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重生之大梦七年正文 第326章 户籍地

正文 第326章 户籍地

    4月29日,春交会家居类展销结束,当天晚上,赵冉给穆东打来电话报喜。

    业绩确实让人惊喜。

    本次春交会,大东商贸延续了去年的业绩增长趋势,累计拿下310万欧元以及970万美元柳编产品订单,总金额折合人民币近亿元,在柳编加工行业排名第二,业绩只比第一名少了50万美元。照此发展下去,大东商贸登上行业顶端,也只是时间问题了。

    穆东接到电话非常高兴,虽然他现在真的看不上这点收益,但是他非常敬重赵冉的努力。

    尤其是,柳编行业,是一个劳动密集型的行业,和农业息息相关,因为柳条是需要在地里种出来的。

    这个行业最大的好处,是可以让产地的农民和加工人员,在家门口就可以把钱挣了。无需背井离乡去打工,无需夫妻分别,长幼离散,不会造成留守儿童现象。不影响妇女接送孩子上学、照顾长辈起居。

    所以,穆东越来越有点喜欢这个行业。尤其是那次林晓媛找穆东求情,给林景天谋一份加工柳编的差事的时候,高兴的说了一句:“这样太好了,我爸和我侄子就都有人照顾了。”

    穆东叮嘱赵冉,回来的时候注意安全,之后尽快发放订单的提成,如果加工过程中资金短缺可以找他帮忙,诸如此类的话。

    赵冉在电话里也意气风发的,开玩笑说一定按照老板的指示办。

    穆东笑道:“赵姐,现在你是总经理了,我这个董事长,也就是给你加油助威,一切你多操心。”

    挂了电话,赵冉心里突然有些郁闷。

    虽然她并没有参加过大通集团的任何会议,穆东也没有把大东集团下属公司的高层召集起来开过什么会,但是,赵冉依然从很多渠道知道,现在的大东商贸,对穆东来说,真的是可有可无了。

    去年的秋交会,穆东在广州住了三天,后来还跟着一起回了鲁南。而这次春交会,穆东只待了半天,第二天一早就匆匆离开了。即使赵冉能理解穆东确实是忙,但接受起来依然有些难度。

    前一段时间,穆东让出了总经理一职,只担任董事长,一开始赵冉是很开心的,但是冷静下来才突然觉得,或许大东商贸被穆东抛弃了啊!

    这让赵冉好几天都提不起精神来。

    这次赵冉打电话,满怀希望能听到穆东说出回鲁南一起庆功的话,可惜没有。赵冉几次鼓起勇气,依然没能说出邀请的话,这让赵冉暗恨自己胆小。

    可是,自己根本就不胆小啊!郁闷!

    穆东这几天确实忙,集团公司、航空公司的各个部门都在补充人马,都想让穆东参与最后的面试,都想让他就一些关键的人选表态,穆东恨不得一个人分成好几个人来使。

    房地产这边,东骑地块的一期开发已经开始立项,设计图纸方面,刘大田还需要穆东把关,还有束河县城地块的开发,加上刘大田最近又参与了南部郊区一个地块的招标,忙的那叫一个天昏地暗。

    陈晓莜给穆东抱怨了好几次了,说房地产这边天天加班、周末无休,逛街购物都成了奢望。穆东没辙,只能邀请陈晓莜去家里吃了两次饭,好言安慰一番。

    说到南部郊区的这块地,穆东很是喜欢,支持刘大田一举拿下。

    地块位于南郊,现在是一片低矮的荒山和少量农田,距离市中心大约10公里,现在是妥妥的郊区以外的郊区。

    穆东确实知道,最多两年之后,南外环高架桥项目一立项,这里将迅速繁华起来,变得寸土寸金。

    经过和刘大田交流,这个300亩地的地块,由于大都是荒山,土地平整和建筑难度较大,所以地价便宜的令人发指,预计土地售价不会超过150万元一亩,这个价格,和束河县地块的价格基本持平了。

    穆东当即指示,这个地块一定要拿下,不容有失。

    刘大田却吃了一惊。这个地块他是看好,存了拿下之后分期逐步开发的心思,但没有必得之心,现在看到穆东态度坚决,他赶紧追问原因。

    穆东的解释是,政府内部有一些说法,可能对这个地块有利。

    言尽于此,刘大田不能继续问了。

    他随即提出了一个建议,这个地块便宜,拿下之后,给穆东修建一个高等级的安全别墅。

    穆东哭笑不得,怎么刘大田受王大江的毒害如此之深,到现在都没忘了安保的问题。

    不过这个地块确实便宜,行吧,建吧。

    穆东答应了,他同时提出,规划一个别墅区,对外销售的同时,公司高管也可以认购。

    在荒山上建别墅区,审批还是能搞定的,刘大田答应下来,同时心里欣喜不已。自己也算是公司的高管了吧,看来这个别墅,还有自己的份呢。

    第二天,王大江找到穆东,汇报了一个天大的好消息。

    在穆东提供地址的陕省那个小县城下属的乡镇上,查找到了名为张翠的女人的户籍地。

    经过比对和确认,这个女人符合穆东的寻人的条件,35岁左右,办理过港澳通行证,有海关出入记录。

    穆东大喜,问道:“这人现在在哪里?他身边有没有一个1岁左右的女孩?”

    王大江无奈的摊开双手,说道:“只查到了有这个人,但是据她的父母说,她已经好几年没回家了,前两年还经常给家里打打电话,现在这两年,电话也没有了,以前的号码也都打不通了。说实话,现在这人是死是活,都不能确认。”

    穆东无奈了,继续问道:“那她的出入关记录上有什么消息吗?”

    王大江说道:“2008年从香港返回内地,从此消失,2008年底到现在,和家人失去联系。”

    穆东无语了。

    他沉思半响,想到了一个办法,既然有了这个张翠的户籍地和身份证号码,可以查一下她名下的银行卡。

    但是这个工作,牵扯面极大,自己根本做不到。如果动用刘家的关系,却没有合适的理由。

    穆东最后还是放弃了这个念头,现在已经找到了她的家人,守株待兔吧,只要她还活着,总会和家人联系的。

    想到这里,穆东笑道:“王哥,说说,怎么就找到了她的户籍地,这可不大容易啊!”

    王大江叹了口气,说道:“确实不容易,反正就是人海战术。你不是让以县城为中心,100公里以内查找流动人口登记吗?我们试了,周围的两个县城我们也查了,但是无功而返。后来我们调整了思路,做了个假设,假设这个张翠现在就住在你给出的那个地址上,那么她为什么会住在这里?”

    “有两种可能,一种是外地人,在此谋生。但是考虑到你给出的资料上说这人去过香港,我们分析觉得,她应该见过市面,落脚的话,不应该选这个小县城,选择条件更好的地级市或者省城才符合常理。”

    “所以,我们推断出了另一种可能,这个人,或许是本地人或者在本地有亲友。在这里落脚,是为了某种方便,比如和亲友接触比较方便。”

    “最后,我们大胆假设了一下,这个人是县城下属乡镇或者农村的,由于经历过大城市的繁华,在老家居住条件或者消费环境差,才在县城落脚,于是我们按照这个思路查找,最后在一个乡镇计生办查到了这个张翠在2001年外出打工时开的一张计划生育管理证,然后经过继续追查,确认了她的身份。”

    穆东听得汗毛直竖,惊惧不已。

    好半天,他才问道:“这个分析,还有去计生办查资料这个办法,是谁想出来的?”

    王大江笑道:“郭缺德呗!”

    郭天德的这个外号,还是被叫开了,只是大家都是背后叫,敢于当面挑衅的,一个也没有。

    穆东叹服道:“人才!真是个人才!王哥,找到了张翠的户籍地址,算你们大功一件,你打个报告,申请一笔10万的奖金,给兄弟们分一下。另外,在户籍地发展两个眼线,如果张翠回家或者和家人联系,立即向我们汇报,其他人都撤回来吧。”

    王大江得令,转身离开了。

    穆东坐在办公室想了一会,觉得这个张翠身上,肯定有不少秘密,否则她不会一两年不和家人联系。

    是什么秘密呢?是关于孩子的秘密吗?

    正琢磨这个,手机响了,是刘薇。

    “穆大老板,明天小米手机上市,有一个发布会,吴总问你来不来?”

    穆东不由苦笑:“刘薇,我这边是真走不开,你和吴总解释一下,他老人家肯定会理解的。”

    “就知道你会这么说,没劲!你真不够哥们!”刘薇恨恨的说道,接着挂了电话。

    穆东无奈的摇摇头,这个刘薇,真是让人头疼。我这里忙的一脑子浆糊,哪里还顾得上什么小米大米的啊。

    一脑子浆糊的穆东,下班回到家里,面临了一个更加无奈的问题。

    五一假期结束后,肖肖的产假也到期了。


同类推荐: 夺舍之停不下来垂钓诸天无敌修仙升级系统穿越从山贼开始英雄联盟之无敌抽奖系统当烟云散去万界随心系统极品圣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