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重生之大梦七年正文 第三章 明天必须换床

正文 第三章 明天必须换床

    在出租车上,穆东没有多说话,任由肖肖告诉司机行驶线路。大约二十分钟以后,出租车进入了一个小区,在一栋楼下停了下来。果然,就是2008年穆东租住的昌盛小区。

    记忆中的老楼房,记忆中的三单元,记忆中的顶楼602室。臀部有些痛,估计是麻药散了。肖肖努力的搀扶着穆东的左臂,穆东的右手努力抓着楼梯的栏杆。艰难的进了房间。杂乱的楼道,陈旧的房间摆设,一切都那么陌生又如此熟悉。就像穆东并不是穿过了数年的时光回到这里,而是真的昨天刚刚离开。

    两人都有些累。肖肖先扶着穆东在床上躺下,然后赶紧打开屋里的空调,八月的泉城,真的太热了。接着肖肖又烧了点开水,小心的喂穆东喝了一些。然后就匆匆出去了,说是去买一些东西回来。

    穆东休息了一会,从床头桌子的抽屉里,找出自己平时剃须时使用的小镜子,看了一下自己的脸。

    和记忆中一样,左眼一个大大的乌青的眼眶,右眼皮有些肿。左脸也是乌青,右脸是紫红的瘀伤。嘴唇肿了,还好肿的不是很厉害,离香肠的样子还很遥远。

    这帮孙子,下手还真叫一个狠。穆东低低的咒骂一声。细想起来,爆炸头用刀捅了穆东的屁股,也算是老手了,不知道祸害了多少人了。真要是新手,拿刀乱捅一气,还指不定会发生什么事情。

    这也算是不幸中的万幸了。

    放下镜子。穆东努力站起来,凭着模糊的记忆,在书桌的抽屉里,找出一本《古文观止》,打开,一张五万元的存单,静静的躺在书页里。

    果然,和记忆里一样。

    把书重新收起来,穆东思考了一会,搜集一些散乱的记忆,然后凭着印象,在手机里找到号码,打了几个电话出去。

    一是给公司综合部打电话请假,没说自己遭劫的事情,只是说自己病了,需要休息大约两周左右,病假条以后会补上。

    请完假,穆东试探着问:“韩总和王菲在不在?”

    “在啊!”电话那头回答道。

    那就好,穆东放了心。

    二是给王菲打了一个电话,说了自己请假的事情。王菲是公司市场部的助理,负责市场部的销售数据采集维护和文案及合同管理。穆东侧面问了王菲一些问题,知道了公司现在的工作情况。

    现在,和省联通的订单已经签了,鲁东联通的第一笔货款已经到位,余下的事情,就是公司交付货物,协调物流,做好入库签字确认就行。穆东就交代王菲,盯一下后续的事情。这些工作虽然很琐碎,但没有什么大问题,王菲应付的了。

    第三个电话,打给公司总经理韩勇。穆东详细的说明了自己请假和遭到抢劫受伤的事情。并请韩总就受伤的事情保密。韩勇在电话里很吃惊,安慰了穆东一番,并答应保密。

    终于糊弄过去了,穆东心想。

    放下电话,穆东又想了一下,最后决定不通知父母受伤的事情。上一个时空里,自己受伤以后,因为自己不清楚要休养多久,以为要很长时间,担心肖肖照顾自己太辛苦,最后选择了回老家休养。在受伤的第二天,勉强做长途汽车返回老家。回去之后,父母心疼的要命。多年以后,穆东还忘不了,母亲看见自己的惨样时,那夺眶而出的泪水。

    外面传来开门的声音,肖肖回来了。提着一个大大的皮箱,还背着一个双肩包。穆东呆了一下,问道:“你这是……搬家?”

    “是的,从今天开始,我搬过来和你一起住,反正我正好还在放暑假,有时间照顾你。”肖肖答道。

    肖肖刚参加工作的时候,是在郊县的村级小学支教,自然也住在学校里。后来完成两年支教,调到市区第五小学。

    肖肖并没有和穆东住在一起,她和同校的另一位女老师高雅,一起在学校附近租了一套两室一厅的房子。在上一个时空里,穆东死乞白赖的让肖肖搬来和自己一起住,肖肖从来没松过口。用肖肖的话说,你这里就是个狼窝,偶尔待一会都提心吊胆,常住这里的话,太恐怖。

    两人相恋了好几年,关系虽然很亲密,但是始终没跨过那道红线。做为农村出身的女大学生,肖肖的骨子里极为传统。她希望把自己的处子之身,保留到新婚之夜。实际上,在上一个时空里,肖肖也确实得逞了。

    但是现在,为了照顾受伤的穆东,肖肖主动搬进了狼窝。这在上一个时空里,并没有发生。记忆中当时在医院也是待了一上午,然后穆东就要求回老家休养,肖肖劝了一下午,终于还是拗不过穆东,第二天护送着穆东回了老家。

    肖肖打开皮箱,开始收拾自己的东西。穆东说道:“你搬出来了,那高雅自己租房子,负担很大啊。”

    肖肖白了穆东一眼,说道:“想什么呢!等你的伤好了,我自然还要搬回去的。”

    “好吧,随便你!”穆东答道。心里却在想着,我们都结婚那么多年了,孩子都六岁了,你身上那点秘密,还叫事吗。想到孩子,穆东一下子愣住了。

    对啊,孩子。按照另一个时空的时间表,2010年,馨儿才会来到这个世界,然后一点一点慢慢长大,变成那个活泼可爱的小美女。在那个时空,穆东为了挽救一个和馨儿相仿的女孩撞车昏迷,然后穿越到这个时空。

    可爱的馨儿,还能按照原来的时间表,来到自己身边吗?即使有一个孩子按时出现,她会是馨儿吗?

    穆东一点一点的心痛起来,紧皱着眉头,右手捂住左胸部,急促的喘着气。肖肖发现了穆东的异样,赶紧跑过来,拍着他的后背,焦急的问:“又怎么了?又怎么了?穆东,哪儿难受?”

    口鼻间有熟悉的味道弥漫开来,是肖肖身上的体香。穆东大喘了几口气,感觉稍微平静了一些。说道:“没事,刚才可能岔气了,现在好多了。”

    肖肖道:“你再躺一会,我再收拾一下,等会出去买菜,想吃什么?”

    穆东依言躺下。说道:“弄点稀饭吧,其他的我也想不起来吃什么,你看着买就行。记得买点姜回来,顺便去中药店买点大黄,买二两就行。再买个捣蒜的那种蒜窝子。”

    肖肖奇怪的看着穆东,刚想开口,穆东接着说道:“去买吧,我要用,回来告诉你。”说完,侧翻了一下身子,脸朝着床里面。说道:“我有点头晕,睡一会”。

    肖肖走过来,轻轻的帮穆东掖了一下被角,轻声说道:“睡吧,我去买菜”。说完起身出去了。

    肖肖并没有看到,背对着她的穆东,脸上滑落的泪水。

    这个坚强的男人,撞车的剧痛,刀伤的刺痛,醒来的无助迷茫,都没有掉落一滴泪水。可是想到另一个时空里可爱的馨儿,想到这个时空不知道能不能再次拥有这个可爱的精灵,穆东内心最柔弱的那块嫩肉,被刺得鲜血淋漓。他哭了。

    迷蒙的泪眼中,另一个时空的往事,一片片闪现。馨儿在襁褓里,馨儿满地爬的,馨儿蹒跚学步,馨儿牙牙学语,馨儿到处跑来跑去,馨儿长牙,馨儿换牙,馨儿豁着门牙,冲着穆东嘻嘻的笑,馨儿在自己脸上啄来啄去……

    脑袋又有点乱,晕沉沉的,迷迷糊糊中,穆东看见馨儿嘻嘻哈哈的跑来跑去,身上穿着一件洁白的衣裳。就好像是婚礼上的花童那样的装扮,头上戴着一个漂亮的花环,花环闪着五彩的光,把馨儿的笑脸也映衬的更加生动起来。

    缓缓的,花环更亮了一些,馨儿脚下生出一片洁白的云朵,云朵慢慢升起来,载着馨儿,一点点向高空飘去。馨儿高兴的又叫又跳,叽叽喳喳的。远远的,馨儿好像看见了穆东,高兴的挥舞着小手,喊道:“爸爸爸爸,我在云彩上等你哦,快点带着妈妈来接我呀。”

    穆东吓坏了,大声叫喊着:“馨儿,快下来!馨儿,快下来!”

    ……

    “穆东!穆东,你怎么了?穆东!……”穆东感到的身体被轻轻的摇晃着,一下子醒了过来。

    是肖肖,她正焦急的看着穆东。看到穆东醒来,轻声问道:“你做噩梦了?”

    “没事,屁股有点疼,可能是压着了”穆东答道。

    看着焦急的肖肖,穆东不知说什么好。总不能说,我是穿越回来的,咱俩有个孩子,叫馨儿,坐着云彩飞上天了。如果这番话真说出来,肖肖虽然不会打死他,但是弄不好会带他去看神经科。

    按照时间表,还有2年多馨儿才会出生。既然另一个时空里有父女的缘分,这个时空里,应该也会维持这份缘分吧?

    恩,暂时不想了。命里有时终须有,命里无时莫强求,馨儿会回来的。

    既然穿越了,终归是带着巨大的信息福利回来的。现在要用好这些福利,好好的谋划一下以后的生活。为相濡以沫的肖肖规划一个幸福美好的人生,为尚未出现的馨儿打下一个良好的家庭基础。另一个时空里,亏欠这娘俩太多太多,这个时空里,我要还给你们富足,还给你们荣耀。

    想到这里。穆东轻笑了一下,对肖肖说:“我没事的,有点饿了,有什么吃的吗,美女?”

    肖肖也高兴起来,连忙说:“有的有的,我熬了小米粥,炖了排骨,还买了你喜欢吃的马蹄烧饼。”

    “呀!”肖肖突然惊叫起来,,着急的说道:“你的牙没受伤吧,马蹄烧饼有点硬,你能啃得动吗?算了,我再下楼给你买点馒头吧。”

    穆东连忙说:“没觉得牙疼,应该没事,别下去折腾了,今天你够累的了。你拿烧饼来我咬咬试试,要是牙疼的话,就把烧饼泡在排骨汤里吃。”

    肖肖赶忙掰开一块烧饼递了过来,穆东试了咬了一口,咀嚼几下,牙床有点酸胀,但是不疼。对肖肖说:“牙没事,不疼。不过为了保险,我吃里面的瓤,外面香喷喷的硬壳你来享用,美女,不要太感动哦!”

    马蹄烧饼是一种形如马蹄的面食。是发酵的面团,揪成小块,做成马蹄状,贴在用大瓷缸改造而成的炉壁四周,烤制而成。成品外壳坚硬,香气四溢,内里像馒头一样又软又白。是泉城特有的传统面食。

    穆东要起来去餐桌吃饭,肖肖坚决不许。她盛好了饭菜,坐在床边,小心的喂穆东慢慢吃完。然后自己急匆匆的吃完,忙着去洗碗。

    忙完之后。肖肖问穆东:“你要买的那些东西,我都买了,要怎么用?”

    穆东道:“你拿一小块姜,恩,有半个手掌那么大一块就行,切成小块,放在蒜窝子里,然后加上一小块半个大拇指那么大的大黄,一起捣成糊状。”

    “然后呢?”肖肖好奇的问到。

    穆东道:“然后这个东西敷在我脸上,可以快速的消除淤血,你看,我这脸比猪头都难看,你看着不恶心啊?”

    肖肖噗嗤一下笑了出来,说道:“不对啊,没听说你家里有谁懂医术的啊?你这是哪里学来的?靠不靠谱?”

    穆东撇了撇嘴,无奈的说道:“以前电视上看到的,这不正好用上了。”心里却说,我总不能告诉你,这个方子是我老妈千辛万苦打听来的,在另一个时空里,你天天捣药敷药,技术那叫一个熟练。

    肖肖接着问道:“那这个要多久才能管用啊?”

    穆东道:“电视上说,每天敷一次,三天就能见效。连敷七天,一般都能消除淤血。比较严重淤血的需要十天左右。”说着,指了指自己的脸,接着说道:“你看我脸上,右脸的红肿估计三天就行,左脸的青淤估计7天差不多,就是左眼眶麻烦一些,估计要10天。不过电视上也说了,这个偏方,只能没破皮的外伤能有,如果破皮了,用这个会感染的。你看,这帮孙子虽然下手挺黑的,还好没破皮,要不我这脸哪,可就破了相!”

    肖肖哦了一声,去厨房鼓捣去了。

    一会功夫,肖肖用一个小碗端来了捣碎的糊糊,然后仔细的抹在穆东脸上。穆东闭着眼,脸上感觉火辣辣的,微微有些刺痛,过了一会,皮肤适应了一些,然后脸上的有些地方,一阵阵的发痒。穆东知道,这是药力起作用了。

    大约半小时后,擦去了药膏,肖肖用湿毛巾给穆东擦了脸。然后一起看电视。电视里大都是奥运的新闻,谁得金牌了,金牌榜排名咋样了,实在是乏味的很。看着看着,穆东慢慢的睡着了。这一天折腾的,确实太累了。

    穆东租的这个房子,是个一居室,没有客厅。房子大约15平方米,房子里摆了一张宽一米五的床,一张书桌,一张台式电脑桌,还有一张折叠餐桌,吃饭就放下,吃完饭就收起来。剩余的活动空间很小。好在有独立的卫生间和厨房,虽然很小,但是很实用。平时穆东自己住,还勉强将就,现在肖肖搬过来,确实是太挤了。

    肖肖整理了一下床铺,让他睡得舒服一些。然后调整了一下空调的温度,以免深夜的时候,屋里太凉。接着取了几块拼装的泡沫垫子,在地上拼装好,铺上凉席,打了一个地铺。

    这一天,肖肖也累坏了,她找了条床单盖在身上,和衣而卧,很快也沉沉睡去。

    半夜的时候,穆东被尿憋醒了。他硬撑着坐起来,打算上厕所。楼下路灯的亮光,隐隐的透过窗帘,微微的洒落在屋里。穆东看到了地铺上熟睡的肖肖,心里升起一股暖意,也包含了一丝愧疚。

    怕吵醒了肖肖,穆东没有开灯,他坚持着,努力的扶着墙壁,悄悄的去了厕所。又悄悄的回来。

    躺下之后,穆东默默的给自己制定了一个小目标,明天必须换床。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同类推荐: 夺舍之停不下来垂钓诸天无敌修仙升级系统穿越从山贼开始英雄联盟之无敌抽奖系统当烟云散去万界随心系统极品圣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