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重生之大梦七年正文 第1039章 听不懂人话吗?

正文 第1039章 听不懂人话吗?

    下午2点赶到老爸的办公室的时候,侯小西觉得浑身发冷。

    他战战兢兢的站在老爸的办公桌跟前,头也不敢抬。老爸翻动文件的声音、刷刷写字的声音和偶尔喝水的声音在耳边回荡,侯小西心里有些后悔了,后悔这两天没回家和老妈说说最近的事。

    眼下,是一点缓冲也没有了。

    不知道站了多久,许是一刻钟,许是半小时,又或者只有几分钟,反正脑袋里一阵空白,根本没有时间观念了。

    腿几乎站麻了的时候,侯小西听到了办公椅上的轮子滚过地面的声音,紧接着是脚步声,然后,老爸的身影挡住了窗户那边的光线,侯小西依然不敢抬头,他感觉自己已经被笼罩在阴影里了。

    “侯爷。”有人开口了。

    侯小西浑身一哆嗦,赶紧往后退了一步,嗫嚅到:“爸”

    “你还知道你有个爸?”语气淡淡的:“侯爷,你手下精兵无数,纵横捭阖,天南地北的瞎折腾的时候,已经忘了你这个老爸了吧?”

    侯小西缩了缩脖子,小声道:“爸,我错了,是我没管好他们。”

    “好,还算有点担当,没把责任全推出去。侯小西,我也知道,下面人多了,有时候难免有人自作主张,也难免有人献媚邀功,有时候你可能会身不由己。”

    这话可以说非常体贴了,但是侯小西怎么可能当真,赶紧小声说道:“爸,主要是我的原因,是我驭下不力。”

    对面的家长有些无语,你要是一直这么懂事多好?可惜你干什么不干什么都是三分钟热度。

    “连城的事情我没打算怪你,时也运也,赶上了就是赶上了,核心的问题在于大桥,其他的都是非核心因素。烟草的事情也算是窦睿咎由自取,活该,所以前几天我没找你,你表现的也不错,很消停。但是,你不该让池铭出手去报复对方,竟然刺伤了大东集团的副总!侯小西,你简直……”

    停下了,不知道骂出什么字眼合适,好像什么字眼都不合适。

    算了,讲什么大道理,还是动手吧!

    想到这里,家长抡圆了胳膊,对着儿子一直低着的脑袋扇了过去,嘴里吐出了斟酌万千的两个字:“添乱!”

    侯小西听到池铭的事情却吃了一惊,我靠!他真去干了!自己去了?

    他赶紧说道:“爸,我没有……”

    一边说着,一边抬起了头,然后就看到一个巨大的手掌越来越近,侯小西吓了个半死,神使鬼差的抬起自己的左胳膊,然后就听得“啪”的一声,接着是“哎呦”一声。

    啪,是家长的手打上了儿子的手腕的声音,可惜的是,手腕上带着一块硕大的手表,家长的手指狠狠的砸到了金属表带上,一下子疼痛难忍,不由发出“哎呦”一声。

    房门立刻被推开,秘书飞一样冲了进来,焦急的喊道:“首长……”

    家长龇牙咧嘴的活动了几下手腕,好歹喘顺了气,转头对秘书说:“出去,我没事。”

    秘书讪讪的退了出去,小心的关上房门。

    家长继续活动着手指,转回头问儿子:“你刚才说什么?”

    “我说我没让池铭去惹事,几天之前他倒是找过我,说想出一份力,去捅王忻澜一刀,给姓穆的添点堵,我……我没答应。”

    “恩?”最后些许的迟疑引起了家长的警觉:“你没答应他不也做了?”

    说着,又是一巴掌要闪过来。

    侯小西赶紧屈膝猫腰歪头躲过,嘴里连声说道:“爸爸爸,我当时狠狠打了他一顿,打了个半死,这家伙一直在医院待着,前天才出院回去的。”

    “真的?”

    “千真万确!爸,池铭和窦睿最近走的很近,估计是想帮着窦睿出气,他说让我给他几个助手,帮着拦一下那个女的还有保镖就行,动手他自己来,他还说他是神经病,有证书,不怕事。”

    家长盯着儿子看了几秒钟,对面的小伙眨巴着眼睛,一副乖宝宝的样子。

    “倒还冤枉你了。”家长最后淡淡说道。

    儿子眼泪差点下来了,赶紧道:“爸,要不我最近去英国吧?”

    “呵呵,随便你。”

    说着,画风突变,扬手结结实实的抽上了对面年轻的脸,嘴里喝道:“为什么不派人看住他?为什么?为什么?你还敢躲?你再躲!你给我滚!”

    侯小西是抹着眼泪离开的。

    ……

    池勉功很快接到了老首长秘书的电话,得知了儿子自行其是的消息。这让他有些惊疑不定。

    一方面,儿子的脑子有时候不大灵光,真有可能一根筋往前冲;另一方面,侯小西花言巧语的撇清了责任也不一定。

    他诚恳表达了歉意,表示会好好处理这件事,保证不引起任何风波。

    唉,不管是不是侯小西撺掇的,屁股不还得自己擦?你们可能会提供任何帮助吗?不存在的。

    这个屁股,怕是不好擦啊!

    受伤的那个女人根本不算什么,哪怕她是什么金融精英,她的哥哥是什么医学博士,都不要紧,这件事情要想处理好,最关键还是穆东的态度。

    啥也别说了,去见穆东吧,亲自去,而且得尽快。

    当然了,不能以私人身份去,更不可能去他家里。

    去大东集团,堂堂正正的去。大家一笑泯恩仇,以后好好配合,也就是了。

    于是,当天下午四点钟,省委办公厅向大东集团发了一个公函,通知了副书记池勉功第二天要去大东集团调研的消息。

    然后,就没有然后了。

    这份公函就像一片羽毛落进了池塘里,连一丝涟漪都没泛起来。

    ……

    按照惯例,这种公文需要在第一时间回复,最多半个小时而已。

    可是一直到了下午5点,大东集团既没有电话回复也没有公文回复。负责联络的齐干事坐不住了,直接给大东集团总裁办打了电话,得到的答复是:恩?有这么一份文件吗?不知道啊?传真还是原件?原件?谁签收的?我们找找。

    又过了一个小时,还是没有任何消息,齐干事只好再打电话去问,对方答复:恩?这事啊?我们找了,没找到啊?你能不能再发一份传真?

    传真发过去,再打电话,没人接了,每次直接转移到自动传真信号。

    下班了……

    齐干事为难了。

    他当然知道大东集团是商书记的心头肉,也知道池副书记和大东集团好像不怎么对付,更是隐隐听说了池书记的儿子今天上午的举动,但是他万万想不到,大东集团竟然真的敢把这件事晾起来!

    我的天哪!这是要撕破脸了。

    就算是商书记都不可能做这种针对性极强的事情。

    不能等了,齐干事把事情汇报给了主管领导,然后大家层层接力,最后一直捅到了商书记那里。

    商书记生气了,这个穆东,太没有大局观了。

    他拿自己的手机给穆东打去了电话,对面的年轻人语气低沉的说:“商书记,我得了阑尾炎,做了个小手术,估计要住几天院。你放心,池书记的接待工作我保证安排好,让他可以安心调研。”

    商书记冷哼几声,挂了电话。

    另一边,王忻澜想笑,但是牵动了刀口。她皱着眉头哼哼道:“穆哥……哎呦,你太坏了,阑尾炎……得给你安排个床位吧……”

    “得得得,忍着别笑。”穆东赶紧道。他四下看了看,屋里没人,于是伏在王忻澜耳边小声说道:“忻澜,我给你准备了一份大礼。”

    “不用,我现在……什么也……”王忻澜哼哼道。

    “别说话,听着就行。”穆东道:“还想来调研,美得他!明明是来求和的,还弄得趾高气昂的,和他儿子一样的病!”

    ……

    晚上8点,池勉功接到了办公厅的电话,知道了大东集团对明天调研活动的接待安排。

    挂了电话,脸上阴晴难定。

    出面接待的不是穆东,只是一个叫赵冉的董事,行程也安排的干巴巴的,这还真是有胆子。

    但是,现在不去好像也不合适了,骑虎难下了啊。

    思来想去,算了,我也生病吧。

    于是,当天晚上,池勉功因为哮喘发作,住进了省武警医院。本来想去省立医院的,听说王忻澜和穆东都在那里,要不要去那里搞个同病相怜之类的偶遇?

    想想还是算了,万一穆东铁了心不给面子,太下不来台了。

    还是找中间人吧,什么都是可以谈的。

    第二天一早,大东集团接到通知,那个突如其来的调研计划,突如其来的取消了。

    上午9点,穆东接到了刘明的电话。

    “兄弟,听说你住院了,我打算过会儿去看看你,机票都买好了。”

    穆东好几秒钟没说话,听筒里出现了短暂的沉静。

    最后,穆东认真的说道:“明哥,如果是为了池塘的事,我希望你这次能尊重我个人的做法,我不接受任何调解。”

    刘明就是一愣,随即笑道:“神经病吧你,什么池塘河沟的,我是听说你病了,表达一下关心,看来你没事?”

    穆东笑道:“哪有什么事,也不知道是谁瞎传的。”

    ……

    挂了电话,刘明对着旁边的孙吉文说道:“这事你别掺和了,不好办。”

    “明哥,咱一起去试试呗,直接杀过去……”孙吉文笑嘻嘻的说着,然后笑容渐渐凝固,不敢吱声了。

    “听不懂人话吗?”刘明冷冷的说道。

    :。:


同类推荐: 夺舍之停不下来垂钓诸天无敌修仙升级系统穿越从山贼开始英雄联盟之无敌抽奖系统当烟云散去万界随心系统极品圣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