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重生之大梦七年正文 第662章 老子憋屈的慌

正文 第662章 老子憋屈的慌

    互联网上,一则陈年往事被大家挖了出来,引发了一阵大讨论。

    事情很简单,是两年前的一桩拆迁补偿案例,被拆迁者一处有院落的产权房被拆迁,因为空地面积没有计入补偿范畴,引发了一场诉讼。

    诉讼的结果以双方达成和解而结束了,具体的内容外界不得而知。

    这件事在当时也算颇受瞩目,很多人对于和解的结局并不满意,认为这是一个双输的结果,既输了法理精神,也输了公平正义。

    现在,竟然有人把这件事再次拿出来进行讨论,这让很多当时关注此事的人和现在关注类似问题的人一阵兴奋,热烈的参与进来。

    终极原因则是,类似的案例,实在是太多了。

    当前网上的讨论已经形成了两种截然不同的主张,一种认为,中,没有规定对院落和空地进项补偿,所以无需进行补偿;第二主张则认为,院落和空地具有使用价值,对居住环境的舒适性和实用性有莫大的提升作用,应该给予补偿。

    发起这场讨论的,自然就是大东集团公关部的总监唐米亚。不过,她这个发起人是隐身幕后的,她小心翼翼的观察着舆论的走向,以期能在合适的时候发出合理的声音。

    ……

    5月8日,穆老板拍下的无暇黄钻彩钻,终于到货了。

    押送这颗钻石的,是格拉芙总部的数名专业安保人员,带队的则是满面红光的翟玉立,一同赶到的,还有格拉芙总部的资深设计师,他是来和买主商量钻石的切割方案的。

    穆东的办公室里,当一个小巧的合金手提箱被轻轻打开的时候,满怀期待的穆东和李肖肖,不禁面面相觑,他俩从彼此的眼神里,都读出了不可置信的神色。

    穆东实在是没想到,自己花重金买来的这样一棵无暇彩钻,竟然是眼前这个德行,真的,太普通啦!

    不客气的说,这颗价值昂贵的钻石,比一块浅黄色的松香也强不了多少。咦,不对啊,你们当初的宣传册页上,怎么就能把它拍摄的流光溢彩?

    俩人自然不会说出什么不满的话语,那样弄不好会闹出笑话。

    穆东笑着说道:“翟总,介绍一下吧。”

    翟玉立赶紧道:“穆总,眼前就是你拍下的未命名的无暇彩钻黄钻,它产自俄罗斯,重量897克拉,这是钻石的鉴定报告,其中色度和净度的检测报告有三份,一份是格林拉夫总部出具的,还有两份是世界级的钻石鉴定机构出具的。我们可以保证鉴定报告的真实性和科学性,并对此承担相应的法律责任。”

    穆东接过几分资料,随手放到一边,笑道:“还有吗?”

    翟玉立有些疑惑,这些还不够吗?

    他脑子里紧张的思考了一下,笑着说道:“穆总,要不,让乔治先生说一下切割方案?”

    穆东一下子想明白了,对啊!切割方案!

    钻石本身是不发光的,它所呈现出来的光彩流转的效果,是靠那些设计精巧的切割面,经过复杂的反射和折射产生的。所以,钻石的切割就像是玉器的雕琢一样,必不可少而又极为重要。

    至于宣传册上的照片,无疑是动用了大量灯光才拍摄出来的,所以看起来很夺目。

    想通了这一点,穆东心里舒服了一些,笑道:“也是,钻石不好好切割一下,还真是有些难看,那就讨论一下。”

    李肖肖瞬间秒懂,望向穆东的眼神里不由有些自嘲。

    设计师乔治摊开一个速写本,开始向穆东和肖肖介绍自己的三个设计方案。

    根据钻石当前的形状和存在的天然面,乔治的第一个方案是梨形设计,这个方案最节省物料,能最大限度的保留钻石的重量。第二个方案是心形设计,需要的切割掉的部分稍微多一些;第三个则是菱形设计,这个设计最浪费物料,估计最终钻石只能被切割为50克拉左右。

    穆东和李肖肖不能免俗,不约而同的选择了心形设计方案。俩人在一系列文件上签了字,并且注明了切割后钻石的新名称——肖肖之钻。

    然后,格拉芙方面的一众人,就像潮水一样退去了,双方确定的最后交货期限是三个月。

    也就是说,格拉芙总部兴师动众的来了这么多人,也就是让穆东和肖肖看了一眼并不醒目的钻石原石。

    ……

    同一时间,大东

    <istyle=‘color:#4876FF‘>-----这是华丽的分割线--</i>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阅读请注意眼睛的休息。推荐阅读:

    <istyle=‘color:#4876FF‘>----这是华丽的分割线---</i>

    集团的派出的律师团队,簇拥着面色如水的谢东林,进入了工行巴山分行,开始就谢东林担保贷款一事进行商榷。

    得知这一笔贷款是骗贷行为,并且大东集团正在搜集证据、准备报警,巴山分行的一众领导吓了个半死,分行行长严龙飞立刻悄悄给省行某领导打了个电话,询问具体问题,对方却不咸不淡的说道:“你们怎么这么不小心?竟然被人钻了空子!真是荒唐!”接着,电话挂了。

    严龙飞的汗瞬间就下来了,他明白,自己被省行的这个领导给阴了。当初明明是对方打来电话,要求优先办理这笔贷款,现在对方却俨然事不关己、置身事外了。

    关键是,对方是口头吩咐的,自己当时也没录音,现在口说无凭,这个亏,自己吃的有些冤枉了。

    其实电话那头,省行的某领导也在焦急的等着严飞龙的反应,他最担心的,就是严飞龙手里有可能有录音。

    五分钟后,没有接到严飞龙的电话,领导放心下来,呵呵,既然你没辙了,那就说明你手里没什么把柄,恩,不错。

    严飞龙整理了一下思绪,回到了商谈现场,义正言辞的说道:“银行作为金融机构,已经尽到了审核贷款资料的义务,但是我们毕竟能力有限,不可能保证每一份资料都是真实有效的,从这个层面来说,我们是最大的受害者。当前,银行方面首先需要确定对方的骗贷事实,继而才能拿出相应处理方案,至于贵公司用于担保的股份,我们银行自然有自己内部的审核办法,不一定非要通知大东集团,你们提出的撤销担保行为的诉求,很显然不合理,我们无法接受。”

    严龙飞打定了注意,这笔贷款即使出了问题,也一定要咬住担保人,如果从自己手里变成坏账,这个责任太大了,自己承担不起。

    谢东林乐呵呵的开了口,仿佛说的是别人的事情一样。

    “严行长,谁是谁非,这个大家心里都清楚,我个人应当承担的责任我不回避,但是银行方面作为这笔业务的重要参与方,肯定不是像你说的这样毫无责任。骗子要为各自的行为付出法律的代价,如果贵行有人玩忽职守,也同样逃不出法律的制裁。所以,如果大家能坐下商量,那是最好的,如果不能谈,那就太糟糕了。”

    严龙飞才不怕谢东林,他也乐呵呵额说道:“我刚才说了,我们需要落实具体情况,如果真的是骗贷,我想,你作为骗贷一方的担保人,或许也需要承担法律责任。”

    谢东林一下子沉不住气了,腾地站起来,说道:“你说什么?”

    郭天德在一边慢腾腾的说道:“谢东林坐下,有理不在声高,瞎喊什么!”

    律师团的主管笑吟吟的开了口:“严行长,我们的当事人年纪轻,您别在意。这件事情其实并不复杂,如果我们双方合作,那么追回资金的可能性还是很大的,但是我们也对抗起来的话,如果我方坚持向贵行的总行及省行申诉你们的不规范操作,甚至向中国人民银行发起申诉,你肯定也舒服不到哪里去。所以,能合作还是尽量合作,不能合作也不要相互敌对,否则的话,鱼可能会死了,网却不一定会破。”

    严飞龙心说,你就干脆说你们大东集团是一张网,我是那条鱼得了呗!

    虽然不服气,严行长却依然乐呵呵的说道:“有道理,那我们就好好合作一下,尽量解决问题。要不,我们今天就到这里,我需要落实一些事情,然后尽快给你们联系。”

    第一回合,到此结束,双方只是完成了试探而已。

    晚上,穆东接到了老爸从老家打来的电话,老爷子在电话里兴奋的介绍到,穆村两条东西通道,今天下午已经完成了浇筑,过几天水泥凝固,就可以通车了。另外,村里的其他道路,预计也会在明后两天全部浇筑完。村里人干劲十足,每天都忙到很晚,浇筑到谁家门前的时候,谁家就出来帮忙,热情的很!

    穆化峰这会子就在穆爸旁边,听到最后一句,穆书记直撇嘴。

    老哥,你还是太单纯了,那些人哪里是出来帮忙的?他们是生怕自家门前的水泥浇筑的薄了,出来多扒拉几下的!

    妈的,有几个家伙还偷偷往家里铲了一些水泥,不知道修补什么地方去了。

    哎,等到道路修完了,这个一肩挑的书记兼主任,我是说什么也不干了!成天和这帮子占小便宜的家伙待在一起,老子憋屈的慌!


同类推荐: 夺舍之停不下来垂钓诸天无敌修仙升级系统穿越从山贼开始英雄联盟之无敌抽奖系统当烟云散去万界随心系统极品圣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