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重生之大梦七年正文 第544章 就看他自己的了

正文 第544章 就看他自己的了

    第二天一早,例行锻炼之后,穆东带着肖肖和馨儿返回老家,穆大国夫妇、穆晓霞夫妻俩和谢东林同机返回,今天是腊月廿四,鲁南当地的小年,也是上年坟的日子。

    说起小年,泉城当地是按照北方风俗,腊月年三过小年。而同一省份的鲁南市,则是遵从南方的民俗,腊月廿四过小年。五里不同风、十里不同俗,这事说起来倒也有趣。

    飞机上,穆东和谢东林聊了聊,得知他最近经常和朱雪松一起出差,对各地的快递分公司进行巡视,心里对朱雪松的安排有些满意。

    谢东林虽然年纪小,但他是穆东的表弟,又是集团公司股东,怎么安置这个人,对朱雪松其实是一个难题。好在朱雪松没被难倒,干脆带在身边,一则有重点培养的样子,二来也有自请监督的意思,倒是很好的处理了这件事。

    谢东林也满意,每天飞来飞去,到处迎来送往,还能见识到不一样的风景,他喜欢上了这种在路上的感觉。

    穆东问起来之后,谢东林眉飞色舞的讲述着自己的见闻。

    听着听着,穆东皱起了眉头,不对啊,谢东林满嘴都是游山玩水,半点也没提及快递公司各地的业务情况,难道朱雪松没给他安排一项独立工作?

    正琢磨着,飞机开始降落,穆东按捺住性子,没有发表看法。

    下了飞机,登上赵冉安排的汽车,众人迅速赶回了老家。到家后,姐姐穆晓霞一家和谢东林各自离去,穆东和穆大国则赶紧忙碌着打纸。

    所谓打纸,就是用一个木制的印章一样的东西,在黄纸上打出天圆地方的铜钱一样的压痕。印章一样的东西叫纸戳子,用的时候把它按在黄纸上,用一个小木锤或者半截硬木敲打一下,戳子打出的压痕,和普通铜钱大小一致,这样,“钱”就被印在了黄纸上。据说只有打过戳子的黄纸,烧掉之后才会有效,在另一个世界才能使用。

    纸戳子的制作也有说法,不是谁随便找一块木头刻一个就行。而是要在打造棺材的时候,用剩余的下脚料刻制,据说这样的戳子才有效。

    打纸也有很多禁忌,比如,只能男人打纸,女人不能沾手。比如,要一行一行逐个敲打,不能重叠,达到一行末尾的时候,不能出现半边“钱”必须保证整张黄纸上。密密麻麻均匀的印满戳子敲打出的痕迹。

    打纸的时候,把同样大小的黄纸,刀放在一起,只打最上面的那张就行,不用一张一张的打。

    一刀黄纸,按照老规矩是80张,现在都缺斤少两,有50张就不错了,也不知道祖宗在那边会不会骂。

    最近这些年,很多人都发明了一些更简洁的打纸方法,有用百元大钞量一下黄纸的,也有买了那种印好的冥币盖在黄纸上,说是不用打了的,不一而足。

    穆家留有一个祖上传下来的戳子,黑亮黑亮的,很有质感。所以穆家打纸的传统也保留了下来,每有祭祀,梆梆梆的敲击声,总是能让穆爸心里觉得踏实。

    这样打出来的纸才规矩嘛,怎么能糊弄祖宗呢?穆爸总是看不惯那些偷懒的人,觉得他们心不诚。

    穆东专门打纸,穆大国和穆三叔家的穆大龙负责叠纸。穆爸穆二叔和穆三叔则收拾着上坟用的鞭炮、酒水和供桌。穆妈带着穆二婶和穆三婶,给扎好的那些扎彩开光。

    这次穆爸花了大钱,扎了金山银山、轿车、飞机、别墅以及一系列配套的“家用电器”,满满一大院子。

    所谓开光,是用针把扎彩的一些关键位置戳一些小眼,比如金山银山的顶上,比如飞机汽车的头上,比如别墅的锁上,这些地方扎了眼,意味着烧了之后,那边的人就能使用了。

    还有就是,轿车和飞机里,都是有纸人的,分别是司机和飞行员,纸人的眼睛也要用针戳一下,意思是开眼。同时,纸人的脖子里要挂上用钱穿起来的点心、饼干都物品,意味着已经给他们发了钱粮,要努力工作。

    总之,就是人们把种种美好的愿望,用各种形式表达出来,以求得一些心理上的满足和安慰。

    一家人正忙碌着,穆进乾溜溜达达的来了,一进门就喊道:“小东回来了?”

    穆东赶紧停下手里的活计,起身招呼,递烟点火。

    其他人也过来招呼,毕竟穆进乾辈分高,起码的礼节大家都会注意。

    穆进乾笑道:“你们都赶紧忙着,别管我,化山,我来借一下纸戳子,一会也好好的打纸上坟,以前光用一张一百的钱瞎比划,

    <istyle=‘color:#4876FF‘>-----这是华丽的分割线--</i>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阅读请注意眼睛的休息。推荐阅读:

    <istyle=‘color:#4876FF‘>----这是华丽的分割线---</i>

    老规矩都给丢了。”

    穆爸忙到:“只要心意到了,其实都一样。叔,你等一会,很快就好。”

    穆家的纸戳子有名气,老年间全村的人逢年过节都来借,只是最近几年没人借了而已。没想到,今年又有人来借了。

    得,正说着呢,又来了几个人,都是来借纸戳子的。

    穆东心下暗想,恐怕借东西是假,找借口攀交情才是真的吧?

    其实,穆东只猜对了一半。另一半是,穆家的飞速崛起,在乡间引发了无数的猜测,而农村对这种事情的首要解释就是,风水。

    于是,穆家祖坟风水好的说法很有市场,最后延伸到,穆家这了祖上传下来的纸戳子,怕是也有些门道。

    于是,一些参与了讨论的村民,不约而同的来借纸戳子了。

    这也算是乡村版的趋炎附势了。

    很快,黄纸打完,一切准备完毕。几个借纸戳子的人,簇拥着穆进乾离开了,他们会自行商量使用顺序,轮流使用。

    穆家的上坟队伍也出发了,年坟,只是男人去上,女人不参加。

    扎彩铺派来了农用车,把那些扎彩装车运往坟地,其他人则驱车而行。

    剩下的问题,就只是流程了。

    在穆东爷爷奶奶的坟前,大家摆好祭品,然后其他列祖列宗的每座坟前摆上一沓黄纸,点燃,鞭炮响起。

    火光中,大家一起跪下磕头,穆爸跪在坟前破了供品,祭了酒水,低声念叨了穆东在政治上的进步,并感谢了祖宗神灵的庇佑。

    之后,祭品撤掉、装箱,各色扎彩燃起。

    冬日干燥的空气中,火光冲天而起。东西太多,火势很大,大家不停的退后,一直退出去十几米才避开了灼人的炙烤感。

    十几分钟,大火才逐渐熄灭,众人小心的清理了灰烬,覆盖了泥土,才转身回家。

    穆爸筹备数日,花费数千块钱的这些扎彩,说到底也就是一把灰烬罢了。

    中午,一场欢饮。席间,穆三叔悄悄告诉穆东,他前一段时间和穆进乾合作的树木采伐生意,最终他分得了25万。

    穆东笑道:“这么说来,你上次的假酒事件,还损失15万?”

    穆三叔看了一眼不远处的穆三婶,低声说道:“15万换了个听话的老婆,还算行吧。”

    穆东嘿嘿一笑,说道:“三叔,那你的便宜可是占大了。”

    穆三叔道:“小东,倒是那个穆化钰,最近找了个媳妇呢。”

    穆东一愣,随即笑道:“手里有了10万块钱,倒是也该考虑这个问题了。”

    穆三叔撇撇嘴说道:“那个媳妇我见了,年轻,花枝招展的,她要是能陪着穆化钰好好过日子,我俩眼珠子都抠出来踩俩响。穆进乾也说了穆化钰好几次,不过老光棍不但不听,还差点翻了脸。”

    穆东一脸坏笑,说道:“老房子着火,情有可原,操那么多心干嘛。”

    ……

    饭后,穆家一众人马乘飞机返回泉城,穆爸穆妈则留在老家,这两天,已经有一些亲戚上门拜访,实在是走不开了。

    穆东回到办公室的时候才下午三点,他一进屋就给朱雪松打了一个电话,让他春节后给谢东林安排一个具体的工作,不许再游山玩水。

    朱雪松吓了一跳,赶紧道:“穆总,这件事我考虑不周,我向您检讨。”

    穆东道:“雪松,东林说了去哪里玩,倒是从来没提起和你一起,看来是你在工作,他在游玩。我对你的工作是满意的,你不要多想。东林的事,我建议你给他安排一个地级市,让他安稳下来。不要在省内,也不要给他安排成熟的市场,让他去西部省份吧,这个家伙,需要好好的磨磨性子。”

    朱雪松赶紧答应下来。

    穆东刚放下电话,手机响起,是刘静云。

    穆东立刻觉得,很可能是那件大事。

    果然,刘静云在电话里说:“穆东,上面已经下发了文件,杨宇禄调任豫省副省长,由蔡国梁担任泉城市代市长,市人大常委会已经通过了代市长的任命。”

    穆东大喜,笑道:“刘县长,你放心,我一定全力支持蔡市长的工作。”

    刘静云呵呵一笑,说道:“你能有这个觉悟,非常不错,也算对得住省人大代表的身份。行了,你帮我问候一下蔡市长,就说怎么去掉代字,就看他自己的了。”


同类推荐: 夺舍之停不下来垂钓诸天无敌修仙升级系统穿越从山贼开始英雄联盟之无敌抽奖系统当烟云散去万界随心系统极品圣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