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重生之大梦七年正文 第1031章 箭在弦上

正文 第1031章 箭在弦上

    窦睿有一个狂热的爱好,喜欢赌。他喜欢那种大把赢钱的感觉,甚至也喜欢那种大把输钱的感觉,归根结底,其实还是喜欢赌博所带来的感官刺激。在他看来,狂热呐喊时的酣畅淋漓和紧张期待时的忐忑不安,都是生命最纯粹的体验,让人迷醉不已。

    赢钱当然是经常赢钱的,输钱更经常,细算起来,总归是赢得少输得多。不过无所谓啦。

    往大了说,哥哥那边稍微拉扯一把,就是大把的钱;往小了说,自己游走社交圈,也能经常有一些收益。恩,中间档位的也有,烟草生意货源安全收益稳定,而且需要庞大的关系网,非常适合窦睿这样的成功人士。

    当然了,风险太大。不过这正是赌徒窦睿喜欢的,刺激嘛!

    再说了,出不了什么事,这个链条上有很多人,大家守望相助,一起发财,就算是有点事,也是雷声轰隆隆雨点稀拉拉,算不得什么。

    最多也就是找几个属下担点责任,赔点钱。

    恩,这才是完美的赌博,赢多输少。

    窦睿最近又去了一次澳门,这次手气有点臭,遇上了一个一脸坏笑的老头,带去的200万大多都被对方赢去了。

    特么的,钱是王八蛋,没了咱再赚。这不仓库里的货不多,又到了补货的时候,钱很快就能赚回来了,多大点事。

    7月15日下午三点,窦睿从澳门返回,直接去了京郊的秘密仓库。晚上又要到货了,窦老板其实很敬业,每次到货的时候,他都是要亲自坐镇指挥的。

    他当然不知道,一战大网已经编织了很久,就等着他和货物一起到来,就可以收网了。

    这是一个名叫正三村的庄子,六环外,距离京城市中心45公里。或许很多人都不能相信,村子的周围都是农田,主要的农作物是小麦和玉米,村子南边那个看起来非常气派的蔬菜基地,今年也才刚刚建成。

    更无法想象的是,村子往西6公里,是一个占地面积1200多亩的高尔夫度假村,平日里豪车遍地,精英云集。

    繁华的度假村和宁静的正三村,只有6公里的距离。

    窦老板的秘密仓库在正三村以南两公里的地方,以前是村集体的翻砂厂,后来经营不善加上环保不达标,几年前就关闭了,兜兜转转,卖给了窦老板。

    仓库占地不大,大约七八亩的样子,周围三面是空旷的农田,眼下长着刚过膝盖高的玉米。院子南面是一条土路,铺了煤渣,很平整。从土路往西500米是一条南北方向双车道的柏油公路。

    如果上了公路,继续往南两公里,就是那片占地数百亩的蔬菜基地。从蔬菜基地附近上一条四车道的公路,往西两公里,就是那个豪华气派的高尔夫度假村。

    度假村里,有一个由十几个摄影记者组成的团队,已经在这里住了三天,他们是应蔬菜基地的邀请,来帮着宣传太空舱种植技术的。主要的照片和素材都采集的差不多了,只剩下一组特殊光线条件下的植物生长的照片,据说要夜里拍摄才效果更好。

    行吧,看在你们接待这么周到,车马费这么丰厚的份上,拍摄时间不是问题。不过说好了啊,只能折腾一次。

    晚上7点,记者们接到了通知,今天晚上拍摄,具体时间需要参考植物生长情况,大约是深夜11点到凌晨1点之间,到时候会有车来接,请大家多担待。

    得,今晚不用睡了

    ……

    晚上8点,正三村一户村民张绪奎家中,十几个村民兴奋的聚在一起,小声的商量着什么。

    张绪奎在市区开出租车,他前几天载了三个奇怪的客人,他们沉默寡言,小心翼翼,警惕性特别高。乘坐了一次之后,他们要走了张绪奎的电话,说以后用车会联系他。

    接下来几天,三个人每天都租车,而且都往郊区跑,还专往有河有水的地方跑,到了地方就开始采集水样,之后逃一样离开。

    开出租多年,张绪奎当然善于察言观色,也知道很多时候不能张嘴说话。但是当前两天几人站在一处泛着泡沫的排污口,采集到酱油色的污水时,张绪奎还是忍不住骂了娘。

    返程时,三个乘客也不再沉默,和张绪奎讨论了环境污染的问题,张绪奎情绪的闸门打开,一时无法关闭,滔滔不绝表达了自己的愤慨。

    于是,到达目的地之后,乘客中领导模样的人敞开了心扉,说他们属于一个秘密的民间环保公益机构,是刻意接近了张绪奎,原因是,正三村的南面翻砂厂的那个院子,怕是存在极其严重的污染行为,情况令人发指。

    张绪奎听着听着,气得差点差点吐血。翻砂厂的那帮人如果真是这么干的,全部应该断子绝孙!

    乘客坦言:我们不确定对方是否是这么干的,但是这个做法在外地有先例,而且和翻砂厂的各种迹象很吻合,我们打算组织一次行动加以确认,需要你的支持和配合,而且需要发动一些村民一起参与。

    不让大家白忙乎,只要去的,每人给500块钱。如果确实证明厂子有问题,我们还有奖金,20万。恩,我们有钱,这种事本来就危险,如果没有钱,没人愿意做。

    张绪奎答应了。

    ……

    村民在张绪奎家里低声商量了一阵之后,各自离去,继续去发展绝对信得过的村民。村里的干部是绝对不能惊动的,还有村里几户有头有脸的人家也不能惊动,否则消息就要走漏了。而且,人数不能太多,不能超过30个人。多了的话,等到奖金批下来,每个人分到的就少了。

    ……

    正三村往西20公里的地方,也有一片村镇,此刻几十个年轻人在镇子的一个网吧门口闹哄哄聚集着,大声的说着话,肆意的抽着烟。

    天气有点热了,年轻人穿的都不多,一些人的手臂上便呈现出一种张牙舞爪的精彩,那是各式刺青。有人身上的刺青比较多,纹在前胸后背,为了方便别人观看,干脆光着膀子,可以说非常照顾路人的情绪了。

    带队的名叫蒋波,三十五六岁,黑黑瘦瘦的,穿得规规矩矩,短袖衫扎在长裤里,脚上是一双皮凉鞋,看起来倒像是一个中学老师。

    不过,既然能带领这样一帮牛鬼蛇神,大抵也是个狠人。

    今天晚上有生意要做。

    对蒋波来说,生意这个词,范围相当广泛。旺季的时候倒腾些蔬菜水果是生意,冬日的时候组织些外乡人来挖藕是生意,至于偶尔砂石厂偷偷出货的时候帮着盯着各个路口的情况,那个工厂有什么麻烦的时候帮着站一下场子,甚至有些地方开业庆典的时候帮着维持一下秩序,都是生意。

    今天晚上的生意很简单,据说是帮着壮一下声势,关键时刻缠住一些人。对方很有诚意,预付了一半的钱,任务完成后还有另一半。

    这些钱蒋波会留下三成,余下的分给其他人,事前一人300,事后一人500,非常符合行情。

    只是,执行任务的地点在哪里,一直还没有通知,只说在附近。

    恩,几辆面包车已经准备好了,随时可以出发,等着吧。

    ……

    晚饭过后,窦睿有些心神不宁的,眼皮直跳。

    怕不是要出什么事吧?

    要不就是还没从赌博的兴奋中走出来?

    恩,一定是后者,奶奶的,想起那个一脸坏笑的老头就来气,小200万都让他划拉去了。

    窦睿给几个手下打了电话,得知一切正常,又给发货方打了电话,得知运输正在进行,没有问题。

    没事就好,窦睿放心下来,揉了揉发胀的脑袋,决定先睡一觉。

    恩,到货还早着呢,怎么也得到半夜,先养一下精神再说。

    ……

    距离窦睿的仓库以东大约5公里的镇子上,安保队的一行人已经在这里住了好几天。

    他们没住宾馆,而是直接租了一户农家院,交了一个月的租金。至于租房的借口,郭天德告诉人家,是来考察土地情况的,打算向正三村的蔬菜基地学习一下,在这附近也建一个。

    其实,说不说的无所谓,农村这样的房子多的是,别说给钱,不给钱借给你住一个月都行。

    卢英杰和郭天德在一间屋里,确认着各处的情况。一圈电话打完之后,俩人心里还是不怎么踏实。

    这个方案中,对烟草运输的监控没有问题,那辆伪装成油罐车的运货车,现在已经进入了京城境内,并纳入了安保队的视线内。和往常一样,此刻车辆还在一个高速服务区休息。

    对蔬菜基地和媒体记者的控制也没有问题,他们根本就是被蒙在鼓里的。

    那帮子用来制造混乱的年轻人也不会有问题,他们拿钱办事,现在连目标都不知道。

    唯一可能出现问题的,就是正三村的村民。

    这个环节必须有,如果不能发动群众,整个行动都没有任何依托,就成了空中楼阁。

    但是发动群众肯定是有利有弊的,好处是师出有名,坏处是极有可能走漏风声,哪怕非常小心的控制参与的人数,也存在走漏风声的可能。

    因为这帮村民既知道行动的目标,也知道要去干什么,虽然他们知道的并不全面,但是依然掌握着极其关键的信息。一旦泄露,极有可能前功尽弃。

    窦睿既然能买下这个翻砂厂的院子,在村上肯定是有一些关系的。而且,和村上的干部也应该有一些交集。

    哪怕安保队用了环保这样的借口来发动村民,和事实大相径庭,但只要窦睿听说了,肯定会终止这次的进货行为,然后很长时间内小心行事。

    ……

    夜色深沉,无星无月,很多人都在等待着,很多人在忙碌着,很多人在谋划着,箭,已经搭在在弦上,只待引发。


同类推荐: 夺舍之停不下来垂钓诸天无敌修仙升级系统穿越从山贼开始英雄联盟之无敌抽奖系统当烟云散去万界随心系统极品圣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