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重生之大梦七年正文 第999章 预谋已久的计划

正文 第999章 预谋已久的计划

    穆东和李福一起去了京城,向发展委提交沃尔威亚太的整体产能方案。穆大老板是沃尔威汽车的第二大股东,出面协调此事责无旁贷。而且他和发展委主任章泰平打过交道,勉强说得上话,如果能借这件事熟稔一番,倒也是一分收获。

    章主任给面子,亲自接待了穆东和李福,态度比较热情,对两位企业家的果敢和开拓精神赞叹不已。

    至于沃尔威亚太的方案,章主任只字未提,只是吩咐相关人员收下了。

    也是,这个方案不简单,涉及到国家的整体汽车产业政策和规划,章主任是不会轻易表态的。

    穆东在京城待了三天,期间拜见了刘远山老爷子,拜访了刘敬堂,去京城未来科技、大东大厦和大东半导体视察了一番。

    第三天的时候,刘敬堂给穆东打来电话。

    “我联系了井主任,说了大东半导体近期计划正式投产的事情,井主任说了八个字,稳扎稳打,戒骄戒躁。穆东,你怎么看?”刘敬堂说道。

    穆东沉思片刻,认真的说道:“刘叔叔,这说明上次试生产失败的事情,许副主席是不满意的。而且他并不是对结果不满意,而是对过程不满意。另外,他依然给出了告诫,说明这个项目还在他的视线以内。”

    刘敬堂道:“对,基本就是这个意思。还有一条,大东半导体的正式投产还是低调一些吧,先谋求成功,再大张旗鼓的对外宣布。”

    穆东心里发苦,嘴上说道:“好的,刘叔叔。”

    挂了电话,穆东有些怅然。

    按照当前岛城实验室历次小规模投产成功的情况来看,可以保障大规模投产顺利成功。所以穆东才通过刘敬堂向上传递出了一些信心。

    但是依然得到了“戒骄戒躁,稳扎稳打”八个字,这说明,这次的投产,许副主席肯定会缺失了。

    这种缺失,不单单是他不会到场祝贺,而且都不会有任何表态,这对急需要获得肯定树立信心的大东半导体来说,是非常不利的。

    同样的道理,这个重要的大规模投产,如果悄无声息的搞,大东半导体的管理层依然会信心缺失。

    这还真是挺让人头疼。恩,只能另想办法提振团队信心了。

    ……

    当天下午,穆东返回泉城,一番沉思之后,终于制定了一个激励方案。接下来,等到大东半导体确定了投产日子,这份方案就可以在内部宣布了。

    一切忙完,已经到了下班时间,刚走出办公室,王大江风风火火的从走廊里往这边跑过来,脸上满是喜色。

    “什么事这么高兴?”穆东笑着问道。

    王大江环顾左右,低声道:“穆总,跳楼机事故的一案出现了重大转折,死者仓满的家属交出了一份遗书,现在基本可以认定,苏瞐对事故的发生有非常直接的责任。”

    穆东心里一喜,接着就是一紧,赶紧问道:“你们对死者家属做了什么?”

    王大江连连摆手:“我们什么也没做,是对方主动拿出来的。说起来,这个仓满的老婆,也是个狠人。”

    穆东返回办公室,听王大江一一道来。

    仓满是晚期癌症患者的事实曝光后,针对死者的赔偿程序就中止了,然后大东集团还报了案,虽然案情一直没有什么突破,但是赔偿的事情打水漂的概率无限增大。

    仓满的老婆——一个叫马小婷的女人急了,天天去民俗风情园闹事。

    但是这种闹事真的没有任何力度,死者已经入土为安了,家属根本折腾不起浪花。而且民俗风情园也找到了解决办法,马小婷一去闹事,园方就报警,警察就很快出现,把她带走。

    一来二去,马小婷有些绝望了。

    这时候,安保队派出的人员适时接触了她,言明已经掌握一些蛛丝马迹,可以逐步查明仓满死亡真相,但是如果马小婷愿意协助加速这个过程,可以得到一些回报。当然了,正规流程的赔偿款是不可能有的,可以用仓满儿子的名义,向大东慈善基金会申请一笔10万元的人道主义救助资金。

    安保队之所以这么操作,是基于一些判断。仓满肯定不会毫无准备的离开的,他要么会留下遗书,要么会留下音频视频,最起码也会留下一些暗示。所以,他的家人在事后肯定是知道了什么,才会那么迅速的处理了丧事,意图掩盖他的病情。

    安保队赌对了,马小婷当然知道一些关键的情况。仓满在遗书中写的很清楚,不堪病痛,自寻死路,谋求赔偿,而且会有人出面相帮。

    仓满留下了一笔钱,还说是什么秘密保险的赔偿,但是马小婷很快查清了,并没有这么一份保险,老公是在为苏瞐卖命!

    悲伤之余,马小婷谨慎的考虑了现实,既然是卖命,既然命已经没了,那就尽量多弄些钱吧,这个残破的家庭现在最需要的就是钱。

    另外,哪怕苏瞐整天跟着忙前跑后,马小婷也恨死了他!

    所以,第二天马小婷就答复了安保队:如果救助资金有30万,她就好好找找仓满的遗物。

    现在的情况是,马小婷交出了仓满遗书的复印件,拿到了安保队紧急支付的5万元定金。王大江来问问,剩下的25万到底给不给?

    穆东笑道:“你们这是动用了安保队的储备资金了?”

    王大江道:“是啊,其实一开始没想到这女人能同意,只是尝试一下。结果竟然真有遗书,而且这个女人竟然真得拿出来了。”

    “也就是说,什么救助资金那一套,根本就是说说而已。”穆东问道。

    “可不是嘛。”王大江双手一摊,表情很是无奈。

    穆东笑道:“你想怎么办?”

    王大江有些踌躇,缓缓说道:“如果狠一点,可以直接把复印件交给警方,然后让警方追查原件的下落。如果心软一点,就给这家人留点活路,给钱了事。”

    穆东点点头:“还是心软一点吧,就当是让死者心安。不过肯定不能通过慈善基金会进行救助,以后万一有事说不清楚。你让郭天德出面。联系一个信得过的外地机构,既能把事情做好,以后万一泄露,面上也能说得过去。”

    “好的,我马上去安排。”王大江匆匆离开了。

    第二天中午,一切就安排妥当了,马小婷拿到了钱,然后报了警,说在家里突然发现了仓满的遗书,请警察前来采集。

    僵持了很久的案子,终于有了进展,遗书的内容对苏瞐极其不利,他很快被提审。

    苏瞐气得浑身发抖,他很清楚,肯定是马小婷出了问题。这个臭娘们,就算你拿不到仓满的死亡赔偿,但是之前你们已经拿到不少钱了啊,真是贪心不足!

    证据面前,无可辩驳。苏瞐本来对之前从他的公寓里搜出来200万现金和精美佛头的事情都百般抵赖,现在他直接崩溃,什么都说了。

    当天晚上,省安监局的某个处长被警方从家里带走,这是苏瞐的上线。次日上午,八竿子打不着的省卫生厅的一个副局长从办公室的窗口飘落下来,线索到了这里又断了。

    ……

    从法理来说,线索断了。但是对于穆老板来说,完全可以自行脑补,而且他知道,脑补的内容真实有效。

    对于省内的一些大佬来说,断了也就断了,跳楼机事故引发的余震已经影响到了稳定,也该尽快收尾了。

    马小婷也决定收尾了。她很清楚,苏瞐那样的家伙只是马弁,后面还有更大的家伙,而且,另一方当事人是大东集团,这两方的势力都很恐怖,自己哪一个都惹不起,尤其是,现在自己手里攥着这两伙人的钱,继续留在泉城,和在刀尖上跳舞无异。

    公司直接卖掉,多少能有几个钱。公婆送回乡下,没人会去为难一对丧子的老人。她则带着儿子,远走数千里,来到了南疆一个小城。

    城市不大,消费不高,生活平淡,做点小生意就能养活自己和孩子。至于以后,时过境迁之后,总能回得去。

    马小婷不知道,她的一举一动都落到了安保队的眼里。消息汇报到穆东这里,穆总指示:不要打扰这对母子。

    ……

    穆老板很忙,4月份的最后几天,大东集团有两个重要项目完工。

    4月23日,大东快递旗下的束河呼叫中心完工,进入设备安装和人员招聘阶段;

    4月25日,在经过了5个多月的设备安装和调试之后,大东云数据公司一南一北两个数据中心进行了联机测试,测试结果非常好,已经具备了试运行的条件。

    呼叫中心是为了大东快递服务的,大东云数据创建的初衷也是为大东快递服务,但是后来职能逐渐扩展,现在已经是一个独立的高标准的数据存储和运算机构,业务范围面向整个互联网行业和有数据存储和分析需求的传统行业。这样一来,大东快递其实就变成了云数据公司的一个客户。

    那么,云数据公司可以为大东快递做什么呢?为了解答这个问题,詹教授专门给大东快递的管理人员讲了一堂课。

    处理诸如快递信息、车辆信息和航空信息之类,其实都是毛毛雨,实现各种运力之间的调配指挥也仅仅是初级功能,最重要的,还是搜集各种快递和物流数据,然后进行运算分析,然后发现相关性规律,进而用这个相关性规律改进和优化大东快递的管理工作。

    比如,运算发现了降雨量和运力需求之间的关系,以后天气不好的时候,就可以提前精准的调配运力,既不会造成运力短缺,也不会造成盲目调配的运力浪费。

    而且,在大东快递完成了某种改进之后,这个数据还可以销售给其他快递或物流企业,以此获取收益。

    数据时代,数据真的是值钱的,经过运算分析之后的数据尤其值钱。当然了,有一些流氓企业也利用分析之后的大数据坑害消费者。

    詹夜明教授有一个非常形象的说法:大数据就像一对有力的翅膀,最好长在自己身上;大数据就像一把锋利的刀,最好握在自己手里。

    朱雪松振奋不已,有了云数据的这对翅膀和这把尖刀,加上呼叫中心这个基础***平台,大东快递肯定会迎来新一轮的快速发展,是时候实施一些预谋已久的计划了。


同类推荐: 夺舍之停不下来垂钓诸天无敌修仙升级系统穿越从山贼开始英雄联盟之无敌抽奖系统当烟云散去万界随心系统极品圣帝