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重生之大梦七年正文 第六十六章 义乌之行

正文 第六十六章 义乌之行

    穆东刚想到这里,随即就暗骂自己是猪脑袋,刘芳菲都是自己的员工了,以后的具体工作,还不是自己来安排。真要去开广交会,借调几天总可以的吧?

    傍晚,得知穆东回来了,穆三叔来到了小学校。

    穆三叔是来告诉穆东,大蒜又涨价了,这次涨幅非常大,一级蒜每斤涨了一块钱,二级蒜每斤涨了6毛钱。现在市面初级收购商往外放货的价格,已经达到了一级蒜每斤3元,二级蒜每斤1元。相较于穆东最后批次的收购价9和3元,冷库里的大蒜,升值已经非常可观了。

    穆三叔来问,卖不卖大蒜,有初级收购商询问,说可以回购。

    得,又多一条出货渠道。

    穆老板的回答是,当然不买!

    其实穆东也不清楚,一级蒜和二级蒜能涨到什么价格。他记忆里的大蒜价格,是以超市零售的杂交蒜价格作为样本的。

    穆东记得,当时超市的杂交蒜价格在11元左右,他做了推演,零售价格减去超市利润和税收,超市的进货价格应该在8到9元,然后再减去每斤一元钱的批发渠道利润,杂交蒜的市面大宗采购价格,应在在每斤7到8元。

    而一级蒜和二级蒜,即使每斤高出一元钱,价格最高的时候,市面大宗采购价格也应该在每斤8元到9元,甚至更高。

    所以,穆老板决定,不追求最高利润,只追求较高利润,在二级蒜价格达到7元以上后,可以考虑出货。

    现在的价格,还差得远呢。

    穆东和三叔在办公室里聊天的时候,肖肖正好进来,听了几句。晚饭的时候,当着穆爸穆妈的面,肖肖问穆东现在大蒜涨价了,能赚多少钱了。

    穆东大体上算了一下,懒洋洋的说道:“大约1300万吧。”

    “扑通”一声,正在吃饭的穆爸,一下子从凳子上掉了下来,把穆东吓了一跳。

    而穆妈和肖肖则长大了嘴巴,一脸的不可思议。

    肖肖还好一些,她早就知道,大蒜每涨一毛钱。穆东能赚到160万。她吃惊是没想到最近竟然涨了这么多了。

    穆爸和穆妈则不同了,他们连穆东投入了多少钱都不知道。在他们的印象里,儿子有钱了,几百万总是有的,可是上千万的钱,他们真是从来都没想过。

    穆爸顾不上自己的屁股,一骨碌爬起来,急声问道:“你个臭小子,你刚才说啥?1300?万?”

    穆眨眨眼,没敢说话,他怕再刺激到老爸。

    穆爸急了,厉声道:“你倒是说啊!”

    穆东缓声道:“爸,你别着急,这些钱跑不了。”

    穆爸急赤白脸的道:“我不是怕钱跑了,我是担心,你哪来这么多钱?”

    穆东无奈了,老爸这是担心自己的钱来路不正啊。

    他安抚老爸坐下,开始给他一笔一笔的算,沙子赚了多少,柳条又赚了多少。好半天,穆爸终于明白,原来这个宝贝儿子,做大蒜生意之前,已经身价两千万了。

    怪不得这小子对新建的楼房那么挑剔,那么舍得花钱!穆爸终于明白,儿子现在是完全不一样了!

    他高兴的在屋子里团团转了几圈,然后跑到自己房间,拿出来一斤自家的窖藏酒,非要和穆东喝点。

    看到老爸高兴,穆东也高兴起来,爷俩连喝几杯,最后穆爸都喝的有点醉了,穆妈好歹夺下酒瓶,弄回屋里歇着去了。

    穆妈也终于想起,儿子在泉城说过的已经身价两千万的话,看来当时确实是实话,可是自己是当成胡话来听的。

    第二天吃完早饭,穆爸对儿子说:“小子,这回房子那里,你怎么折腾,我都不管了,随便你!”

    说完昂首挺胸的走了,现在是有钱人的老爹了,穆爸很骄傲。可惜的是,骄傲只维持了一小会,到了工地,穆爸又迅速的换上工作服,投入到了建设当中。

    穆东看着老爸走远,心里直嘀咕,我倒是想折腾,可是手里没钱啊!

    算了算,刚弄到手的320万,加上原来手里还有小60万,转眼间只剩下80万了,穆东摇摇头,困难是暂时的,再挺挺吧。

    正在这里瞎琢磨呢,穆东接到了刘静云的电话,说大东公司的出口资质已经办好了,让他来取。

    挂了电话,穆东就琢磨,上次为了大蒜的事情,自己上门取求刘县长,就是空手去的,结果刘县长还招待了午饭,这回再去,不能继续空着手了,可是,送点什么好呢?

    俩人还不熟悉,送钱或者购物卡,穆东是万万不敢,弄不好适得其反。其他的化妆品、首饰之类,穆东又不熟悉,怎么办?得弄点有特色的礼物,最好价值不高。

    穆东在屋子里转来转去,正好看见了昨晚和穆爸喝剩下的小半瓶窖藏瓜干酒。对啊,就送这个,价值不高,但是很稀缺,有意义。

    恩,需要包装一下。穆开车去了镇上,找到一家专卖散装高粱酒的店面,从对方手里买了一个可以装一斤酒的黑色小坛子,然后回家倒满瓜干酒,密封好,坛子口上扎了一块红绸子。

    穆东抱着坛子刚要走,觉得抱着不方便,打算找个塑料袋提着。四下正找呢,突然想起来,自己还有一堆柳编艺人送的样品呢,去了样品室一看,果然找到一个圆形的篮子,小坛子正好可以坐在里面,严丝合缝的。

    完美,穆东心想。

    瓷坛子,柳编篮子,浓浓的乡土气息。

    穆东提上篮子,开车去了县政府。下车后,就这么明目张胆的提着礼物,去了刘静云的办公室,敲门而入。

    看到穆东手里的篮子,刘静云一下子喜欢上了,太好看了!原木色的柳编篮子,配上黑色的瓷坛和红色的丝绸,三种颜色营造出一种非常朴素的美。

    更何况,柳编产业,那是刘县长大力推广的,穆东这也是算是正对了她的心思。

    心里高兴,嘴上却是淡淡的说道:“怎么?穆老板,贿赂我来了?是酒吧?你也太抠门了吧,这么一小坛子酒就把我打发了?”

    穆东赶紧陪笑道:“刘县长,这算什么贿赂啊,这个酒啊,有点来历,20多年的陈酒了,送给您尝尝。”

    刘静云有些吃惊了,问道:“20多年了,什么来历,说说看?”

    穆东自顾自在沙发上坐下,满怀深情的说道:“那是在20多年前一个风和日丽的日子……”

    刘静云烦了,瞪了她一眼,说道:“说人话!”

    穆东笑嘻嘻的说道:“我出生时我爸存的瓜干酒,埋在地下20多年了,算不算有点来历?”

    刘静云更吃惊了,问道:“真的啊?那可是真算是很有来历了!那就多谢了,穆老板,我收下了,也不枉我给你跑腿办事。”

    说着拉开抽屉,拿出一个大信封,说道:“拿去吧,这是对外贸易经营者备案登记证,以后好好干!”

    穆东高兴的站起来,接过信封,说道:“谢谢刘县长了,有了这个证,以后我就能出口柳编了吧?”

    刘静云一阵无语,说道:“你小子怎么就不找个明白人打听打听?真不知道你当初注册公司的时候,脑子里到底怎么想啊?”

    穆东一愣,看来这个证件还不是全部啊?自己是真不懂啊!

    刘静云白了他一眼,说道:“出口柳编货物,还需要fsc森林认证,商检,熏蒸证和产地证明,当然还有报关手续。这些都是跟着货物走的,每单货物都需要提交,不过流程很简单,审批也很快。”

    穆东开始挠头,说道:“这么麻烦啊?”

    刘静云一阵摇头,说道:“有什么麻烦的,运作一次,熟悉了就简单了。”说完看了看表,继续说道:“正好快中午了,走吧,食堂吃饭。”

    穆东吓了一跳,赶紧说道:“刘县长,我还有其他事,先走了。”

    说完拿起信封,一溜烟的跑了。

    上次就没吃饱,这次穆东可不愿意再去受折磨了。

    刘静云一阵苦笑,说道:“这小子,跑的还挺快。”

    刘静云想带着穆东去食堂吃饭,其实也是一种主权展示行为。大家看好了啊,这个市里有名的标兵企业家,是我的人,大家不要眼红。

    穆东理解不到这一层,他只是不愿意在压抑的氛围里吃饭而已。

    穆东开车去找了苏老头。

    苏老头还在河边钓鱼,穆东提出来让他帮忙找一个懂得出口流程的人。那些报关啊什么的,穆东听得头大,专业的事,还是找专业的人来办。

    苏老头也没有这方面的关系,只答应找找试试。

    实在不行,就公开招聘吧,穆东无奈的想。

    随后,穆东去了大姑穆虹的酒楼,舒舒服服的吃了一顿午饭,然后回家。

    到家后,穆东和肖肖商量了一会,打算去一趟义乌。今天的事情,让他感到,既然已经决定了进入柳编这个行业,就要尽快熟悉这个行业的各种情况,当地的各个柳编厂,作为同行,不能贸然上门请教。而10月份的广交会,还要等很长时间。而义乌小商品市场,则是现在熟悉柳编产品和了解市场状况的最佳选择。

    肖肖支持穆东的决定,让他放心出去考察。

    穆东想了一会,决定带上谢东林,一来是是做个伴,二来也观察一下,谢东林对柳编行业有没有兴趣。

    鲁南到义乌没有直达的火车,只有大巴,没办法,只能坐大巴了。

    8月24日一早,穆东和谢东林一起开车去了鲁南长途汽车站,找了个停车场存了车,俩人一起坐上了开往义乌的卧铺大巴。

    时值盛夏,虽然开了空调,但是卧铺车里的气味还是让穆东皱眉不已。那种混合了汗臭、脚臭和隐隐柴油味道的气味,让穆东非常郁闷。他环顾了一下车厢里面,车辆还很新,也很干净,乘客也都体面利索,这些气味都是哪里来的啊?

    谢东林却非常兴奋,他第一次出远门,也是第一次坐卧铺车,他对在车上睡觉的体验新奇不已,不停的向穆东问东问西的,本就郁闷的穆东觉得他呱噪无比,心里后悔带着这个好奇宝宝出来。

    忍受了接近20个小时,8月25日天刚亮,俩人抵达了义乌汽车站。穆东从车上下来,大口的呼吸着新鲜的空气,心里说,回去的时候,打死了不坐汽车了。哪怕多倒几次车,也要坐火车回去。

    天色还早,俩人打车到了国际商贸城对面,找了个宾馆住下,找地方吃了早饭,然后又回宾馆睡了个回笼觉。

    对于谢东林来说,一切都是新鲜的。他根本就睡不着,站在宾馆的窗前,俯瞰着楼下马路上车水马龙的热闹景象,谢东林心里一阵恍惚,城市里真是太热闹了!

    穆东本来开了一个双人标准间,他被谢东林折腾的烦闷不已,直接去前台,又开了一个房间,让谢东林自己去另一个房间折腾去吧。

    9点钟,穆东起床,带上谢东林,步行去了马路对面的义乌国际商贸城。

    义乌自古以来多出货郎,当地百姓用“鸡毛换糖”的货郎精神,四处游走他乡谋生。改革开放后,当地迅速涌现了大大小小的小商品市场,并快速的把生意做到了全国,实现了“买全国、卖全国”的营销模式。

    后来随着业务的发展和知名度的提高,慢慢的世界各地的客商都来义乌采购小商品,这里真正变成了世界级的小商品海洋。

    谢东林傻了,眼睛完全不够用了,不是因为琳琅满目的商品,而是因为随处可见的外国人!

    太多了,随处可见白人、黑人、南亚人、穿着白色长袍裹着头巾的阿拉伯人,他不住的对穆东说道:“大哥,你看你看,黑人可很黑啊……大哥你看,那个外国女人真漂亮啊……”

    穆东也暗自惊奇,没来之前,他还以为,义乌的商人是主动地把商品往全世界推销,需要走出去。

    来了之后在发现,原来只要坐在店铺里,就有这么多的商人上门了,这太意外了!

    到处可见带着翻译的外国人和操着汉语的店主谈生意;到处可见外国客商选中了货样,随手就写下一些订单,然后店主立马联系仓库备货;甚至,穆东还发现,有些店铺的店主,直接就是外国人!

    这个市场太活跃了啊!

    这是真正的宝地啊!

    穆东暗自决定,如果有合适的店面,自己要租下一间铺子,作为一个窗口,让自己的柳编产品在这里走向世界。

    稳了一下心神,穆东开始有针对性的在市场里逛起来。

    柳编的产品,在这个市场里并没有集中的展示区域,大都是散落分布在其他的各种店铺里。

    比如柳编的花瓶,在很多专营花瓶的店里,和其它材质的花瓶摆在一起。比如柳编的收纳筐,和其它无纺布、牛津布的陈列筐摆在一起。

    穆东和几个店主聊了聊,说自己是鲁南的柳编加工商,对方非常热情,一聊起来,穆东得知,他们的货都是从鲁南发过来的,货样是在广交会上淘来的。

    原来如此,穆东明白了。义乌的客商,在广交会选货样,下订单,然后存货销售给国外客户。

    而鲁南的柳编厂家,既在广交会上直接和外商合作,也和义乌的客商合作。

    并且,深入交谈之后,穆东也明白,广交会的国外客商,大都是大订单,会预留充足的加工周期。而在义乌拿货的外商,一般都是小订单,要求现货或者加工周期很短。

    所以,即使有广交会,义乌销售柳编产品的客商依然生存的非常舒服。

    穆东心里暗想,果然是读万卷书行万里路,老是窝在家里,指望网上搜索来的那点信息,怎么能对市场有如此透彻的了解。

    他暗自决定,正好最近也不忙,在这里多待几天,好好的转一下市场,多了解一些信息。

    接下来的两天,穆东带着谢东林四处走访,到处观察,他看到了很多以前没见过,自己样品室里也没有的柳编产品,他去买了一台卡片数码相机,悄悄拍了照,打算带回去琢磨一下。

    另外,从第二天开始,他让谢东林试着去和一些店主聊天。

    谢东林已经从惊奇中走了出来。天天碰头打脸的见到外国人,见的多了,也就不新鲜了。穆东让他去和店主谈,他倒是一点也不怯场,学着穆东的样子介绍自己,说明来意,慢慢的和店主攀谈起来。

    穆东对谢东林的状态很满意,只是谢东林的普通话说得南腔北调的,实在是让穆东的耳朵不爽。

    一天的时间,穆东不停的指导着谢东林,哪些话该说,哪些话不该说,怎么和客户快速沟通,迅速熟悉,怎么把普通话讲得稍微流畅一些。

    到了第三天的时候,谢东林已经可以像模像样的和陌生的客户顺畅的交流了,虽然底气还不足,但是应付一些小问题,已经勉强可以了。

    这天傍晚,俩人吃过晚饭,穆东找了一家代理火车票的店面,打算买回城的车票,他打算绕道sh从sh坐火车回鲁南。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同类推荐: 夺舍之停不下来垂钓诸天无敌修仙升级系统穿越从山贼开始英雄联盟之无敌抽奖系统当烟云散去万界随心系统极品圣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