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重生之大梦七年正文 第八十二章 史昆的愿望

正文 第八十二章 史昆的愿望

    从周围人对穆东的态度和交谈的言语中,史昆弄明白了,这个帅气的小伙,是这个院子的主人。

    年轻真好啊!史昆在心里默默轻叹。

    这个年纪,就已经有这么大的一处产业了,小伙子也算是人生赢家了。想想自己这个年龄的时候,在干什么?应该还在四处打工,为了一顿饱饭而努力吧?

    看周围人的脸上,都透着喜气,好像是遇到了什么开心的事,这倒是史昆从来没见到的情况。自从他附着在这具躯体上,周围的气场一直是悲伤沉闷的。

    可是现在他们竟然都在笑!

    自己怎么就笑不出来呢?史昆觉得,这个这个小院里透着怪异,他感觉到浑身莫名的燥热,就像年轻那会在餐馆帮厨时,身处火炉边的那种感觉,好像有一团无处不在的火,在无声的炙烤着自己。

    史昆陷入了沉思。

    结合来小院之前,“儿子”和“老伴”神秘低沉的交谈和固执的请求,史昆慢慢想明白了,或许这个小院,有什么神奇之处,正好压制了自己,可以慢慢的把自己从这具身体里驱逐出去。

    哎,想想自己飘零无依、悲催惨淡的一生,史昆不由得悲从中来,眼角慢慢泛起了泪花。

    穆东感觉到了王老头逡巡在自己身上的目光,也第一时间发现了老爷子眼里的泪水。他放下手里正在整理着的被褥,缓步走到老头身边,递给他一张纸巾,轻声说道:“老爷子,没事吧?”

    史昆这次学聪明了,没有说话,只是轻轻摇摇头,接过纸巾,拭去了眼角的泪水。

    穆东却敏锐的感觉到,不对劲。

    老爷子的接过纸巾和擦拭泪水的动作,流畅自然,毫不做作,力度轻柔,举止文雅。这绝不应该是农村的老大爷能做出的动作。

    穆东回忆了一下自己的老爸用纸巾的动作,虽然也使用过好多次了,但是动作生硬,力度沉重,完全不会是眼前的这样,农村里的老年人,更喜欢用毛巾用力的擦手擦脸。

    穆东不动声色,心里开始琢磨。

    刚才王老头说方言以及和老伴聊天的语气、语调和神情,透着淳朴宽厚和喜庆。而现在的神情则是落寞、悲伤和无奈,眼神里,满是凄苦。

    这完全就是两人!穆东心里突然一惊,难道,这位老人的身体里,住了两个人?那他们不打架吗?不争夺身体吗?

    老头的神情转换,是在昏迷苏醒之后,在想到老头一进院就昏迷,然后说方言,穆东一下子醒悟了!

    两个灵魂,控制了一具身体,自然是要打架的,只是,不是当面打,而是轮流控制身体,而昏迷,就是一方成功上位而另一方黯然离场的节点。

    穆东的心里山呼海啸,怎么办?怎么办?

    穆东以自己的亲身经历为依托,敏锐的发现了王老头身上最大的秘密。

    一开始,穆东听到这个故事的时候,觉得应该是王老头本人在车祸中已经丧生了,而说普通话的这位,意外占据了老头的身体。

    后来老头进了院子,开始说方言,王家人欣喜若狂的时候,穆东又换了想法,他觉得,老头应该是遇到了什么“不干净”的东西,临时附着在老头身上,进了小院,“不干净”的东西逃走了,于是老头就恢复了。

    而穆东的想法,也是王家人的想法。他们不会像穆东那样脑洞大开的瞎琢磨,他们一直以为,老头是被什么东西压制了,只要这个东西逃走了或者消融了,老头就会恢复。

    打死他们也不会想到,眼前的老头,已经是另外一个人。

    而穆东偏偏想到了。

    怎么办?住在老头身体里的这个陌生人,是什么来头?是善是恶?会不会带来什么不好的后果?

    穆东这个后悔啊,一悔自己嘴贱,多嘴问了程江峰一句。二悔自己好奇,非要谋划着见见这个老头。

    穆东紧张思考的时候,目光就有些不善,一直盯着老头看。

    史昆一开始有些奇怪,后来慢慢的感到了一丝紧张,怎么对面这个小伙子,眼神那么犀利?就好像钻进了人的心里,难道他发现了什么?

    老头在轮椅上不安的扭动起来。

    王振东发现了两人的异状,赶紧走过来,问道:“爸,爸,你没事吧?”

    史昆低下头,不敢再和穆东对视,嘴里支吾几声,没说话。

    王振东又转向穆东,低声道:“穆老板,你?”

    穆东看到老头低头的时候,心里就长长的出了一口气,对方躲闪的目光让穆东明白,这个人害怕自己了。

    既然害怕,那就好办了,最起码这个人应该不会有什么恶行,再说了,躯体始终是一个老人,还坐着轮椅,也没什么力气,自己可能是想多了。

    听到王振东喊自己,穆东赶紧道:“王老师,我没事,我有些好奇,多看了叔叔几眼,倒让叔叔害怕了,叔叔没事吧?”

    王振东放下心来,说道:“我爸偶尔会这样,不敢看生人,没事你不用担心,我们都习惯了。”

    穆东点点头,说道:“那就好。”

    王振东继续道:“兄弟,我实心实意交你这个朋友,你别再王老师王老师的叫,我虚长几岁,托个大,你叫我声王哥,好不好?”

    穆东连忙道:“王老师,您是大教授,博士生导师,比我大着十多岁,我哪能这么造次?真的不行……”

    王振东叹口气道:“兄弟,高处不胜寒,最近几年,我都交不到贴心的朋友了,你就满足一下哥哥的心愿,咱俩交个朋友,不是有那么句话吗,年龄不是问题。”

    穆东心里一阵吐槽,这话还能用在这上面啊,咱俩又不是同志。不过心里还是很高兴,对方毕竟是有一定社会地位的人,真要有这么一个大哥,也是自己的造化。

    嘴上连忙道:“那,王哥,我就恭敬不如从命了,以后请王哥多多关照。”

    王振东高兴的说道:“这就对了嘛,穆老弟,我们以后就是哥们了,互相关照,互相关照。”

    王振东对穆东的第一印象极好,小伙子帅气干练,说话干净利落,待人接物热情有加。

    虽说是以前云白道长早有预测,说老爸要来这个院子消灾纳福,但是院子的主人是穆东,更何况,事情是他自己提出来的,如果他不说,谁知道有这么个神奇的院子?

    看到老爸进了院子立马就说了方言,王振东就琢磨着以后该如何答谢穆东,也不知道老爸要在这里住多久才能恢复如初?况且,这可不仅仅是借住一段时间这么简单的事情,这里面包含了一些无价的东西。

    最后王振东决定,一定要放低姿态,交穆东这个朋友。况且,穆东年轻有为,这个年纪就有这么一分产业,未来不可限量,交这个朋友,也对得上自己的身份。

    其实王振东不知道,这个院子,现在只是穆东资产的极小一部分罢了。

    史昆避开了穆东的目光,低下头沉思。

    看来,自己在这具躯体里,待不了很久了。回顾一生,倒也没什么值得留恋的,自己这一缕残魂,消散了也好。

    只是,那个不知道是否已经出生的女孩,到底是不是自己的骨肉呢?

    如果真有这个女孩,如果她真的是自己的骨肉,那她就是自己留在这个世界上的唯一的骨血,是自己曾经来过这个世界的唯一印证了。

    可是自己现在这个样子,生活都不能自理,周围的人盯得又紧,是不可能按照记忆里的地址,去找到那个女孩的。

    怎么办?怎么办啊?

    史昆心里焦躁起来,浑身就像着了火,他双眼一闭,又晕了过去。

    众人说不得又是一通忙乎。

    穆东紧紧的盯着昏迷的老头,直到他悠悠醒转,说出浓重的鲁东方言,神态也恢复了欢欣朴实的样子。

    穆东心想,果然如此,看来自己的结论是正确的。

    想到这里,穆东开口对王振东说道:“王哥,老爷子这个样子,随时都会昏迷,晚上要是只有大妈在,可是不放心啊。”

    王振东有些诧异,他还真没想这么多。他觉得白天家里人在这里偶尔帮着照料,晚上老妈陪着就行,前几天住在家里,晚上也是老妈陪着,也没什么事。

    他想了想,说道:“穆老弟,你倒是提醒了我。这样吧,我今晚也住在隔壁,明天我再请个护工,我平时要上班,以后就让护工帮着照料,我周末的时候来陪我爸。只是,还要再占用你一间房。”

    穆东赶紧道:“那有什么,只要你需要,房间还不多得是。”

    王振东赶紧打电话,让刚离开的家具商尽快再送一张床来,接着几个人去了隔壁房间,好一通忙乎。

    一切收拾停当,眼看着就天黑了,穆东提出告辞,结果王振东不干,一定要请穆东吃饭。

    穆东无奈,只好说道:“王哥,你看着我和好人一样,其实还在休养当中,我现在不能做什么剧烈的活动,吃东西也有一些忌讳,酒更是不敢沾,我们以后再找机会,再找机会。”

    王振东吃了一惊,上下打量穆东,赶紧说道:“兄弟,我是真不知道,你是怎么了?病了吗?哥哥我也是医生,能不能帮上什么忙?”

    说完,心里更加的感动,这兄弟,身体不适还在这里帮了一下午忙,真是仗义。他哪里知道,穆东完全是好奇心驱使。

    穆东出车祸受伤的这个消息,控制的极其严密,程强和蔡娇娇都不知道,所以更谈不上程江峰和王振东了。

    穆东看到无法回避,只好说道:“我没事,王哥,就是前一段时间出了个小车祸,现在已经好多了。”

    王振东紧接着问道:“伤在哪儿了?要不要哥哥再找人给检查检查?”

    穆东摇摇头,说道:“没事,不用不用,我当时没受伤,就是抱着另一个伤者跑了一段,人有些脱力,现在已经恢复的差不多了。”

    王振东闻言就是一愣,试探性的问道:“车祸在新平市?另一个伤者姓刘?女的?”

    穆东也是一愣,脱口而出:“你怎么知道?”

    王振东哈哈大笑,拍了怕穆东的肩膀,说道:“兄弟,厉害啊厉害!原来那个英雄救美的帅哥就是你啊!来来来,英雄,咱俩得再握个手。”

    说完亲热的拉着穆东的手,继续说道:“兄弟,佩服啊!这事我是听我们学校的一位老教授说的,他曾经是我的大学老师,是省内著名的内科专家,这次去新平会诊,就是他带队的。他对你的光辉事迹可是赞赏不已啊。”

    穆东无奈了,心想,这算什么事迹,我当时狼狈的都想哭。

    嘴上说道:“王哥,见笑了,当时事情紧急,也是无奈之举。”

    王振东更高兴了,说道:“兄弟,我太高兴了,得了,你也别推脱了,今晚我请客,你放心,作为医生,我知道你需要吃什么,咱也不喝酒,我带你去喝鸽子汤,那玩意滋补效果很好,很适合你,走吧走吧……”

    穆东无奈,只好给肖肖打了电话,说一个医生老大哥带自己出去吃滋补鸽子汤,就不回家吃饭了。

    肖肖在那头格格的笑,说道:“去吧,老公,多喝点,那可是大补,听说产妇下奶都喝那个呢……”

    ……

    王振东带穆东去了外环路附近的一个小胡同,进了一个极其小的饭馆,小到屋子里只有两种桌子。

    王振东边走边介绍:“兄弟,别看这个地方不起眼,在我们医生的圈子里可是非常有口碑,招牌菜就是鸽子汤和炖猪蹄,每天外卖到各大医院的月子餐和滋补餐,不下百十份……”

    穆东觉得好奇,问道:“口碑这么好,怎么不扩大规模啊,怎么还窝在这个小地方?”

    王振东道:“这就是店主的高明之处了,他用的鸽子,全部是白羽鸽,并且全部是自己喂养的,从来不在市面上采购其他的鸽子,说是影响口感。”

    穆东有些感触:“不容易啊,现在这么专心做事的人,已经很少了。”

    俩人坐定,点了菜,一个炖猪蹄一个鸽子汤,还有两个素菜,然后要了两碗白米饭。

    俩人开吃,鸽子汤是清汤,味道确实非常鲜美,肉也炖的很透,撕开后一丝一缕的,一看就挺新鲜。

    猪蹄汤炖成了奶白色,汤味厚重,肉质软糯,里面放了几块山药一同煮炖,吃起来软软滑滑的,透着一股子清香。

    穆东胃口大开,吃的舒服惬意,一个劲的感谢王振东找了个好地方。同时心里暗自琢磨,以后肖肖生了孩子,也要在这里订一份月子餐。

    两人愉快的享用完美餐,王振东给父母打包了饭菜,先开车把穆东送回家,然后就去了鲁大路的院子。

    进了房间,看到父母正在开心的用方言聊天,王振东心里一阵舒爽,那个慈祥的老父亲,终于回来了。虽然偶尔还短暂昏迷,但是假以时日,肯定会完全好起来。

    穆东回了家,穆妈还给他留了吃的,可是他哪里吃得下。在客厅陪老妈聊了一会,就拥着肖肖进了卧室。

    卧室里,肖肖和穆东开玩笑。

    “老公,鸽子汤好喝不?喝了能下奶不?要不以后你多喝点,孩子就归你喂了,咋样?”

    穆东翻了翻白眼,懒洋洋的说:“我给店主要了电话,等你生了,给你定月子餐,让你当一头出色的奶牛。”

    说着开始动手动脚,“我得检查一下,奶牛的身体素质怎么样,别以后饿着孩子……”

    无边春色,开始上演。

    深夜,史昆醒了过来。

    他努力的适应了一下黑暗,院子里的灯光有几丝透过窗帘的缝隙进了屋子,终于让他慢慢的看清了屋里的景象“老伴”在另一张床上呼呼大睡,屋子里一片静谧,远远的,不知名的小虫偶尔发出几声低低的鸣叫。

    史昆慢慢的挪动了一下身体,缓缓的靠坐在床头上,嘴里长长的呼出一口气。

    这样的日子,应该没有多少了吧?自己对这具身体的控制时间,是越来越短了,昏迷的时间却越来越长了。

    史昆又想起了关于“女儿”的问题。

    怎么办呢?自己是没有这个机会去验证了,能不能托付给别人呢?

    可是托付给谁呢?托付给这具身体的家人吗?

    史昆摇了摇头,开什么玩笑,占据了别人的身体,还让他的家人去帮自己办一件莫名其妙的事情,怎么可能?

    更何况,自己怎么开口?说自己是从2014年回来的?

    弄不好就直接进了精神病院了,连这具身体的主人也连累了。

    看来,这具身体的家人是不能也不敢托付的,那么其他人呢?

    史昆想起来,那个眼神犀利的小伙子,禁不住又摇了摇头。

    那个看起来挺帅气年轻人,看着自己的时候,简直就像看透了五脏六腑,那表情让史昆不寒而栗,怎么还敢送上去触霉头。

    可是,到底要怎么办呢?难道自己在世间留下的最后一点愿望,也要随着自己的消散而湮灭吗?

    咦?不对!那个小伙子的眼神,是不是真的发现了什么?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同类推荐: 夺舍之停不下来垂钓诸天无敌修仙升级系统穿越从山贼开始英雄联盟之无敌抽奖系统当烟云散去万界随心系统极品圣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