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重生之大梦七年正文 第二十章 作弊有惊喜

正文 第二十章 作弊有惊喜

    两人去了荷花街北头,一家小小的鲁菜馆。

    穆东和肖肖都喜欢吃这家的蜜汁丸子和荷香碟鱼头。尤其是荷香碟鱼头,鱼身洒满各种酱料,用一张荷叶完整的包起来,烤制30分钟。出炉后清香四溢,吃起来味道非常鲜美。

    夜色渐浓。俩人吃饱喝足,牵着手在荷花街徜徉。荷花街是泉城客流最大的步行街,各色小吃和饰品店鳞次栉比,鼻间是美食的各色香气,耳边是小贩热闹的叫卖,繁杂而自然的市井生活气息,扑面而来。

    肖肖少有的开心起来。拉着穆东逛各种饰品店,光看却不怎么买,最后穆东依着记忆,给她一把大号带放大功能的化妆镜,一副真皮手套。

    这两样东西,肖肖确实很喜欢,穆东买到她心坎里了。

    肖肖有些吃惊,一丝心有灵犀的感觉蓦然在心头升起。肖肖抬眼看着正在付款的穆东,心里有一丝很亲切的感觉在滋生。两人相恋六年,热恋时狂热的总想腻在一起。几年下来,情感稳定,共同为了未来打拼而各自努力,即使穆东离开泉城回鲁南,俩人彼此思念,但是都能接受这种分离。

    而此刻,肖肖心里多了不一样的情感。或许是因为定亲给自己带了喜悦,或许是因为穆东不经意流露出的体贴。肖肖突然产生了一种对这份感情的强烈认同感。

    是的,就是他,他就是我想和他一起变老的那个人。

    感谢年轻时的我,选择了正确的他。

    我是他的女人,我要做他的女人,肖肖暗自决定。

    肖肖或许还没意识到,这种感觉,叫做亲情。

    对穆东而言,不经意间流露出的体贴,只是穿越者的小小作弊而已。

    穆东不知道,这小小的作弊,给自己带来了惊喜。

    荷花街离住处不远,俩人慢慢的溜达着回家。

    肖肖动了情,整个人几乎都挂在了穆东身上,几次在昏暗处,还主动索吻。这哪里是肖肖一贯的风格,这完全是几年前穆东的做派嘛。

    穆东一开始还有点困惑,这妮子,定个亲,激动成这样。可是几次下来,穆东发现,不对劲。肖肖的眼神里,波光盈盈的,就像一潭月光下荡漾的泉水,盛满了暖暖的、浓浓的温情,随时都要滴落下来。月光揉碎在水面,变成一簇簇小火苗,在水面升腾。水与火,在肖肖的眼神里辉映。

    即使加上另一段时空的记忆,穆东也很少见到肖肖这样的眼神。在这一段时空,肖肖更多的时候是羞涩、是坚持,是抗拒。

    穆东突然想起来了,这个眼神,见过啊。另一段时空里,新婚之夜,肖肖可不就是这个眼神。水火间,情浓处。

    穆东懂了,这是——要有惊喜啊!

    穆东也情动起来。穿越回来这么久,一直像苦行僧一样熬着,生理的需求,已经达到了一个顶点。

    进了房间,俩人激烈的拥吻在一起,呼吸急促,气息沉重。10月份的天气不算冷,身上的衣物也少。很快肖肖就被穆东扒成了一只肥羊,仅剩贴身的两件内衣。

    皮肤瞬间暴露在空气中,让肖肖的皮肤有了一丝凉意,感觉汗毛微微立起来。肖肖抱紧穆东,不让他继续动作,在他耳边喃喃道:“去洗澡,去洗澡。”

    好吧,去洗澡。穆东赶紧跑进卫生间,迅速冲洗了身体,然后只穿着短裤冲了出来。这速度,申请个记录什么的,估计都能通过。

    他太着急了,怕肖肖反悔。

    肖肖红着脸,裹着浴巾进了卫生间。

    肖肖确实有点反悔了,自己曾经坚持了很久的原则,在今晚真的要放弃吗?鬼才知道自己今晚怎么了。肖肖摸着发烫的脸,任由淋浴冲洗挺拔的躯体。脑子里一片混沌。

    不知过了多久,敲门声伴随穆东焦急的声音在外面响起:“肖肖,你没事吧?你没事吧?”

    这个体贴的男人,这会想到是自己有没有事,肖肖又一次被感动了。

    咬了咬牙,肖肖只裹着一片浴巾,走了出去。

    死就死了,反正早晚都是他的。

    低头出来,一只手抓着浴巾,腾出一只手抱着穆东的胳膊。走到床边,缓缓坐下,抬头看着穆东,眼睛亮晶晶,轻声道:“对我好点。”

    就像是发令枪响了,穆东瞬间被点燃,迅速行动起来。

    花径不曾缘客扫,蓬门今始为君开。

    两具年轻的躯体,纠缠起来……

    作为穿越而来的中年男人,穆东的体力和技巧自然都数值爆表,只是他知道,肖肖娇躯初创,自然要好好怜惜。并且,他知道肖肖的喜好和沸点,这一场肉搏,带给肖肖的除了最初的刺痛,剩下的全是完美的体验。

    激情退却,奔走了一天的两人,相拥着,沉沉睡去。

    迷迷蒙蒙中,穆东感觉自己就像一片羽毛,缓缓的飘了起来。一缕清风,微微的托举着自己,慢慢飘向空中。

    穆东低下头,看到“自己”和肖肖还在床上相拥着熟睡。

    这是灵魂出窍了吗?

    还是自己——要死了?

    更或者,穿越结束了,要回去了。

    可是回到哪儿呢?回到那个车祸现场吗?

    感觉风大了起来,迅速裹挟这自己升向更高的高空。晴空万里,穆东可以清晰的看见脚下的大地、楼群和河流,就像鸟儿一样在俯瞰着大地。

    风越来越大,已经睁不开眼,脸上被吹得生疼,只感觉自己在快速的翻动,急速的上升。

    蓦的,风停了,身体一滞。穆东睁开眼,四处一片白茫茫的云海,雾气升腾,一切都迷迷蒙蒙的。

    远远的,一片宫殿一样的建筑,也是浅浅的白色。

    穆东晕乎乎的向着这片宫殿走去。慢慢靠近,传来孩子叽叽喳喳的欢笑声。

    是一所幼儿园吗?穆东疑惑。

    快走到门口,一个穿着雪白长裙的女子,带着一个孩子走了出来,孩子也是一身白色的短裙,迷雾间,看不见孩子的脸。

    只听见孩子欢笑着喊道:“爸爸来接我了,爸爸来接我了。”

    又近了一些,穆东看清了孩子的脸庞。

    是馨儿!!!

    真的是馨儿!!!

    穆东一下子泪水滂沱,几步奔跑过去,就想抱住馨儿。

    却突然,脚底一滑,整个人急速的坠落下来。

    穆东呐喊、挣扎、恸哭,没用的,一切就像迷雾一样,淡了、远了、看不见了。

    穆感觉自己重重跌在一个漆黑的地方,身上一阵刺痛。

    “穆东,穆东,穆东……”

    感觉有人在叫自己,在推自己。可是眼皮真的很沉啊。

    虚幻的灵魂,努力的控制着沉重的肉体,终于慢慢猜找到一丝感觉,自己回来了。

    睁开眼,是肖肖,半裸着身子,满面焦色。

    看到穆东醒来,赶紧问道:“你怎么了,怎么还哭了?”

    穆东摸了一把脸,湿的。知道梦里的泪水,被带进了现实。

    可是,这事不能说太细啊。

    于是搪塞道:“做了个不好的梦,梦见你不要我了,我跟着你后面哭。”

    肖肖一下子着急起来,好像自己真做了这样的事情。猛地坐起来,脱口道:“胡说八道,我才不是那样的人。”

    感到胸前一凉,低头看一下自己,脸上一红,一下子缩回被子里,啐道:“就知道胡思乱想。”

    穆东轻轻把肖肖拥过来,面对面抱着,肌肤相贴,手指缓缓在肖肖发间穿行。低声说道:“梦都是相反的,这说明你对我好呀。”

    两人不再说话,暖暖的拥了一会。

    闹钟响起,肖肖起床,要上班了。

    穆东也和肖肖一起起床,穿衣服时少不得轻薄一下,占些小便宜。肖肖东躲xc的,倒是有趣。

    俩人洗漱,一起下楼吃了早饭,然后穆东骑着电动车,送肖肖去了学校。

    随后去了早市,买了各种肉蛋菜。穆东计划在泉城待一段时间,需要补充一些食物储备。接着回家,里里外外,好好打扫了一下屋里。

    然后整理了一下彩票号码,准备下午去买彩票。七乐彩是每周一三五晚上开奖,今天正好周三。

    关于彩票,穆东已经想好了,还是要低调一些。

    首先,不买多期,这样太引人眼球,多期守号这种事,还是放弃吧。

    其次,可能的号码有两组,每组穆东也都计划买单注。穆东记得,那次中奖,是好几注。自己其实可以多买几注挤占其他人的额度,最后还是决定放弃,风头还是出的小一些吧。

    还有就是,每次除了买这两组,也混着买一些其他的,机选或者瞎编,每次买个几十块钱吧。

    最后就是买彩票的时间,穆东觉得还是按照大多数人的习惯,开奖日的当天下午去买,这时候,买彩票的人最多,也最不被人注意。

    至于能不能中奖,穆东有期待,但也有不中奖的准备。那句话怎么说来着,这叫“一颗红心,两种准备”。

    虽然,穿越者可以作弊,但也还需要一些努力才好。

    整理了几组号码出来,穆东把纸条揣在身上。信步出来,他想去北方公司一趟,去找韩勇。回来一趟,总要和韩勇说说沙场的情况。

    听不听是韩勇的事情,但是说不说,就是穆东的态度问题了。

    路上给韩勇打了电话,韩勇正好在,穆东直接去了他的办公室。

    穆东敲门进去的时候,韩勇正在打游戏。

    国营公司的分公司,主要的业务并没有多么忙,总经理自然有大把的时间,可以消遣。以前韩勇也打游戏,只是有下属敲门来的时候,总要掩饰一下。

    现在穆东的身份不一样了,不再是下属,而是合作伙伴,是兄弟,自然就不用装样子了。

    穆东调笑道:“勇哥,不地道啊。兄弟在老家拼死拼活给你挣钱,你在这里这么清闲,不好吧?”

    韩勇也笑,说道:“这不没什么大事嘛,怎么样,最近累坏了吧?我看都黑了许多。”

    穆东大部分时间都在堆场忙碌,夏末的阳光,每天光顾他的脸,自然晒黑了一些。不过这倒是让穆东看上去显得成熟了许多。

    俩人笑着说话,穆东向韩勇汇报了堆场最近的情况。当听到现在的资金总量已经达到了两百多万,韩勇也是吃了一惊。

    看来自己没走眼,穆东这哥们,是有些本事,这么多人愿意参与进来。

    又听到,现在已经开始通过配货车销售,利润也不错,韩勇更高兴了。

    不过穆东,竟然流露出惜售的样子,韩勇有些不解。不过想想穆东说的那两件消息,现在还没公布,估计上涨空间会更大吧,也就安心了许多。

    中午俩人在附近找了个饭馆吃饭,韩勇请客。正好是下班的时候,一些同事看见穆东和韩勇一起,热情的给两人打招呼。同时心里也不禁琢磨,这个穆东还真有本事,离职了,还和老总关系这么好,看样子是一起去吃饭。果然是能者无所不能。

    吃饭时,穆东又问起那个报告的事。韩勇道:“你那个报告我仔细看了,很有想法,我已经报给总部了。后来总部人力资源部建议把你再招回来,直接到总部工作,我知道你的情况,也知道你女友在济南,替你做主,回绝了。我对总部说了,你自己做生意,是大老板了,哈哈哈。”

    穆东也笑:“我算什么大老板。瞎折腾,赚点小钱。”

    韩勇道:“谦虚是美德,低调,低调。”顿了顿又道:“总部前几天还是想找你聊聊,说是老总的安排,实在不行的话,你可能还得陪我去趟京城。”

    穆东道:“我是真不想去,不过实在推不掉的话,那就陪你去。”

    饭后,俩人分别离开。

    穆东给程强打了个电话,请他喝茶,并请他约一下蔡娇娇。

    蔡娇娇今天上夜班,正好有空。

    一小时后,程强携蔡娇娇赶到了茶馆。

    程强一见穆东就嚷嚷:“哥们在家复习等着考试呢,月底就要报名了。你这时候骚扰,这不是坏我的大事嘛!影响了哥们的仕途,找你算账。”

    穆东还没说话,蔡娇娇首先受不了了,撇了撇嘴,对程强道:“还仕途,八字还没一撇呢。你可别得瑟了吧。”

    程强瞬间蔫了,就像气球触到了针尖。

    穆东就笑,果然是一物降一物,卤水点豆腐。谈笑间,站起来招呼俩人落座,倒上茶水。

    叫程强来,穆东是纯属哥们感情,联络一下,聊天打屁就好。

    对蔡娇娇,就不一样了,是要专门说一下堆场运营情况的。

    穆东把上午给韩勇汇报的情况,又详细给蔡娇娇说了一遍。

    蔡娇娇的反应,和韩勇也基本一样。只是心头多了一份庆幸:穆东果然很出色,有这样的朋友,也是程强的造化。

    穆东之所以郑重的给韩勇和蔡娇娇汇报堆场的情况,也是有自己的想法的。信任不可以辜负,并且,信任需要巩固。

    穆东的行动,已经达到了想要的效果。

    三人悠闲的消磨一个下午的时光,四点钟,分别散去。

    穆东溜达着去了附近的彩票站。

    人们对于财富的渴望,在彩票站里表现的很独特。几个人在热烈的讨论着走势图,投注法,冷热号等等信息,激情飞扬的,好像讨论出来的数据,马上就能中大奖似的。

    穆东也曾经有过这样的心路历程,所以也很能理解这份狂热。

    梦想还是要有的,万一见鬼了呢。

    他也装模作样的四下看了看走势图什么的,然后掏出准备好的纸条,买了彩票,施施然离开。

    回家给媳妇做饭啊。

    媳妇上班挣钱,自己瞎溜达,不得表现表现吗?

    穆东的厨艺,在另一段时空里,已经锻炼的很不错,很有几个拿手菜。关键是,他知道肖肖喜欢吃什么,可以作弊的啊。

    穆东先炖上乌鸡,这是今天在早市专门买的,得给媳妇补补身子。

    还有两个素菜,配好菜,等肖肖回来现炒,到时候趁热吃。

    忙完这些,穆东卷子袖子,找出各种工具,拆床!

    是的,拆床。昨晚,腾挪间的磕磕绊绊,让穆东恨透了这张床。

    床是受伤时,程强帮忙买的。程强也真是舍得花钱,两千多大洋啊。

    不过真的是一分钱一分货。松木材质,上下两层,底层款一米六,上铺宽一米二。这张床有个好处,上铺可以完整的拆下来,变成单独的一大一小两张床。

    穆东的动手能力不错,一个小时后,上铺已经被拆成一堆大大小小的木条。房子小,先拆成零件,放在阳台吧。

    肖肖进门的时候,看见穆东正在收拾那堆木构件。又看了看空旷的大床,脸上一红,心里暗自腹诽:这家伙,心思坏着呢。

    穆东招呼着:“媳妇回来啦,马上就好,你先洗把脸。”

    说完把快速清理了木构件,去厨房炒了菜。10分钟后,饭菜上桌。

    肖肖看见乌鸡汤,脸上又是一红,心里却是一暖。

    这平平常常,温馨惬意的小日子,让肖肖心里,像蜜丝一样,由里往外,甜透了。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同类推荐: 夺舍之停不下来垂钓诸天无敌修仙升级系统穿越从山贼开始英雄联盟之无敌抽奖系统当烟云散去万界随心系统极品圣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