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重生之大梦七年正文 第八章 一百万

正文 第八章 一百万

    穆东自然有满满的理由。

    他解释说不是去河里抽沙,是囤沙,泉城有大老板看好这个生意(这个大老板当然就是韩勇了),可以把沙子往外地运,外地价格比较高。并且,大老板准备投资50万做这个生意。

    50万!周围的人倒吸一口气,吃惊的看着穆东。像穆村在这样的普通农村,一般家庭都是务农和打零工为生,50万,对任何家庭都是一笔巨款。当然了,放在现在,仍然是一笔巨款。

    穆东接着说道:“现在说这事,主要是想和大家商量一下,我们有钱的出钱,有力的出力,大家一起做这件事。”

    穆爸道:“不是有大老板出钱吗,我们还出什么钱?”

    穆东道:“别人的投资是别人的,我们可以借这个东风,一起投资一些,赚了钱,大家一起分。”

    众人沉默起来,各自在心里盘算着。

    姐夫钟国栋对姐姐说:“晓霞,东子既然想做,我们也支持一下,你看?”

    穆晓霞道:“自家兄弟的事,就是咱俩的事,我看能干。再说了,有人拿大头,我们也就是跟着瞎起哄。”

    穆爸问道:“你做这个生意,城里的工作咋办?”

    穆东道:“我两头跑,这不是还要把沙运到外地吗。”穆东并没说自己辞职的事,先把事情做起来,等赚到钱了,再给穆爸穆妈解释,他们会更容易接受。

    至于把沙子运到外地,也仅仅是个说辞,穆东总不能说,我们囤几个月,沙子就会涨价。这谁信呢!至于后期涨价了,就说在当地卖都赚钱,大老板不想往外运了,也能解释的通。

    穆东没有想到的是,最后大部分的沙子,都运到了外地。

    穆爸道,家里也有点钱,你拿去折腾吧。

    二叔和二婶,也都是老实巴交的农民,看大哥表了态,也表示愿意一起干。

    三婶说道:“我们也想一起干哪,可是家里养着两个上学的,真是没钱,我们就不掺和了。”三叔皱了皱眉头,没说话,只是默默的抽烟。

    穆东心想:果然!

    穆爸这兄妹五个,家庭条件比较好的,就是幕三叔和穆大姑。

    穆大姑和老公在县城开酒楼,生意做的顺水顺风的。

    穆三叔早年在外地贩卖蔬菜,早早的积攒了一份家底。后来年纪大些了,不想在外面跑来跑去,回村里开了间杂货铺,现在也慢慢的扩大成了一间超市。穆三叔年轻时贩卖蔬菜时,岳父家提供了很多支持。所以穆三婶的心气就比较高,稳压穆三叔一头。这么多年了,三叔家的事,依然是三婶说了算。

    穆三婶打心眼里不看好这个生意。这么多年,哪有听说卖沙子发财的。省城那个大老板,也是想赚钱想疯了,竟然拿出50万让穆东这小子折腾。还有穆东这小子,上个大学,留在省城上班,大嫂天天夸得像花一样,有什么了不起的。

    穆东道:“没事,三叔三婶,我就是给大家说说。万一以后赚了大钱,我要是不给大家说,那不落埋怨吗。”

    穆三婶撇撇嘴,说道:“赚了大钱我也不眼红。我超市里还忙,先走了。”说完起身离去,快到门口又转身对穆三叔说:“你也早点回去,少喝点酒。”然后转身走了。边走边想;说的好听,请我们吃饭,还不就是想要钱。

    穆三叔也不吱声,留下来继续喝酒。

    虽然有点冷场,不过几杯酒喝下去,气氛慢慢又热闹起来。

    穆东道:“现在有两件事需要解决,一个是场地,另一个是,我想贷款。”

    穆爸道:“还贷什么款?有大老板出线,我们凑点钱,跟着小打小闹就行了。万一赔了怎么办?”

    对普通农民来说,贷款就是欠了银行的钱,是不得了的事情。

    穆东道:“爸,你放心,这个生意既然有老板愿意投50万,那就是有赚头。现在不是担心赚钱赔钱的,我是担心,贷款不好办,听说现在贷款管的很严呢。”

    这时候,一直没说话的穆三叔说道:“场地的事好办,我们村在东河边上有一片荒地,村委会的人我熟,明天我带你问问。正好那块地附近就有两个沙场,沙子运过去也近。贷款的事,你得去找你大姑打听一下,她在县城,认识的人多。”

    穆三叔用这样的方式,表达了自己的支持,穆东心里还是很感动。本来在穆东的计划里,是打算用自己家和二叔三叔家的地存放沙子,三家的地紧挨着,加起来有十亩地。现在既然有更好的选择,自己的地倒是可以暂时不考虑。毕竟都是良田,糟蹋了也挺可惜的。

    至于贷款,是要找大姑打听一下。反正穆东也计划这两天要去大姑家一趟。

    接下来就是继续喝酒,酒足饭饱,大家陆续散去。

    第二天一早,穆三叔就带着穆东去了村委主任家。自然不能空着手去,穆东在三叔的超市里拿了一些烟酒,钱照付。

    村主任叫穆化峰,和穆爸一个辈分。村子小,红白喜事都一起忙活,彼此也都熟悉。

    见到穆三叔和穆东,穆主任赶紧迎了出来。

    “三哥来了,小东来了,还拿什么东西,快进来坐”说着赶紧找出烟递给穆三叔,接着递给穆东一支。穆东接过来,随手别在耳朵上,也掏出自己的烟,说:“叔,抽我的。”

    三人坐下,穆主任泡了茶。穆三叔道:“化峰,东河那块荒地,还闲着不?”

    穆主任说:“三哥,闲着呢,怎么,你想承包啊?”

    穆三叔:“小东想做点生意,往外地贩沙子,这不需要找块地囤沙嘛。”

    穆主任道:“行啊。”说着转头对穆东道:“东子,我可听说你发大财了,怎么想起来贩沙了?”

    穆东道:“叔,我和泉城的一个老板合作的,赚点小钱。地的事,您多费心。”

    穆主任道:“这块地有大约35亩,你打算承包多少亩,承包几年?”

    穆东心想,我就想承包一年,我这么说,你会不会打我。嘴上说道:“叔,要不我们去看看地,我心里也没个准。”

    穆主任道:“行,去看看地再说,走吧。”

    大约有两三里地,三个人骑着电动车,很快就到了。

    远远的看见河道外侧低矮的土坝,穆东心里咯噔一下。这块地,是无论如何也要租下了。

    三人翻过土坝,来到一片荒地前。

    这是一片缓坡地,位于土坝内侧。土坝是1974年大洪水以后修的。地块方方正正的,虽然有一点坡度和一些大大小小的坑,但是稍微整理一下,作为堆场,还是很合适的。

    这附近的地,都是历年来发洪水的时候淤积而来的,沙多土少,鹅卵石密布。前几年还有人零星种点红薯花生什么的。最近几年,随着大型农业机械的普及,这块地算是彻底废弃了。现在虽是盛夏,可这一大片地里,只有零星的杂草和野花,看上去颇为寂寥。

    这样的地,除了穆东,估计也没有其他人了会承包了。

    穆主任显得很热情:“东子,别看这块地种东西不行,囤沙可是太合适了。地方足够大,你看,那边和那边,都是沙场,你要囤沙,直接让他们送过来就行。”

    穆东心里乐开了花,面上却皱着眉头:“叔,这地坑坑洼洼的,平整起来,很费力吧。咱村还有其他的地吗,要不咱再去看看?”

    穆主任道:“其他的地倒是还有点,那都是农田,也没这么大。平整有什么麻烦的,找辆铲车,几天就能推平。”

    见穆东还是皱着眉头,穆主任道:“荒地嘛,价格你放心,我们村委开会商量一下,每年200块钱一亩,这些地有35亩,算你30亩,你看怎么样?”

    穆东心说,真是便宜。嘴上却说道:“叔,别说一亩地200,就是100,这样的地谁要啊?我这也就是放沙子,要是种地,种子钱都收不回来呢。”

    穆主任:“你说的也有道理,我回去开会商量商量,你也知道,我自己说了也不算。”

    穆东心说,算不算的,还不就是走个过场。面上笑道:“叔,您多费心。侄子要是赚了钱,还不得好好孝敬您。”

    穆主任大笑起来:“东子,有你这句话,叔就放心了。行了,咱回吧,村委会晚上开会商量。对了,你想承包几年?”

    穆东本来想承包3年的。可是刚才看到那低矮的土坝,一下子改变了注意。这块地,一定要抓在手里5年以上,保险起见,就承包10年吧。

    所以穆东回答道:“叔,价格要是能便宜的话,我就多承包几年,承包10年吧。”

    穆主任心里一下子美了。10年,就算是100块钱一亩,也有三万块钱。村子里的钱本来就紧张,这下好了,这小子,还真懂事。

    想到这里,穆主任道:“东子,这个可是要拿现钱的,不管承包几年,一把就要付清。”

    穆东道:“叔,这个没问题,您放心。还有,叔,价格村里尽量给优惠点,面积嘛,你们测量一下,有多少算多少,我也不能太不懂事,免得别人说闲话。”

    穆主任心里爱死了穆东。呵呵笑着,对穆三叔道:“三哥,上过大学,素质就是不一样。你家东子,挺给咱老穆家长脸。”说着转身对穆东说:“东子,你放心,这事,叔给你办的漂漂亮亮的。你就等着吧。”

    穆三叔有点疑惑的看了看穆东,觉得有些不对劲,可是怎么也想不明白。摇摇头也就算了。

    一行三人离开了荒地,各自忙碌去了。

    穆东回家和穆爸穆妈说了一下情况。然后骑着电动车去了二姑家。

    二姑家在另一个镇子。和穆东家相距大约20公里。穆二姑今年41岁,一家人也是普通的农民,有一个儿子,叫谢东林,今年17岁了。谢东林去年初中毕业,成绩一般,没考上高中,去上技校什么的,又不大愿意,高不成低不就的,在家里闲着。

    穆东向二姑和二姑夫介绍了一下做沙子生意的情况,诚恳的发出了邀请。二姑家里条件一般,但听说有大老板投资,还是表示愿意一起试一下。同时,二姑向穆东提出,让谢东林去沙场帮忙,穆东自然应允。

    下午,穆东坐城乡公交车,去了县城大姑家。

    大姑家的酒楼,在县城西侧一条繁华的街道上,名为金玉缘酒楼,取金玉良缘之意,主要承接婚宴。

    酒楼底上两层,一楼有是大厅,大厅尽头是一个简单的舞台,是举行婚典的地方,二楼是单间,平时除了婚宴,也接待普通食客。

    穆东赶到酒楼的时候,已经下午2点钟了,穆大姑正在在大厅指挥服务员打扫卫生。听见穆东在身后喊“大姑”,一下子转过身来。圆圆的脸上,笑出了一朵花。

    穆大姑倒是和记忆里几乎一样,好像比记忆里还稍胖一些。但是眼神里的那份溺爱,是怎么也不会改变的。

    穆大姑名叫穆虹,穆东比穆虹小20岁,在穆东刚出生的时候,除了穆妈,就是穆虹照看他最多,一直到穆东三岁多的时候,穆虹出嫁。所以,穆东和穆虹的感情极好。

    穆大姑问穆东吃饭了没有,得知没吃,赶紧安排后厨准备,同时告诉穆东,她也没顾上吃午饭,这会刚忙完,等下一起吃。

    穆东问道:“大姑,我记得今天是单日子啊,也有婚宴啊?”

    穆虹道:“不是婚宴,是小孩的满月宴,朋友介绍来的。”

    一会饭菜好了,穆虹和老公王绍强陪穆东一起吃饭。饭间穆东把昨晚那一套说辞,又重复了一遍。

    穆虹不愧是生意人,问道:“你那个老板投入这么大,不是有什么消息吧?”

    穆东自然不会乱讲,说道:“没什么消息吧,应该是看中了区域的差价,再说了,有什么消息,人家也不会明说。反正他同意我们投钱一起干。大姑,姑父,你们要是愿意的话,也可以投入一些。还有就是,我想弄些贷款,你们认识银行的人吗?”

    穆虹和王绍强相视一笑,穆虹说道:“认识,他一会就来。”

    穆东有些意外,什么?一会就来?这是什么关系,还随叫随到?

    看到穆东的表情,穆虹道:“今天在这里给孩子过满月的,就是县农行的办公室主任。他一会过来结账。虽然他不主管信贷,帮忙参谋一下还是可以的。”

    穆东释然。

    正说着,一个三十多岁的胖子远远喊着“穆姐”,走了过来。穆虹道:“说曹操,曹操到了。”起身去迎接,王绍强和穆东也一起站起来。

    胖子客气的说:“穆姐,王哥,光忙我的事情了,这么晚才吃午饭,受累了,受累了。”

    穆虹道:“张主任,这么说就客气了,你把小公子的好日子安排在我们店里,那是我们的荣幸!怎么样,菜还满意吧?”

    张主任道:“满意满意,谢谢了,谢谢了。”

    穆虹道:“张主任,见外了吧。正好,我也有事麻烦您。”说着拉过穆东,介绍道:“我侄子,穆东,在老家做河沙生意,想贷些贷款,您给参谋参谋?”

    穆东连忙说道:“张主任,您好,我是穆东,给您添麻烦了。”

    张主任道:“小伙子很精神啊,不像是做河沙生意的。那些天天在河里开船的,可没你这么干净利索。”

    穆虹招呼着,几个人坐下说话。

    穆东把情况向张主任简单说明了一下。张主任听到只是囤沙往外地贩卖的生意,已经有50多万自有资金,还要再贷款,略略有些吃惊。

    听完穆东介绍的情况,张主任沉思了一下,给出了解答:“你这种情况,直接贷款的话,很难,因为几乎没有什么固定资产抵押。我建议你换一种方法。现在我们农行有一种农业贷款,叫五户联保贷款,就是五个农村家庭互相担保,取得农业贷款,你可以用种植或者养殖项目的名义,申请贷款,然后再找四户家庭,一起担保,一般可以贷出20万。至于贷款的用途,大家都心知肚明,你不用在种植养殖上,一般也没人较真。只要按时归还就行。”

    稍微停顿了一下,张主任继续说道:“这个贷款,除了五个农户相互担保以外,还需要有两个事业单位或者政府单位的在职人员担保,才能批下来。”

    穆东本来挺高兴的,五个农户,这很简单就能凑齐。一听到还要找担保人,又有点着急了。想了想,问道:“我女朋友在泉城教书,是正式编制,她可以担保吗?”

    张主任道:“可以啊,只要提供学校盖章的收入证明就行。”

    还差一个担保人,穆虹道:“另外一个担保人,我想办法。我有个朋友,在县医院当护士长,我去求一下她,应该可以搞定。”

    张主任接着说道:“如果农户和担保人都能凑齐的话,我还有一个建议。现在农村信用社也有一项类似的业务,你用这份资料,同样也能从信用社贷款20万。”

    这倒是一个好消息。穆东心想,如果能拿下这40万,加上韩勇的50万,家族里几家再凑个十几万,差不多一百万,不少了。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同类推荐: 夺舍之停不下来垂钓诸天无敌修仙升级系统穿越从山贼开始英雄联盟之无敌抽奖系统当烟云散去万界随心系统极品圣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