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重生之大梦七年正文 第八十四张 史昆的托付

正文 第八十四张 史昆的托付

    穆东现在正在被一群人热情的拥簇着,挨个和大家合影。

    今天早上,穆东依然是早起锻炼,饭后和林晓媛一起去送肖肖上班,然后赶往鲁大路32号。

    经过前天买彩票的地方时,看见有一帮人围在那里兴高采烈的说着什么,彩票站还扯起了横幅,走近了一看,上面写着“热烈祝贺我站彩民中奖”。

    穆东想起了自己钱包里那张彩票,想了想,昨天是周三,正好是开奖的日子,看来是有彩民中奖了啊。

    穆东心想,不会是自己中奖了吧?随后有暗自鄙夷自己,想钱想疯了吧?什么时候中奖像买菜这么简单了。

    不过他还是让林晓媛停车,打算去看看热闹,顺便看看自己这张彩票,万一中个10块8块的,也是一点喜气。

    他下了车,信步往彩票站走去,远远的,就看见彩票站的老板兴奋的对着周围的彩民说着什么。

    还没等他走近,彩票站老板就看见了他,用手一指,大声喊道:“就是他,就是他中了奖!”

    然后,几个人快速的跑过来,一下子把穆东围到了了中间。

    穆东吓了一跳,一下子戒备起来,喝道:“你们干什么?”

    远处的林晓媛看到大哥被围住了,也是一惊,她迅速的下车,在车上一阵翻腾,拿着方向盘锁就冲了过来。

    彩票老板一看穆东神色不爽,赶紧赔笑说道:“这位先生,你别误会,你买的彩票中奖了,我们都是向你表示祝贺的。”

    中奖了?穆东一阵恍惚,不会吧?真的中奖了啊?

    他脱口而出:“中了几等奖,多少钱?”

    彩票老板挠了挠头,说道:“我记得你买的是复试,应该是中了好多注奖,有个几千块钱吧。”

    林晓媛也冲到了近前,听说是大哥中奖了,看来这些人只是围着大哥祝贺的,没有恶意,终于放下心来,小心的把方向盘锁藏在身后。

    穆东闻言一阵无语,尼玛,疯了吗?几千块钱,弄这么大的阵仗,又是横幅,又是一帮人围观,看着门口的地上,还有鞭炮燃放后的碎屑。

    穆东也终于明白,为什么横幅上没写是中了几等奖,原来是一堆小奖。

    几个人围着穆东纷纷表示祝贺,然后就七嘴八舌的问,买彩票几年了?有什么心得吗?有什么一直守的号吗?平时去哪里买彩票?怎么很少见到你啊?

    穆东兴趣缺缺,胡乱的应付几句。

    彩票站老板见状说道:“我们还是先让这位先生兑奖吧,走吧,走吧,一起见证一下。”

    小奖项在彩票站当场就能兑,于是一行人簇拥着穆东进了屋子,穆东从钱包取出彩票交给老板,然后彩票在机器上一过,出现了中奖金额:2250元。

    穆东更郁闷了,才两千多啊,你们这些人也太小题大做了。

    其实,别说是两千多,就是中个一两百块,都能让彩票站里的人好生羡慕一阵子。大家觉得,只要中奖了,就是彩头,就是好兆头。

    小奖已经到手了,大奖还会远吗?

    这是彩民的普遍心理。

    所以,才会有这么多人围着穆东,用羡慕眼光看着他,并且坚定自己继续买彩票的信心。

    彩票站老板也乐意借这种事情炒作。有人中奖,这说明这个彩票站位置好财气旺,适当引导一下,会有更多的人专门来买彩票。

    彩票站老板拿出现金,数出2250元,然后还专门装在一个大大的红包里,双手递给穆东,说道:“先生,您收好,希望您多多光顾小店,斩获更大的奖项。”

    穆东伸手接过来,连数都没数,就直接塞进兜里,说道:“谢老板吉言,那您忙,我先走了。”

    说完转身要走。

    老板赶紧拦着,说道:“先生,您看能不能和我合个影,我们留作纪念。”

    穆东原本不想答应,可是看着老板渴望的眼神,心里一软,算了,都是谋生而已,估计也是用照片来招揽人气,于是答应下来。

    老板赶紧取出准备好的相机,和穆东站在一起,在彩票站门口拍了照片。

    然后,阀门一打开,就再也关不上了。

    围观的人纷纷恳请合影,并且半真半假的围着穆东不让离开,搞得林晓媛又悄悄的攥紧了方向盘锁,随时准备派上用场。

    穆东无奈,只好陪着一帮疯子挨个合影,可是心中早已后悔莫及,一颗心早就飞向了小院。

    好歹打发了这些人,穆东赶紧逃也似的冲出人群,和林晓媛开车离开。

    结果一帮彩民看着远去的奥迪车,心里怅然若失。这个家伙,奥迪都坐上了,还带着个女司机,还买什么彩票?怪不得对奖金不怎么热心。

    10点10分,穆东终于赶到了小院,看到了坐在轮椅上苦守在门口的史昆。

    穆东赶紧在门口下了车,让林晓媛自去忙碌,然后快步走向王老头。

    史昆见到穆东,脸上终于露出笑容,他恩恩阿阿的示意着,让农妇进院。

    王大妈以为他看街景看够了,就推着轮椅要进院子,史昆急了,嗯嗯啊啊一阵,指着穆东又指着自己。

    穆东明白了,赶紧道:“大妈,大爷是想和我坐一会,我陪陪他,你先去休息一会吧。”

    王大妈道:“小穆,那多不好意思啊?你这么忙……”其实王大妈这会确实有点乏了,穆东的话很对心思。

    穆东道:“没事,大妈,我这会不忙。”

    王大妈闻言,不再坚持,把轮椅交给穆东,转身进了院子。

    见到农妇走远,史昆松了口气。他看着穆东,开口道:“放心,是我。”一口流利的普通话。

    穆东心下大定,问道:“纸笔拿到了?”

    史昆笑了笑,伸手从怀里掏出写满字的纸,递给穆东,低声道:“赶紧收好。”

    穆东赶紧接过来,迅速塞进兜里。

    史昆更开心了,说道:“小伙子,我听他们叫你小穆,穆桂英的穆吧?”

    穆东道:“是啊,我该怎么称呼您呢?”

    史昆一下子意兴阑珊,低声道:“无根飘零之人,姓名无非是个代号了,我叫史昆,历史的史,昆仑的昆。”

    穆东道:“您好史先生,我叫穆东,东西南北的东。”

    史昆点点头,道:“长话短说吧,我知道你看穿了我,但是我不知道你为什么没声张,所以,我想和你做个交易。”

    穆东沉声道:“您继续说。”

    史昆道:“先说那张纸吧,上面的第一部分是黄金价格走向,重量单位是盎司,价格单位是美元,时间单位我做了简单的加密,你加上10就行,比如,上面2000年,其实是2010年,你能明白吧?”

    穆东装做好奇的问道:“你来自未来?”

    史昆道:“我来自2014年,我曾经是一个黄金白银期货投资顾问。”

    穆东赶紧配合表情,长大了嘴巴。

    史昆继续道:“这很匪夷所思,是吧?不过你不用担心,我说的一切都是真实的,上面的数据,你可以验证一段时间,再决定用还是不用。我重点说一下,黄金的价格在2011年到2012年期间连续涨跌数次,每次涨跌的幅度在每盎司200美元左右,这个期间可以重点操作,获利会很大。”

    穆东点点头,不再说话。

    史昆继续道:“第二部分是白银价格,还是盎司和美元,时间也是加上10年。”

    “第三部分,是我个人关注的石油期货的价格,计量单位是桶,价格是美元,时间也是加上10年。这部分的数据,不像黄金和白银那么准确,但是大体的走向差不多,如果你用的话,需要注意。”

    “第四部分,是我关注的国内股票市场的一些数据,有几只股票可以短期的炒作一下,数据也不是很准确,供你参考。”

    说完这些,史昆停下来,看着穆东。

    穆东知道,要谈条件了。

    史昆继续道:“资料全部给你了,启动资金估计你能搞定,我只求你一件事,当然你要是不帮忙,我也没有办法,但是我只能托付给你了,请你一定答应。”

    穆东沉声道:“史先生,您说吧,我答应您!”

    史昆满意的点了点头,说道:“纸上最下面有一个名字和地址,是一个女人,你帮我找到她,看看她是不是有个刚出生或者即将出生的女儿,这个孩子有可能是我的女儿。”

    说到这里,史昆停下来,长叹了一口气,继续道:“我宁愿相信,这个孩子肯定就是我的女儿,不管是不是吧,请你帮我妥善的安排她们母女,可以吗?”

    穆东点点头,说道:“需要安排到什么程度,您有吩咐吗?”

    史昆道:“衣食无忧即可,不要太高调了,平凡的小子日,只要有滋有味的,也是美好的一辈子。”

    穆东深以为然,继续问道:“史先生,您还有其他的亲人需要安顿吗?”

    史昆对这个问题非常满意,他觉得自己找对了人。

    “没有了,以前有个远房的大爷对我很好,也已经去世多年了。除了这个孩子,我算是无牵无挂了。”

    他笑了笑,对着穆东继续道:“小伙子,在这个院子外,我觉得轻松很多,索性还有时间,我给你讲讲我的故事吧。”

    穆东点点头。

    于是史昆开始讲述自己短暂幸福的童年、悲苦无助的少年、艰难谋生的青年、略有起色的中年和最后这倒霉透顶的一缕残魂。

    穆东听得眼泪婆娑的,他真的想不到,竟然还有这样凄惶的人生,自己和他比起来,不知道幸福了多少倍。

    史昆最后说道:“穆东,这具身体,本来就不是我的,我不应该待在里面,这一段时间,我给这家人添了很多的麻烦,你要是方便的话,也替我回报一下他们。”

    穆东点点头,说道:“史先生,放心吧,我会的。”

    史昆继续道:“你这个小院有些古怪,正好压制我,我估计时间不多了,这次以后,也不知道还有没有机会和你聊天,谢谢你,穆东,和你聊天,我很开心。”

    穆东赶紧道:“史先生,对不起,这个小院是有一些说法,一位道长说过,乃是一块福地。要不,我找个理由,让你们搬出去吧?”

    史昆摆摆手,说道:“不用了,穆东,上天给我这一点机会,让我遇到你,已经是格外恩典了。其实即使没有这个小院,我也慢慢的掌控不住这具身体了。毕竟不是自己的东西,迟早都要还给人家。”

    穆东不知道怎么回答,没有说话。

    史昆继续道:“也不知道我这一缕残魂,最终要去向哪里?或许就消散于天地之间了。”

    穆东想了想,说道:“史先生,您这一生,虽然凄苦,但是绝无恶行,所以,会有来生的,并且,来生您一定能大富大贵。您一定会转入轮回,重新投胎的。道长既然说我这个小院是福地,对您转世投胎应该也有益处。”

    史昆闻言,眼睛就是一亮,说道:“穆东,我是越来越喜欢你了。希望如你所说吧。”

    穆东点点头。

    心病尽去,史昆高兴起来,说道:“推我进院吧,我也乏了。也让身体的主人回来,我今天占据的时间太久了。”

    然后史昆拱起手,对着穆东道:“穆东小友,就此别过,我的事就拜托你了。”

    穆东一下子变得悲苦起来,眼泪随之滚落,他咬了咬牙,差点就要说出自己的秘密。

    正在这时,一辆车在门口停下,王振东急急的下车,走了过来,别走边说:“爸,穆东,你们怎么在门口啊?这里风大,我们进去吧。”

    穆东赶紧擦了擦眼泪,挤出一丝笑容道:“我来的时候,大妈陪大爷在这里看街景呢,没事,这会大爷累了,我们进去吧。”说完调转了轮椅。

    这时一个中年男人也下了车,王振东介绍到:“穆老弟,这是我请来的护工李师傅,以后他帮着照顾我爸。”

    李师傅和穆东打了招呼,然后利索的接过轮椅,推着进了院子。

    刚一进院,王老头就晕了过去,倒把护工吓了一跳。

    王振东赶紧解释,偶尔会这样,一会就好。

    几分钟后,王木匠回来了。

    可是穆东的心里,却怅然若失,凄惶无比。

    这个世上,或许只有这么一个穿越而来的同行者了,可惜他就要黯然离场了。

    他会去哪里呢?穆东心想。虽然自己安慰他会转世投胎大富大贵,但是也仅仅是安慰罢了。

    咦,对了,他从2014年而来,那现在的2009年,他应该还在香港做投资顾问啊,能不能找到现在的他呢。穆东兴奋起来,开始琢磨怎么去寻找。

    他上班的那个交易所叫什么来?好像是恒丰国际黄金交易所。穆东暗暗琢磨,要想办法悄悄的去调查一下,看能不能找到现在的史昆。

    这件事的结果,对穆东本人,意义非常重大。

    所以,必须秘密的进行,最好是找个私家侦探,只是这个行业比较隐蔽,需要慢慢的谋划。

    穆东坐在办公室里一阵琢磨,这时候手机突然想起来,穆东一看,是张吉顺的电话。心里禁不住叹气,这时候找自己,应该是没好事啊。

    可是想到这个豁达风趣的长者,穆东还是接起了电话。

    “您好,张总,我是穆东。”

    电话里传来张吉顺热情的声音:“小穆啊,感谢你接电话,我很高兴啊,我可是听其他的同行说,你的电话经常打不通!”

    穆东无奈的说道:“张总,我前一段时间出了点小事,所以手机经常关机,倒让有些怠慢各位前辈了,对不住啊!”

    这是半真半假的话,即使查证起来也对的上,但是张吉顺可不会当成真话来听。

    他说道:“没事,谁还没有个不方便的时候,小穆,我这次可是求你帮忙来了,有件急事,你可以拉我一把啊。”

    穆东知道他肯定是要说买大蒜,并且自己肯定不愿意卖,但是也只好硬着头皮说道:“张总,看您说的,您说说看……”

    对面的张吉顺也很无奈,听这话的意思,是要根据情况而定啊?现在已经箭在弦上,他也只能继续说道:“小穆啊,我最近有一个出口的订单,还缺一些大蒜,能不能支援一点啊?”

    穆东道:“张总,大蒜的生意,是我和别人一起合作的,少量支持一些,我能做主,太多的话,我要和别人商量,您说说看,需要哪个等级的大蒜?需要多少?”

    穆东心里已经打定了主意,作为整个鲁南市大蒜出口行业的领军人物,张吉顺的面子一定要给,但是也不能由着他狮子大张口,拿出一小部分,搪塞一下吧。

    张吉顺闻言却是一喜,看来这个小伙子,多少能给自己点面子。他接着说道:“我需要一级蒜,60吨,可以吗?”

    穆东心里一松,长出了一口气,还好,只有60吨,在自己的心理承受范围内。

    不行,还得再砍去点,他故作为难的说道:“张总,这样行不行,我给你50吨,我的权限只有这么多,再多了,我就要找合伙人商量了。”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同类推荐: 夺舍之停不下来垂钓诸天无敌修仙升级系统穿越从山贼开始英雄联盟之无敌抽奖系统当烟云散去万界随心系统极品圣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