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重生之大梦七年正文 第二十六章 新堆场开业

正文 第二十六章 新堆场开业

    工人在欢呼的时候,穆东和穆晓霞一起,在银行提取现金。

    发现金。穆东相信,现金对于视觉和心理的冲击,是强烈的。所以,这次发工资,他和穆晓霞专门去银行提取了现金,放弃了转账转账付款的方式。

    下午四点钟,堆场开始发工资了。

    办公室和休息室之间,许久没有启用的窗口,这次又派上了用场。

    大家排着队,陆续零钱。排队的人们大声的聊着天,不时欢笑着。领到钱的人,兴高采烈和众人打着招呼,快速离去。

    是的,领到钱就可以下班了。今天堆场提前收工。

    当然,上夜班的,还是要按时上班,回家把钱收好也就是了。

    很多人都是从堆场筹备就开上上班的,截止到10月底,累计工时达到了五十多天,小两个月,工资自是不少。

    穆二叔一家三口的钱,都汇集到了穆二叔手上,14400元。穆二叔感觉自己有些凌乱了,怎么这么多?

    钟国栋和穆晓霞两口子也领了九千多。

    ……

    ……

    最后,穆东也领到了自己的工资,7200元。捏着这一沓钱,穆东有些哭笑不得,这算是左手倒右手吗?

    至此,穆家堆场第一次发放薪水完美收官,准备好的十万元现金发放一空。

    当晚聚餐,除了夜班人员,大家都喝了一点酒,气氛友好而热烈。

    穆老板又一次被兴奋的工人给灌趴下了,穆妈千方百计的维护,都没有奏效。

    第二天早上,头疼欲裂的穆东,被轰鸣的机器声吵醒。简单吃了早饭,穆东上午一直待在办公室里,计算最近堆场的资金情况。

    销售沙子的情况很稳定,每天一万元以上的销售额,截止到11月5日,已经累计销售了接近50万元。

    前期的资金沉淀,加上穆东房屋抵押带回来的60万元,现在手头竟然还有162万元的资金,而且随着后期销售沙子的收入,总体可用的资金,还在增加。

    哎,以前钱少的时候,担心堆场填不满。现在钱已经多的,堆场不够用了。

    堆场36亩地,24000平方米,需要留出通道和装卸车场地最低3000平方米,即使按照平均8米的堆高,也只能堆放大约17万立方米的沙子。不能再高了,再高的话,后期塌方滑坡的危险太大了。

    通过账面上计算,现在净存沙量已经达到了11万立方米左右。剩下的存放空间,不多了。

    这么一算下来,穆东苦恼的发现,竟然还有大约100万的资金,没有出路。这怎么行?这样的事情,穆老板坚决不允许发生。

    粗略的计算了一下,大约还需要20亩以上的地块,才能合理的利用好资金。

    穆老板行动起来。

    先是给穆化峰打了一个电话,问一下村里还有没有可以承包的地块,20亩以上,结果,一亩也没有。

    那就只能再想其他办法了。

    穆东给三叔打了一个电话,请他午饭后到堆场来一趟,说有事情商量。

    午饭后,三叔来了,三婶也跟着一起来了。现在穆三婶对于堆场的事情,热心的很,听说有事商量,紧随三叔过来了。

    穆爸穆妈,二叔二婶,三叔三婶,加上穆东,七个人在办公室关起门来开会。

    穆东说了自己的想法,现在沙场已经不够用了,计划在自家耕种的地上囤沙。

    大家都有些沉默,那可是耕地啊,并且,前一段时间秋收完成,已经种上小麦了,现在麦苗都露头了。

    毁青苗,在农民心里,是极其不情愿的。

    结果穆东的想法更疯狂,不仅自家的地里要囤沙,相邻的几块地,也要争取租下来,连成片,总体的规模达到20到30亩。

    穆东做了耐心的解释工作,解释了现在堆场的运营情况,如果不扩大规模,未来会少赚不少钱。

    少赚钱?那怎么行?

    很多人刚被发工资亮瞎了眼,更何况,大家在堆场都有股份,堆场少赚了,就是自家少赚了。

    好吧,虽然不舍得那些嫩绿的麦苗,但是还是按照穆东说的来做吧。

    穆东见众人松了口,接着说出了自己的方案。

    第一,不论是占用自家的地还是周围其他家的地,租用半年,明年麦收之前清空沙子,交还农户;

    第二,租金每亩地1500元;

    第三,明年交还农户前,穆家堆场负责雇佣大型农业机械对所有土地进行深耕。

    这三条,得到众人的一致认可。现在每亩地小麦的收入,最多1000元左右,除去种子农药化肥和播种收割,最多六七百元。

    深耕也很有必要,堆场使用半年,车辆的重压,会让土地变得板结,深耕一下,让土地变得疏松,才能种植农作物。

    穆家三兄弟的地,都连在一块,自东向西依次排列,分别是穆爸、穆二叔和穆三叔的地块,加起来大约有10亩左右。穆三叔家的地块以西还有两户,大约有5亩地,再往西,就是排水沟和道路。所以,地块西侧最多能增加5亩地,要完成穆东20到30亩地的规划,只能往东侧拓展。

    穆爸就挠头,说道:“怕是有些麻烦呢。”

    紧挨着穆东家地块的,是村里光棍穆化钰的地块。

    说道穆化钰,村里人都挠头。这家伙四十五六岁,好吃懒做,偏偏手脚还不干净。不是去这家菜园偷个菜,就是去那家瓜地偷个瓜,没事还喜欢爬爬寡妇墙头什么的,是村里典型的问题人物。

    穆化钰和穆东家的地邻墒,最近几年也是问题多多。有时嫌穆东家耕地耕偏了,有时说打农药熏了他家的庄稼了,反正是经常找些小麻烦。

    穆爸也不和他计较,反正穆化钰也就是撒撒泼。穆爸兄弟多,人丁旺,穆化钰也不敢怎么样。

    前一段时间,老光棍发现穆家堆场生意红火,就找到穆爸,说要来打工。这样好吃懒做的,走到哪里都是满满的负能量。自己不好好工作,还要带坏一批人,所以,穆爸婉言拒绝了。后来老光棍还来找了好几次,都被穆爸打发走了。

    现在土地这事,求到他头上,如果他不作梗,那就不是他了。

    穆东听完,说道:“不管他,大不了我们就用自己的地,能放多少算多少。”不管周围的农户愿意不愿意出租,自己的地,现在就能干。

    一家人行动起来。

    和两侧的农户协商的事情交给三叔去做,穆三叔经营超市,头脑灵活,交际广泛,做这件事很合适。

    穆爸和二叔负责两件事,一是招工,大约需要10个人,二是建两间活动板房,这里的地块后期要腾空,不适合盖房。

    穆东给自己的任务是,一是联系上次做传送带的公司,让他们按照上次的规格,再做一套传送带。这个问题很简单,打电话就能搞定,定金给他们打款就行。穆东特别强调,这次要的很急,一定要尽快来安装。

    二是穆东要安排谭家明开着履带拖拉机,去地里先压出一条路来,都是耕地,不需要平整,履带来回走上几趟,把地面压结实,能走车就行。

    这两件事协调好,穆东带上一张银行卡,叫上钟国栋,去了鲁南市,两人直奔二手机械设备市场。新的堆场也需要整理沙堆,所以,还要再买一辆铲车。虽然用不了太长时间,穆东还是觉得,租的话,太贵了。还是买一辆,用完以后再卖掉。

    经过一番挑选和比较,傍晚的时候,兄弟俩从鲁南运回了一辆二手的30铲车,花了46000元。

    30铲车比原来的50铲车小一个型号,生产效率要低一些,穆东觉得,基本也够用了。

    回来后,穆东去地块看了一下。这块地紧靠一条宽阔的机耕道,交通便利。一下午的时间,谭家明已经在自家的地块右侧,压出了一条结实的道路。明天,沙子就能进场了。

    吃晚饭时,穆三叔带来了消息,西侧的两户,都愿意出租,这样西侧5亩地就确定下来了。东侧穆化钰以东的四户,有11亩地,也都谈下来了。现在的关键就是穆化钰的一亩半地。穆化钰如果不松口,这11亩地也没戏,连不成片,堆场运作起来效率会低很多。

    那就去会会这个穆化钰吧。穆东和穆三叔一起,去了穆化钰家。

    穆化钰住在村子东头,三间低矮的瓦房,一个乱糟糟的院子。

    穆化钰正在自己喝酒,桌上一盘咸菜,半盘花生米,还有一个啃了一半的青萝卜。

    穆三叔叫了声大哥,穆东客气的叫了声叔,俩人说明了来意。

    穆化钰心里一喜,马上就狮子大张口:“租!自家侄子的事,肯定要帮忙。半年,给一万块钱就行了。再给我找个活干,一个月给三千就行。”

    说完自顾自的喝酒。

    穆化钰也知道,村里人不待见自己。这爷俩既然找上门,说明自己那块地,他俩绕不过去。此时不宰,更待何时。

    穆三叔和穆东直嘬牙花子,这是没法谈了。

    穆三叔就道:“大哥,那就算了,这个价,我们租不起啊。”

    说完,招呼穆东走了。不是租不起,是不能惯这个毛病。真给了他一万,其他农户怎么办?

    既然如此,那就在现在的15亩地上,干吧。

    穆东回到堆场后,穆二叔和钟国栋找到他,三人干坐了一会,也没说什么事,最后在穆东的追问下,穆二叔才吞吞吐吐的问,能不能把刚发的工资再投到堆场里来。

    穆东心里就哀叹一声,现在的钱都花不完呢,还投钱!难道这就是有钱人的烦恼?

    嘴上可不能这么说,都是最亲近的人,一定要处理好。

    穆东就道:“二叔,姐夫,投进来肯定没问题,但是我们开业很久了,不能算入股。你们看这样行不行,我给你们利息,至于给多少,现在也不确定,以后再说,不过你们放心,肯定比别人高不少。”

    顿了顿穆东有说道:“二叔,姐夫,咱都是一家人,以后有什么事,直接给我说就行。不用不好意思的。”

    二人很满意,觉得很有面子。本来俩人也没想入股,也就是想得些利息。

    最后,穆二叔拿出来一万五,钟国栋拿出了一万,穆东分别给二人写了借据。

    次日一早,鞭炮声中,穆家新堆场开业了。从筹备到开业,只用了半天的时间,也算是极速了。

    穆东昨天傍晚给一些司机做了宣传,说了新堆场的事情。这些运沙的车辆,附近各个沙场的都有,有些距离新堆场近的,当然意到新场送沙。烧油少,时间短,一天还能多跑几趟,何乐而不为呢。

    鞭炮过后,车辆开始进场。

    穆东调来穆爸和二叔管理新堆场。穆爸年轻时做过小生意,记录账目什么的,没什么问题。

    新买的30铲车让钟国栋来操作,同时在工人里,选出一个年轻机灵的,跟着钟国栋学习开铲车,以便以后换班。同时,老堆场那边,钟国栋空出来的位置,也增加一个学徒。

    其他的工人,除了从老堆场调来两个,都是新招的。穆家堆场口碑好,听说要再招几个工人,报名的差点挤破门。一下午的时间就选了10个人出来。

    人员新老结合,运转起来很顺利。一上午的时间,新堆场就进沙150车。穆东打电话问了一下穆大国,老堆场那边的卸车数量,一点也没减少,达到了310车。

    看来以前一个堆场集中卸车,即使好几个卸车点,也还是窝工啊。现在司机排队的时间减少了,自然效率高了许多。

    下午,活动板房搭建好了。

    新堆场也弄了一个伙房。穆东把穆化峰的老婆请来操持这个伙房,另外让她自己找了一个帮手。穆化峰很高兴,觉得穆东够意思。

    接下来两天,穆东一直待在新堆场,协助干一些管理的工作,两天以后,传送带安装起来了,穆东觉得和二叔的管理也都熟练了,可以放心了。

    那就出发吧,去泉城,去找自己媳妇。

    11月9日下午,穆东坐大巴车回到了泉城。

    这次穆东离开了五天,肖肖从备受关爱的小媳妇变成形只影单的小怨妇,心里很是煎熬。正好是周日,听到穆东要回来,早早就在汽车站等着。

    看到穆东从大巴上下来,肖肖开心的迎上去,俩人轻轻拥抱一下,牵手离开了车站。

    俩人坐公交回了家,一进屋,空荡荡的房间立即生动起来。肖肖已经提前备好了菜,只是还没炒。

    住进新房子后,肖肖爱上了做饭的感觉。整洁宽敞的厨房,让劳作也变得惬意。穆东回鲁南的这几天,肖肖一直在家里自己做饭,看着这些穆东熟练摆弄过的炊具,有时候心情会变得很好。

    俩人一起动手,很快弄好了饭菜,搞了点红酒,温馨甜蜜的晚餐开始。

    已经开始供暖了,屋里,好温暖啊……

    穆化峰这两天有点烦。

    穆家新堆场东侧的几家农户,土地没租出去。穆三叔给大家解释了原因,因为穆化钰狮子大开口,地块无法练成片,所以只能放弃了,对不住啊,对不住啊……

    几个农户就颇有微词。

    穆化钰这个老光棍二流子,这不是挡了大家赚钱的道吗?要知道每户都有三四亩地,每亩地半年就给1500元,每户都有四五千块啊!于是街头巷尾。大家都到处说,穆化钰不是东西。

    有两个辈分高的老太太,轮流去穆化峰门口骂大街,偶尔还联手搞二重奏。

    穆三婶更绝,穆化钰手头不宽裕,少不了去超市赊点酒啊烟啊的。穆三婶带了两个老娘们,上门讨债。

    没钱?好办啊!几个娘们一起动手,扒了几袋粮食,然后把账本上穆化钰签字的部分撕下来,扔在他脸上,扬长而去。

    穆化钰没辙,女人疯狂起来,老光棍挡不住。看看粮缸,粮食不多了啊,哎!

    这些事,陆陆续续就传到穆化峰耳朵里,穆化峰直跺脚。

    穆化钰是穆化峰的远房大哥。穆化峰的爷爷和穆化钰的爷爷是一个爷爷的堂兄弟。

    穆化钰这个大哥,很给穆化峰丢脸。

    村里不论号召什么事,穆化钰都是绝对的落后分子,拖后腿的。但是一旦有什么低保指标,救济粮款,穆化钰是最积极最活跃的。

    不给?不给就闹?去村委闹,去家里闹,白天闹晚上也闹,闹到你给了为止。

    后来,一旦有类似的救济,穆化峰直接给穆化钰一份。村委有人不服气,穆化峰就说,要不,让化钰去你家闹?

    没人愿意惹穆化钰这个癞皮狗,但是背后也戳穆化峰的脊梁骨。

    现在,穆化峰知道,新堆场的事,是自己的大哥,挡了穆东的道,他为难了。他自认搞不定大哥,但同时,觉得对不住穆东。

    穆东懂事,知进退,尊重自己,现在这个麻烦事,自己帮不上忙,对不住他啊。

    老婆在新堆场上班,家里冷锅冷灶的,穆化峰孤零零的在家里喝闷酒。边喝酒边瞎琢磨。

    “大哥这个样子,可怎么办?”

    院里有人推门进来,穆化峰懒得去看,估计又是村里什么人找自己办事的,尽是些鸡毛蒜皮的屁事。

    “化峰,喝闷酒呢?”

    穆化峰抬起头,乐了,这事好办了。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同类推荐: 夺舍之停不下来垂钓诸天无敌修仙升级系统穿越从山贼开始英雄联盟之无敌抽奖系统当烟云散去万界随心系统极品圣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