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重生之大梦七年正文 第七十八章 积极赔偿

正文 第七十八章 积极赔偿

    裘小乐从来没想到,这辈子还能有如此惨痛的人生体验。

    在他的想象里,自己叫骂几声,引来他们的领导,然后自己摆明身份,对方自然是屁颠屁颠的把自己放了。最不济,通知老爸来领人。

    没想到啊,几声叫骂,引来的,竟然是一顿暴打。

    裘小乐是纨绔,但是他不傻,他隐隐意识到,好像有点麻烦了。哎,也不知道老爸知道没有,赶紧来吧自己弄出去啊。

    他暗自发狠,只要自己出去了,刚才打人的几个家伙,一个都别想跑掉,一定要加倍偿还回去。

    裘小乐不知道的是,这才刚刚开始,这样的苦难以后会变得习以为常。

    裘小乐更不知道的是,他寄予厚望的老爹,正在和疼爱自己的老妈干架。

    裘小乐的老妈叫张美凤,是标准的富婆生活方式,平时主要的工作就是修长城,偶尔闲暇的时候购购物、美美容、旅旅游。

    张美凤昨晚修长城到半夜,回到家没看见儿子,也没当回事,以为又出去疯了。

    结果,今天一早,一个闺蜜的电话,让这位富婆震惊不已,自己的宝贝儿子,竟然在泰城自家的店里,被警察抓走了!

    裘小乐被抓走的时候,现场的目击者太多了,三传两传,就传到了这位闺蜜的耳朵里,于是闺蜜赶紧告诉了富婆。

    这还了得?富婆暴走了!自己就这一个宝贝儿子,怎么能被警察抓走,哪里的警察这么大的胆子,竟然敢抓自己的儿子。

    于是暴走的富婆去问自己的丈夫,结果让她更为暴怒的是,自己的丈夫竟然知道此事,并且告诉自己,不要去救儿子,一切交给法律。

    法律就是个屁!交给法律?儿子都被警察抓走了,交给法律还能有个好?更何况,他还是个孩子,能作多大的恶?

    一个坚持捞人,一个坚决不干,甚至裘康达都给老婆说了副省长的话,但是被伟大的母爱冲昏了头脑的伟大母亲,坚决不听从任何劝阻,一定要丈夫立刻马上去救自己的儿子。并且扬言,如果不去,她就要和他离婚!!!

    裘康达气昏了头,你这个傻女人,怎么就看不清眼前的形势?我们需要夹着尾巴,才能保存一点实力,才能在以后给儿子留下一些产业,总不能过几年他出来了,我们也落魄了吧?

    现在这个蠢女人,竟然要和自己离婚?要不是你整天惯着,小乐怎么会骄纵成这样?怎么会惹下这弥天大祸?

    好啊,要离婚,那就离婚。

    裘康达扔下一句:“离!离婚,谁不离谁是孙子!”

    然后甩门而去。

    张美凤惊呆了,怎么回事?怎么杀手锏也不管用了?

    裘康达这个人,和老婆白手起家,俩人患难与共二十多年,夫妻感情一直极好,以往的时候,俩人偶尔吵架,只要老婆一说离婚,裘康达立马缴械投降,可是这次的情况,真的不一样啊!

    富婆冷静下来,她也感觉到,好像有些不同。想起刚才老公说的话,好像还包含了大人物的忠告。富婆不敢自己联系大人物,她掏出手机,给大人物的秘书打了电话。

    结果对方没接电话。

    再打一遍,还是没接。

    第三遍,依然没接。

    再一再二不再三,张美凤知道,事情可能真的大条了,她颓然坐在沙发上,不知所措。

    摔门而去的裘老板,先是去了公司。他给财务打了电话,让准备两张金额50万的转账支票,想了一会,又觉得不妥,又打了一次电话,让换成两张100万的。

    然后,裘老板叫上司机,开着自己的另一辆奔驰,去了汽车城。

    一番挑选之后,裘老板选择了一款黑色的奥迪a6l轿车,排量8升,裸车价格达到了60万元。裘老板找了一些关系,交款,提了现车,然后黑色的奔驰和黑色的奥迪,一前一后,一路向新平市驶去。

    穆东已经恢复了好多,虽然还是哪哪儿都疼,但是手脚已经可以抬得起来,脖子也能转动了,只是还不能下床。

    嘴巴已经变得利索无比,虽然嗓子还有些嘶哑,不过糊弄肖肖已经完全没有问题。

    再说了,感冒了嘛,嗓子嘶哑也是正常的。

    穆东给肖肖回了电话,当然是说自己感冒了,已经好多了,媳妇别担心之类的话。

    肖肖听到穆东的声音,也就停止了胡思乱想,放心下来。

    穆东接着给赵冉打了电话,说了自己的情况,并且就她低调处理自己车祸的事情表示了谢意。

    赵冉为穆东的快速恢复感到高兴,也给穆东带来了顺利签约的好消息,俩人相互嘱托一阵,挂了电话。

    现在看来,穆东车祸的消息已经被压缩在了一个较小的范围以内,剩下的事情就是安心静养,尽快的恢复,早日出现在众人面前。

    刘静云也开心了很多,虽然刘薇还在icu,但是已经可以吃一些流食,她也可以频繁的进去陪护,虽然刘薇大部分时间还在睡觉,气色却已经好看了很多,刘静云很是欣慰。

    这会,刘薇又睡着了。刘静云退出icu病房,来到穆东这里,她要正式向穆东道谢。

    她借来交警的笔记本电脑,当着穆晓霞和钟国栋的面,给穆东播放了一系列的视频。

    穆晓霞当场抹起了眼泪,其他几个人也眼泪婆娑的,但是穆东没心没肺的,说道:“刘县长,你不知道,我当时就觉着,刘薇该减肥了,太沉了,抱不动啊!”

    几个人被他逗笑了,边笑边擦眼泪。刘静云没好气的说:“就你没正经,我这是给你说正事呢。”

    说完,刘静云收起笑脸,严肃认真的说道:“穆东,你为了抢救刘薇,做出了不懈的努力,并且,由于你的努力,刘薇得到了及时的救治,捡了一条命。从你全力救助刘薇的那一刻开始,你,穆东,就是刘薇的救命恩人,就是我刘静云的朋友,也是我们整个刘家的朋友!现在,我代表刘家,向你表示感谢!”

    说完,刘静云在穆东面前站好,深鞠一躬。

    穆东受宠若惊,语无伦次的说道:“刘……刘县长,你……你……你这是干什么?我我……我和刘薇早就是朋友,哪能见死不救?”

    刘静云正色道:“穆东,你不用多说,我心里有数,刘薇心里也有数,有你这样的朋友,我们真的很荣幸。”

    穆东无语了,嗫嚅着,没再说出什么。

    穆晓霞转了转眼珠,突然说道:“刘县长,穆东那辆奥迪,对方得赔吧?”

    刘静云大气的一挥手:“当然得赔,对方不赔,我赔,赔辆更好的!”

    穆东赶紧道:“那就谢谢刘县长了,我最近穷得很,可是没闲钱买车了。”

    刘静云白了他一眼,说道:“你就哭穷吧,要不要我帮你算算,你那些大蒜值多少钱?”

    穆东嘿笑不语。

    病房里的气氛,终于从凝重变得轻松起来。

    穆东不喜欢刘静云正经八百的架势,他当时救助刘薇,只是一种本能的表现,而且他有些担心,如果刘薇真的出事,自己的责任太大。

    他更希望,救助刘薇这件事情,大家选择性的忘记。最好都不要提起,否则,救命恩人的大帽子,戴起来说不定会无比的沉重,也会让自己和刘薇刚刚缓和的关系,变得微妙和尴尬。

    结果姐姐提起来奥迪车的话题,他赶紧插科打诨几句,好歹气氛缓和下来。

    大家正在屋子里一阵说笑的时候,没想到,上门赔车的,已经到了门口,裘康达带着一些礼品和鲜花,敲响了房门。

    双方都不认识,但是病房里的人也大体能猜到对方的身份,于是大家的脸刷的一下同时起了寒霜,就像按了开关那么整齐划一。

    裘康达很尴尬,他陪着小心说道:“各位朋友,我是肇事者裘小乐的父亲,我叫裘康达,我来给大家赔罪来了。”

    说完,放下手里的礼品,双脚并拢,深鞠一躬。

    穆东就有些腻歪,怎么又来了个鞠躬的,但是刘静云在场,还轮不到穆东发话。

    刘静云底下眼皮,冷冰冰的问道:“怎么?裘老板亲自上门了?这回怎么没让律师来?”

    裘康达深知面前这个县长不好惹,他既不辩解也不推脱,诚恳的说道:“我昨天冒昧了,还请刘县长原谅。”

    刘静云对这个态度还有一丝满意,慢腾腾的说道;“昨天你要是有这个态度多好,说说吧,你有什么打算?”

    裘康达赶紧掏出两张支票,说道:“刘县长,这是我给两位伤者的精神补偿金,至于医药费我会和院方结算。还有,这位先生的车辆,我们负责赔偿,我带来了,就停在院里,一辆8升奥迪a6l,今天上午刚提的车。”

    刘静云接过支票看了看,金额勉强还算满意,接着又递了回去,说道:“拿走吧,这玩意还要去趟银行,不方便,换成现金送来吧。”

    然后转头问穆东:“穆老板,你对车满意吗?”

    穆东还没来得及说话,裘康达抢先道:“穆老板,如果您不满意的话,我们马上去更换。”

    穆东无语,他上午已经听说了肇事者的情况,完全是一个小屁孩,可是看着裘康达低三下四的样子,穆东心里不是滋味,这都是儿女债啊!

    想到这里,他说道:“裘老板,您费心了,我非常满意,说实话,这件事和你的关系并不大,你这也是被儿女拖累了,我在这里谢过了。”

    裘康达眼泪差点下来,这小伙子,怎么就这么贴心啊!再想想自己的儿子,裘康达心里一阵落寞。

    他赶紧把一个透明的文件袋放在病床边的床头柜上,说道:“穆老板,这是车的手续和钥匙,发票还没开,你按照名片联系经销商就行。”

    穆东点了点头,继续说道:“我原来那辆车的情况,我不大清楚,不知道是报废了还是可以维修,不管怎么着吧,那辆车是你的了,裘老板你来处理就行。”

    裘康达连连摆手,说道:“穆老板,真不用,您自己处理就行,不论是维修还是报废,我都不参与。”

    说完,裘康达退后一步,说道:“刘县长,穆老板,那我先走了,现金下午就送来,打扰你们了。”

    然后继续退了两步,转身走了。

    病房里一阵沉寂。好半天,穆东说道:“刘县长,肇事者该怎么处理就怎么处理,至于其他的,就算了吧,得饶人处且饶人,可怜天下父母心啊,看着裘老板这样,我心里不是滋味。”

    刘静云长叹了一口气,没有说话。

    匆匆离去的裘康达,或许并不知道,由于穆东的一丝善念,自己和自己的企业,躲过了一场巨大的危机。

    裘小乐第一次有了生不如死的煎熬感觉。

    几个狱警教训完他以后,很快有人送来了早饭。早就饥肠辘辘的裘小乐艰难的挪过去,一看,塑料碗里,一汪稀薄到可以的照出人影的小米稀饭,另一个碗里是一个馒头和几根咸菜。

    裘少爷哪里吃过这个,紧紧的皱起了眉头。可是耐不住肚皮不断地抗议,勉为其难的取过来,尝试着喝了以后,啃了一口馒头。

    恩?好像也没有想象中的那么难吃。

    看来,娇气的大脑,最终还是拗不过俗气的肚皮。

    裘少爷三下五除二迅速的吃完了早餐,感觉身体恢复了一些力气,身上和胸口还是有些闷痛,但是好像已经舒服了许多。

    也是,狱警们都是高手,也就是出出气罢了,怎么会留下太多的伤痛。

    裘小乐正在琢磨着家里人怎么还不来接他,几个狱警又来了,他们打开铁门,围住了裘少爷,胖狱警笑呵呵的问道:“少爷,吃饱了吧?吃饱了就有劲了,我们继续做游戏吧?”

    说完几个人作势要去扭住裘小乐。裘小乐吓得趴在地上,撅着屁股,浑身瑟瑟发抖,嘴里一句话也说不出来了。

    几个狱警哈哈大笑,胖子说道:“你们看,人是苦虫,不打不行,这才几棍子就把这位少爷调教好了,真特么的没劲!我说,这位少爷,你这个姿势不雅观啊,可惜了你这身名牌服装,也可惜了你这五颜六色的头发了!”

    说完,橡胶棍在裘小乐的高高撅起的屁股上轻轻的颠了几下,裘小乐菊花一紧,身子抖得更厉害了。

    几个狱警一阵大笑,胖子说道:“太特么的没有挑战性了,这个小屁孩!”

    接着,几个人锁上铁门,转身离去。

    裘小乐翻身坐下,身子还在抖个不停,眼泪止不住的落了下来,心里不停的呐喊:“老妈,老爸,你们赶紧来啊!”

    这无知轻狂的肇事者,说到底,还是个心理上没有断奶的孩子。

    当天下午两点,裘康达再次赶到医院,送来了两个皮箱,然后迅速的离开了。刘静云打开看了看,不出意料,全是现金,都是10万一大捆的规格,大体上清点了一下,每箱里面是12捆,也就是120万。

    比支票还增加了20万?刘静云不由得也动了心思,这个当爹的,也算是态度良好,赔偿积极了。刘家不差这点钱,但是刘家需要这样一个态度。

    刘静云掏出手机,给家里打去了电话,叫停了针对裘氏海鲜的一系列调查和谋划。

    至于这两箱钱,当然是刘薇和穆东一人一箱。

    可是穆东却坚决不要,他说道:“刘县长,这钱我真不能要,我身体没事,刘薇伤得重,这些钱全给她,你看,对方把我的车也赔偿了,我没什么损失,再说了,你也知道,我真不缺这个钱。”

    刘静云大眼一瞪,喝道:“穆东,你这是什么话,难道刘家就缺这点钱?这么给你说吧,这个钱,你别当成是对方给的,你当成是刘家给的,给个痛快话,收不收吧?”

    穆东为难了,收吧,自己真不想要;不收的话,貌似就要失去刘家的友谊了。

    看着左右为难的穆东,穆晓霞赶紧上前拉过皮箱,说道:“收,收,刘县长,我们收下,小东,还不赶紧谢谢刘县长。”

    刘静云不说话,她紧紧的盯着穆东的双眼,她在等着穆东表态。

    穆东彻底没辙了,叹了口气,说道:“刘县长,我收下了,谢谢你了!”

    刘静云哼了一声,说道:“这是钱!一大箱子钱!看你这不情不愿的,德行!”

    说完转身走了。

    看到刘静云走了,钟国栋凑上来,说道:“小东,这些钱怎么办?要不存银行去吧。”

    穆东又叹了口气,说道:“扔在床底下吧,等我出院的时候带走”

    钟国栋和穆晓霞面面相觑,这么一箱子钱,扔在床底下,这个小东,心也太大了吧?

    当天傍晚,医生再次给穆东检查了身体,确认没有任何问题以后,建议穆东可以适当的下床运动。

    穆东在姐姐和姐夫的搀扶下,小心翼翼的下了床,勉强的走了几步,全身的酸痛就让他出了一身的大汗。

    穆晓霞又心疼的抹起了眼泪,穆东心里却有一些高兴。

    医生对穆东的状态很满意,说道:“忍着点,每天下床锻炼几次,对恢复有好处。”

    穆东的信心更足了。

    穆东忍痛下床走路的同时,刘薇也出了icu,转入了普通病房。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同类推荐: 夺舍之停不下来垂钓诸天无敌修仙升级系统穿越从山贼开始英雄联盟之无敌抽奖系统当烟云散去万界随心系统极品圣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