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重生之大梦七年正文 第八十一章 郁闷的老头

正文 第八十一章 郁闷的老头

    穆东慢腾腾的跑步回家,吃了早饭,正好林晓媛要去送肖肖上课,穆东索性也坐上了车,先去送了肖肖,然后和林晓媛一起去了鲁大路的院子。

    院子里的水泥地面已经重新铺装好了,整个小院看上去十分整洁,仓库和小楼的外墙也都粉刷一新,正在做内部的装修。

    靠近北侧院墙的一溜,也已经栽了十几颗碗口粗的法桐树,林晓媛介绍,树根是带着土移栽过来的,对方说保证成活。

    穆东四下看了看,不停的点头。

    小楼的一楼,有几个房间已经拾掇利索,穆东就琢磨,下午如果王老头真来了,倒是有房间给他住了。好在也没有做什么刻意的装修,只是简单的粉刷,应该可以直接住人。

    方晓杰和刘芳菲看到穆东,赶紧围过来,几个人进了其中的一个房间说话,这个房间已经摆上了几张桌椅,倒是有点办公室的样子了。

    俩人不知道穆东车祸的事情,见到穆东,好一阵埋怨,说他是甩手掌柜,不关心公司的事情。

    穆东也不解释,只是呵呵笑着,让她俩说说和快递公司谈的事情。

    俩人来了精神,赶紧拿出泉城地图和一些资料,开始汇报工作。

    穆东的想法是,以这个小院为中心,方圆五公里的范围内,所有的街区,都承包下来。

    只要哪家快递公司能满足这个要求,穆老板就承包哪家快递公司的业务。至于价格,好商量。

    方晓杰和刘芳菲,就是按照这个思路去谈的,但是这个条件,让各个快递公司的老板很是为难。

    有这个小院摆在这里,穆老板的实力毋容置疑,问题是,各个快递公司的市区业务都已经承包出去了,如果满足穆老板的要求,势必要回收很多的网点,然后再打包承包给穆老板。

    而回收快递网点,难度不是一般的大。

    有些网点愿意借这个机会高价卖出去,但是有些人是坚决不卖。所以。快递公司都很为难,既想和穆老板合作,又无法达成到穆老板的要求。

    其实穆东也是在试探,别说方圆五公里,拿下方圆三公里的街区也偷着乐了。他现在这么说,只是要表明一下自己的实力,让各个快递商引起重视。

    更何况,现在院子也没拾掇好,手里的大蒜生意也没有完结,先让方晓杰和刘芳菲和那些快递商磨牙吧,也算是锻炼一下俩人。

    不过天通快递的消息让穆东很满意,他们回复说,已经敲定了小院周围大约两公里的街区,可以打包承包给穆老板。

    穆东指示方晓杰和刘芳菲,继续谈,争取把范围再扩大一些。也不要局限于把小院作为圆心往外推进,可以适当的往能够争取的区域不规则的延伸。

    这个建议让方晓杰和刘芳菲眼睛一亮,对啊!我们怎么没想到?

    俩人有个新的努力方向,兴冲冲的出去了。

    中午,穆东和林晓媛回家吃午饭,路过一个彩票投注站时,穆东想起和刘薇说的玩笑话,就让林晓媛停车,进去买了一张30选7的彩票,他机选了10个号码的复试投注,花了240元。

    走出彩票投注站,穆东自己觉得好笑,怎么鬼使神差的买了这个玩意,就算是献了爱心吧。

    穆东上了车,俩人继续回家,林晓媛不解的问道:“大哥,你怎么还买彩票啊?你也不缺钱啊,不是刚弄了120万吗?”

    这一箱子钱是肖肖和林晓媛一起去银行存的,所以林晓媛有此一问。

    穆东摸了摸鼻子,尴尬的说道:“我和刘薇说过,这次大难不死,要买彩票庆祝一下,刚才也不知道怎么了,突然想起来了,就想试试。”

    林晓媛不禁轻笑,没有说话。

    两人刚到家,穆东接到了刘薇的电话。

    刘薇最近有些不爽,回bj这么多天了,穆东这个死家伙竟然一次电话都没给自己打过。毕竟俩人也算是患难与共过了,难道不应该相互通通电话,彼此问候一下恢复的情况吗?

    其实穆倒是想过,但是觉得对方是女孩子,并且回了bj肯定身边有人照顾,还是不打扰的好,所以就没打电话。

    结果现在倒好,人家主动把电话打来了。

    穆东赶紧接起来,说道:“您好,刘薇,最近挺好的吧?恢复的怎么样?”

    刘薇禁不住气结,慢悠悠的说道:“穆老板很忙吧?都快忘了我这个患难与共的朋友了吧?”

    穆东听出了刘薇的不满,连忙说道:“刘薇,这不是怕你不方便吗?一直也没敢打扰你,对不住啊!”

    刘薇道:“我有什么不方便的,穆老板,是你自己不方便吧?”

    穆东无语了,这话不知道怎么接,于是电话里出现了短暂的沉默。

    对面的刘薇突然轻笑起来,说道:“给你闹着玩呢,怎么样,穆东,恢复的不错吧?”

    穆东心里暗叹,能不能不这么闹着玩,我当真了啊。

    嘴上赶紧说道:“我没事了,现在已经能出去慢跑了,估计再过几天就完全恢复了,你怎么样,刘薇?”

    “我也好多了,可以出去走动,不过家里人总不让我乱走,我都快憋死了。”

    穆东轻笑道:“前几天我家人也这样,你也不要着急,慢慢的恢复,一切都会好的。”

    “一切都会好的。”刘薇轻声复述一遍,说道:“恩,是啊,一切都会好的,我没事了,就这样,多保重啊,穆东,再见。”

    电话挂了,穆东松了口气。

    电话的另一端,刘薇却长长叹了口气。

    王振东也在叹气。程江峰带来了小院是块福地的消息后,王振东迅速的赶回家里。自家老爸恢复的情不错,虽然还需要坐着轮椅,但是已经出院了,最近一直和老妈一起住在家里。

    老头一天到晚也不怎么说话,只要一开口,就是流利的普通话,让一家人郁闷不已。

    王振东回到家,先和老妈悄悄说了程江峰带来的消息,老太太对此深信不疑,立刻答应,去,现在就去。

    结果给老头说出去散散心的时候,老头不愿意了,他说道:“这里就非常好,我哪里也不去。”

    王振东无奈,各种劝解,老太太也上来开始各种恳求,最后还抹起了眼泪,老头不胜其烦,最后终于答应了。

    其实,老头比所有的人都郁闷。

    穆东没有猜错,王老头的身体里,现在有另外一个人。

    严格的说,是有两个人。

    说普通话的这位,名叫史昆,这个哥们的一生,堪称悲催中的典范。

    史昆1959年出生在京城的一个小胡同里。父母都是高级知识分子。11岁的时候,父亲就在那场浩劫中被武斗致死,两年后,母亲不堪批斗受辱,一根绳索悬梁而去。是奶奶含辛茹苦把自己拉扯大。

    到了17岁时,油枯灯尽的奶奶也撒手人寰,史昆就成了孤儿,后来在一个远方大爷的帮助下,偷渡到了香港。

    那时候的香港正在实行抵垒政策,于是史昆顺利的取得了居留身份,慢慢的在这里安顿下来。

    年轻的时候就是四处打工,混口饱饭,一直也没找上老婆。后来慢慢有些积蓄,年龄也大了,婚事就这么蹉跎起来。

    三十多岁的时候,史昆慢慢学着做股票生意,到了四十岁时,又开始专门做起了黄金和白银生意的投资顾问。

    到了2008年,得益于黄金和白银价格的持续上涨,49岁的史昆已经小有薄产。而这个时候,他的春天也来了,他勾搭上了一个内地来港打工的中年妇女,俩人很快住到了一起。

    结果,在一个美好的夜晚,妇女洗劫了他的小窝,卷走了大量现金,从此再也联系不上。

    还好银行里还有存款,期货市场还有账户,但是史昆再也不敢轻易尝试感情了。

    心灰意冷的史昆,工作之余,开始四处旅游,寄情于山水之间。

    2014年3月,春暖花开的季节,史昆正在马来西亚海滩晒太阳,却接到了中年妇女的电话,也亏得史昆这么多年没换过手机号。

    中年妇女说是当年拿走了他的钱,有不得已的苦衷,还说当时自己已经怀孕了,孩子也生下来了,是个女孩,已经5岁了,如果史昆不信的话,可以去验dna,接着还发来一张孩子的照片。

    史昆看着女孩眉眼有几分自己的影子,心里就信了三分,于是他赶紧订了机票,谁知道,他却赶上了那个全世界著名的370航班。

    飞机失事了。

    史昆的一缕残魂游游荡荡了不知道多久,再次醒来时,却发现自己在另一个老头身上。

    这个老头有老伴,有儿子,有家庭,让他体会到了一份久违了的温暖。从身边人的交谈中,他知道老头是农村人,是个木匠,受了车祸变成现在这个这样子。

    后来,史昆发现,自己竟然身处在2009年9月。

    哎,我是回内地来确认一个5岁的女孩到底是不是我的骨肉的,可是怎么就变成了这样?2009年,孩子生日我也不知道,都不知道出生了没有?并且,也不知道2014年的地址能不能找到2009年的那个女人?

    再后来,身体慢慢恢复,气管缝合了,需要开口说话了,可是史昆不知道应该怎么办。

    香港生活几十年,粤语早已滚瓜乱熟,英语也能简单对付,儿时的bj话也还行,最终,无奈的史昆始终是说不出周围的人发出的方言,只好选择了说普通话。

    可是没想到,依然是漏了马脚,老头的家人开始做各种小动作,想把自己赶走。

    史昆自己也很困惑,自己占据了老头的身体,那老头哪里去了?

    后来,史昆总是莫名其妙的短暂的晕过去,他慢慢的明白了,自己晕过去的时候,应该是老头掌管了身体。

    只是这几天,自己晕过去的时间越来越长,看来,自己的好日子,快要到头了,或许,慢慢的自己就会彻底失去对这具身体的掌控,弥散于天地之间了。

    身体里的另一人,自然是王木匠本人。

    王木匠第一次醒来的时候,是深夜,周围的亲人都在沉睡,自己短暂的观察了一会,就再次陷入了昏迷之中。

    后来慢慢醒来的次数增加,醒来的时间也变长,有时候白天,有时候晚上,但是王木匠发现,周围的亲人都怪怪的,看自己的眼神充满了怜悯和戒备。

    这是怎么回事?王木匠生性胆小,根本不敢问,而自己的家人也从来不在自己面前谈论病情,再加上总是莫名其妙的晕过去,王木匠觉得,或许自己病情严重,不久于人世了。

    所以他更加沉默寡言,偶尔清醒的时候,家人问话,他也一言不发,实在问的紧了,最多点头摇头,或者恩一声。

    今天王振东提出去一个什么院子的时候,正好是史昆掌管着身体,他隐约觉得,不是好事,所以坚决不去。

    可是后来看着那个农妇擦眼抹泪的,从没享受过家庭温暖的史昆一阵烦躁。哎,那就去吧,已经死过一次了,最坏还能怎么样?

    下午2点钟,穆东接到程江峰的电话,说王振东和他老父亲一行,一会就到鲁大路。

    于是穆东心神忐忑的等在了院子里。

    3点钟,一辆商务车进了院子,车门打开,程江峰先下来,介绍了随后下车的王振东,接着,“王老头”也被搀扶下来,在轮椅上坐定。

    史昆一下车,就感到院子里一股炙热之气迅速的包围了自己,他还没来得及仔细观察,就一翻白眼,昏了过去。

    穆东吃了一惊,怎么?看来这个老头和院子气场不和啊!刚下车就晕倒了,这回麻烦大了!

    王家的几个人却是见怪不怪了,最近老头经常晕倒,一般过一会就能醒过来。几个人围着老头,有去给老头搓手的,又去帮着揉胸的,老太太则熟练的掐着人中。

    几个人处乱不惊的样子,看的穆东一愣一愣的。

    几分钟后,王老头悠悠醒转,这回是王木匠。

    王木匠环顾了一下小院,只见地面干净,小楼爽利,十几棵新栽的法桐焕发着勃勃生机。最为关键的是,王木匠觉得身上阴冷的感觉不见了,浑身暖洋洋的,整个人就像泡在了温水里,非常舒服。

    他脱口而出:“介个元儿补搓(这个院儿不错)!”

    声音抑扬顿挫,标准的鲁东方言。

    穆东没什么感觉,可是王家的人全部集体石化了!

    老头子清醒了十几天了,终于开始说方言了!

    老太太当场擦起了眼泪,王振东激动的手足无措,醒悟过来后,拉着穆东的手连声说道:“穆老板,穆兄弟,谢谢你啊,谢谢你啊!”

    穆东这才知道,自己蒙对了,看来这个小院,真是一块福地。

    王老太太开心的和老头用方言聊着天,和老头商量着在这个小院住几天,老头高兴的答应了。

    王振东赶紧和穆东商量着选房间,然后快速的打出去几个电话,派人去买床、家具和一些日用品。

    整个小院里,一派喜气。

    穆东则一直小心的观察着老头。

    老爷子是标准的农民形象,黑黑瘦瘦的,脸上的皱纹沟壑纵横,看起来非常朴实的一个人。

    穆东想象不到,这人说普通话是个什么状态,心里就有几分好奇,琢磨着怎么能让他说段普通话来听听。

    转念又一想,自己真不地道,我这不是盼着老爷子不好吗?

    算了,说什么话和自己有什么关系?如果老爷子能在这个院里康复,那也是功德一件。

    王振东找到穆东,俩人攀谈起来。

    王振东今年38岁,曾经在国外留学多年,是鲁东医学院少有的青年教授,是胸外科领域的领军人物。他身材适中,肤色白净,留着极短的平头,戴一副无框的眼镜,穿着一身裁剪合体的西装,典型的精英人物造型。

    他再次向穆东表达了谢意,并且表示要请穆东吃饭,展露了继续深交的意图。

    穆东很高兴,这样的精英人士,朋友的圈子是很有品位的,如果自己能加入进去,对以后的发展非常有利,穆东愉快的答应了王振东的邀请。

    五点钟,家具和床陆续送来,王振东兴奋的和几个人收拾着,穆东也赶过去帮忙。

    大家正忙得兴高采烈,一直笑眯眯的老头,一下子又晕过去了。

    王家的几个人有些意外,不对啊,开始说方言了啊,怎么又晕了?看来一时半会还不能完全恢复,几个人更加坚定了继续住下去的信心。

    几人有条不紊的一通忙乎之后,王老头又醒了,这次,是史昆。

    史昆觉得自己这次昏迷的时间很久,这是以前很少有过的情况。他默默的观察着周围的人,咦,多了个小伙子,以前没见过。

    史昆不知道自己昏迷的这段时间,发生了什么。他琢磨着,肯定是那个老头掌管了身体,也不知道这么长时间,他说了什么没有。他打定主意,这回自己要慎言,轻易不能开口说话,实在不行就摇头或者点头,或者干脆恩啊几声。

    他专心的观察起了穆东。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同类推荐: 夺舍之停不下来垂钓诸天无敌修仙升级系统穿越从山贼开始英雄联盟之无敌抽奖系统当烟云散去万界随心系统极品圣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