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重生之大梦七年正文 第八十章 诡异事件

正文 第八十章 诡异事件

    肖肖哭了,她无声的啜泣着,肩膀剧烈的耸动,眼里的泪水瞬间流淌下来。

    穆晓霞吓坏了,手足无措,她赶紧安慰肖肖:“肖肖,肖肖,你别哭了,别哭了,都是姐的错,姐对不起你,求你了,你别哭了。”

    说着,穆晓霞也带上了哭腔,抹起了眼泪。

    肖肖没说话,只是一直哭,边哭边拼命的摇头。

    屋里的哭声惊动了众人,大家一股脑涌进书房,穆东也被钟国栋搀扶着,一瘸一拐走了进来。

    肖肖终于发现了穆东的异状,她胡乱的抹了几下眼泪,一下子站起来,紧走两步,抱住了穆东,哭着问道:“老公,你没事吧,你没事吧?”

    肖肖这几下动作,行云流水,速度极快,吓得众人目瞪口呆,穆妈心里着急,喊道:“肖肖,肖肖,我的小祖宗啊,你可慢点,慢点……”

    穆东抱住了肖肖,在她耳边轻声道:“老婆,对不起,让你担心了。”

    肖肖依然是不住的摇头,嘴里呜咽着:“老公,没事,没事,我不怪你。”

    众人又围上来,一阵安慰。

    好大一会,肖肖终于平静下来,她想到了穆东的身体的不适,赶紧扶着他坐到沙发上,然后去了卫生间洗脸。

    一会的功夫,肖肖洗完脸出来,红肿着双眼,走到穆晓霞面前,说道:“姐,这件事你做得对,我不怪你,我只是心疼穆东。”

    说着又掉下泪来。

    穆妈不干了,说道:“肖肖啊,你可别哭了,我的小祖宗啊!小东这个样子,谁不心疼?你怎么比我这个当妈的还心疼啊?”

    肖肖红了脸,终于止住了泪水,几个人轻笑起来。

    穆晓霞终于放心下来,好歹糊弄过去了。

    穆妈已经准备了午饭,几个人又一齐动手,添了几个菜,开开心心的吃了午饭。

    穆东作为大家重点关注的对象,碗里很快被堆满了各种菜,他不满的嘟囔着:“太多了,你们不能像喂猪一样,要科学喂养!”

    肖肖终于被他逗出了笑脸,笑完之后又红了脸,不住的对着他翻白眼。

    午饭后,穆晓霞提出返程,穆东和肖肖死活都不答应,这是姐姐和姐夫第一次来泉城,怎么能让俩人这么快就回去。

    可是穆东行动不便,肖肖大着肚子,最终还是林晓媛出面,带着两人出去游玩去了。好在林晓媛在泉城待了这么久,市区的几处景点也都知道地方,只是一直没时间去游览,这次正好,一起欣赏一下。

    三个人去看了泉水,游览了大月湖,逛了万佛山,期间穆东打来电话,林晓媛又带着俩人去了商场,每人买了一身衣服,连林晓媛都买了一身。然后又给书娜和书杰买了一些文具和玩具。

    钱?当然是林晓媛抢着付,穆东说了,就用她手里的钱。

    晚上,三人满载而归,一家人又开始热闹闹的做晚饭。

    穆东本来计划让林晓媛在附近宾馆定个房间,让姐姐和姐夫休息,结果姐姐怎么都不愿意,一定要住在家里,说是这样热闹。

    无奈了,最后只好钟国栋在书房里打了地铺,穆晓霞则和穆妈挤在双层床的下铺。

    穆东则在卧室里,打开了那个装钱的大皮箱,惹得肖肖连连惊呼。

    几家欢乐几家愁。

    穆家欢声笑语的时候,裘家却是薄雾浓云。

    裘小乐的案子,已经转到了检察院,他将被以危害公共安全罪和交通肇事逃逸罪被起诉,过一段时间就要宣判了。

    至于酒后驾驶,则在警方调查之后,排除掉了。

    因为证据只能证明裘小乐被抓的时候,处于醉酒状态,但是他肇事时的状态,已经无法取证了。

    张美凤坐在沙发上抽泣,裘康达坐在旁边,一个劲的抽烟。屋子里虽然达不到的浓云的程度,但是薄雾的程度,稳稳的达到了。

    张美凤抬起泪眼,呜咽着问道:“他爸,还能再想想办法吗?”

    裘康达抽了口烟,无奈的说道:“没办法了,前几天有朋友告诉我,已经有人去工商局和税务局调查我们公司的情况,可是后来不知道怎么回事,突然撤了。哎,这是警告我们呢。我们要是敢折腾什么事,估计公司也要搭进去,到时候小乐出来怎么办?一家人去喝西北风?”

    说完继续抽了几口烟,接着说道:“只能先让小乐吃点苦了,等过一段时间,我找找那位穆老板,看看能不能说上话,只要他点头,我想办法,给小乐办个保外就医什么的。其他的,再也没有办法了。”

    说完,长长的叹了一口气。

    张美凤无奈,又哭起来。

    第二天早饭后,钟国栋和穆晓霞带着一堆礼品,开车回了鲁南。

    接下来的几天,穆东一直就在家里休息,老妈天天好吃好喝的伺候着,穆东也积极的锻炼,眼见着身体一天天恢复起来。

    期间,林晓媛开着奥迪a6l,带着穆东的证件,去4s店办了上牌手续。林晓媛走后,4s店有人立刻给裘康达汇报了此事,裘老板终于松了一口气,穆东正式接受了这辆车,让他对接下来的计划,有了一丝期待。

    裘老板又想起了穆东那台受损的奥迪,得知还在新平警方手里,他联系了穆东,说想帮忙修一下,穆东刚一推脱,裘老板立马连声恳求,穆东无奈了,出具了委托书,让裘老板自己去折腾。

    方晓杰也打电话来,说了快递公司注册完成的消息,还专门托林晓媛带来了公司的全套手续。穆东指示方晓杰和刘芳菲,印上名片,以业务代表的身份,开始接触各大快递公司的泉城公司,提出承包快递区域的申请,筛选出一些合适的区域,进行承包。

    于是,接下来的一段时间,泉城各大快递公司的老板,就见到了两个斗志昂扬,口气极大的小姑娘,一开口就是承包大片的区域,在自己带来的泉城地图上指指点点的,还说自己的公司在市中心有一个大院子,交通方便,位置极佳,准备打造一个市区分拣中心。

    有些快递公司就上了心,跟着去考察一番,果然看到了一片正在装修的大院子,确实如两个小姑娘所说,位置极佳,交通便利。这个分拣中心要是建起来,那可是太棒了,能辐射周围大片的快递区域,大大提高市区的派送速度,有几个老板动了心,悄悄的琢磨,怎么和这个穆老板合作一下。

    而此时,经过了一系列的流程,鲁大路的这个院子,终于完成了土地和地上建筑物的过户流程,这个院子,终于是穆大老板的私产了。

    在穆大老板坚持不懈的锻炼之下,身体的恢复也一日千里,到了9月15号,穆东已经可以自由的下楼慢跑了。

    穆东觉得,这次身体慢慢恢复的过程中,体内好像增加了不少力量。虽然现在身体偶尔还会酸痛,不能做剧烈的运到,但是穆东试着抱起了媳妇,觉得肖肖轻盈了很多,这说明,自己的力量增加了。

    想不到,脱力之后的恢复,还带来了这样的福利。穆东不禁暗自琢磨,难道是打通了任督二脉?穆老板禁不住有些臭美。

    不过这次的事情,也给穆东提了个醒,身体是革命的本钱,以后一定要加强锻炼。穆东看过一些军事节目,知道自己抱着刘薇跑的那5公里,在一些军人身上,根本就不值一提。

    穆东慢跑着出了小区,进了万佛山公园,在树木密布的公园里,继续慢跑半小时,然后找块空地扩胸压腿。

    身后有人喊他,“小穆,小穆,穆东。”

    回身一看,是程江峰,穆东疑惑道:“程叔,你好像不住在附近吧?跑这么远来锻炼?”

    程江峰气喘嘘嘘的,说道:“我哪里是来锻炼,我来找云白道长,这都是第三次了,他一直不在道观里,我有个朋友想托他办点事呢。”

    穆东心里一惊,心想,这个道长,不是溜了吧?不过也好,省的自己天天提心吊胆的,担心自己的秘密曝光。

    那次道长说什么,泄露天机必折阳寿,弄不好也是怕离我太近,万一说漏了嘴。

    穆东心里百转千回一番,嘴上说道:“云白道长本是闲云野鹤惯了,说不定云游四海去了呢。”

    程江峰叹口气道:“云白道长有些眼力,找不到他,我那朋友的事,怕是不好办了。”

    穆东嘴贱,问道:“什么事啊?”

    程江峰见到穆东感兴趣,就一一道来。

    程江峰的这个朋友,是一个医学院的老师,名叫王振东。王老师的父亲前几个月出了一场车祸,头部受伤,做了开颅手术,幸运的捡回了一条命。

    手术后,在icu昏迷了好几天的王老头终于慢慢醒来,手术中切开的气管也缝合好,慢慢的恢复。

    又过了十几天,王老头终于能开口说话了,可是这一开口不要紧,家人被吓了一大跳!

    在农村土生土长了几十年的老木匠,一直是浓重的鲁东方言的王老头,操着一口流利的普通话!

    虽然声音还是王老头的声音,但是这样的事情,无论如何都透着浓浓的诡异。

    医生也有些懵,这个解释不通啊?这样的案例,可以说从来都没有任何人遇到过。

    于是这个事情,在医生这个圈子里,尤其是在脑科医生这个圈子里,迅速传播开了,最后,一个曾经留美的博士生导师给出了解答。

    “人体的大脑,潜力是非常巨大的,语言功能也分设了不通的区域,有管理外语的,有管理普通话的,有管理方言的。这样的案例以前在其他地方也曾经发生过,曾经有人在脑部手术后说外语,这种情况说明,人体的大脑有非常巨大的语言学习能力,可能在日常看电视的时候,大脑就潜移默化的学习了普通话甚至外语……”

    最后这个解释,被广大西医接受了。

    但是,作为农村人的患者家属,尤其的王老师的母亲,却不接受这样的说法,她隐隐觉得,自己的老伴,怕是中邪了。

    于是,她瞒着儿子,找来几个农村相关领域的从业人员,来给老伴驱邪。

    结果,驱邪不成功,王老头在病床上一脸惊恐,胡言乱语,破口大骂。几个人燃起的纸钱却惊动了医院的人,于是院方报了警,几个人被拘留了一天,王老师托了关系,交了罚款才好不容易把人捞出来。

    其实王老师心里,也隐隐犯嘀咕。作为从农村走出来的成功人士,王老师小时候也见过听过一些无法用科学解释的农村轶事。前几天,接到朋友程江峰打来的电话,王老师言谈中就表达了自己对于父亲状态的担忧。

    程江峰闻言,就立刻推荐了云白道长。

    王老师觉得,值得一试,就和程江峰一起,去了万佛山的道观,结果扑了个空。

    再去了一次,还是没人。

    这次程江峰趁着早上,自己单独上山一次,依然是没人,他有些泄气,正好遇到了穆东,于是一通倾诉,好歹先释放一下情绪。

    可是对面的穆东,整个人已经完全的傻掉了!

    他呆呆的站立着,脑子里有一个强烈的声音告诉自己,这件事,绝不寻常!

    作为穿越而来的人,穆东隐隐意识到,或许,王老头的身体里,住进了另外一个人,只是王老头本人呢?去了哪里?

    怎么办?对这件事,穆东有强烈的好奇,他急切的想搞清楚,这件事情背后的秘密。可是另外,他心里有着深深的恐惧,弄不好,一脚踏进去,会给自己带来无穷的麻烦。

    怎么办?怎么办?

    穆东的心里,剧烈的进行着天人交战!

    最后,穆东咬咬牙,决定尝试一下,接触一下这个老者,不论如何,这样的机会可能都是绝无仅有的,错过了,或许以后再也不会遇到了。

    更何况,如果真如自己的判断,对方只是一个老者,估计也翻不出什么浪花,更何况,对方应该也非常谨慎。

    想到这里,穆东定下心来,整顿好自己的表情,故作神秘的说道:“程叔,想不到这件事,还真像云白道长说的那样,找上我了。”

    程江峰的胃口瞬间被吊起来,问道:“小穆,这话什么意思?”心里不停的轮转,难道还有什么隐情?

    穆东慢悠悠的说道:“程叔,你还记不记得,云白道长让你回避,说要和我单独一叙。”

    程江峰急了,赶紧说道:“哎呀,小穆,你赶紧说吧,我当然记得,云白道长给你说了什么?”

    穆东一看,火候应该差不多了,也就不再继续卖关子,接着说道:“云白道长当时说,这个院子,三年已过,阴冷之气散尽,乃是一块福地,劝我买下来,你也知道,我现在已经买下来了,手续也都办完了。”

    程江峰道:“是啊,我知道啊,还有呢?”

    穆东道:“云白道长还说,你介绍我遇到了这个院子,还会介绍一人来这个福地消灾去祸,估计,就是落在你这个朋友的父亲身上了。”

    这当然是假话。

    但是前面都是真话,由不得程江峰不信。

    程江峰大吃一惊:“怪不得我找不到云白道长,原来他早有安排!”

    穆东的想法是,借助这个院子,和王老头小心的接触一下,看看能不能有什么发现。

    至于云白道长,如果他哪天回来了,听程江峰说起此事,凭他的城府,应该也不会穿帮,自己到时候专门去解释一下就行了。

    程江峰继续问道:“小穆,道长的意思是不是,让病人住进你那个院子,就能慢慢变好了?”

    穆东道:“我哪里知道?道长说话总是半吐半露的,但是分析起来,应该就是你说的这样。”

    程江峰一拍大腿,说道:“那就太好了,小穆,这可是积德行善的事,你肯定是愿意的吧?让王老师的父亲,去你院里住一段时间?”

    穆东装作无奈的样子,说道:“云白道长早就有预测,我还能怎么办?当然只能答应啦,不过就是我那个院子还在装修,乱糟糟的,要不就等装修完了再说?”

    程江峰急声道:“还等什么等啊,稍微收拾一间屋子,住进去再说,我那个朋友,一家人都快急疯了!说好了啊,穆东,下午我就带人过去,你可不能反悔!”

    说完,一溜烟的跑了。

    看着程江峰跑远,穆东心里一阵忐忑,他不知道,自己谋划的这一场邂逅,究竟是福是祸。

    既然云白道长说自己是大善之人,也说鲁大路的院子是块福地,那就试试吧,最不济,什么也发现不了,老人也没什么起色。

    但是自己并不会损失什么。

    再说程江峰,迅速的去了医学院,找到了刚刚上班的王振东。然后开始叙述这一场匪夷所思的相遇。

    结果一直追述上去,叙述到了三年前洗浴中心的第一次坠楼事件,然后一路是云白道长和穆东的各种各种说法、行为和预测。

    王振东这才明白,原来好多年前,冥冥中这个神奇的院子就和父亲有某种牵连了。

    于是,穆东精心策划的事情成功了,王振东决定,下午就带父亲去那个院子,看看他的反应。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同类推荐: 夺舍之停不下来垂钓诸天无敌修仙升级系统穿越从山贼开始英雄联盟之无敌抽奖系统当烟云散去万界随心系统极品圣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