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重生之大梦七年正文 第四十七章 性情中人

正文 第四十七章 性情中人

    贾富贵上次买了大量的柳条,底气十足,接订单接到手软,高兴过了头。回来算了算,手头的柳条不够,还缺20万斤,当时就慌了神,立刻来找穆东。

    穆东当时忙着办理优惠销售,没时间搭理贾老板,就告诉他,如果有剩余的,就卖给他。

    于是贾老板天天盼着穆东多剩余一些。

    其实内心深处,贾富贵无比佩服穆东。在巨额的财富面前,不是谁都有这样的定力和魄力,换成是自己,贾富贵自认做不到。

    董舒盈最近老听隔壁的大爷念叨一个人,穆东,穆老板。

    隔壁的大爷是董舒盈老爸的堂兄弟,是一个老鳏夫。

    董大爷本来也是有妻子和儿子的,二十年前,董大爷的妻子带着儿子回娘家,被一辆小货车撞飞,双双丢了性命。小货车逃逸了,那个年代也没什么监控,最后不了了之。

    董大爷伤心过度,安葬了妻儿后,一直没再续弦。等到几年过去,白发丛生,续弦就成了奢望,慢慢的蹉跎下来。

    好在堂弟,也就是董舒盈的老爸,对老哥很是照顾,知冷知热的。董舒盈小时候就和大爷亲,现在上班了,偶尔回家也还是往董大爷院里跑。

    董大爷念叨的多了,董舒盈就想问个究竟,结果问明情况,她大吃一惊!

    一个私企老板,竟然拿出了几十万斤柳条,来资助绝产户和老艺人!

    董舒盈大体估算了一下,这些柳条,市面价值超过了300万元,听大爷说这个老板基本是半价供应的,也就是说,这个老板,贡献了150万元!

    全县发放给绝产户的补贴,才500万元啊!

    董舒盈又在村子周围其他买到优惠柳条的农户那里,确认了这个消息的真实性和广泛程度。她匆匆的离开家,迅速向自己的顶头上司,汇报了此事。

    贾富贵接到穆东的电话,惊喜的不要不要的。没想到还剩下这么多,四十多万斤啊。

    放下电话,贾富贵迅速赶到了小学校。去的路上,贾老板隐隐担心,怎么给穆东开口。贾老板想全部吃下这些柳条,但是手头的钱不太宽裕。

    现在多个订单同时开工,贾老板的资金压力不是一般的大。虽然欧美客户有一些预付款,银行也提供了一些贷款,但是贾老板手里的钱还是很紧张。要想全部买下穆老板手里的四十多万斤柳条,贾老板还差大约150万元。

    见到穆东后,贾老板期期艾艾的说明了情况。

    “贾老板,咱俩老交情了,我才先给你打电话,这不合规矩啊!你也知道,现在有现钱都不一定能买到柳条。”

    贾老板有些脸红,急着说道:“穆老板,赊欠的部分,我每斤价格高一块钱,同时我还给你支付利息。最多三个月,我就还清。”

    穆东道:“贾老板,我真的帮不了你。你还是有多少钱就买多少吧,咱俩朋友一场,万一再因为一点债务弄得不愉快,不划算。”

    贾老板叹了口气,无奈放弃了。

    想想自己的20万斤柳条缺口可以解决,已经很好了,不能再贪心不足了。

    下午贾老板以白条6元,蒸条11元的价格,买走了15万斤白条和5万斤蒸条。并迅速的运走了。穆老板的账户里,又多了145万元。

    还剩下一些柳条,明天再说吧,穆东心想。

    第二天上午,穆东在办公室整理账目,好多钱啊!穆老板双眼闪着金光,账上竟然有1800多万了。

    不行,这些钱要分散一下,存在多个账户里。那些贷款啊、借款啊,也要尽快归还。

    还有就是,曾经有一个想法,以前没钱的时候觉得没有实力运作,现在倒是可以考虑试一下了。

    “老板出来,这不是不讲理吗?凭什么不卖给我们。”

    “对,凭什么不一视同仁,让你们老板出来!”

    一阵嘈杂的争吵声,打断了穆老板的神游。

    “怎么回事?”穆东嘀咕一声,收好账本,走了出去。

    穆大哥和谢东林正和几个流里流气的家伙对峙,对方不依不饶的喊叫,双方快推搡起来了。

    几个人是开着一辆面包车,带着一辆小货车来的,说是来买柳条的,买优惠的柳条。

    穆大国和谢东林上前解释,优惠的柳条已经卖完了,对方就开始闹腾。

    穆东叹了一口气,被苏老头说中了,到底是引来了几头饿狼。

    穆东设计的对绝产农户的补贴计划,有一个致命的缺陷。

    如果有绝产农户,带着自家的绝产补贴手续,拿了别人家的大东公司收购凭证,穆东给不给优惠的柳条?要知道,虽然绝产补贴手续是记名的,大东公司的收购凭证,可是不记名的。

    穆东之前已经意识到了这个漏洞,但是他也什么好办法来对应。去村里普查倒是能解决,但是穆东哪里耗得起那份人力。

    所以,穆东就一直祈祷,大家都凭自觉,都讲素质。

    其实中间出现了几个试图闯关的,但是让穆东惊喜的是,有正常手续的农户,自发的进行了辨识和清理,赶走了几个灰溜溜的冒牌农户。

    五里三乡的,谁家绝产没绝产,谁家在大东公司卖没卖过柳条,大家都一清二楚。

    穆东知道,已经申购的农户里,肯定有冒充的,但是数量肯定非常少。

    看到穆东走过来,一行人停止了对抗,都看着穆东。

    穆东迎上前去,伸出手,说道,:“单子给我看看。”

    为首的一个中年人,把一沓单子递了过来。

    穆东看了看,单据都是真的,数量还真不少,有四五十户,这要是都给了,两三万斤柳条就出去了。

    虽然穆东给得起,但是他没打算惯这个毛病。

    穆东扫了一眼众人,大约八九个人,竟然还有两个女人,站在一边不言语。心里暗自腹诽:女人也来掺和这些事,太贪心了!

    “这些单子,必须本人来,我们才优惠供应柳条,你是农户本人吗?”穆东问道为首的一个瘦高个。

    瘦高个伸手捋了捋自己的头发,说道:“这些人都没时间,委托我们上门来买。”

    “哦,没时间啊?凑齐这些单子,费了不少心思吧?”穆东沉声说道。“你们来讹我之前,没打听打听我好不好惹吗?没找黄四问问?”

    这帮人是乡镇上的小混子,还真知道黄四,闻言就是一呆。

    穆东接着说道:“这些单据,其实也简单,我们去村里挨家查,一天就能查清。如果符合条件,柳条自然给你们。如果有问题,你们,和给你们提供单据的人,我们会交给公安机关处理,罪名是,诈骗罪!”

    穆东看了看四周,自己的家人和工人已经全部赶到,把这些人围在一起。

    穆东指了指院子里四下的摄像头,继续说道:“看见了吗?这些摄像头已经把你们每个人都录下来了,我这里以后无论发生什么事,我都找你们。现在,你们如果转身就走,我可以当成什么事都没发生。”

    来人一阵骚动,低声商量着什么。

    这些人也是听说穆东这里有便宜赚,想来试试的,本来就是一帮色厉内荏的家伙。他们搜集了这些单据,和提供单据的人约定三七开,计划着来了就使劲闹腾,不给柳条就不走。没想到,人家老板根本就不怕。

    几个人商量一阵,为首的瘦高个装模作样的说:“那我们回去,让农户本人来。”说完一行人灰溜溜的走了。

    穆东长舒了一口气,其实他也没什么好办法,只能上纲上线的吓唬他们。还好,算是唬住了。

    咦,那两个女人怎么没走?穆东走上前去,冷冷问道:“你们也有单子?”

    两个女人哈哈大笑,说道:“我们俩和他们不是一伙的,我们是来谈生意的。”

    谈生意,来买柳条的老板吧?穆东脸色一缓,说道:“不好意思哈,我还以为你们一起的。走吧,去办公室喝茶。”

    俩人都穿着深色西裤,浅高跟鞋,年龄大些的女人大约有三十多岁,穿了一件刺绣的丝绸上衣。年轻些的大约二十五六岁,穿了一件白衬衣。俩人的装扮,倒是符合老板和跟班的形象。

    年纪大些的女人就道:“穆老板,也别办公室了,就在这树下,弄张小桌子,一起聊聊?”

    得,这句话深得穆老板认可,穆老板最喜欢的就是这法桐的树荫了。

    很快,一张小桌子、几把椅子摆好,泡好茶水,三个人坐下说话。

    两人介绍了自己,年长的姓刘,年轻的姓董。穆东称呼她俩“刘老板、董经理”,惹得俩人又是一阵轻笑。

    俩人说想买些柳条,穆东报了自己的库存量和价格。俩人没说什么时候要,倒是和穆东聊起帮助绝产农户和老艺人的事。

    刘老板道:“穆老板,你这事办的漂亮,现在全县都传遍了,都说穆老板仁义。”

    穆东挠了挠头,有些不好意思,说道:“我就是觉得自己靠柳条赚钱,有些农户却损失惨重,有些窝心,就给大家分一点,多少能帮一些。我这也是杯水车薪,主要还是靠县里补助那些农户。”

    两个女人对视一眼,显然非常满意。

    刘老板又道:“那你给老艺人提供优惠柳条是怎么回事啊?他们大部分没什么损失啊?”

    穆东道:“他们年龄大了,柳条价格太高,影响他们的收入,我这里有一个老工人,以前也是做柳编的,我这也是受他的影响。”

    正说着,苏老头来了,进了大门就喊:“小东子,听我的没错吧,那些兔崽子走了吗?”

    两个女人听见“小东子”这个称呼,哈哈大笑,这实在是,太像一个太监的名字了!

    转眼间苏老头走到跟前,穆东觉得在两个女士面前有些丢脸,就喊道:“苏老头,你再这么叫我,我就开除了你。”

    苏老头也笑:“开除我,看把你能耐的!有客人啊?”说完转身要去和两个女士打招呼,却一下子愣住了,嘴巴张的老大,半天吐出几个字:“刘……刘县长?”

    穆东一下子站起啦,头大了一圈,说d县县长?”

    装不下去了。

    来人正是束河县常委副县长刘静云,跟班是她的秘书董舒盈。

    作为副县长的秘书,董舒盈具有高度的政治敏感性。前天下午,她从董大爷的嘴里得知了穆东的事迹,立刻感觉,这件事情,和刘副县长努力推行的绝产农户补贴计划,有高度的契合性。她立刻赶回县城,向刘静云做了汇报。

    刘静云是从农业部下来的挂职干部,在束河县主管农林水利工作,柳编产业正好在她的管理范围内。

    这次的柳条绝产事件,刘静云据理力争,坚持给绝产农户发放补贴款,并且从农业部争取了200万的补贴资金,加上县里自筹的300万,勉强解决了农户的补贴款项。

    现在听董舒盈说有个私企老板,自己竟然出让了150万以上的利益,协助绝产农户和民间老艺人脱困,刘静云一开始是不相信,觉得或许是在炒作。

    昨天一天,刘静云打电话问了一些柳编厂的老板,又在董舒盈的带领下,走访了一些农户,终于明白,确有其事。

    动机呢是什么?为了出名吗?刘副县长很好奇,决定亲自来会一会这个穆老板。

    聊了一会才发现,穆老板的动机竟然如此简单,如此纯净,只是因为看到农户绝产而自己赚钱,感到窝心,竟然只是为了求一些安心。

    刘静云有一些小小的感动。女性从政,比男性官员更加艰难,习惯了各种算计各种平衡的刘静云,突然觉得,这个小伙子太不一样了。

    谁知道,戏才演到一半,竟然穿帮了。

    刘静云呵呵笑着,问苏大爷:“大爷,您认识我?”

    这就是承认了,穆东觉得头更大了。开始回忆刚才说的话,没什么纰漏吧?

    苏大爷有些紧张:“我……我不认识……你,不是!我见……见过你,也不是……”说着一拍大腿,说道:“我在电视上见过你。”

    刘静云:……

    苏大爷看刘县长不解,赶紧说道:“我儿子在水利局工作,他经常在家里看县里的新闻,指给我看过,说你是他的领导。”

    刘静云明白了,问道:“您儿子叫?”

    苏大爷:“苏仁杰。”

    刘静云明白了,苏仁杰,水利局副局长。

    演员身份穿帮,只能更换剧本了。刘静云转向穆东,说道:“穆老板,很抱歉,用这样一种方式见面,请您多谅解,我没有恶意的。”

    穆东连连摆手,说道:“刘县长,没事没事,见到您很荣幸。您叫我小穆就行。”

    一行人坐下,继续喝茶。

    刘静云道:“这样吧,我就叫你穆东吧,穆东,你帮了县里一个大忙啊,很多绝产的农户,还有很多老艺人,都很感激你。我作为主管农业的副县长,也向你表示感谢。”

    穆东已经恢复了平静,自己没做什么亏心事,没什么好担心的。他沉声说道:“刘县长,您言重了,我只是一个小商人,当不起这个谢字。不怕您笑话,这次柳条价格上涨,我略有斩获。”

    刘静云道:“君子爱财,取之有道。没有足够的财力,也不可能帮助这么多人。”说完顿了顿,想了一会,接着说道:“穆东,你也有自己的工艺品公司,怎么没有自己加工呢?”

    穆东心想,我这个公司就是个空壳,但是嘴上不能这么说。

    “刘县长,我这个公司成立的时间很短,还没开始正式运作,正好看到柳条行情上涨,忍不住就把柳条卖了,反正都是赚钱。”

    刘静云:“长远看,还是加工业务更稳定。穆东,如果你需要的话,县里可以帮你介绍一些国外的客户。你们这样有责任心的企业,县里会重点支持。虽然谭庄镇已经划给开发区了,但是不影响我们支持柳编企业嘛。”

    穆东心说,我哪有那个精力啊,嘴上却说道:“那就多谢刘县长了。”

    又坐了一会,刘静云起身告辞,临走,把自己的名片给了穆东,让她有事联系自己。

    穆东看了看,非常简单的名片,只有名字和一个手机号,就知道刘静云留了私人号码,心里有些感动。

    穆东送到门外,刘静云两人上了停在院外的车走了。

    看到车辆走远,苏大爷喃喃道:“儿子说这个县长是bj下来的,架子很大,看着也不像啊。”

    回头看看穆东已经进了院门,苏大爷赶紧追上去,喊道:“小东子,这回你交了狗屎运了,我儿子说,这个县长是bj来的,很有背景的。”

    穆东没接话,心里暗想:我就一个小商人,就想偷偷发一点小财,背景再大,我也够不着啊。

    离去的车上,刘静云问董舒盈:“小董,你觉得这个穆东怎么样?”

    董舒盈沉思了一下,说道:“性情中人。”

    刘静云没再说话,低头沉思起来。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同类推荐: 夺舍之停不下来垂钓诸天无敌修仙升级系统穿越从山贼开始英雄联盟之无敌抽奖系统当烟云散去万界随心系统极品圣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