断添加景物颜色就是肉和神。

    一个小时后,随着千颂依雪丝带操

    控的小狼豪提上“昆仑飞雪图”五字。

    一幅磅礴大气,意境无穷,美得令人窒息的昆仑飞雪图,出现在所有人眼里。


同类推荐: 超品相师三界微信群重生之我的神级抽奖系统海洋牧场重生之改天换地好莱坞之路韩警官都市超级医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