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重生之大梦七年正文 第八十三章 做个交易

正文 第八十三章 做个交易

    史昆兴奋起来,结果,乐极生悲,浑身一阵燥热,两眼一翻,又昏了过去。

    第二天一早,醒来的王大妈看见老伴坐在床头上睡着了,禁不住一阵自责。也不知道这老头子什么时候醒的,怎么还自己坐起来了?万一着凉感冒了可就糟糕了。

    她赶紧小心的挪动着老伴的身体,想把他再放平,结果却把他弄醒了。

    这次是王木匠。他憨厚的冲着老伴一笑,继续在床头坐好,老两口唧唧咕咕的聊起了天。

    王振东起来,看到父母一切都好,给他俩买来早餐,赶紧上班去了,昨天就请了一天假了,今天实在不能再耽误了。

    穆东早上依然去公园锻炼,他决定以后每天早上要坚持锻炼,把身体素质锤炼好,他已经经历过两次重大的车祸了,一次穿越到了现在,一次大难不死,穆东深知,良好的身体素质是多么的重要。

    锻炼回来,一家人在吃早饭,穆东接到了裘康达的电话,说那辆受损的奥迪a4已经修好了,就在楼下,让穆东下来接收一下。

    一家人吃完早饭,一起到楼下看个究竟。

    结果看到的情况让穆东吃惊不小。

    车太新了,从里到外,估计只要能换的,裘老板都换了新的,连座椅都能看出是换了全新的。

    其实穆东的车,损伤并不严重。正常情况的话,重新加装一下安全气囊,把车辆右侧整形喷漆一下,更换左侧的大灯、右侧的车窗玻璃和前挡风玻璃,也就可以了。

    结果裘老板是按照新车的标准来修车的。

    四个轮毂和轮胎全部更换,右侧车门更换,玻璃更换,汽车座椅更换,仪表台更换,安全气囊和安全气帘重装,车辆顶棚软包更换,刹车系统更换,车灯全部更换,最后,全车喷漆。

    裘老板的肆意妄为,让4s店的老板心里乐开了花,背后却在骂这个傻缺败家。

    最后,这辆穆东16万8千元买来的二手奥迪a4,修理费达到了12万。

    穆东看着身边不停赔笑的裘康达,深深的叹了口气,说道:“裘老板,真不用这样,简单修理一下就行,你这样弄,让我觉得很过意不去,再说了,这辆车本来就是你的了,这样吧,你还是开走吧,我抽时间帮你办下过户。”

    裘康达连连摆手,说道:“穆老板,千万别这么说,犬子对您和刘小姐的伤害,不是物质赔偿所能解决的,不怕您笑话,我只求心安,您千万不要推辞。”

    穆东无奈了,接过裘康达递过来的车钥匙,说道:“好吧,裘老板,你这么说,我只能接受了,您费心了。”

    裘康达赶紧道:“穆老板,看您说的,您满意就好。”略略停顿了一下,又期期艾艾的继续说道:“穆老板,犬子的案子,已经宣判了,判了3年。”

    穆东一下子不知道说什么好,他想安慰安慰一下裘康达,可是根本张不开嘴。

    裘老板继续说道:“穆老板,我给您说这件事,只是想正式的给您道个歉,犬子已经为他的所作所为付出了代价,他还小,希望您能原谅他。”

    说完,裘康达对着穆东深深的鞠了一躬,神情落寞的离开了。

    穆东看着裘康达有点佝偻的背影,心里暗想,这都惯孩子带来的灾难啊!等馨儿长大了,一定要好好教育她,让她知书达理,千万不能成为骄横的孩子。

    看了看手里的车钥匙,穆东转手递给了林晓媛,说道:“晓媛,这辆车你拿去开吧,我也用不着,也不能老放着。”

    林晓媛想了一下,最近一直是开着肖肖的车,换成这辆也无所谓,就接过钥匙,说道:“谢谢大哥。”

    穆东接着道:“好好参加培训,等到考出会计证,这辆车就送给你。”

    林晓媛一下子呆住了,她觉得大哥只是把这辆车借给自己偶尔用用,她从没想过,可以拥有这么一辆车。

    穆东见她发呆,赶紧道:“别愣着了,你嫂子还要上班呢,走吧,去遛遛这辆装饰一新的车。”说完扶着肖肖坐到后排,自己坐到了副驾驶。

    林晓媛赶紧坐上驾驶座,几个人告别穆妈,出去了。

    先送了肖肖去学校,然后林晓媛和肖肖一起去了鲁大路32号。

    王大妈正陪着王老头晒太阳,俩人一个坐着轮椅,一个坐着一把小凳子,正低声说着什么,说到高兴处,不时轻笑几声。

    穆东很高兴,看来身体里现在是正主,只要能慢慢的把鸠占鹊巢的家伙赶出去,老爷子就能恢复如初了。

    穆东过去打了招呼,王大妈愉快对穆东说道:“小穆来啦,来,你在这里陪着你大爷聊几句,我再去拿把椅子来。”

    说着起身走了。

    穆东就坐下来陪着老爷子说话,老头憨厚的笑着,和穆东有一句没一句的闲聊。

    刚聊了几句,结果老头突然一下子昏过去了,脑袋一下歪在身体一侧,软哒哒的垂下来。

    穆东心里一惊,暗道,又来了。

    穆东也四下看了看,王大妈还没回来,他也没去管王老头,就那么一直盯着他。

    其实王大妈是饿了,回去吃饭去了。儿子买来早饭就走了,自己伺候老伴吃完,就把她推到院子里晒太阳,好歹看见穆东一个熟人,赶紧让他帮着照料一下老头,自己回屋吃饭去了。

    大约两三分钟,王老头悠悠醒转。

    穆东发现,老头果然气质神情大变,他不闪不避的盯着老头看,结果这次老头也不躲闪了,也直勾勾的盯着穆东看。

    穆东大感意外,不对啊,你不按套路出牌啊,你应该低下头躲避才对啊。

    穆东哪里知道,史昆心里乐开了花。

    昨晚想到兴奋处,结果自己失去了对身体的掌控。这回倒是好了,自己一醒来,自己惦记着的小伙子,就在对面。

    昨晚自己已经想明白,这个小伙子应该发现了什么,但是他什么都没做,这说明他或许可以信任。

    他紧张的思索着,该怎么开口。

    终于,两人对视了两分钟,史昆用一口流利的普通话开口了:“小伙子,做个交易怎么样?”

    穆东一下子乱了分寸,无语伦次的说道:“交……交易,什么……什么交易?”

    史昆笑了,他对穆东的反应很满意,于是,他继续推出了重磅的炸弹。

    “小伙子,我知道你能看穿我,我也不想这样,你放心,我没有恶意。”

    穆东大骇,吃紧的张大了嘴巴,说不出话来了。

    穆东的反应,验证了史昆的判断,他心下大定,继续说道:“小伙子,把我推到门口吧,这个院子有些古怪,我的时间不多了。”

    穆东稍微平复了一下心情,仔细盯着王老头看,心里不住的权衡着。

    还没来得及说话,身后远远传来王大妈的声音:“小穆,辛苦你了,老头没事吧?”

    史昆一下子紧张起来,急声说道:“给我弄点纸笔,藏在床底下……”

    还没说完,双眼一翻,又晕过去了。

    这好王大妈走进了,见状赶紧上前一阵忙乎,穆东也装模作样的跟着折腾,几分钟后,王木匠回来了。

    王大妈松了口气,看看老伴没什么问题,就推着他在院里四处走动,继续晒太阳。

    穆东则借口离开,四下看看。

    穆东心里很不平静,他不知道王老头身体里的那个人,是如何知道自己看穿了他的。

    不过有一句话,这个人深深的打动了穆东。

    “我不想这样,你放心,我没有恶意!”

    遇上这样的事情,暂安于一个陌生人的身体里,谁又想这样?谁又有能力做到这样?

    一切,不过是命运的戏弄罢了。

    穆东一瞬间愁肠百结。

    自己想现在这样吗?

    如果有可能,穆东宁愿和肖肖和馨儿待在另一段时空里,一家人平平淡淡的相亲相爱,也不愿意面对眼前这一段时空里这小小的富贵。

    如果另一段时空仍然存在的话,自己应该是死了吧?那么肖肖和家人应该怎样悲苦的去面对自己离世这样的噩耗?

    想打这里,穆东有些揪心。他远远的望了望轮椅上的王老头,心想,他身体里的另一个人,又有怎样的故事?又有多少亲人在等待他的消息?

    相比于他,自己还算是幸运的,最起码回到了自己的身体里,周围的亲人也没什么变化。而他,内心又是怎样的悲苦?

    哎,同是天涯沦落人,相逢何必曾相识。

    就按照他说的,弄点纸笔吧,看看他会写出什么样的经历。

    穆东悄悄找了一张纸和一支签字笔,趁着王大妈还在院里,悄悄的溜进了他们的房间,把纸笔藏在了床垫底下。

    后来又一想,不对啊,他行动不便,这么沉的床垫他可掀不动,于是又把纸笔转移到了枕头底下。

    接下来的一天里,穆东一直待在院子里,连午饭都是在办公室里吃的。但是他一整天又无所事事,不是这里转转,就是那里看看,这倒让林晓媛吃惊不已。

    其实,穆的所有的心思,就放在了王老头身上,一直暗自留意着王老头的动静,隐隐的盼望着老爷子再昏过去一次,自己就可以好好的和那个人聊聊。

    穆东知道这么想不对,可是好奇心上来了,他抑制不住这样的想法。

    可惜,直到下午下班,王老头一直精神奕奕,一直都没晕过去。

    穆东又磨磨蹭蹭的等了好久,终于郁闷的离开了。

    晚上回家,穆三叔倒是打电话告诉穆东一个好消息,大蒜又涨价了,现在一级蒜每斤7元,二级蒜涨到了每斤3元。

    这个价格,距离穆东预期的售价5元和5元,已经非常接近了,不过穆东还是狠了狠心对穆三叔说道:“暂时还是不卖,三叔,我有一些内部消息,说是京城有巨量的资金在炒作大蒜,应该还有空间,我们再等等……”

    穆三叔本来是带着巨大的期望给穆东打电话的,他希望赶紧把大蒜卖掉,他被现在的价格刺激的心惊肉跳的,晚上都睡不好觉。他非常担心价格会跌下来,并且担心价格会像快速上涨那样,同样快速的跌下来。

    可是穆东这个小子,竟然还是不想卖!

    穆三叔这个恨啊,挂了电话,低声咒骂了几句,离开了冷库,回家去了。

    没办法,现在看着这些大蒜,他心烦的要命。

    穆东却心里乐开了花,晚上他悄悄的告诉肖肖,经过自己的周密的计算,现在俩人的身价已经稳稳过亿了。

    肖肖有些懵,不知道该选择相信还是不相信,穆东也不解释,继续说道:“富婆,你的教师生涯,估计没有几年喽!”

    说完,翻身睡觉,倒把肖肖唬的一楞一愣的。

    整个城市都在沉睡,史昆却在深夜里醒来了。

    他看看四周,还是昨晚那样,屋子里有隐隐的光线,农妇在另一张床上沉睡着。

    他小心的控制着气息,慢慢支着身子坐起来,不让自己因为气血上涌而失去对身体的控制,然后小心的在被褥底下摸索着。

    恩?没有,史昆一阵失望,看来这个小伙子不相信自己啊。

    他颓然的往后一靠,倚在床头上,心里无比落寞。

    突然,他福至心灵的往枕头下一摸,硬硬的,是一支笔,接着几张纸也被他抽了出来。

    太好了,看来小伙子最终选择了相信自己。史昆凝住心神,不让自己太激动,然后,他抽出床头的一把手电筒,轻轻的摁开,借着微弱的灯光,把身子歪在床头柜上,开始小心的在纸上写写画画。

    手电筒是史昆早就观察好的,最近一段时间,他发现无论在哪里住,自己床头都会放着一只,估计是防备夜里起来什么的吧。

    史昆当然不会直接在纸上记录什么,他简单的做了加密,只是那个女人的地址,他如实的写了上去。

    史昆努力的控制着自己的气息,他知道,自己不能激动,不能有过大的动作,否则自己立刻就会沉睡过去,那么自己所期盼的一切,就没有任何希望了。

    一个小时候,他终于写满了一张纸,然后又仔细核对了一遍,然后满意的塞在枕头底下,慢慢的把身子挪到被子里,睁大着眼睛看着屋顶,努力的不让自己沉睡过去。

    可是倦意一阵一阵的袭来,最终他还是不可抑制的睡着了。

    第二天一早,史昆在睡梦中被摇醒,睁眼一看,农妇在床边疑惑的看着他,史昆心里一阵狂喜,醒来的竟然是自己,太好了太好了。

    他赶紧摄住心神,以免乐极生悲,脸上装出平淡如水的样子,也不开口说话。趁着农妇转身的空挡,小心的把昨晚写的那张纸,悄悄的藏在了怀里。

    王大妈更奇怪了。老头子今天醒的很晚,儿子都送来早饭好大一会了,还没睡醒。现在摇醒了吧,又一副冷冰冰的样子。

    王大妈当然不会知道,这具躯体昨晚一直操劳了很久,实在是太累了,所以今天早上醒的如此之晚。

    王大妈心里暗暗叹气,看来还是没有除根啊,还需要在这里好好住上一阵子。她小心的服侍老头吃了早饭,然后又三口两口迅速吃完,推着老头去了院子里晒太阳。

    史昆的心思却一直在穆东身上,他期盼穆东赶紧出现,自己就可以支开农妇,和他交流一下,把自己的事情交待给他。

    可是这个小伙子,今天怎么就一直没来呢?史昆等啊等啊,眼睛一直盯着大门口,可是就是不见小伙子进来。

    史昆觉得自己快支撑不下去了,身体一阵阵的发烫。他想起了昨天和穆东说过去大门口的话,于是抬起手,也不说话,指着大门的方向,嘴里支支吾吾的。

    王大妈有些奇怪,就推着他往门口走了几步。结果他还是一直指着门口,最后,王大妈心想,老头子可能是要看街上的行人车辆吧?

    也对,这么久了,不是病房就是楼房,一直圈在屋子里,可能把他憋坏了,门口反正离院子也不远,就推车他出去看看吧。

    于是王大妈推着轮椅出了院门,停在大门旁,让老头去欣赏街上繁忙的景色。

    一出院门,史昆就感觉身上一阵舒服,那种炙烤的感觉,一点也感觉不到了,取而代之的是一阵惬意的凉爽,全身的汗毛孔仿佛一下透了口气。

    史昆觉得,现在这样的状态,自己可以牢牢的掌控这具身体,可以有充足的时间清楚的表达自己的意图,可以可那个小伙子推心置腹的详谈一番。

    现在万事具备,只欠小伙子到来了。

    可是今天也怪了,这会都快10点了吧?他怎么还不来呢?

    史昆当然不知道,这会穆东也非常着急,甚至他比史昆还要着急。昨天自己可是把纸笔放在了老爷子的枕头下边,听他当时的话里的意思,估计晚上能偷偷的写东西,要不白天他也没机会啊。

    如果他昨晚写了,然后现在身体被王大爷控制了,那枕头下的东西,可就危险了,万一被王大妈收拾床铺发现了,那可就麻烦了啊!

    可是,现在的穆东,真的脱不了身。

    他无比的懊恼,后悔自己下车来看热闹。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同类推荐: 夺舍之停不下来垂钓诸天无敌修仙升级系统穿越从山贼开始英雄联盟之无敌抽奖系统当烟云散去万界随心系统极品圣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