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重生之大梦七年正文 第三十七章 卖光了

正文 第三十七章 卖光了

    次日一早,把肖肖前两天领回的牌照安装好,穆东开着肖肖的车,送她上班。下午的时候,又去接她下班。

    肖肖的同事,发现穆东换车了,一开始还疑惑怎么越混越差了,记得上次开的奥迪啊?

    后来才知道,竟然是肖肖自己的车。只是肖肖还没拿到驾驶证,所以穆东代开一下。

    这样太高调吧!你一个普通教师,开的车怎么看着比校长的车都大?

    其实这已经是肖肖刻意控制的结果了。穆东给她买车的预算,还不止这辆车钱呢。

    穆东在泉城住了三天。

    白天,接送肖肖上下班,给她做饭洗衣服。其余时间四处闲逛。

    期间见了韩勇和程强他们。

    韩勇已经争取到了总公司虚拟运营的试点,sd要来一万个手机号码,正在全力以赴开拓市场。韩勇半真半假的邀请穆东回来,穆东只能报以苦笑。

    程强通过了公务员面试,已经在省教育厅宣传部当了一名干事。

    “哥们已经是省教育厅的领导了,东哥,以后嫂子的事情,就是我罩着了,你放心!”程强大手一挥,气势万千的说道。

    穆东哈哈大笑:“你现在的级别是科员吧?还领导?天天在办公室端茶倒水打扫卫生吧?”

    程强就涨红了脸:“这些都是暂时的好吧。”

    每天晚饭后,穆东就让肖肖开着车,两人出去闲逛。高架桥,外环路,正在兴建的奥体中心,就这样信马由缰的到处走,没有目的地,一切的一切,只为了可以让肖肖过一把开车的瘾。

    周四一早,穆东把肖肖送到校门口。分手时,穆东对肖肖说:“媳妇,再忍几天,你的驾驶证,很快就下来了。我不在的时候,千万不要自己开车上路。”

    肖肖答应下来,挥挥手进了校门。

    穆东中午回到了鲁南市。他去了工商局,想问一下注册公司的事情。一番打听之后,繁琐的程序听得穆东头大了一圈。最后,在工作人员的建议下,找了一个代办公司,一切交给他们搞定。

    代办公司让穆东列了一个清单,让穆东准备了一些资料,剩下的事情就不用穆东操心,穆东只需要在注资验资环节出现就可以了。

    下午回到学校。楼顶有一半的面积一定垛满了柳条,篷布已经严严实实的盖了起来,比穆东预计的要快一些。

    穆晓霞告诉穆东,现在每天都能收到大约10万斤柳条。现在周围好几个县的柳条种植户都来这里卖柳条。堆场每天卖沙的钱,勉强够支付柳条款,有时候穆晓霞还要去银行支取一些。

    穆东心想,自己不在家的时候,姐姐天天小心翼翼的骑着电动车周转这些资金,也是够辛苦的。忙完这阵子,让姐姐也去学个驾照才好。恩,还有大国和姐夫,还有谢东林,都要会开车才行。老爸不知道愿不愿意去学,老爸要是也会开车多好……

    苏大爷已经在宿舍隔壁的屋子里,存满了自己收购的柳条。穆东去看了看,全是优质的蒸条。据穆晓霞说有大约八九万斤。穆东心想,姜还是老的辣,蒸条本来价格就高,涨价的话,幅度更大,即使不涨价,保值率也高。这老爷子,确实老道。

    看完学校,穆东去了堆场。

    堆场最近销售很稳定,基本上到达了春节前销售最好时候的水平。每天有约100辆大货车来装车,装车量3000立方米以上。最近两三天,更是达到了3500立方米。

    穆东大体上计算了一下,按照目前的速度,再有一个多月,这个堆场也能销售一空了。

    穆大国告诉穆东,市区的沙场,价格又涨了。他打听了一下,已经到了65元一立方。

    穆东知道穆大国是问涨不涨价,他略略沉思一下,决定还是不涨价。

    “大国,我们还是不涨价吧,我们存货太多了,尽快卖掉,以后我们还有很多事情要做。”

    穆大国有些不理解,我们这么多沙子,慢慢卖多好,价格一直在上涨的啊。

    穆大国自然不明白穆东的想法。“木秀于林,风必摧之”,这个巨大的沙堆,能带了财富,也可能带来麻烦,还是变成钱比较稳妥。

    当天晚上,麻烦就来了。

    穆化峰找上门了,吞吞吐吐的说了一件事。

    附近乡镇划归开发区以后,兴起了一阵建设热潮。由于天气慢慢变冷,热潮慢慢冷却下来。随着春节过去,气温慢慢回暖,很多人又行动起来,开始折腾自己的房子。

    建房子就要买建材,当然也就少不了必备的沙子。可是这时候广大人民群众才发现,此时黄沙,已非昨日黄沙。

    以前几十块钱一车的沙子,现在的价格,已经到了200元,并且听说还在上涨。哪家建个房子不得用上好几车沙,这回倒好,光沙子一项,就要不少钱,其他建材还都没买呢。

    有人就想到了穆家的堆场。穆家发了大财,乡里乡亲的,盖房子需要几车沙子,难道不能支援一下?

    我们也不白要,便宜点就行啊。

    有人就撺掇穆化峰帮忙问问。

    穆化峰一开始其实是拒绝的。笑话,穆东对自己够意思,面子给着,喝酒请着,老婆还在穆老板那里拿一份工资,我去找这个不自在,帮你们出头,可拉倒吧!

    一开始一两人说,十个八个的人说,再后来好几十个人在穆化峰耳朵里叨叨的时候,穆化峰受不了了。

    好吧,我就作势走一趟,成不成的,我去了,你们也别再烦我。

    穆化峰听说穆东回来了,晚上就来了。

    穆化峰的意思是,穆东你不用答应,我就来走一个过场。

    结果穆东答应了,穆主任一下子被雷的外焦里嫩。

    是自己的面子太大了?还是穆老板的心太大了?

    穆化峰就后悔走这一趟。管那些贪小便宜的王八蛋干什么啊!这回好了,穆老板竟然答应了,答应了就要损失钱财,我这不是上门添堵吗?

    看着穆化峰尴尬的样子,穆东觉得有些无奈,这算是很小的麻烦了。

    穆东道:“叔,你也不用担心,我这么多沙子,不差这一点。这样吧。现在市面的价格是200块钱送上门,我这里没有车,让村民自己找车来拉,100块钱一车,我们负责装车。还有就是,每户最多供应5车,多了没有。”

    顿了顿,穆东略想了一下,又道:“叔,人情是你来找我讨的,侄子我帮你兜着,谁家需要沙子,找你开条子,我认条子不认人。你看咋样?”

    穆化峰无语了,这小子,怎么就这么贴心呢?

    穆东大体算了一下,村里拉沙的车是6立方一车,五车是30立方,一般的家庭建房,足够用了。全村有大约两百户人家,就算每户都要5车,最多也就一千多车,自己给得起。

    关键是,穆东不想在这个时候,惹任何的麻烦,能用钱来解决的问题,都不是问题。更何况,是这么一点小钱。

    如果真的弄僵了,谁知道那些村民会怎么议论?会怎么算计?

    别的不说,沙子也是矿产资源,经营是需要资质的,就这一条,有心人就能把自己折腾的酸爽不已。

    所以,还是随了人心,顺了人气吧。

    穆东第二天宣布了三件事。

    一,村里人来买沙,凭穆化峰主任的条子,100元一车;

    二,大货车装车价格,调整为50元每立方;

    三,恢复对同行供货,180元一车。

    消息一宣布堆场一下子炸了锅。不是说市区的沙子价格上涨了吗?怎么我们还降价?给同行的价格才30元一立方,这不是明显的少赚钱吗?

    老板这是怎么了?

    穆大国直接跳起来,第一次和穆东争辩起来。

    穆东无奈,把穆大国拉到办公室,用了接近一个小时的时间,才让他明白“匹夫无罪怀璧其罪”和自家堆场的辩证关系。

    穆大国好像明白了一些,但也好像没明白,不过,他开始认真执行穆东的新政策。

    穆东不想等了,这次的小麻烦,让他警醒,他需要尽快出手这个巨大的沙堆,套现离场。

    司机们奔走相告,赶紧来,穆老板降价了!

    同行们奔走相告,赶紧来,穆老板供货了!

    同行们苦啊!都没多少货,眼见库存一点点减少,价格一点点上涨,现在哪怕不挣钱,买上一堆沙放在那里,大多数老板都愿意。谁都觉得,价格还会涨。

    2月份的最后一天,穆老板给很多人发了一份大大的福利。

    穆家堆场突然就火爆了起来。

    很久没有出现过的排队现象,重现了。

    大货车,小货车,四不像,一直排到了堆场外面的道路上。

    穆大国看见那些同行的车辆就来气,少卖接近一半的钱呐!他也有自己的精明和办法。他把50铲车和大量工人调去给大货车装车,让30铲车给同行装车,并且悄悄告诉开着30铲车的谢东林,慢慢来,磨蹭着点。

    谢东林正不忿呢,一点就通。

    即使这样,当天晚上的统计数字,可堪称恐怖了。

    本村村民拉走了100车,收入1万元;

    大货车装车5000立方米,收入25万;

    同行买走了700车,收入6万。

    全天销售9800立方米,6万元。

    穆东对这个数字非常满意。

    穆大国对一部分数字颇为不满,他找到谢东林质问:“你怎么回事,怎么装了那么多车,明天控制在500车以内……”

    于是接下来的几天,司机们看到,30铲车经常趴窝,年轻的司机就老是下去折腾着修车……

    3月1日,消息在更大范围内扩散,穆家堆场更热闹了。截止到中午,已经收款20万元,然后络绎不绝的货车依然陆续赶来,没办法,堆场加班,一直忙到晚上九点,才完成装车。

    从这天开始,穆家堆场就天天加班了,晚上9点10点下班,成了常态。

    3月2日中午,穆接到姑父王绍强的电话,肖肖的驾驶证发下来了。

    堆场的运营正处在最后冲刺的时刻,穆东不敢离开太久。当天下午,他去县城取了肖肖的驾照,晚上开车去了泉城。第二天都没等到肖肖起床,天没亮就又赶回鲁南。

    兴趣是最好的老师,肖肖现在驾车已经游刃有余,穆东也可以放心的让她开车上班了。

    在市区,穆东去了代办注册的公司,在他们的带领下,刻制了公司“三章”、领取了营业执照,完成了公司注册的事宜。

    3月5日上午,一阵鞭炮声中,一块刻着“大东工艺品公司”的牌匾,挂在了小学校的门口。

    穆东没时间庆祝公司的开业,鞭炮过后,他又赶紧回了堆场。

    回到堆场,有熟悉的同行找到穆东说,开小铲车的那个年轻人,好像有点磨洋工啊。

    穆东最近几天忙的昏天黑地,还真没注意到这个细节。他远距离的观察了一下,还真是!

    略一思考,他就明白了怎么回事,有些哭笑不得。

    上有政策,下有对策,估计这就是穆大国和谢东林的对策了。

    出发点是好的,同行少买一些,大货车就能多买一些,也就能多赚一些钱。

    可是他们真的很难真正理解穆东快速销售的迫切心理。穆东恨不得一天就把这堆沙子全部卖光。

    穆东和穆大国和谢东林叫到办公室,第一次严肃的批评了两人。

    两个人就有些发呆,大哥这个样子,他们真是第一次看到,看来是真的很生气。

    好吧,那就还是听大哥的吧。

    3月4日,没有了谢东林的刻意打压,同行装车的速度显著提升,当天就突破了1000车。

    晚上,穆东看了一下统计数字,同行和大货车的销售数字很稳定。同村村民的购买已经显著下滑了。从第一天第二天的每天100车左右,已经下滑的今天的只有20车,一共加起来,村里购买了360车。看来需求也就这么多了啊,穆东心想。

    村民可不这么想。

    穆主任说了,每家最多给5车。这样的话,在村民的理解里,就是每家5车,没有什么最多最少。

    一开始去找穆主任批条子的,都是有建房需求的,也就是这些人撺掇穆主任去找穆老板要优惠的。

    所以,这些人很快拿到了条子,也很快把沙子拉回家。

    本来这个事,就已经过去了。

    有一天,有个聪明人就想到,我是去拉了5车沙,也足够我建房用了。可是沙子价格还在涨,是不是能再弄几车,找个墙角旮旯放起来,留着以后用啊?

    于是就开始想办法。自己的条子批了,可是自己老爹是单独住一个院子,户口本也早就分开了,让老爹去申请嘛。

    很快,聪明人的老爹,也用准备翻新房屋的借口,拿到了穆主任签发的批条。而沙子却拉到了聪明人的家里。

    哦,原来事情可以这样操作的啊?

    周围的群众瞬间明白了,于是纷纷效仿。

    两三天之后,穆化峰明白过来,这是在蒙我啊,这样,我怎么对得起穆东,于是提出,不开工建房的,不再批条子。

    那怎么行?前面那几家你怎么批了?还有没有公平?还讲不讲道理?还有没有王法?

    于是一些人就天天在穆主任家里闹。

    基层干部有一个很难解决的问题,就是大家都太熟,乡里乡亲,知根知底,不好下手。

    有些问题处理好了,村民不一定表扬你。但是一旦不能让村民满意,村民一定会批评你,贬斥你,痛骂你,或者,殴打你。

    哪个村干部,没有被村里年长的老太太堵着大门跳着脚叫着小名骂过?

    穆化峰坚持了两三天,实在坚持不住了,好吧,批条子,给你们。

    于是,所有人拿到了想要的批条,收拾车辆,去了穆家堆场。

    到了之后,傻眼了!

    空了,穆家堆场空空的!所有的沙子都不见了……

    经历了了最后几天疯狂的出货,穆东终于如愿的把堆场里全部的沙子,卖完了!

    尤其是最后两天,眼见沙堆越来越小,同行们都不眠不休,穆家堆场最后几乎就是连轴转了。

    3月9日凌晨3点钟,最后一车沙子被同行拉走,穆家堆场的售沙工作,彻底完结了。

    村民赶到穆家堆场的时候,只有几个工人正在清理地面,检修设备。而大部分的工人,还在呼呼大睡。

    几个村民面面相觑,无奈的摇头而去,直到走出老远,还在一直摇头,放佛仍然无法相信,这么一个巨大的沙堆,竟然几天的时间,卖光了。

    卖的这么快,看来也没多少嘛。

    穆东还没睡,他一直在统计账目,他想在第一时间,就计算出他想知道的数字。虽然银行里每天都在增加存款,大体的数字他也知道,他还是想通过账目来比对和确认一下。

    从2月28日开始降价和对同行供货,穆东又一次见识到了价格的魅力,也又一次见识到了同行的疯狂。

    11天,仅用了11天,就把原本正常需要一个多月销售的沙子,洗劫一空。

    真的,就是洗劫,最后两天,大家完全是在抢货!疯抢!

    抢到就是钱,运到市区,马上增值接近一倍!

    很多人不理解穆老板为什么这么便宜卖掉,但是他们感激穆老板给他们提供的这个机会,并且格外珍惜。

    统计数字出来了。从1月13日堆场开始销售,到3月9日销售一空,累计销售了186900立方米,累计销售额8606800元。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同类推荐: 夺舍之停不下来垂钓诸天无敌修仙升级系统穿越从山贼开始英雄联盟之无敌抽奖系统当烟云散去万界随心系统极品圣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