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重生之大梦七年正文 第540章 投资的借口

正文 第540章 投资的借口

    姜小亮说出“损我一员大将”的时候,穆东顿时呆住了。

    直觉告诉他,这次自己被一股神秘力量利用了,背了黑锅。

    果然,姜小亮继续道:“宇禄同志是中管干部,中央已经决定,把他调往豫省担任副省长,小子,你生生挤兑走了宇禄同志,你的麻烦大了!”

    穆东瞬间苦了脸,这次,他真不是装的。

    根据穆东的时空记忆,杨宇禄的下马,也为时不远了。但是这次上面在这么敏感的时间把杨宇禄调离泉城,绝对是打算让穆老板背一段时间黑锅了。

    表面上看,杨市长是和当地的超级富豪起了龌龊而被调离,但是穆东知道,调离他,是为了更好的调查他。

    穆老板被当成了一个合理的屏障,被无情的、毫无破绽的利用了。

    穆东欲哭无泪,这也太能算计了啊!黑锅我来背,杨宇禄放松警惕,你们背后调查他,等到他落了马,别人还以为是我背后揭发了他,再让我被一次黑锅,这这这,太无耻了吧?

    看到穆东的苦相,姜小亮还以为他难过了,话锋一转,说道:“不过嘛,宇禄同志是党培养多年的干部,在哪里工作都是一样的。穆东,以后你也要多注意自己的工作风格,很多事情要和我们多沟通,大家一起把工作搞上去嘛。”

    穆东好歹挤出一丝笑容,说道:“我会注意的,姜省长。”

    姜小亮笑道:“恩,我就知道,你穆老板的觉悟一直不错,很多领导对你的所作所为是满意的。这不,上次答应你的省人大代表,现在也快有眉目了,很快就会把你增补上去,以后你的政治地位提高了,觉悟也要继续提高,明白吗?”

    穆东有一次傻掉了!心里哀叹,完蛋了啊!

    杨宇禄走了,我成了省级人大代表,这下子,一反一正,我这口黑锅,背的更紧凑了啊!

    穆老板最后几乎是从姜省长的办公室里飘出来的,这让在楼下等着的几个保镖吓了一跳,不对啊,老板被训了?

    穆东也没有心情去工作了,直接回了家,陪着馨儿玩耍一阵之后,把自己关在了书房。

    静下心来,穆东终于想明白了,姜小亮今天是向自己示好的,只是因为自己洞悉杨宇禄的生命轨迹,才觉察出了杨宇禄的调离和自己增补省人大代表这两件事背后那些不寻常的神秘力量。

    这个黑锅,由不得自己不背。

    局势已成,改变是不可能的,怎么应对才是关键问题。

    穆东不是一个强势的人,也无意通过这件事出什么风头。他最后给自己的定下的策略是,按部就班,冷静面对。别人怎么想不重要,重要的是自己心里不要背上包袱。

    至于杨宇禄离开后,官面上的一些言论可能会觉得自己强势逼人,这一点也没有办法,只能通过实际行动来慢慢改善。

    更何况,有些层面,强势一些,也是有积极意义的。

    问题想通,穆老板走出书房,打算向父母宣布自己政治上进步的事情,却发现老爸老妈都不在屋里,他会心一笑,去了院里的温室大棚。

    穆爸穆妈果然在大棚里忙碌着,大棚里非常暖和,为了夜间保温,还生了一个煤球炉。两位老人穿着单衣,穆爸正拖着一根水管给黄瓜浇水,穆妈在忙着给西红柿摘穗。

    进过20天的生长,西红柿和黄瓜的植株都已经成型,西红柿甚至已经开了第一穗花。

    穆东和爸妈打过招呼,弯腰帮着穆妈摘穗。所谓摘穗,就是给每株西红柿留下6个左右的果穗,其余的摘掉,以保证每一穗花都能结出较大的西红柿。

    穆妈看到穆东动手干活,连声道:“你别动,别动,弄脏了手。”

    穆爸闻言,撇撇嘴,不以为然。

    穆东手上不停,笑道:“妈,我小时候又不是没干活农活,你至于这么紧张吗?”

    穆妈没好气的说道:“你那些衣裳一件那么贵,我不是怕弄脏了可惜吗?”

    得,这个理由很强大,穆东只好住了手,笑着说道:“爸妈,给你们说一件高兴的事,我可能很快就要被增补为省人大代表了。”

    噗呲、扑通,哎呦!接着是两声惊呼!

    噗呲,是穆爸听到儿子成了省人大代表,心里高兴,手上用劲,捏住了手中软管的出口,水一下子喷了他一身;

    扑通,是穆爸被凉水一激,心里紧张,脚下不稳,摔倒在地;

    哎呦,是穆爸摔痛了;

    两声惊呼,自然是穆东和穆妈发出来的。

    穆东赶紧跑上去,把老爸从泥地上拉起来,连声问有没有事。

    穆爸顾不上自己,立即问道:“你刚才说什么,省人大代表?”

    穆东有些懊恼,苦笑道:“是啊,老爸,那个,我们还是去医院看看吧!”

    穆爸哈哈大笑几声,拍了拍身上的泥土。土是拍掉了,泥当然还粘在衣服上。

    笑过之后,穆爸朗声道:“省人大代表,不错不错!这可是光宗耀祖的大好事。东他妈,别干活了,赶紧收拾收拾,我们明天一早回老家,我要准备上坟的事情。”

    穆东愕然,说道:“老爸,事情还没定下来呢,只是今天姜省长说了那么一嗓子。再说了,上年坟要到腊月廿四,还有好几天呢。”

    穆爸更高兴了,大声道:“省长都说了,肯定是板上钉钉了。我和你妈先回老家准备,这次我要大办,要给祖宗烧金山银山,烧汽车飞机大别墅,我回去找扎彩铺,好好准备一些好东西。”

    穆东差点就张嘴说出这是迷信之类的话,却突然顿住了。

    迷信?呵呵,科学能解释为什么自己会在这里吗?

    算了,只要老爸高兴,随便他折腾吧。

    他笑道:“爸,那行,你先回去准备,我腊月廿四肯定回去。我给你拿点现金,你好好……”

    穆爸摆摆手,说道:“我有钱,小子,家里的柳编厂,可是每个月都给我和你妈打钱呢,我们攒下了不少。”

    穆东心里有些自豪,你看,当初不过是想了个办法,把自己的钱倒手由大东商贸发出来,老爸就觉得那是他自己的钱,用起来很有底气,所以,流程很重要啊!

    穆爸也不干活了,收拾了工具,回房间换了衣服,高兴的对乔晓敏说:“晓敏,通知厨房加菜,今天我要好好喝几杯。”

    接着,又转头对穆东说:“给你姐打电话,让他们一家下班过来吃饭,今天大家好好聚聚。”

    穆东连忙依言行动。

    穆妈凑到儿子跟前,小声问道:“小东,我也不大懂这个省人大代表是什么意思,你给我说说,是不是和省长差不多?”

    呃!

    这回,穆东差点摔倒!

    ……

    晚上,一场欢饮,全家都兴奋莫名,就连小公主馨儿也被热烈的气氛感染,咿咿呀呀的唱起了乔晓敏教的儿歌,让大家欣喜不已。

    同一时刻,陕省桑南县的一个村子里,张翠一家也在欢饮。菜色虽然简单但是实惠,白酒虽然便宜但是醇香,一众亲友兴高采烈的谈论着在县城“出了名”的张翠,欣喜之情,溢于言表。

    张翠是下午营业结束后,咬牙租了辆面包车回来的,回来的目的只有一个——借钱。

    酒酣耳热之际,张翠顺势提出了借钱扩大面馆规模的事情,酒桌上顿时平静下来。

    很快,亲友们以各种理由介绍了家里的困难情况,然后陆续告辞。

    热闹变成了冷清,欣喜变成了哀叹,满怀希望变成了心如乱麻。

    张翠必须连夜返回,明天一早还要去早市买菜。临走时,老父亲抖抖索索的摸出一沓钱,说道:“翠啊,拿去用吧,好好做生意,好好做人,不要再这山看着那山高了。”

    张翠当场泪崩,没有接父亲手里的钱,转身走了。

    老人追出去,却只看到了面包车的尾灯和微光中飞扬的尘土,不由长长叹了口气。

    面包车上,张翠擦干眼泪,心里拿定了主意。

    扩大面馆的事情不做了,先稳扎稳打把这家小馆子经营好,挣了钱再扩大规模。

    或许老父亲说的对,自己是有些这山看着那山高了。

    张翠不知道的是,有几个人自下午开始,一直跟着她到了老家。从几个亲友在她家离开的时候的谈论声中,这几个人已经弄清楚了她这次回来的目的。

    并且,张翠往返的过程中,这几个人一直暗中保护着她的安全。

    郭天德得到下属汇报的时候,心里那叫一个美。

    回家借钱?扩大面馆?

    呵呵,原来的你,那么的警惕,那么的不上套。

    现在的你,怎么就这么懂事啊!

    他立刻给媒体的人打来电话,安排后续的采访事宜。

    县里和市里的媒体都出面了,时机已经成熟,是时候安排省级媒体跟进了。

    当然了,肯定不会是省里的主流媒体,只是边边角角的一些小报,稍微炒作一下也就算了,反正只是打造一个让冯娉出面投资的借口而已。

    擦着眼泪的张翠,或许很快就要扬眉吐气了。


同类推荐: 夺舍之停不下来垂钓诸天无敌修仙升级系统穿越从山贼开始英雄联盟之无敌抽奖系统当烟云散去万界随心系统极品圣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