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重生之大梦七年正文 第三十一章 过年风波

正文 第三十一章 过年风波

    三人商量了一下分工,晚上10点之前,穆大国值班,10点以后,钟国栋值班,明天早上10点,穆东来值班。

    这样三个人都能有一些时间陪家人一起过年。

    商量好了,穆东开车带钟国栋离开,直接去了姐姐家。给两个孩子一人一个500元的红包,很快离开了。

    回到家,穆妈还在忙着剁肉馅。

    鲁南当地的风俗,大年初一的第一顿饭,必须是素馅的饺子。寓意新的一年生活素气,素气就是干净清爽的意思,也隐隐有平安的意思。

    所以,鲁南当地,过年都准备两盆饺子馅,一盆素馅,是初一早上吃的,一盆肉馅,是其他时间吃的。

    王安石有一句著名的诗句“千门万户曈曈日,总把新桃换旧符”,写的是春节的场景。有些人对新桃和旧符不甚明了。其实这在鲁南,有鲜活的解答。

    所谓新桃,就是指桃树的枝条,鲁南当地叫桃条。传说桃树辟邪,所以,在除夕这天的下午,用新剪的的桃条,裹上一张黄表纸,插在门框上、窗檐下,以求祛邪辟秽。这就是“新桃”。

    这根桃条,插上就是不能动的,一年都不能动。直到再次除夕,把它拔下来,换上“新桃”。而拔下来扔掉的这根,就是“旧符”。

    不单是把桃条插在门窗上,鲁南当地还在初一早上,用桃条煮开水,叫桃条水。人们初一早上都用桃条水洗脸,寓意一年平安,不沾邪祟。

    穆爸正拿着一把桃条,在院子里四处插放。穆东过去,帮忙给桃条裹黄表纸。这些事情,都是男人干,女人不沾手。

    插完桃条,爷俩又开始贴对联。对联是穆爸从集市上买来的。穆爸给穆东的车上也买了一副。穆东小心的用胶带固定在车的前挡风玻璃上。

    贴完对联,穆爸叫上穆东,带着一些对联去了堆场,房门上、机器上都贴了一些。穆大国在屋里听收音机,听到动静也出来帮忙。

    下午四点钟的时候,穆爸穆二叔穆三叔,加上穆东和三叔家的穆大龙,五人去祖坟上年坟,带去了一碗素馅的饺子。

    五个人点了黄纸,把素馅饺子破供,然后一齐磕头,起身离开。

    带着祭品上坟,叫上供。把可以吃的祭品用手掐一点下来,放在黄表纸上,就叫破供。破供意味着,先人已经吃到了上供的东西,享用了祭品。

    上完年坟,几人各自回家,安享自己小家庭的除夕夜。

    穆东家的除夕夜,虽然只有三个人,但同样温馨惬意。

    今年儿子争气,做了生意,现在看肯定也能赚不少钱。听儿子说泉城的房子也买好了,还挺大。小汽车现在也开上了,村里人谁不羡慕。

    穆爸拿出一瓶窖藏酒,准备一家人开喝。穆东一下想起bj带回来的两瓶茅台,就一拍大腿。

    “爸,有两瓶茅台酒,我忘了给你带来了。下次去泉城给你捎回来。”

    穆爸道:“刚开始赚钱,别乱花,给我买那么贵的酒干嘛?”

    其实穆爸也不知道多贵,只是听说很贵而已。

    穆东就说:“不是买的,是上次去bj一个朋……呃,一个领导送的。”

    穆爸就撇撇嘴没说话。心里说,还领导送的,哪个领导给下属送茅台酒?说你乱花钱,你就瞎编理由。

    穆东也不再解释,这事解释起来太复杂。

    爷俩开始喝酒,连穆妈都浅浅的倒了一小杯。三人浅饮慢酌,优哉游哉的吃着团圆饭。

    都没喝多少,主要就是喝酒说话。席间穆妈提到了穆东结婚的事情,问穆东怎么打算,穆东就说,五一或者十一,具体的,和肖肖商量一下再确定。

    吃完饭,三人一起看电视。

    2009年的春晚,穆东觉得乏善可陈。热闹是真热闹,喜庆是真喜庆,但是就是觉得,没什么亮点。太花团锦簇,反而让人觉得审美疲劳了。

    但春晚这个东西,全国人民确实都需要,这已经是除夕夜,一道不能缺少的菜,好吃或者不好吃,好看或者不好看,都要放在那里。

    穆爸穆妈年龄大了,看了一会电视,就开始瞌睡。穆东就让他们俩先去睡觉。自己又坚持看了一会。

    一会的功夫,倦意渐渐袭来,穆东靠在沙发上,慢慢的睡着了。

    电视机还在开着,画面不停的闪动,喜庆的节目还在陆续的上演。

    穆东却体验到一种熟悉的、漂浮在空中的感觉,就像那次穿越回来,就像那次梦到馨儿,自己又慢慢的飘了起来。这种感觉,不受控制,却暖融融的,让人变得懒洋洋的,只想四处飘动。

    这次,是哪里呢?穆东感觉到自己非常清醒。还会有宫殿和仙女吗?还能见到馨儿吗?

    场景转换,不再是漂浮的感觉,好像在不停的奔跑。

    可是什么都看不到啊,附近一会白茫茫的,一会黑乎乎的,不停的交错。就像列车一会儿穿过浓雾密布的原野,一会儿又穿过长长的隧道。又像是不停的在白天和黑夜之间穿梭,如此反复不停。

    突然,穆东听到了一阵剧烈的爆炸声,一下子把自己震落云端,感觉重重摔了下来,浑身一阵火辣辣的疼。

    他大叫一声,啊——醒了过来。

    是隔壁邻居家的鞭炮声。穆东看了看墙上的表,已经零点了。他扭头,接着看到了目瞪口呆的母亲。

    穆妈听见隔壁放鞭炮,就起来准备包水饺。刚从里屋出来,就看到躺在沙发上的穆东大叫着醒过来,吓得穆妈浑身一哆嗦。

    穆妈心里就一紧,儿子怎么了?做恶梦了?还是……穆妈不敢想了。

    穆妈三两步走上去,说道:“怎么了儿子,怎么了?怎么脸上这么多汗?”

    穆东这才感觉到,不止脸上,浑身都是汗,内衣都湿透了,头也有些晕。

    穆东就道:“没事,妈,没事,可能是被鞭炮吓到了,你放心,我再去睡一会。”

    说着晕乎乎回到自己房间,换下身上的内衣,钻进被窝,沉沉睡去。

    这一睡,大半天都没起来。

    钟国栋家的除夕夜同样温馨合美。今年不错,跟着小东干点事,老婆也落了一份工资,俩人最近几个月的收入,都能赶上以前两年的收入了。

    老婆体贴,儿女双全,钟国栋觉得,这个年过的,真的很温暖。

    钟国栋的父母都健在,一家人在父母那里一起吃了年夜饭,坐了一会就回了自己的小家。已经晚上九点多了,钟国栋就收拾着,要去堆场。自己家已经团聚完了,早点让大国回家团聚。

    穆晓霞觉得老公自己去堆场过除夕太冷清了。可是两个孩子跟前又离不开人……

    对啊,穆晓霞灵机一动,可以一家四口都去啊!

    和钟国栋一商量,钟国栋也有些动心。于是钟国栋就问一双儿女:“书娜书杰,我们去舅舅的堆场放烟花好不好啊?”

    “好啊好啊”两个孩子欢呼雀跃。

    于是一家人行动起来,给孩子换上厚衣服,带上几大箱烟花和一些鞭炮,一家四口,骑着一辆电动三轮车,直奔堆场。穆晓霞甚至还戴上了一瓶酒、几个菜和一些零食。

    到了堆场,先让穆大国火速回家过年。然后就去了宿舍,打开空调,收拾了一下床铺,还好,床铺什么的一直有人用,还算干净。

    一家人先是在外面放了一串鞭炮。然后钟国栋开始放那几个巨大的烟花。

    美丽的烟火,在高高的夜空绚丽的绽放,一家人都很开心,两个孩子又叫又跳的,跑来跑去。

    然后一家人就开始吃零食,玩游戏。到了10点多,两个孩子疯累了,瞌睡起来。穆晓霞就展开了几个铺位,一家四口相继睡去。

    第二天早上,穆晓霞先回了一趟家,带来素馅和面粉,就在堆场里包了水饺。堆场伙房的炊具都在,用起来倒是很方便。

    吃完水饺,孩子在院子里到处跑着玩。穆晓霞和钟国栋四处巡查一遍,就在屋里等穆东来换班。

    说好的10点钟,穆东没来。到了10点半还没来,11点,依然没人来,两口子紧张起来。

    不会,出事了吧?

    两人赶紧开始打电话,是出事了,不大也不小。穆东好像,感冒了。

    说是好像,就是说,可能是感冒,也可能不是。

    说可能是,是因为测了体温,有点发烧,穆妈也说估计昨晚在沙发上受了凉,人看起来也昏沉沉的,和感冒很像。其他的心跳啊,血压啊,呼吸啊,一切都正常。

    说可能不是,就是穆东有点奇怪。你喊他,他也答应,也睁眼,就是感觉他好像不认识人,看人的时候,眼神直勾勾的。

    说的难听点,好像中邪了。

    钟国栋迅速做了安排,先通报了二叔和大国,然后让大国来堆场值班。自己把两个孩子送到父母家里,接着和穆晓霞立刻赶到穆家。

    正好是大年初一,这个时间,犯着太多的忌讳。

    别的不说,就说去医院,就不能轻易去。鲁南的风俗,初一这天,只要不是生死大事,是不能去医院的,否则全年都不吉利。

    穆爸只好找了一个相熟的村医,来家里看了看,最后看的结果就是,说不清楚,好像感冒,也好像不是。

    穆爸又叫来了穆二叔和穆三叔,几个人商量了一下,先吃点感冒药,坚持一天,明天要还是这样,就去县城的医院。

    穆妈眼泪一直在眼眶里转,但她不敢哭。怕给儿子带来一年的霉运。早上去喊儿子起床,一直没动静,推门进去,看见儿子还在睡,叫醒了就变成这样。

    穆妈心里不停的自责,昨晚怎么就不陪儿子多看会电视。俩人说说话,儿子就不会在沙发上睡着了,也就不会感冒了。

    只是感冒吧,老天爷。

    穆东陷入了一个奇怪的世界里。

    他感觉自己漂浮在房间的屋顶上,俯瞰着床上的自己。屋子里进进出出的人,他能看得见,也能听得见他们说什么,还能机械的答应一两声。可就是做不出什么其他的反应。

    穆东很焦急,这算是穿越后遗症吗?

    自己努力的往床上的躯体扑去,每次一下子就能扑进去,可是一会之后就轻飘飘的再次升到屋顶。到了屋顶就停住了,仿佛被什么挡住了。

    听见家人说,明天要送去医院,穆东就下了一跳。

    你们把躯体弄到医院了,我现在出不了屋子,那不坏事了吗?

    所以穆东就一次次更加努力的扑进去,然后一次次的再飘起来。只是穆东觉得,每次在躯体里的时间,好像慢慢变长了。

    怎么能变得更长呢?穆东开始思考。

    自己的穿越,始于一场车祸,穿越到另一场被刺受伤。这两个场景,有什么相似的地方吗?

    都是受伤,受伤……

    受伤了,身上会痛,身上会出血……

    对啊,是不是疼痛和鲜血,会让自己的情况,稳定下来。

    那就试试吧。

    随着再一次的扑进躯体,穆东狠狠的咬了一下自己的舌尖。

    “哎呦”,穆东疼的一下从床上坐起来,嘴里的血,顺着嘴角留下来。

    终于回来了,稳定下来了,穆东心想。看了看墙上的表,都下午四点了。

    “哎呀”另一声尖叫。

    穆晓霞一下站了起来,险些摔倒。

    顾不上自己,穆晓霞一下子扶着穆东,急声道:“小东,小东,怎么了?怎么了?怎么流血了?”

    叫声一下子引来好几个人。

    本来大家都挤在穆东的屋子里,房间小,人多。

    穆晓霞就劝大家出去坐,都挤在这里,空气不流通,对穆东也不好。于是众人出去了,留下穆晓霞自己坐在床前照顾穆东。其实也没法照顾什么,只是呆呆看着。结果穆东突然的举动,吓坏了她。

    穆妈冲在最前面,她离房间最近。穆爸、钟国栋、二叔三叔相继进来。

    穆东就笑了笑,嘴角流着血,神情很是怪异。

    说道:“不好意思了,大过年的,吓着大家了。”

    众人长呼出一口气,能说这个长的句子,说明神智没问题了。

    穆妈还是着急说道:“嘴里怎么了,怎么还出血了。”

    穆东就道:“妈,我都快饿死了,做梦吃东西,咬着舌头了。”

    “呸呸呸!”穆妈连呸三下,还用脚在地上用力搓了搓。

    “什么啊,乱说什么!我马上给你下饺子去。”

    说着立刻出去了。

    出去后马上回来了。

    端着一大盆水,说道:“先用桃条水洗洗脸,去去晦气。”

    穆东浑身酸痛,起不来。任由穆妈和姐姐给自己洗了脸。坐在床上和众人说话。聊天间隙看了看自己的手机,关机了,估计是没电了。

    让姐姐找来充电器,打开一看,大量的信息拥了进来。大部分是过年的祝福短信。其中夹杂着肖肖从温馨到焦急询问的几十条信息。

    肖肖昨晚一直看电视到春晚结束。零点的时候,他给穆东发了信息:亲爱的,新年快乐哦!

    正常情况下,穆东很快就会回信息,甜言蜜语一番。结果一等也不来,二等也不来。肖肖困得要命,嘀咕道:又出去放烟花去了,就去睡了。

    结果天亮了,看看手机还没回信息。肖肖就打电话,结果,对面提示关机。肖肖慢慢紧张起来……

    穆东给肖肖回了电话,实话实说,说自己感冒了,手机没电关机了。

    听着电话那头穆东嘶哑的声音,肖肖觉得,问题应该不会这么简单。肖肖焦急的直跳脚,偏偏是大年初一,不能乱出门,真是急死人了。

    穆东吃了素馅的水饺,又吃了一点感冒药。药劲上来,慢慢的睡着了。

    穆妈看着儿子睡着,又紧张起来,再醒了不会有什么变化吧。穆妈就不走,搬个小凳子坐着,一直盯着儿子。连晚饭都是穆晓霞煮了水饺,端过来,才吃了几个。

    穆东这次一直睡到半夜,被尿憋醒了。睁眼一看,老妈趴在床前睡着了。

    “哎,这事闹的。”穆东哀叹一声,叫醒了老妈。

    “妈,我没事,你去里屋睡吧,我这感冒刚好一些,你别再感冒了。”

    穆妈看见儿子没事,心里的石头落了地,起身出去了。

    穆东也起身上厕所,身子还有点酸痛,但是已经好了很多。再休息一两天就会没事了。

    走到堂屋,得,老爸也在沙发上和衣而卧呢。赶紧过去叫醒,送进里屋。

    方便完回来,穆东反而睡不着了。睡了一天多了,精神很充足。穆东觉得,这次的“感冒”,和前一段时间神经绷得太紧,过年一下子放松下来,有直接的关系。

    这次囤沙的事情,穆东事无巨细,全力操持,就是为了能紧紧把握这次机会,实现财富梦想。

    效果非常理想,穆东也很满意。所以这次春节,身心一下子松弛下来,加上在沙发上确实受凉了,才引出这场祸事。

    哎,愧对家人啊,穆东心想。

    这件事让,让家里人太紧张了,不应该啊。

    也怪自己平时瞎忙,没注意锻炼身体,体质有些亏了,所以才会中招,以后还是要加强一下锻炼。

    穆东想了一阵子,倦意袭来,又慢慢睡着了,睡得很安稳。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同类推荐: 夺舍之停不下来垂钓诸天无敌修仙升级系统穿越从山贼开始英雄联盟之无敌抽奖系统当烟云散去万界随心系统极品圣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