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重生之大梦七年正文 第1191章 岂可轻易放手

正文 第1191章 岂可轻易放手

    第二天,穆东去了省府,向姜小亮说明了大东云数据总部搬迁的紧迫性和必要性,姜高官极力挽留一番,甚至表示可以出台优惠政策帮着吸引高端人才,不过,穆东依然坚定了搬迁的想法,没有松口。顶 点 小 说 X 23 U S.C OM

    当然不能松口。人往高处走,优秀的人才不会因为某些政策就选择来到二线城市,大家要考虑就业环境、信息环境、朋友圈子甚至子女入学升学,而这些软实力,二线城市比一线城市差太多。

    对于政府层面来说,明知事不可为,但是依然需要全力挽留,这是一个姿态,必须去做。本来,让一个纳税大户轻易搬走,就是一件非常无奈的事情,更何况穆东手里还有好几个纳税大户,要是让这小子搬顺了手,后面岂不更糟糕。

    而对于穆东而言,他也明白政府必须做出极力挽留的姿态,所以,哪怕是没有松口,他的态度依然是诚恳端正的,同时再次保证,短期内绝对不会搬迁大东集团、大东快递和大东房地产的总部。

    这当然还不能算完,后面,各级各部门纷纷通过各种方式对大东云数据的搬迁表达了挽留之意,大东云数据和大东集团也派出了不同等级的管理人员出面解释,如是半个月,双方算是做足了姿态。

    10月16日,大东云数据管理本部正式撤离泉城中心大厦,搬到了沪市凌空sono,开始了全新的征程。

    搬迁行为是十分低调的,没有公告,没有举行仪式,没有通知媒体,这是为了顾及泉城市乃至鲁东省的脸面。

    当然了,媒体还是有一些报道,只是密度和烈度都很低,并没有引起太多关注。

    搬迁当日,大东云数据在沪市举行了一个小型的酒会,参与者为公司股东和高管,甚至还有几个商界嘉宾,而电商大佬马瑜,竟然再次出现在了酒会上。

    这就有点奇怪了。

    上次凌空sono项目落成,马老板出现在现场,尚且说得过去,毕竟那只是一个普通的地产项目。

    但是这次,可是大东云数据啊,和电商云数据处于天然竞争地位,马老板这么热情前来,是勘破了人生,悟透了红尘,打算放下一切分歧吗?

    ……

    马老板当然有自己的思考,或者说,他集合了公司管理层的智慧,做出了一些判断。

    马瑜认为,从大东云数据的创立和运营的情况来看,野心其实非常大,那就是,要做全面的综合数据服务商。而且,有詹夜明教授这样的国际顶级大数据专家,加上他的一帮优秀的学生,再加上大东集团不遗余力的资金支持,大东云数据的未来,绝对不可限量。

    这么算下来,大东云数据手中运行的几大快递公司的数据业务,在整个业务体系中,根本就是可有可无。与之矛盾的是,穆老板不惜通过股份合作的方式,捆绑了几个快递公司的利益。这说明了什么?

    这说明,穆老板坚决要捍卫快递行业的数据权利,进而维护的,是整个快递行业的整体利益。再腹黑一点,其实就是为了对抗电商平台。

    再说电商云数据平台。

    电商云数据成立的比大东云数据晚,现在才刚刚开始设备试运行,就算是快马加鞭,也不可能赶上大东云数据的脚步。所以,与之对抗,是抗不过的。

    再者,电商云数据未来两三年内,核心的任务是做好电商平台周边的服务工作,比如销售系统的升级。比如支付系统的维护,比如销售高峰的技术保障,在做好这些事情之后,才能谋划开拓对外的数据服务业务。

    这样一来,电商云数据想成为综合数据服务商,最起码要比大东云数据晚两三年。

    总而言之,无法对抗,短期内无法追赶,那么,只能维持表面的合作,轻易不要去招惹对方,尤其不要触动那个快递联盟的利益。

    以上判断,是马老板这次出现在大东云数据的原因之一。

    还有一个重要的原因,就是他想听听,穆老板对于村淘业务的深入看法。

    甚至马老板都想好了,穆老板肯定不会和盘托出,毕竟大家还没有那么熟,交浅言深。但越是这样,马老板越要来。

    一来,挤挤牙膏,能挤多少是多少;

    二来,多走动,多交往,熟悉了才能继续挤牙膏。

    一个对村淘业务有核心预判的商界大佬,对电子商务的整体发展,肯定有很多独到的想法,这样的人,最好能成为朋友。

    否则的话,这样的人分分钟成立一个电商平台,出来搅风搅雨。

    马瑜被自己的想法吓了一跳。

    我的天,一个有电商思路、有云数据公司、又掌控一个快递联盟的穆老板,如果真的弄个电商平台,还真是挺可怕的。

    ……

    穆老板对马瑜赶来参加这个小型酒会,也感到很是意外。不过,来的都是客,更何况还是新鲜出炉的首富,当然要热情招呼,单独交流一番。

    当马老板再次问出关于村淘的问题时,穆东有些懵。

    我哪有那么多想法?上次提到村淘,无非是记忆里镇上和村子里都有了村淘的网点,记得好像挺热闹的。

    你现在一副虚心求教的样子,算是怎么回事?

    穆老板快速整理了一些思路,笑着说道:“马老板,我上次也就是有感而发,对这个问题,并没有什么深入的思考。”

    马瑜就是一愣,这就开始……挤牙膏了?

    不对啊,你这不是挤牙膏,你这是把牙膏拧上,又锁到箱子里去了啊。

    想了想,马瑜笑道:“不瞒您说,我们最近也在调研电商进入农村的课题,所以上次听你一说,我有些感触,还请穆总不吝赐教。”

    得,撞枪口上了,穆东心说。

    沉思两三秒,穆东笑着说道:“马总,那我们就再聊聊。”

    马瑜乐了,心说好好好,终于打开箱子,又把牙膏拿出来了。

    “我个人认为,村淘的拓展,除了实现‘刺激消费市场’和‘优质农产品进城’两个目标之外,还有一些非常现实的意义。比如,就快递行业而言,一般的网点覆盖直到乡镇一级,而村淘和快递商的合作,可以打通最后一公里;还有,村淘项目,和国家推行的乡村振兴战略契合度极高,这样一来,在推广这个项目的过程中,完全可以借助各级政府,尤其是县乡两级政府的助力,快速推进;再者,‘农产品进城’的通路一旦打开,对促进农业升级、现代农业发展、土地流转甚至城市化进程,都有很强的推动作用,也就是说,这个项目,完全可以上升到非常高的战略高度。”

    穆老板费尽心思,从记忆里搜刮了这些东西,觉得应该可以交差了。对于马老板这类白手起家的富豪,穆东心底深处还是很敬重的,人家现在放低姿态交好,自己也不能不懂事。

    马瑜则彻完全傻掉了。

    他心里无声的呐喊:干货,全是干货啊!

    这个穆老板,竟然能把一个商业项目放到如此高度来论述,这份眼光,这份胆略,绝对是高屋建瓴而又植根现实。

    如鱼饮水,冷暖自知。马首富深切的明白,电子商务在国内的发展,虽然迅猛无比,但也经历了太多的坎坷和无奈。一直以来,自己所领导的电商平台,被很多人视为假货根源地、劣品大平台。而舆论对于电商行业和实体行业的碰撞和冲击,从来没有停止过讨论,妖魔化电商平台的声音,从来未曾停止,其中不乏众多有影响力商界大佬。

    就算是现在公司在美股成功上市,自己荣登大陆首富,而电商平台依然处于一个稍显尴尬的位置,存在感一般,高层的认同度,呵呵,几乎没有。

    而此刻,穆老板直接把一个小小的村淘项目,拔高到了和国家战略契合的高度,而且听起来可操作性还非常强,这让马首富觉得,自己好像终于能在财富之外,收获一些期待了很久的东西。

    ……

    “马总,马总……”穆东轻声喊了两声,他有些意外,自己说的这些东西,好像把老马吓着了。

    马瑜一顿,从思考中走出来,赶紧笑着说道:“穆总,你再深入的说说,我记一下,这些东西太有价值了。”

    说着,招手叫来了不远处的助理,要了纸笔。

    穆老板无奈了:“马总,我对这个问题没有研究,只能想到这么多。”

    马瑜心说,这么多已经不少了!

    嘴上说道:“我们就按照你刚才说的,深入的分析和讨论一下,行不行?”

    穆东张望了一下满屋子的客人,神情很是为难。

    马瑜秒懂,赶紧道:“你先忙,你先忙,我先记录一下,我们找时间再聊?晚上行不行?你要是回泉城,我跟着过去也可以……”

    ……

    当天傍晚,马瑜还真跟着穆东去了泉城。

    俩人在飞机上交流了一路,晚宴时又讨论了一阵子。当天夜里,马老板只睡了两三个小时,其余的时间全部在电脑上码字。

    他重新规划了村淘计划的框架,使之紧密的契合国家战略,表面上却一笔带过,只说借助某某政策的东风什么的。

    当然不能明目张胆的挑大旗喊口号,马老板也算久经磨砺,自然不会犯那种低级错误。

    契合战略,那是需要别人说的,自己要是喊出来,野心也太大了点。

    ……

    第二天一早,马瑜专程赶到穆东的别墅,登门拜谢,留下一大堆玩具、补品等东西,匆匆离开,返回浙省。他心里燃起一团火,需要尽快行动起来。

    穆东从这两天的接触中。也对马首富多了一些了解。现在大家能保持持续的接触,也算是好事,总比相互对抗要好得多。

    ……

    穆东亲自去机场给马老板送行,之后并没有返回市区,而是乘坐湾流g550飞回鲁南,同机的还有赵冉。

    飞机上,穆东笑着问赵冉:“赵姐,詹教授去了沪市,你们两地分居,好像不合适,你要不要调去沪市工作?”

    赵冉哈哈大笑:“哟呵,你操心的事还不少?”

    穆东道:“总不能因为工作,让你们的感情受影响。”

    赵冉道:“心领了,放心吧,老詹是个有情趣的人,善于协调工作和生活的关系,大东云数据没搬到沪市之前,他也是经常出差,每次出差之后都会在家里待几天,这个老家伙,挺会享受生活的。”

    穆东笑道:“詹教授还收集猴票?”

    “嗨,现在有钱了,又有范老帮着掌眼,整版的弄了好几版,也就索然无味了,最近迷上了红木家具,折腾着呢。”

    “有爱好是好事,现在也有这个实力。”穆东道。

    “所以我也由着他。穆总,这次大东商贸的新厂址,开发区和束河县都要撕破脸了,我们到底怎么办啊?”

    穆东苦笑道:“我哪知道啊,让张市长头疼去呗。”

    ……

    大东商贸经过几年的发展,之前谭庄镇小学面积六七亩的的小院子,终于无法承载当前的业绩了。现在到了出口旺季的时候,满院子都是柳编产品,进来装车的集装箱挂车,掉个头都困难。

    所以,9月初的时候,高敏向集团公司提出,谋划建设新的厂区,穆东答应了。至于现在的厂区,周围都是镇上的居民区,不具备就地扩建的条件。

    结果,开发区和束河县,就大东商贸新厂区的落脚点,展开了角逐。

    从历史上来说,谭庄镇是属于束河县的,月9日才划归开发区,而大东商贸的前身大东工艺品公司注册于2010年3月,从公司诞生那天起,就在开发区的治下,现在公司要建新厂址,开发区当然要鼎力支持。

    而束河县则声称,柳编行业的基础在束河县,而且柳编行业协会也设置在束河县,大东商贸是在柳编行业协会的支持下一步步发展起来的,现在大东商贸需要搬迁,束河县是最好的选择。

    争来争去的,看中的当然是大东商贸稳定的税收,这是一只下金蛋的鸡啊,岂可轻易放手。


同类推荐: 夺舍之停不下来垂钓诸天无敌修仙升级系统穿越从山贼开始英雄联盟之无敌抽奖系统当烟云散去万界随心系统极品圣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