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重生之大梦七年正文 第449章 宋友德死了

正文 第449章 宋友德死了

    整个安保队如临大敌,跟在穆东身边的几个人高度戒备,在基地训练留守的人员立马向市区驰援。

    谁知道这个连连被教训的宋友德会干出什么疯狂的事情?

    就在大家高度紧张的时候,等在大东集团楼下的宋友德和范丽,却和从楼上下来的陈必树一起离开了!

    虚惊一场!

    是的,宋友德两口子是来找陈必树的,他俩想通过陈必树向穆东求情,毕竟,环顾之前的朋友圈,也就老陈进入了大东集团工作,估计能和老板说上话。

    陈必树接到宋友德的电话,是困惑加害怕的,他不知道老宋找自己什么事情。他从楼下望下去,看到老宋是和老婆范丽一起的,终于放下心来,下楼和老宋见面。

    三人找了个茶室落座,宋友德摘了自己的口罩,因为缺失了牙齿而揪在一起的嘴巴让陈必树吃惊不已,他并不知道老宋被打的事情。

    等到听宋友德讲述了连续两次挨打的事情和原因,陈必树心里又是感概又是害怕。

    感概于老宋也算罪有应得,害怕于自己也曾举报过老宋和蔡枚的事,现在估计大家都还蒙在鼓里,以为是穆老板干的呢。

    再听到老宋竟然想通过自己向穆东求情,陈必树一阵凌乱!

    苍天呐!你是玩我的吗?为什么让老宋这个王八蛋找上我?难道,这件事因我而起,也要由我来了结吗?

    我哪有胆量出这个头?我哪有脸面去找穆总求情?我夹着尾巴做人还来不及啊!

    宋友德说完,两口子眼巴巴的瞅着陈必树。没办法,身边的交际圈里,只有这根稻草可以直通穆东。

    “稻草”无奈的挠挠头,苦笑道:“老宋,我不知道你为什么要找穆总求和,根据我的了解,穆总肯本不屑于去做你说的那些事。还有,不瞒你说,我在大东集团就是一个普通员工,根本就够不着老板,这事,我真的说不上话。”

    宋友德可怜巴巴的说:“老陈,我没说穆总做过什么,我只是想就我的一些错误做法,向穆总道个歉。至于咱俩,哥哥以前是有些事对不住你,不过很多事也帮你撑过腰。哥哥现在落难了,你就当可怜我,伸手拉一把,成不成的,你都试试,行不行?”

    看着宋友德凄苦无助的苦瓜脸,陈必树心里也不是滋味,宋友德曾经是自己的直接领导顶头上司,何曾这样低三下四过?

    哎,你说你当初作死招惹穆总干嘛?现在知道后悔了?还想把我也扯进来,我也很绝望啊!

    陈必树有心直接拒绝,又想想自己的屁股也不干净,生怕惹着了宋友德,他犹豫一阵子,终于开口道:“老宋,我尽量找机会试试,你也想想其他办法,我们多管齐下,一起努力。我这里人轻言微,真的不敢保证能说上话。”

    这是个活话,不说行也不说不行,只答应试试。至于试到什么程度,鬼知道!

    宋友德怎么会听不出话里的敷衍,他依然热切的说道:“老陈,你多费心!”说着,递过来一个薄薄的信封。

    陈必树吓了一跳,他知道,里面不是银行卡就是购物卡,这玩意现在可是烫手的很!

    他赶紧道:“老宋,你这是搞什么?咱们兄弟同事一场,不弄这些虚的,你放心,我尽量想办法。”

    宋友德当然是坚持给,奈何老陈死活不收,差点急了眼。

    宋友德心里无奈,你怎么就不收下呢?你不收下,我怎么放心的下!

    三人又瞎聊几句,陈必树借口还有工作,逃也似的离开了。

    看着陈必树离开的身影,宋友德长长的叹了口气。这事,老陈还真不一定会用心。

    宋友德不知道,老陈很用心的在思考这件事。

    怎么能既不得罪老宋也糊弄住老板穆东,这是个问题!

    至于居中调解,拉倒吧!自己哪有那个资格?

    愁眉苦脸的陈必树,回到办公室,屁股刚沾了座位,就接到了王菲的电话:穆总有请!

    陈必树一激灵,继而立即明白,自己刚才下楼和宋友德见面,怕是被有心人看见了,告诉了穆东。

    多事啊!是谁这么多嘴?人家来找我,我能避着不见吗?

    陈必树满腹心思的进了穆东的办公室,一眼看见除了穆东之外,王大江和卢英杰也在,他心里就是一紧。

    穆东不开口,只是淡淡的看着老陈。半响,王大江问道:“老陈,宋友德找你干什么?”

    陈必树直撮牙花子,说实话,那是找难看,说假话,弄不好更敢看啊!

    他吞吞吐吐的说道:“穆……穆总,我……要是说了实话,你可别笑话我。”

    穆东笑道:“老陈,咱俩是老相识,怎么会笑话你?快坐快坐,看把你紧张的,就是随便聊聊。”

    陈必树小心翼翼的坐下,开口道:“宋友德怂了,找我向您求情,想认个错。不过穆总,我没答应。”

    恩?!

    穆东、王大江和卢英杰三人就是一愣,随后就哭笑不得。

    陈必树进来之前,三人达成了一个共识,宋友德一定是想计划对穆东不利,来找陈必树打探消息的。

    特么的,原来是来求和的!

    什么玩意!搞得大家风声鹤唳的!

    穆东撇撇嘴,说道:“他想认错为什么找我?我又不认识他,和他有没有什么交集,简直是笑话!”

    陈必树陪笑道:“就是嘛!我当时就说了,我不知道你为什么事找穆总求和,我们穆总才不屑于做一些破事。可是老宋说了,他没说穆总做什么事,只是想就以前的一些错误做法,向穆总道歉。”

    穆东嘿嘿一乐,笑道:“他真这么说的?”

    陈必树赶紧道:“老板,我去见他的时候,带了录音笔,我马上给您拿过来。”

    穆东立马明白了,老陈这个家伙,也防着宋友德呢。

    这尼玛还真乱套!

    他笑着挥了挥手,陈必树一溜烟的跑了,之后又一溜烟的回来了。

    录音笔打开,宋友德好陈必树对话的声音传出来,听到老陈义正言辞的维护老板声望的时候,穆东觉得好笑。

    这个老陈,太尼玛能演了。

    录音放完,穆东客气的让陈必树回去工作,之后和王大江、卢英杰商量起来。

    穆东心里恨死了宋友德,很想好好消遣一下他。

    最好的模式,是宋友德躲在外面,穆老板可以不时派人修理一番,然后还有蔡军和冯佳伟,也可以时不时的招呼一下。

    就是要折磨一下宋友德。相较于肖肖险些毁容,相较于孙颖严重灼伤,相较于蔡枚即将面临的牢狱之灾,偶尔修理一下宋友德,已经太便宜他了!

    可是这个家伙竟然开了窍,选择了直接回到泉城,摆明车马求和!

    你在外面东躲西藏的不好吗?为什么一定要回来?在我的眼皮子底下,我怎么还好意思时不时的和你打招呼?

    求和?哼哼,想得美!不能明着暗着修理你,也要时不时的震慑你,想过安生日子,做梦去吧!

    你动那些歪脑筋的时候,可曾想过别人也需要过安生日子?

    穆东表达完了自己的建议,王大江琢磨一会,说道:“穆总,要不我们还是之前的办法,让他进去蹲几年算了。”

    穆东摇摇头,说道:“动手修理他,其实已经过界了,也有违你们的本心。我还是那句话,不沾染不必要的因果。以后,偶尔吓唬吓唬他得了,也别再动手了,只给他心里压力就行。”

    三人商量一阵子,还真没有什么好办法,也就暂时放下了这件事,转而商量起最近的安保计划。

    按照王大江的建议,穆东和肖肖,穆爸穆妈的安保级别都要上升一些,同时几个分公司总经理也纳入安保计划,上下班派人接送保护,出差的话,保镖要随行。

    穆东批准了这个计划,他同时提醒,保护不是监视,要把握好度,给公司高管预留足够的私人空间。

    穆东最后提议,任命卢英杰担任安保队副队长,孙一斌担任教官。

    卢英杰有些不好意思起来,谦虚了几句。

    王大江则笑着向卢英杰表示祝贺。

    穆东笑道:“行了英杰,你也不用谦虚,你的工作成就,对得起这个职务,继续努力。今晚我请客,恭祝你升职加薪。”

    卢英杰连忙道:“谢谢穆总。明天安顿一下,我再去一趟陕省,上次调查那对母女的事情半途而废,我再去碰碰运气。”

    穆东道声辛苦,把王菲叫进来,让她起草卢英杰和孙一斌升职的文件。

    当天下午,任命文件在整个集团公司发布,卢副队长和孙教官正式走马上任。

    晚上,在市区一家高档酒店,穆东宴请了王大江、卢英杰和孙一斌以及几个随身保镖,感谢大家一直以来的辛苦工作。

    虽然是晚宴,但是大家一致没有饮酒,只以饮料和果汁代替。

    虽然没酒,但是气氛却很热烈,大老板亲自请客,绝对是一份可以炫耀很久的事情了。

    窗外淅淅沥沥的下起了小雨的时候,王大江接到一个电话。刚说了一句话,他噌的一下站起来,大声道:“你说什么?宋友德死了?”


同类推荐: 夺舍之停不下来垂钓诸天无敌修仙升级系统穿越从山贼开始英雄联盟之无敌抽奖系统当烟云散去万界随心系统极品圣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