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重生之大梦七年正文 第九十章 月到中秋

正文 第九十章 月到中秋

    听到几人这么一说,穆东心里很欣慰。

    钱是很敏感的东西,用好了可以促进感情,凝聚人心,但是如果用不好,反目成仇的例子也比比皆是。

    从几个姐夫的反应来看,都是良善之人,应该很好相与。

    中午,饭菜做好,李家分了两桌,热热闹闹的开始了午饭。大哥和几个姐夫都想和穆东好好喝几杯,亲近一下,奈何穆东还要开车,不能喝酒,让几人有些无奈。不过穆东嘴皮子溜,不停的说着各种话题,活跃着气氛,作为李家年龄最小的女婿,还主动承担了倒茶倒酒的工作,让桌上一众人很是满意。

    而此刻,穆大国也在岳父家吃午饭,和李家热闹相比,林家的午饭沉闷冷清了很多。

    昨天林晓媛在小学校吃过午饭后,先去了冷库找穆大国,然后和穆大国一起大大方方的去了穆二叔家。

    今天一早,吃过午饭后,穆二婶也是催着俩人赶紧去送礼。俩人依言收拾好礼品上路。

    林晓媛这次没开那辆奥迪,而是让穆大国驾着他的科鲁兹。林晓媛担心,如果自己把奥迪开回去,那个无情的大哥和那个贪婪的大嫂,指不定算计自己在外面挣了多少钱。

    到了家一看,家里老父亲正在桌旁就着咸菜喝酒,见到闺女和女婿,还不满的说了一声:“这都八月十四了,才来送礼。”然后继续喝酒。

    林晓媛心里无奈,和穆大国卸下礼品,去村上饭店要了一桌菜,然后去请了大哥来,又挨家挨户去请几个长辈,想找几个人来陪着穆大国,这毕竟是新女婿第一次上门送礼,按照风俗,需要重视一下。

    结果几个长辈都推脱有事,林晓媛系一打听,原来自己老爸前一段时间在村上叫着名字骂了大街,说几个长辈多管闲事,女儿定亲时不让自己去喝酒。

    林晓媛心里苦楚,强装着笑脸给几个长辈道了歉,无奈的回家了。

    中午,饭菜送到,林晓媛一看就这几个人,又去叫来了嫂子和小侄子,一家六口人,也算是有些人气了。

    穆大国一会要开车回去,自然是不喝酒的,只剩下林家父子一杯接一杯的对饮。几杯酒过后,林大哥开始打听林晓媛在外面每个月挣多少钱,又不停的对穆大国说自己做建筑工的辛苦。

    原来,林大哥知道了穆家的事情,知道大国有一个颇有财力的大哥,就想沾沾光,找个轻省点的挣钱门路。

    穆大国哪里敢答应什么,林晓媛也劝大哥好好打工,不要想三想四的。

    结果林大哥重重的放下了手里的酒杯,拉着老婆和儿子走了。还子还没吃饱,贪恋桌上的美食,有些磨磨蹭蹭的,林大哥扬手就是一巴掌,孩子哭着跟着走了。

    穆大国觉得很尴尬,林晓媛心里也烦闷不已。

    看到儿子走了,林老头说道:“走了正好,我们可以好好说说话,晓媛,我没钱了,你给我点钱。”

    这回林姑娘直接蹦起来了。

    “没钱了?爸,那可是5万块钱!你干什么了?花到哪里了?”

    林老头慢悠悠的说道:“看你紧张的,那钱没少,我存起来了,那是我养老的钱,我不得省着花?”

    林晓媛送了口气,没好气的说道:“我没钱,找你儿子要去。”

    林老头呵呵笑了,说道:“给他要?他还找我借钱呢。”

    林晓媛无奈,数出一千块钱,交给老爸,说道:“省着点花,你就不能少喝点酒吗?”

    林老头接过钱,迅速塞进怀里,继续说道:“村里超市还有记的帐,去帮我还了吧。”

    说完自顾自的喝酒吃菜。

    林晓媛终于吃不下去了,嘤嘤的哭了起来,穆大国手忙脚乱的,不知道怎么安慰她才好。

    哭了一阵,林晓媛收拾了给穆大国的回礼,叮嘱他后天一早来接自己,送他离开。接着自己又去了村里超市,结清了老爸七百多元的欠款。

    再说李家,午饭一直热热闹闹的进行到下午2点多,穆东才带着肖肖离开。

    看到肖肖走了,几个姐夫终于开了戒,立马开始抽起烟来。

    穆东和肖肖回到小学校,姐姐一家都在,姐姐也是来给穆爸穆妈送中秋礼的,刚吃完饭,正在院里喝茶聊天,两个孩子在院子里玩耍。

    穆东和肖肖也坐下和大家聊天,期间穆晓霞问了穆东什么时候开始卖大蒜,穆东道:“快了,估计就这几天了。”

    下午,穆东没让姐姐一家回去,而是整顿酒菜,一家人热热闹闹的吃了一顿晚饭,这回穆东放开了量,和老爸、姐夫三人频频举杯,三人喝下了两斤白酒。

    穆爸高兴,儿女在侧,外孙绕膝,儿媳妇肚子里还怀着一个,儿子生意越做做大,眼见着穆家是起来了。

    钟国栋高兴,老婆贤惠,儿女乖巧,岳父一家待自己实心实意,小舅子带着自己发财,生活真的很有希望。

    穆东则在这温情脉脉的海洋里,感到一丝丝的沉醉,这一段岁月,如此美好。

    第二天,宿醉的穆东早上没起来锻炼,被兴奋的穆三叔吵醒了。

    “小东,又涨价了啊,又涨了五六毛钱啊……”

    好不容易清醒一些的穆东,终于搞明白了兴奋的三叔是在说大蒜的事情,细问一下,原来,今天大蒜的价格,一级蒜涨了6毛钱,二级蒜涨了5毛。

    截止到现在,前期用了13天降下去的价格,只用了三天时间就涨平了,现在一级蒜已经到了每斤8元,二级蒜每斤5元。

    穆三叔兴奋的问道:“小东,大蒜价格已经涨平了,比原来还高了一点,要不,我们开始卖吧?”

    穆东每天早上都被三叔堵着,有点腻味了,他决定和三叔好好谈谈。

    俩人进了办公室,穆东郑重的对三叔说道:“三叔,按照我们俩的约定,现在大蒜价格开始上涨了,什么时候卖,什么价格卖,我说了算,是吧?”

    穆三叔赶紧点头道:“当然当然,我不就是问问嘛。”

    穆东也点点头,继续道:“现在是这样,你也知道,我能从京城得到一些信息。按照现在的行情分析,一级蒜每斤5元之前,二级蒜每斤5元之前,我不考虑销售大蒜。一旦到了我预期的价格,我们不但要卖大蒜,而且要快速出手。所以,三叔,在这个价格之前,真的不要问我卖不卖了,算我求您老人家了。”

    穆三叔有点发懵,一级蒜5元?二级蒜5元?每斤还差着大约2块钱呢!

    他不大相信的问穆东:“小东,真能涨到这个价格?”

    穆东点点头,继续道:“三叔,这是我的底线,当然,这也是非常机密的事情,你一定要注意保密,连三婶都不能说,您老人家千万注意啊,说出去麻烦可就大了!”

    穆三叔赶紧点头,保证道:“放心吧,小东,我会保密的。”说完,转身去冷库了,现在满冷库的大蒜,在穆三叔眼里,那叫一个亲切。

    穆东松了口气,心想,最近几天,你可别来骚扰我啦。

    吃过早饭,穆东开始不停的打电话,给刘静云打、给刘薇打、给张吉顺打、给韩勇程强蔡娇娇打,最后给王振东和程江峰都打了电话。主题只有一个,恭贺中秋。

    打完电话,然后开始发短信,吴刚、张振义这些领导,加上自己所有的员工,全部发送祝福短信。

    几个员工很快回了信息,稍后吴刚也回复了,张振义却一直没有什么动静。

    一通忙碌下来,都快中午了。穆东舒服的伸个懒腰,去院子里和老妈、媳妇说话。

    10月的小院,中午还是有些热,树荫下,娘仨正亲热的聊着天,一辆跑车轰鸣着开了进来,是赵冉。

    赵冉刚一进院,就看见了树荫下的穆家三人,亲热的样子让赵冉一阵叹气,看人家这家庭气氛多好,可是自己怎么就遇人不淑,遭遇前堵后截了呢?

    赵冉的前夫,名叫张月朗,是鲁南明朗集团的少东家。

    明朗集团,是张月朗的父亲张邵坤建立的。张月朗上面有个姐姐,名叫张月明,集团的名字,就取自这姐弟俩名字里的最后一个字。

    赵冉出身普通的城市家庭,父母都是小职员。但是赵冉从小学习就好,后来考入了鲁东大学对外贸易专业,毕业后,作为独生女的她,为了照顾父母,放弃了泉城的工作机会,回到老家鲁南,进入了明朗集团,并且很快的崭露头角,出色的工作能力引起了老板张绍坤的注意,独特的气质还引起了少东家张月朗的注意。

    在张月朗的狂轰滥炸下,赵冉很快沦陷,步入了婚姻殿堂。

    豪门婚姻,总有些这样那样的不如意,在赵冉生下女儿张子萱后,在家庭里的地位一落千丈,丈夫也开始用这样那样的理由夜不归宿,在外面鬼混。

    很多年以来,赵冉就像一个坚强的斗士,打退了数个觊觎自己位置的各色美女,但是到了今年的8月份,赵冉突然心灰意冷,不想再斗下去了。

    原因是,张明朗的一个相好,给他生了一个儿子。

    这下,不但这个急于上位的女人抖了起来,大姑姐张月明都私下表示,支持弟弟的做法,要为家族的未来打算。

    公公婆婆虽然没有表态,但是,没有反对就已经说明了一切。

    于是,赵冉快刀斩乱麻,迅速提出离婚并且坚决争取女儿的抚养权。最后,在得到了一套房产和200万现金补偿之后,带着女儿离开了张家。

    女儿张子萱已经10岁了,在市区上小学,平时都是赵冉的父母在照料。而赵冉则选择了和穆东合作,一门心思的想证明,离了张家,自己照样活得很好。

    谁知道前一段时间,前夫突然找到自己,提出复婚。一问才知道,那个急于上位的女人,生下的孩子,肯本就不是张月朗的,是张绍坤多了个心眼,悄悄找人做了dna测验,才揭穿了这个弥天大谎。

    于是,张家人想起赵冉的种种好处,力劝张月朗和赵冉复婚。

    赵冉仰天长笑一阵,大叫痛快,三言两语骂走了一脸期盼的前夫。复婚?笑话,赶我出门的时候,可曾想到今天?

    张月朗见直接攻城不行,就采取了迂回战术,他动员了自己的女儿和前岳父岳母,让他们劝劝赵冉。

    张子萱还小,自然是希望和爸爸妈妈幸福的生活在一起。赵父赵母的原则性不强,也希望女儿一切安好,于是,赵冉放假回去的这两天,经历了三人的软磨硬泡,主题只有一个,复婚,尽快复婚。

    今天上午,被爸妈的唠叨和女儿的哭闹弄的疲惫不堪的赵冉,终于爆发了。她大吼一声:“让我复婚,还不如让我去死!”然后冲出家门,开车离开。

    可是四顾茫茫,竟没有可去之处,最后鬼使神差的来到了小学校。进院看到院里亲热的穆家三人,赵冉不由得悲从中来,停好车辆,伏在方向盘上嘤嘤的哭起来。

    穆东半天没见赵冉下车,心里疑惑,走过去一看,赵冉竟然在哭,他刚想拉开车门,又觉得不妥,赶紧喊老妈过来,让她劝劝赵冉。

    穆妈和肖肖以前都没见过赵冉,但是她俩都听穆东说起过,大东公司有这么一个能力超群的大姐,在主持柳编出口的工作。

    现在看到赵冉趴在车里哭,俩人赶紧过来,穆妈拉开车门,好言相劝,肖肖也站在一旁连连开导。

    结果赵冉哭的更厉害了,让三个人不知所措。

    穆东无奈,说道:“算了,别劝了,让她哭一会吧。”

    于是,三个人大眼瞪小眼的站着,看着赵冉在车里哭。

    大约五分钟,赵冉终于平静下来,止住哭声,红着脸下来和穆东打招呼。

    穆东赶紧介绍了自己的老妈和媳妇,赵冉低声问了好,然后对穆妈说:“婶子,我能和你们一起过节吗?”

    穆妈赶紧说道:“行啊,闺女,一起过节,一起过节。”

    赵冉放下心来,低头红着脸去了宿舍。

    一会的功夫,洗了脸换了衣服的赵冉走了出来,帮着穆妈准备午饭。至于为什么哭,赵冉没说,几个人自然也不会贸然去问。

    午饭后,肖肖去休息。穆东和赵冉在办公室聊了一会,赵冉说了发生在自己身上的事情,言语间又是眼泪婆娑的,让穆东唏嘘不止。

    正聊着,办公室的电话响起,穆东接起来,是一个老人的声音,仔细一问,原来是赵冉的父亲,就赶紧让赵冉接电话。

    原来,赵冉从家里出来后,关了自己的手机,赵爸赵妈打电话联系不上她,又联想到女儿出门前说的狠话,心里很是着急。四下翻找,终于找到一张女儿的新名片,上面有办公室的电话,赶紧火速的打了过来碰碰运气,没想到竟然扎到了赵冉。

    穆东悄悄掩上门,退了出去。

    赵冉又哭又叫的和父母在电话里聊了很久,最后赵爸赵妈终于承诺,不再提复婚的事情,只求赵冉回家,一家人一起过节。

    赵冉最终还是答应了,红着眼睛向穆妈、穆东和肖肖辞行,开着车走了。

    看着远去的红色跑车,穆东心里暗叹,家家有本难念的经啊!

    阴晴圆缺都休说,且喜人间好时节。

    夜色笼罩,一团清辉升腾起,中秋夜来了。

    10月的晚上,已有一丝凉意。穆妈拒绝了穆东提出的院内赏月欢饮的提议,坚持把晚饭设在房间里。

    穆爸拿出了一斤窖藏酒,穆妈准备了一桌丰盛的菜肴,摆上一盘月饼,四个人的家宴,温馨开席。

    除了肖肖,其他三人都喝了些酒。席间穆东和爸妈说了以后做快递公司的事情,也说了打算让姐姐一家都去泉城的计划,然后问老爸,以后等忙完了这一阵子,愿不愿意去泉城住,并且详细的向老爸说了那个巨大的空中院落。

    穆爸沉吟片刻,慢慢说道:“我还是在老家吧,刚起了新房子,我得看着,这样房子里才能有人气。至于你妈,肯定是去照顾肖肖,等肖肖生了,帮着你们带孩子,我还是过几年再说吧,你们放心,我自己能照顾好自己。”

    穆东无奈,心想,只能以后慢慢谋划了。

    至于家里这个豪华的新房子,穆东倒是不担心会闲置。肖肖有寒暑假,以后放假的时候,一家人就可以回老家生活,每年都能用上几个月。更何况,以后肖肖还有可能辞职,做个全职太太。

    月有阴晴圆缺,此事古难全。此刻,林晓媛家的中秋夜,透着一股子冷清和哀愁。

    林晓媛早早的做了饭菜,摆上月饼,打算陪着老爸好好过个中秋节。她知道,这可能是最后一次陪老爸过节了,按照和穆大国两人商量的计划,今年春节前,俩人就要完婚了。

    可是老爸下午就摇晃着出去了,林晓媛一等也不来、二等也不来,就掩上院门,出去寻找。

    最终在村里超市门口,林晓媛找到了抱着酒瓶熟睡的老爸。林晓媛买了包烟,求了人,最后在两个村民的帮助下,好歹把老爸弄回了家。

    对着月亮,林晓媛啃着月饼,终于哭出声来。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同类推荐: 夺舍之停不下来垂钓诸天无敌修仙升级系统穿越从山贼开始英雄联盟之无敌抽奖系统当烟云散去万界随心系统极品圣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